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稳住别浪 第一百零四章 【多难你说】

书名: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第一百零四章【多难你说】


  餐厅里。


  李颖婉漫不经心的用筷子挑着碗里的菜,明显走神。


  姜英子就坐在女儿的对面,一手拿着筷子,而另外一只手里还捧着工厂里的财务季度报表在看。


  看了会儿,姜英子抬起头来看了女儿一眼,皱眉道:“吃饭就吃饭,像什么样子。”


  李颖婉撇了撇嘴,低声嘟囔了一句:“要你管。”


  声音不大,明显压着的,但姜英子还是听见了。


  其实心中也有些无奈的。


  母女两人如今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和尴尬。


  若是在从前,李颖婉在母亲面前自然是乖巧可爱,听话懂事。


  但……自从父亲去世后,李颖婉经历了一场大的变故,性子就越发的偏执了些。


  而最近,当那顿晚饭的饭桌上,姜英子亲口对陈诺说出“当牛做马”那种话,几乎就是跪舔的姿态把女儿要送出去。


  然后,母女两人谈话的时候,姜英子又毫不避讳的说出,准备把女儿送给财阀……


  这些话之后,母女两人的关系,就划上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最近这些日子相处,母女两人偶尔拌嘴争吵的时候,李颖婉有时候就忍不住说出:“反正你不是要我爬上陈诺的床,就是要把我送给财阀当情人……那你还管我干什么?我只要长的好看身材好,给男人当玩物就好了啊!其他的你管我那么多!”


  这些话,让姜英子被噎的无话可说。


  此刻,姜英子看着女儿的脸色,也是头疼,想了想,干脆跳开话题:“陈诺这两天没和你联系么?”


  “……没有!”李颖婉心中有气,筷子在碗里划的沙沙响。


  “那你可以主动和他说话啊。”


  “不说了!”李颖婉皱眉:“我发十条短信,他最多回一条。我说十句八句,他就回我一两个字。欧巴要么就是在忙,要么就是不想和我说话,我总是这么主动,有什么意思吗!”


  姜英子看着女儿,忽然问道:“那你不喜欢他了?”


  “谁再喜欢他谁是小狗!”


  姜英子点了点头,忽然目光落在了李颖婉身后,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啊!陈诺先生?”


  李颖婉脸色一变,顿时满脸的幽怨化作春风,惊喜的回头:“欧巴!!”


  身后餐厅门口,空空如也,哪里有人?


  李颖婉瞪眼回头看母亲,姜英子却抿嘴一笑:“小狗,赶紧把碗里的饭吃完吧。”


  “……”


  “你要是真的想他了,就去找他呀。”


  “欧巴不许我回学校,说是你的事情还没解决,让我留在你身边。”


  “……那你可以去他家找他啊。你去他的身边,也是很安全的。”


  李颖婉明显有点心动:“可是,我去了,就是不听他的话,他会不会生气呀。”


  姜英子笑了,看着女儿,然后低声道:“你不懂的,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是口是心非的很。我就不信了,面对我女儿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又那么喜欢他,对他又是一心一意的,男人面对这样的女孩,还能生气?”


  李颖婉丢下了筷子,忽然就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


  看着女儿离开了餐桌掉头就往餐厅外跑,姜英子微微一笑。


  ·


  李颖婉一口气跑出了餐厅来到了路边,正要拦出租车。


  忽然就看见路边自己的左侧,路灯有一个小女孩。


  看年纪不大,矮矮小小的,孤苦伶仃的蹲在那儿,双手捧着脸,在那儿呜呜呜的哭。


  李颖婉看了看左右,路上没什么人,小女孩身边也没什么大人。


  李颖婉走了过去,咳嗽了一声,用有点生硬的华夏语开口:“那个,喂。”


  女孩低头哭。


  李颖婉放大了点声音:“喂,小妹妹。”


  女孩抬起头来,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李颖婉,睫毛长长,如同两把小蒲扇一样。小姑娘生的极精致,眼睛里更是仿佛有星星。身上穿着一件印着卡通机器猫的小外套,身后还背着一个樱桃小丸子的小背包。


  李颖婉顿时眼睛一下睁圆了:这是一只小萌物!!


  蹲了下来,就蹲在女孩的身边:“小姑娘,你怎么了?”


  女孩眨巴着眼睛,委委屈屈的样子:“我,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哦,走丢了呀。


  李颖婉想了想:“那你一个人出来的吗?”


