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剑无暇 春风解剑愁五(凤凰灵血,将引来凤凰的涅...)

书名:我剑无暇 作者:雪下金刀

  冰原里边寒风肆虐,刮得人脸生疼。


  姜如遇外袍上沾血打湿的地方,已然结上冰碴子,碍事得紧。她眺望茫茫冰原,为摆脱姬清昼的穷追不舍,如一条白鱼一般扎进冰堆之中——这些冰堆里封印着神魔兽,如山一般,能够给姜如遇起到遮挡作用。否则,她无法逃出盛怒的魔龙掌心。


  冰堆就像一面面高大光滑的镜子,数十面镜子交叉在一块儿,在冰镜上显现出几十上百个姜如遇的踪影。


  姬清昼赶来时,正见到此景:冰镜里边,姜如遇脸色过分苍白,她的五官本精致到极具风情,却因为脸色冷漠,压出清冽的冷感。姬清昼把目光放在姜如遇唇边——那唇边带着一丝殷红血迹,如战损一般,是他的血。


  姬清昼看了眼自己残留血迹的右臂,眸色更冷:“出来。”


  姜如遇怎么可能出去,留在这里边才是最安全的。她相信魔龙才吃了玄蜂的亏,不会在封印神魔兽的冰堆里和她大打出手,否则如果再召唤出其余神魔兽,对谁都不好。


  “你以为你不出来,我就拿你没办法?”姬清昼嘴边升起一个嘲弄的弧度,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一根冰刺,姬清昼以力将这冰刺在一瞬间活活分割成数千根小冰锥,将这小冰锥尽数撒往冰堆里边。


  叮叮叮叮叮当。


  冰锥碰撞在冰堆之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姬清昼静立细听,姜如遇起先还不明白他在做什么,等到一粒小冰锥快弹射到她面前时,她才猛觉,姬清昼是要通过这些声音的不同摆脱冰镜的迷惑,判断她的具体位置。


  果然,姬清昼聆听到数千冰锥中的一片冰锥发出和其余冰锥不同的异响,立即朝此处笨去。


  ……姜如遇知晓世有奇才,人外有人,这条魔龙现在不能使用灵力,就已经有这么出众的听觉和反应力。


  的确厉害。


  她碰上这样的人,似乎输了死了也不算亏。


  但姜如遇不愿意,如果按照这么算的话,她二十岁时折在上陵姜家手中,被返真期道君逼迫毁去手筋时她就该认命,而不是还要以饮血续灵,修炼左手剑。


  这条魔龙很厉害,但折在他手中,她的剑途将到此为止。


  姜如遇希望她此生的陨落是陨落在对剑道的追逐之下,而不是在剑道未竞时就死于人手。她用修为、手筋、经脉才换来的自由之身还没来得及追求到自己想追求的东西,如果现在她死了,她过往牺牲的一切都是白费。


  她不能死。


  姜如遇被姬清昼的冰锥逼迫到冰堆里侧,一粒冰锥眼见着要朝她眼睛而来,姜如遇不躲不避,手中残剑凌空一指——如果是其余剑修在这里,一定会以为姜如遇疯了。


  她分明是要一剑引出巨大的剑气,再将浓郁的剑气凝练到一起,剑气爆破开来,就会在冰堆中产生极大的爆炸声响,借以压制姬清昼冰锥发出的声响,打断他的判断。


  但如果想要做到一剑引出这么大的剑气,只有凝丹期以上的剑修才能做到——而姜如遇目前哪怕加上燃血之法,也只有明道期,更何况她擅长的右手已废,她现在练习左手剑还不到一年。


  姬清昼闻声而来,感知到空气中渐渐形成漩涡的剑压,这剑压十分不稳,姬清昼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剑意有多么精纯,但是没有用。


  这女子修为太低,根本驾驭不了这样的招数。


  她必死。


  “轰——”一声,姬清昼闻听到轰隆的爆炸声,被压到极致的剑气猛地反弹四散,在冰堆里形成回声,回声轰隆隆,把姬清昼冰锥的声音完全给掩盖下去,他的冰锥甚至抵挡不了这剑压,四散落下,有几粒掉到姬清昼的身上。


  第几次了?


  他的魔龙化身,因她而受玄蜂毒刺。他本尊在此,被她玩弄手臂,到了现在,又是如此,她真的以为每一个绝境她都能逢生?


  太可笑。


  姬清昼在剑气的爆炸之中,仍然准确找到姜如遇的地方,他悄无声息出现在姜如遇身前,带着妖冶花纹的面庞毫无温情,把她逼入冰堆角落。


  姬清昼居高临下,下意识看向姜如遇的左臂,她提着断剑,小指不断颤动,想必是因为她修为低微,握不住刚才不断身处剑压中心的剑柄。但是她那手臂仍然很稳,丝毫没被疼痛影响,想必,这就是她能坚持施展出刚才的剑招的原因。


  姜如遇现在可谓是逃无可逃,她三面是冰堆,面前是姬清昼。


  无奈之下,姜如遇道:“你怎么找到的我?”


