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裙下臣 第七十章(我的人加我的钱都是你的...)

书名:裙下臣 作者:梦筱二

  烟戒了, 现在连酒也不喝,给外界传递的信息可不就是打算要孩子。


  秦醒见蒋城聿不反驳备孕这个说法,那看来八.九不离十。“蒋哥, 恭喜你当爸爸啊。”


  他拿过那杯原本要给蒋城聿的红酒,自己干下去。


  上一秒还在备孕的蒋城聿,这一秒就成了准爸爸。


  蒋城聿洗好了牌, 搁桌上,抬头瞅着秦醒, “你要再喝一杯, 是不是就要给我家孩子满月酒的红包了?”


  秦醒哈哈笑,“那必须得给个大红包呀。诶, 蒋哥--”


  说着,他让服务员又加了一杯酒,回过头来跟蒋城聿接着道,“你说你要是有个跟沈棠一样脾气的闺女,那还不得一个不高兴就把你家别墅屋顶给掀了,你往后在家的日子可怎么过。”


  蒋城聿正好拿起杯子喝温水, 听秦醒这么一说,他手上动作顿了下。


  刚才严贺禹说‘备孕’, 他没什么感触, 可秦醒说到跟沈棠一样脾气的女儿, 那种感觉很奇妙。


  眼前莫名出现了女儿软软糯糯喊他爸爸的画面。


  女儿像沈棠, 也像他。


  “聊什么呢?”傅成凛进了包间,看他们扎堆聚在牌桌前,好奇问道。


  秦醒坏笑, “在说我们未来的小侄子小侄女,也就是你以后的弟弟和妹妹, 有没有突然觉得自己很年轻,很幸福。”


  狂笑声在包间里回荡。


  蒋城聿的孩子可不就得喊他姐夫,傅成凛无力反驳,被迫接受调侃。


  自从跟黎筝恋爱,他心脏比以前强大不少。


  蒋城聿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沈棠:【路上堵车,我可能还要二十分钟才能到,趁等红灯的几十秒,想你一下。】


  蒋城聿:【不着急。到了我下去接你。】


  消息刚发出去,谢昀呈和科恩他们来了。


  科恩这几天迷上打麻将,让人收了扑克牌换上麻将。


  蒋城聿左手拿着水杯,慢条斯理喝着,“还是玩扑克牌吧,打麻将的话,你没赢的机会。”


  “我不怕。”科恩很自信,“我有绝招。”


  他从包里拿出一叠纸,上面密密麻麻,全是怎么胡牌的小技巧,不仅有文字,还有麻将的图片。


  这是谢昀呈连夜给他整理翻译过来。


  因为口诀太多,科恩记性一般,所以要一边对照着他的‘绝招’一边出牌,每次出牌时间不低于三分钟。


  他自己不觉得时间长,玩得不亦乐乎。


  几人陪着科恩消遣,这是他们打过最慢的麻将。


  蒋城聿不时看手表,还没到二十分钟,他提前下去等沈棠,麻将让给秦醒打。


  沈棠比预计的时间迟了十分钟,汽车好不容易龟速挪到会所。


  车刚驶进会所院子,她就看到了站在台阶旁等她的那个男人。


  下了车,她快步走向他。


  蒋城聿也朝她走过来。


  沈棠:“是不是就差我了?”


  “他们也刚到。”


  蒋城聿抓过她的手牵着,动作很是自然。“包间里人多,你要是不喜欢,我们待半小时就回家。”


  沈棠不喜欢热闹是真,可眼下情非得已,“科恩是我请来的,我要不陪着,说不过去。”


  蒋城聿:“他现在一门心思打麻将,没空跟你说话。”


  还真如蒋城聿说的那样,科恩一晚上跟她说了不到五句话,完全沉浸在麻将的世界里。


  秦醒倒了酒,过来恭喜沈棠,能让蒋城聿收了心进入婚姻里,这比投资难多了。


  走到跟前,发现沈棠没戴戒指。


  现在不是在公司,他换了称呼,“嫂子,你戒指是不是掉了?”


  沈棠坐在科恩旁边,帮着他看麻将‘绝招’,被秦醒这一问,她考虑着怎么回应才妥帖。


  蒋城聿接过话,“没掉,在家里。争取第二次求婚能成功。”


  沈棠目光越过麻将桌,直直看着他。


  他一点都不在乎面子,不介意让别人知道,她曾拒绝过他。


  蒋城聿这句话比刚才他说婚戒还让人惊愕,蒋家二公子求婚竟然被拒。也就只有沈棠能有这个魄力拒绝他。


  “姐,你简直就是我的神啊,必须得敬你一杯,以后我唯你马首是瞻。”秦醒不喊嫂子了,改叫姐。


  他站在沈棠旁边,突然腰板硬起来,看向蒋城聿:“姐夫,以后对我姐好点啊,但凡我姐有一点不高兴,我会不让你。”