  “不是我,我和姐姐一起出门,坐的公共汽车,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姐姐就不见了。我下车来找姐姐,但是根本找不到……”


  李颖婉看着女孩哭的伤心,赶紧摸了摸女孩的脑袋。


  长腿妹子心中一下变得很柔软,耐着性子又问了几遍后。女孩凌乱的答案,被李颖婉拼凑出了一些大概的线索。


  女孩跟着姐姐来金陵城玩,出门的时候坐公交车,结果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姐姐下车的时候把她丢下了。女孩一觉醒来,发现找不到自家人,然后匆忙下车,结果……就走丢了。


  “那……我送你回去好不好?”李颖婉笑眯眯的看着小女孩。


  小女孩有些警惕的往后缩了缩,害怕的看着李颖婉:“姐姐说……不可以跟陌生人走。”


  “可是我不是坏人呀!”


  “……”小女孩明显有些审视的看着李颖婉。


  李颖婉瞪眼道:“呀!我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可能是坏人!坏人都是长得很难看的好不好!你平时难道不看电视的吗?”


  小女孩仿佛被说服了。


  李颖婉又花言巧语的说了会儿话,终于拉起了小姑娘的手,把她从地上搀了起来。


  长腿妹子心中有些得意:“你还记得你和你姐姐住的哪个酒店吗?”


  “记得。”小女孩从背包里摸出一张房卡来,上面有酒店的名字。


  “哦,我知道这个酒店,在市中心。”李颖婉想了想:“我送你回去吧,今天你运气好。遇到我这个好人了。”


  小女孩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似乎不太敢说话。


  李颖婉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拉着女孩就上了车。


  车内,李蚂蚱还在很有兴趣的逗小姑娘说话。


  “你几岁啊?”


  “八岁半。”


  “你的头发为什么是白色的啊……你家里人帮你染的吗?好有意思啊!真好看。”


  “……谢谢姐姐~”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小奶糖。”奶声奶气的回答。


  (接近怀疑目标,check!)


  鹿细细失踪前,就是用小号接了一个任务,是刺杀这个女孩的母亲!


  然后,鹿细细就忽然失踪了!


  九岁萝莉心中冷笑。


  ·


  张林生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父亲这两天工厂里加班,已经连续在厂子里住了两天没回来了。而张林生的母亲,昨晚也去了KTV通宵做工,早上回来了一趟,就去了工厂里给父亲送衣服和饭食。


  所以张林生一觉睡到了中午,明显是逃课了,但是家里也没人管他。


  醒来后的张林生,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


  昨晚酒后的那一股少年心气,此刻已经平息了下来。


  想起自己当时豪迈的把那么多钱扔在了桌上……


  当时那么做是很爽。


  但现在醒来后,清醒和理智回到了少年的身上,浩南哥忍不住就心中发苦。


  妈的……好心疼!


  八千块啊!


  那是好多好多件真维斯,好多好多双皮鞋,还有可以买最新快最贵的诺基亚手机了……


  当时那个装逼的感觉,爽是很爽了,但……


  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呀!


  又在床上躺了会儿,拿起手机来看一下时间。


  发现手机里有两个曲晓玲打来的未接电话,还有三条短信。


  “浩南哥,你今晚来接我下班吗?”晚上十一点半。


  “浩南哥,你生气了吗?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晚上一点四十分。


  “浩南哥,你是睡着了么?你醒来给我回个电话好不好?”早上五点十五分。


  张林生吐了口气,手指在拨通键上停留了几秒钟,终究还是没打过去。


  起来后,张林生洗漱穿衣完毕,忽然一拍脑袋!


  昨天自己给爸妈买的东西,忘记拿了!


  好像是……丢在夜总会了!


  犹豫了一下,想打电话给磊哥,问一下磊哥有没有看到,但就有点不好意思。


  思索了一下后,张林生决定不麻烦别人了,自己回去找一找。


  那家夜总会,就在市中心的一个五星级酒店里,张林生记得很清楚。


  嗯,包间是888。


  过去问一下,没准能找到呢,也许被打扫房间的工作人员收起来了呢。


  浩南哥快速出门,心中着急,顾不得等公交车了,就在楼下很大方的拦了一辆出租车。


  ·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酒店大堂门口,张林生才下车,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酒店大堂的台阶上。


  咦?那个……南高丽的妹子?


  张林生自然是认得李颖婉的!


  人生之中,陈诺第一次扛着张林生跑的那次,李颖婉就在场的啊。


  而后来,在学校里,这个长腿妹子一直和陈诺两人走的很近,张林生也见到过几次。只是没怎么和李颖婉说过话。


  原本张林生也没打算过去打招呼,准备低头就绕过去,但是李颖婉却先看到了张林生。


  “咦?你是张……浩南?”