  姬清昼倒是欣赏起这只潜力巨大的蚂蚁来,因这欣赏,他愿意多费两句口舌:“风和血味。”


  “风从冰堆处来,气息冰凉,若从你身旁经过,就会带上人的温度。”姬清昼道,“血味则是——你看你手上。”


  姜如遇适才施展那剑招,左臂裂开流血,哪怕她尽力掩藏,也被姬清昼捕捉到这丝不同。


  姬清昼露出一个彬彬有礼却杀气腾腾的笑:“你三次戏弄我,将让我改掉大意的毛病。以后,说不定别人会因此点对你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姜如遇,姬清昼恐怕还真看不上修真界的人。但是他碰上姜如遇,三次戏弄,让他不得不端正态度。


  姜如遇面无表情听姬清昼说话,她靠在冰堆上,残剑悄悄抵上冰堆,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姬清昼抓住手。


  姬清昼向前一倾,瞳孔居然隐约变竖,如兽瞳一般残忍,他道:“别想再像刚才召唤玄蜂一样召唤其余魔兽。”


  “你,完了。”


  他伸手捏住姜如遇的肩胛骨,只要轻轻一捏,在魔龙的力气下,姜如遇将连渣都不剩。


  就在此时,空中传来一声凤凰轻鸣之声,整个冰原也随之颤动,姜如遇和姬清昼一起朝天空望去,冰原之上展翅翱翔的那只冰凤活了。


  它褪去周身的冰晶,冰晶一碎,风尾在冰原中展现惊心动魄的美丽。


  它长鸣一声,正朝着姜如遇的方向而来,姬清昼被这冰凤一击,右臂中流出更多血来,但他面上仍未浮现痛苦。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足够姬清昼恢复一丝功力。


  这一丝功力对付冰凤有些艰难,但也不是不行。


  姬清昼手中生出无数冰锥,朝冰凤刺去,冰凤也吐出冰焰,朝他攻击而来。


  眼见着不知谁胜谁负,在龙凤缠斗之中本该被威压压垮的姜如遇却手持断剑,一剑插往姬清昼的心脏,砰的一声,断剑完全碎裂,根本伤不了姬清昼分毫。


  然而,姬清昼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可怕。


  因为姜如遇的血,从他手臂中的那条口子那里,进入他的体内。


  契约……


  姬清昼登时大怒,一时半会却也没有可以解决此事的好办法,他冷冷地看了姜如遇一眼,眼中的欣赏完全淡去,厌恶攀登顶峰,但是却没再杀她,反而一挥袖,身形凭空消失在圣地内。


  天空中的冰凤也一个猛冲下来,摔在地上。


  姜如遇和冰凤两个半残者凑到一块儿,姜如遇现在连提剑的力气都没有,而冰凤也在她面前吐出一口冰焰,刹那间,姜如遇好似进入到一个冰天雪地、雪莲遍地之地。


  一名苍髯老者坐在雪地之中,神情虚弱,姜如遇试探问道:“凤凰?”


  “我不是凤凰,凤凰早已死去。”那老者道,“刚才的冰凤,只是我借助冰凤残魂而凝成的虚影……所以才连那人一击也挡不住,如果冰凤在,或许能拦下他?”他苦笑两声,“谁知道呢。”


  姜如遇微微蹙眉,这老者一句话中涵盖的信息量太大,她细细消化,再问道:“那您是?”


  老者忽然咳嗽几声:“我是姜不疑,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本也早死在几千年前,留着一缕残魂就是在此处等一个合适的人,现在我将我知道的一切都先告诉你,你一定要谨记于心。”


  姜不疑,是开创天南姜家的那位天才的兄长。据说这位兄长早就下落不明,没想到他在这里。


  “圣地是当初神魔兽大战的场所,冰凤以极冰之焰将神魔兽的残躯冰封在此,让身具这些血脉的人将来能得到传承。咳咳,你和我的弟弟一样具有凤凰灵血,本该有凤凰血脉,得到冰凤传承,但是冰凤的所有魂力全用来封印一个人去了,它的传承,连我弟弟都没得到。”


  “冰凤本是凤凰中的最强者,我弟弟没法得到它的传承,所以辗转别处,希望能碰到其余凤凰遗迹,得到凤凰传承。这对于你们身具凤凰灵血的人来说是唯一的出路,否则,当你们修炼到一定境界,就会引来涅槃之火,你们没有凤凰传承无法涅槃,就会被涅槃业火烧到灰飞烟灭。”


  姜如遇将这些话全部铭记于心,这意思就是说,她必须得到凤凰的传承,否则就是死路一条,圣地里的冰凤独独没有留下传承……幸好,她现在知道这个消息,可以在未来多多寻找凤凰遗迹。


  姜如遇感恩这个老者告诉她一切,看老者残魂微弱,心中不忍,想要燃血为他延续生命。


  姜不疑摆摆手:“没有用,你不用这样,我死了几千年,早该撑不下去了,我也早看开,现在消散对我而言反而是解脱。”


  他本想尽职告诉姜如遇一切便消散,但姜如遇为他续命的举动,让身处冰天雪地几千年的姜不疑心中一暖,他不禁细细打量姜如遇,这一打量,就发现了大问题。


  他惊道:“你怎么成了这样?你的凤凰灵血怎么这么浓郁,你明明才灵心期,可按照你凤凰灵血的情况,将来你最多到凝丹期就会引来凤凰的涅槃业火!”


  凤凰的涅槃业火,能焚烧一切,就连焚烧中心的凤凰都够呛能坚持下来,而这是以后凝丹期的姜如遇就会碰到的情况。


  “你得到过其余神兽的血?可是不该有神兽的血能够强到对你的血起这样的作用。”姜不疑焦急得不知原由,对姜如遇道:“现在你必须去中陆,才能救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