  蒋城聿看了一眼秦醒,秦醒没事人一样把脸转过去,还是没那个底气跟蒋城聿对视着叫板。


  科恩出牌慢,蒋城聿给沈棠发消息:【到我这边来。】


  沈棠:【坐哪儿都一样。】


  蒋城聿看她,手里还在打字:【不一样。】


  这三个字让沈棠心里的确不一样。


  沈棠发现蒋城聿有种特质,即便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他还是能让她不经意间心脏乱跳几下。


  一局结束,沈棠换到了蒋城聿旁边坐。


  蒋城聿转脸看她,“以后来会所,靠着我坐,尽量别太远。”


  沈棠把手里的红酒送到他嘴边,“这个酒味道不错,尝一口。”


  蒋城聿没喝,“答应过你少喝酒。”


  他小声道:“开发海棠村的公司给你打听清楚了,是常青集团旗下的公司,赵驰意不是会拿着钱打水漂的人,打造的旅游项目应该不错。”他要说的重点是,“陈导也是这个项目的股东之一。”


  沈棠缓缓点了下头。


  蒋城聿:“你要是不想他入股,我花钱把他股份买下来。”


  沈棠笑了笑,“知道我们蒋总有钱。”


  “不用买他的股份,我也不想要。”她现在比以前想得开,“他要开发就开发,再说,海棠村也是他小时长大的地方,我不会领他的情。”


  蒋城聿还是不放心:“确定心里不会不舒坦?”


  沈棠:“不舒坦的地方都被你熨烫平了。”


  她戳戳他胳膊,示意他别光顾着说话,赶紧出牌。


  在蒋城聿旁边坐了一个多小时,包间里烟雾缭绕,沈棠拿了一杯红酒到外面透气。


  谢昀呈在吸烟区打电话,那边只坐着他一人,跟包间比起来反倒没什么烟味,她抬步过去。


  谢昀呈看她过来把烟丢进烟灰缸,拿红酒浇灭。


  杯子里还没融化的几个冰块被染成了酒红色。


  他记得包里还有两个布丁,打开来翻找,只剩一个,扔给她:“恭喜乔迁,没想好送你什么,这个就当礼物了。”


  这是自家厨师做的,市面上买不到。


  沈棠打开来,配着红酒吃。


  谢昀呈说起她跟蒋城聿在海岛上种的玉米,“再有一星期就熟了,我先过去看看。下周二的航班。科恩跟我一道回去。”


  沈棠问:“科恩也要去海岛玩?”


  “他不去,回曼哈顿有事。蒋城聿准备增持科恩家族的银行股。”谢昀呈把杯子里的红酒喝完,只剩几个小冰块。


  “我也打算增持。”


  沈棠现在手里没钱投资,“那股价又要涨一波了。”蒋城聿是科恩家族的第五大股东,再增持的话,可能会成为第四大股东。


  大股东增持,对科恩家的股价来说是好消息。


  “你还要跟肖冬翰再战下去?”


  沈棠:“他要不招惹我,我也不会去犯他。”


  谢昀呈拿上包和酒杯站起来,“那忙完这段时间你跟蒋城聿到岛上看看你们种的玉米,没眼看。”


  “怎么没眼看?”


  “到时你看了就知道。”


  谢昀呈迈着大步离开。


  沈棠打开手机看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准备抽空去看看她在海岛上的那块地。


  --


  十点三十五,沈棠和蒋城聿回到家里。


  蒋城聿怕沈棠在那无聊,陪科恩打了两个小时麻将,提前离场,又换了几个人陪科恩打牌。


  蒋城聿问她饿不饿,打算给她做宵夜。


  沈棠不信他了,“你一次都没有让我吃成。”不管是分手前还是复合后,宵夜最后变成了‘秀色可餐’。


  蒋城聿找到大米,给她煮粥:“今晚保证让你吃到。”


  他有条件:“你别抱我。”


  她抱着他时,他没有自持力。


  沈棠不愿意,还是贴在他后背,两手紧紧扣着他的腰。


  蒋城聿拿她没办法,尽量去想别的事转移注意力。


  沈棠探出脑袋,看他怎么淘米。


  穿着衬衫,戴着婚戒的他下厨时,让她移不开眼。


  “沈棠,你有没有小时候照片,给我看看。”蒋城聿想看她小时候,想象一下自己要是有了女儿,会是怎么样子。


  “几岁的?”


  “不管几岁都可以。婴儿时的有没有?”


  “没有。”肖真那次给了她存储卡,里面应该有她刚出生的照片和视频,不过存储卡被她折断了。


  “那有几岁的就给我几岁的。”


  沈棠好奇:“怎么要看我小时候照片?”