  “呃?”张林生站住了,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你好。”


  “我认得你,你是我们学校的,张浩南同学。”


  “……是张林……算了,没差的。”浩南哥苦笑点了点头,有些僵硬的打了招呼:“你好。你怎么在这里啊。”


  本来就是随口寒暄一下——国人的习惯性交谈内容吗。其实并不关心,就是随口一问。


  但是李颖婉身为南高丽人,那种瞎认真的民族习惯,让长腿妹子很认真的做出了回答。


  “我遇到了一个走丢的小姑娘,她说她就住在这个酒店里,所以我就送她回来了啊。”


  说着,李颖婉一指身边。


  张林生刚才就看见了九岁萝莉了。没办法,九岁萝莉生的很扎眼,漂亮可爱,加上一头醒目的白头发嘛。


  张林生打量了一下九岁萝莉,而鱼鼐棠则故意往李颖婉身后躲了躲——表现的和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很符合的反应。


  但张林生却总觉得心中有一丝微妙的,违和的感觉。


  这个小姑娘看上去倒是没什么……漂亮可爱,又有点含羞带怯的样子。


  但是……就是觉得哪儿不太对?


  看了看李颖婉,张林生皱眉道:“她走丢了,你送她回来?”


  “对啊。她说她家里的人就住在这个酒店,我送她回房间就好了啊。”


  张林生想了想,心里纠结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嗯,既然遇到了……我陪你一起上楼吧。”


  嗯,好像上个月有看过新闻,说是有个案子,就是人贩子集团,用小孩子当诱饵骗人,把人骗到偏僻的地方然后拐走的……


  浩南哥心中回想。


  李颖婉没多想,只当是这位同学为人比较热情,就点了头:“好啊。”


  三人一起往里走,穿过大堂直接进了电梯。


  李颖婉用九岁萝莉给的房卡刷了电梯门,然后按了楼层,电梯门关上。


  张林生有点尴尬,没话找话讲:“那个,你是怎么记得我的?”


  “当然记得啊!陈诺欧巴可是抱了你两次啊!”


  “……”好吧,当我没问!


  不过,听说这个南高丽妹子和陈诺也走的很近……而且自己有一次还在学校楼顶天台上遇到过两人。


  哎,陈诺那个家伙。


  一个孙可可,一个李颖婉……居然外面还有一个忽然冒出来的老婆。


  哼,渣男!


  ·


  叮!


  电梯抵达了楼层。


  九岁萝莉第一个走出了电梯,然后回头看两个少男少女:“就在这里啦。”


  九岁萝莉的眼睛里,隐藏着笑意。


  三人来到了房间门口,李颖婉先按了门铃,可是无人应答。


  “小奶糖,看来你姐姐还没回来啊。”


  九岁萝莉不说话,就眨巴着眼睛看两人。


  “那,我用你的房卡开门了啊,总不能把你丢在走廊上啊……”


  李颖婉拿起房卡刷了门锁,门锁打开。


  李颖婉推开门……


  三人走进了房间里。


  李颖婉往里走,看了一圈,果然没人。


  而这个时候,张林生却忽然皱眉……


  他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一丝奇妙的违和感是哪里来的了!


  这个小女孩!


  她虽然脸上的那种羞涩,怯懦的小孩子的表情,毫无破绽。但是……


  她的呼吸的气息!一直非常的平稳!


  而且,她呼吸的气息,让练武的张林生,有一种隐隐的奇妙的感觉,似乎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律……


  张林生猛然回头!


  门口,鱼鼐棠已经关上了房门。


  小小的萝莉面对着少男少女,缓缓的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一丝奇特的微笑……


  ·


  与此同时。


  陈诺在买床。


  堂子街的二手市场里,陈诺和鹿细细来到了昨天光顾的那家。


  “老板,有什么价格便宜但是质量又好的床嘛?要结实一点的。”


  老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本来正坐在那儿看杂志,听到询问立刻抬头来:“有啊,我……欸??”


  老板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鹿细细。


  “你们是昨天来过的吧?”老板瞪大了眼睛。


  很难忘记的好不好!


  这么一对奇怪的年轻人。


  男的看着年纪不大,脸嫩的很,长的也很帅气……看着斯斯文文的,但是砍价的时候,那叫一个心狠手辣!


  而那个女的,老板记得昨天是喊这个男孩老公的,漂亮的简直不像话!而且明显年纪要比男孩大一点的。


  这么一对奇怪的组合,自然辨识度很高的。


  “呃,你们昨天不是买过床了嘛?”


