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豪门女配靠花钱逆天改命 第一百一十章(【三更】吃醋。...)

书名:豪门女配靠花钱逆天改命 作者:时星草

  两人相对无言。


  姜秋宜看他沉思的模样, 连忙解释:“我没有说你买的少的意思啊。”


  “……”


  陆明承觉得,她这话不补充还好,补充了就有种他真的买的很少的感觉。


  他敛了敛眸, 很知趣道:“下回改正。”


  姜秋宜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 忍不住笑:“跟你开玩笑的。”


  她靠在沙发上,叹息一声道:“可千万别再买了, 不然我真的会自闭, 你们买了也没什么用,别浪费这个钱。”


  陆明承没搭腔。


  姜秋宜看他,戳了戳他手臂道:“听见了吗?”


  陆明承:“嗯。”


  姜秋宜在开心之余,又是真的有一丢丢的伤心。


  唉, 原来都是身边人给她弄的,让她显得那么厉害。


  陆明承看她闷闷不乐的神情, 思忖了半晌道:“现在还早。”


  姜秋宜扭头看他,“啊?”


  陆明承低声问:“想不想出去走走?”


  春天了,万物复苏, 路道也变得漂亮了。


  姜秋宜纠结了三秒, “在外面吃饭吗?”


  陆明承颔首:“可以。”


  “那去吧。”姜秋宜道:“不过我想吃火锅,你可以吗?”


  陆明承继续点头:“可以。”


  两人出门。


  四点多时间, 太阳还没彻底下山。


  姜秋宜仰头看了看,蓝天白云,特别特别漂亮。


  她盯着看了会, 转头看向陆明承:“我们走路出去吧,别开车了。”


  她就想去散会步。


  陆明承:“好。”


  反正走累了还能打车, 他们住的别墅不偏僻, 距离市中心还挺近的,是闹中取静的一个地方, 不少有钱人,甚至明星都住这边,安保措施极佳。


  不过姜秋宜和陆明承虽也是住在这片小区,但又和普通的别墅不同,他们这边的是最好最特别的,连出行的大门,都和其他不同。


  两人出了门,姜秋宜张望了下:“往哪边走?”


  陆明承看她不认路模样,哭笑不得:“左边。”


  “哦……”


  两人走了好一会,以前姜秋宜没发现从家里到街上要那么长时间,到这会才有点儿后悔。


  陆明承看她走不动模样,低声问:“要不要我让司机先走过来?”


  “不。”姜秋宜非常顽强,认真道:“我觉得我可以。”


  陆明承失笑,“马上到路边了,可以打车。”


  “嗯嗯。”


  两人走到马路边,姜秋宜没任何挣扎地拦了辆出租车。


  她觉得,保存体力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至于面子什么的,没那么重要。


  -


  姜秋宜很喜欢一家店的火锅,这陆明承之前是不知道的。


  这还是上回四个人一起吃火锅,他才从黎妙口中听到。


  两人到的时候,店门口排队的人还有点多。


  陆明承皱了下眉头,看她:“要等?”


  姜秋宜点头:“要啊。”


  她看了眼,“难不成你跟老板认识,可以让他给我们留两个位置?”


  陆明承缄默了会,盯着标牌看了看,“不认识,没办法。”


  姜秋宜看他一脸认真模样,扑哧一笑:“陆总,你怎么回事。”


  她柔声说:“我跟你开玩笑的。”


  陆明承:“……”


  他捏了下她的手心,低声道:“要等很久吧。”


  姜秋宜看了看两人拿到的号,低声道:“要一个小时左右吧,我还不是很饿,我们去楼下逛逛?”


  陆明承没意见。


  姜秋宜什么都不缺,但只要是逛街,就很开心地想买。


  陆明承对此,也没意见。


  她只管买,他负责买单。


  有时候姜秋宜会想,如果一辈子都这样下去,该多好啊。


  只可惜她没那么幸运。


  姜秋宜正走神想着,陆明承喊她:“秋宜。”


  “啊?”姜秋宜回神,“怎么了。”


  陆明承兀自一笑,目光直直看着她,“我想问你怎么了,在想事情?”