  “没看过。”


  这个解释无懈可击。


  沈棠有几本小时候的相册,不过还在海棠村。


  今晚,沈棠终于吃到了宵夜,半碗粥和一小碟拍黄瓜。


  蒋城聿给她下厨做的第一顿饭,她拿手机记录了下来。


  这两天心情格外轻松,洗过澡躺在床上时,情不自禁就滚到了一起。


  蒋城聿与她十指相扣,“有没有计划过,什么时候要孩子?不要孩子也行,我随你。”


  沈棠:“想要和你生个孩子。”


  她笑:“长得像我,天天气你。”


  蒋城聿也笑了,“那你到时得向着我。”


  “才不要,一起欺负你。”


  蒋城聿放开她的手,把她抱怀里,跟她商量:“什么时候领证要孩子?一年还是两年内?我随时都可以。”


  对婚姻和家庭,经过了快两年时间的改变,他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沈棠没想过那么多,“顺其自然。”


  昏暗的卧室里,蒋城聿看着怀里的人,“棠棠,你喊我一声老公。”


  沈棠不说喊也不说不喊。


  忽而她微微一颤。


  蒋城聿已经进入,他靠在她耳边,“喊一声。”


  沈棠抱着他的脖子,亲着他的唇,“老公。”


  之后,他攻城略地。


  毫无保留。


  沈棠眼前一片漆黑,只有他。


  --


  周一清早,沈棠跟蒋城聿六点就起床,蒋城聿早锻炼,沈棠趁着早高峰还没开始去了公司。


  秦醒竟然比她到的还早。


  “你什么情况?”沈棠被吓了一跳。


  秦醒正在拖地,公司走道拖过了,会议室和练习室也拖过,这会儿正握着拖把在拖她办公室门口。


  “周六那晚不是说了嘛,以后我唯你马首是瞻。”秦醒嬉笑着,沈棠辨不出他话里真假。


  沈棠输入指纹,推开门,一点儿也不客气,“那你进来拖吧。”


  “......”


  秦醒把衣袖往上撸,卖力干活。


  沈棠给他煮咖啡,她靠在吧台上瞧着秦醒,“到底怎么回事儿?还不到七点你就到公司干活。”


  秦醒默了默:“早上给女朋友买她喜欢吃的早饭,回来才六点多,也来不及睡回笼觉,干脆锻炼身体。”


  沈棠愣了下:“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


  “昨天。”


  “......”沈棠消化片刻,夸他:“不错,知道心疼女朋友。”


  秦醒笑笑,“这不是跟蒋哥学的嘛。”


  他把拖把放一边,回自己办公室拿了一份早点给沈棠。


  “谢谢,沾了你女朋友的光。”沈棠正好没吃早饭,加热后吃起来。


  秦醒接着拖地,把沈棠办公室里里外外拖了两遍。


  保洁阿姨来上班时,连连感谢秦总,心里七上八下,问秦醒她是不是之前打扫的不干净。


  “阿姨,我是锻炼身体,只拖了地,玻璃桌子还没擦,辛苦您了。”


  阿姨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八点钟,大家陆陆续续都到了。


  没吃早饭的人都有一份早点,秦醒统一打包带回来的。


  随后,他有了女朋友的消息传遍公司。


  储冉也知道了,她今天来公司练习室排练舞蹈,看着助理手里的早餐,闻到了一股酸酸的醋味。


  她站在那儿许久没动。


  突然不知道自己来这里要干什么。


  “储冉,老师来了。”直到莉姐喊她,储冉回神。


  --


  八点钟一刻,各财经平台报道了标的公司的信息披露情况,标的公司被收购前股票一度跌停。


  现正式更名为‘智辰股份’。


  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团队一并公布。


  看到同步新闻后,陆知非给蒋城聿发来消息:【祝贺。我也为自己庆祝一下,之前加仓了智辰的股票,这次能赚一笔。昨晚群里都在聊,说你和沈棠马上就要结婚了,以前我只祝福你,现在祝福你们俩。】


  蒋城聿此时就在智辰股份,约了谢昀呈来开早会。


  谢昀呈终于松了一口气,智辰股份到今天,一切才算尘埃落定。历经一个多月的交接,一笔笔烂账终于理清。


  “你要不要找中介机构算账?”


  并购出现这么多坑,法律顾问和财务顾问难辞其咎。


  蒋城聿回复陆知非:【谢谢。】


  他退出聊天框,跟谢昀呈道:“没空找他们算账,源头不在他们身上。”接下来要忙的事情不少。


  “我要减持A运动品牌。”


  当初成为A运动品牌的股东完全是为了沈棠,其实这样一个成熟、未来很可能面临市场饱和的品牌,没有太多投资价值。


  谢昀呈:“减持后套现的钱,你准备投哪个板块?”


  “新能源。”


  谢昀呈思忖着,“你要投资葛总的新能源公司?”


  “嗯。”蒋城聿现在习惯了喝白水,也给谢昀呈倒了一杯温水。


  谢昀呈看着温水,“你现在这么积极投资,是忙着赚奶粉钱?”


  “......你就当是。”


  股市已经开盘,蒋城聿打开电脑。


  ‘智辰股份’的股价终于开始回暖。


  十一点钟时,沈棠给他发来消息:【恭喜啊。抱抱我蒋总。】


  蒋城聿:【把你想要的礼物都列给我。】


  沈棠:【礼物不缺。就要你吧。】


  蒋城聿:【我除外,本来就是你的。我的人加我的钱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