  “质量太差,坏掉了。”


  “怎么可能!”老板立刻叫屈:“我这里卖的东西怎么可能质量差!我的货虽然都是回收的旧家具,但是我收货的时候都是仔细检查过的!真有些破损的地方,我都找工人维修过才卖的!”


  “呃……”陈诺无言。


  我说床被我们两人在床上弄塌了,老板你信不信?


  “小伙子,要不你把昨天买的床拿回来,我这里可以帮你维修的,看你年纪不大,何必浪费钱呢。”老板很贴心的开口说道。


  其实未必是好心。


  因为……维修的利润,比再卖一个床,赚头更大!


  陈诺想了想家里那张已经四分五裂的床……


  真搬回来,怕是会吓到这个老板。


  “不必了不必了。”陈诺摇头:“你就给我再推荐一张床吧。”


  老板狐疑的看了看陈诺,又看了看鹿细细。鹿细细明显有点尴尬,眼神往别的地方飘……


  老板瞬间心中脑部了几千字的小作文。


  害……现在的年轻人啊……


  打起精神来,又领着陈诺在店里逛了起来。


  陈诺一边听老板的卖力推荐,忽然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两下。


  掏出来看了一眼。


  刷!


  顿时额头有点冒汗!


  发信人磊哥:“诺爷,可可来店里找你了!”


  卧槽!磊哥的店,距离这里直线距离不到两百米!!


  陈诺顿时觉得有点腿软,回头看了一眼鹿细细,鹿细细倒是没察觉,正在听老板卖力的推荐一款床架子。


  陈诺挪开两步,正要回消息。


  嗡嗡。


  手机再次震动。


  磊哥又发来一条短消息。


  “可可说你跟他讲的,你在我这里打工。我骗她,说让你出去办事了,你回头可别说漏。我打发她回去了。”


  呼!


  长吐了口气。


  磊哥还是值得信任的。


  陈诺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


  嗡嗡!


  又来一条短信。


  磊哥:“诺爷!不好了!我刚要打发她走!我店里的一个伙计多嘴,说刚才好像在路口的家具店附近看到你了!可可过去找你了!”


  卧槽!!


  陈诺这下不光是额头出汗,后背也冒汗了!


  赶紧回头拉住了鹿细细。


  紧张了看了看左右。


  老板:“这个床真的挺好的,料子很牢固,而且你看这些材料,还有螺丝都是很新……”


  “别说了!买!就它了!”陈诺立刻点头。


  “啊?”老板愣了一下——本来还想推荐另外一款的,不过很快老板就继续道:“这个床么,六百八,你要诚心想买的话,这个价格可以……”


  “六百八!我要了!”陈诺直接掏出了钱包,飞快数出了七张一百的。


  啊?


  不讨价还价了?


  昨天这个小子可是杀价杀的老狠了!谈好的价格后,最后还非让我饶了一包备用的螺丝钉。


  “你等下哈,我找你钱……”


  “不找了!”陈诺飞快道:“二十块你再给我加一包备用螺丝!地址就是昨天那个!你找司机送吧!我们有事先走……”


  说完,拉着鹿细细,陈诺就往家具商场外面跑。


  鹿细细一脸茫然,被陈诺拉到了门口,忽然陈诺猛的站住了!


  路边上,孙CC正左顾右盼的走了过来!


  陈阎罗顿时亡魂大冒!!


  这可不是普通的修罗场啊!!


  之前孙校花遇到了李颖婉,那种修罗场的程度,最多就是两个小姑娘斗斗气,斗斗嘴的程度!


  此刻自己身边的这位……


  可是有着徒手能把一条街都拆平了的本事!


  而且……能徒手拆一条街的这个家伙,还特么是一个脑子不好随时可能暴走的神经病!


  就问你怕不怕!


  多难你说!!


  眼看孙可可就走了过来,朝着家具商场的大门过来了……


  陈诺忽然扭头就对鹿细细飞快的说了句。


  “老婆,我着急上厕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啊……”


  “啊?”鹿细细刚扭头,就发现陈诺一溜烟跑掉了……


  孙可可走进了商场里,没看到陈诺的背影,迎面就被鹿细细吸引了!


  哪怕是以孙校花的眼光标准,第一眼看到鹿细细的时候,也忍不住被震了一下。


  这个女人漂亮的也太犯规了吧!!


  孙可可忍不住盯着鹿细细看了好几眼,然后……


  姑娘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哎呀……被比下去了^


  少女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膛。


  又看了看鹿细细……


  忽然,孙可可心中有点疑惑。


  这个美女身上穿的那件卫衣……怎有点眼熟。


  陈诺那个家伙,好像有件一模一样的啊。


  ·


  【6千字。今天就这么多了,我有点事情要出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