  姜秋宜“嗯”了声,抬起眼看他,忽然说:“我刚刚在想,我其实还挺喜欢这样的生活的。”


  陆明承开始没懂她指的是哪种生活,直到顺着她目光看了一对又一对从他们身侧走过的小情侣和小夫妻后,他才恍然。


  陆明承沉吟了会,握着她的手说:“知道了。”


  姜秋宜:“?”


  她一愣,失笑道:“知道什么啊陆总?”


  陆明承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逛了一会,姜秋宜看了看排队进度,拉着陆明承回了火锅店。


  两人跟普通夫妻一样,坐一边亲昵地吃着。


  姜秋宜开始没太注意,吃着吃着才发现,周围有不少人视线落在他们这边。


  她微怔了下,看了看旁边在专注下菜的人,隐约明白过来。


  出门前,两人都换了衣服。


  姜秋宜为了避免上回简夏说的那种情况,特意换了套很低调休闲的衣服,轻松的打扮,而陆明承也换了套休闲装。


  衣服是低调了,可长相和气质是没办法让人忽视的。


  姜秋宜暂且不论,路上美女多,大家也不会大惊小怪。


  但陆明承这种三十岁有这种身材长相气质的男人,在火锅店比较少见。


  更何况,他行为举止间,又有种不凡的矜贵感,一举一动都很吸引人。


  姜秋宜这样想着,也能理解偷看他们这边的路人心态。其实换做是她,她可能也会盯着看。


  思及此,姜秋宜不忘多看了陆明承两眼。


  这男人,确实是上乘中的上乘。


  注意到她目光,陆明承随口问:“又有事找我帮忙?”


  “......”


  姜秋宜噎住,什么叫又有事找我帮忙!!难道她在陆明承心里,就是这么一个形象吗。


  姜秋宜气结,可仔细一想......又好像确实如此。


  想着,她更气了。


  “没有。”姜秋宜硬邦邦道:“有要帮忙的也暂时不找你。”


  闻言,陆明承看她:“那你要找谁?”


  “?”


  姜秋宜懵了下,她随口一说而已,哪有真的要找谁。


  可看着陆明承神色,他好像没发觉姜秋宜在开玩笑。


  两人对视半晌,姜秋宜眨了下眼说:“反正不用找你,找谁你别管。”


  陆明承:“......”


  他沉默了会,突然拿身份压人:“我是你丈夫,你不让我管还想让谁管?”


  姜秋宜总觉得他这话听着有点儿不对劲。


  她仔仔细细揣摩了一下,瞪圆眼睛看他:“你......”


  姜秋宜不确定地吞咽了下口水,狐疑道:“陆总,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这话出来,火锅店的喧闹声好像都小了很多。


  姜秋宜直勾勾盯着陆明承,想要个答案。


  陆明承看了她片刻,毫不犹疑否认:“吃什么醋?”


  姜秋宜眉梢扬了扬,也不生气:“那吃什么醋,这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呀。”


  陆明承噎住。


  他看她一脸小得意的样子,心口像是被挠了下,痒痒的。


  两人对视着。


  姜秋宜被他眼神注视着,忽然心虚:“好……好吧,没有吃醋就没有吃醋。”


  她佯装淡定道:“别那么凶嘛。”


  陆明承发现,自己之前是真不了解姜秋宜。


  他什么时候凶她了,她倒打一耙的本事却越来越厉害了。


  但偏偏,他好像还挺吃她这样的。偶尔间的一点骄纵,恰到好处。


  陆明承缄默了会,温声道:“没凶你。”


  姜秋宜扬了扬嘴角,“哦。”


  她得寸进尺:“我就随便说说。”


  陆明承:“……”


  他哭笑不得,抬手揉了揉眉骨说:“吃吧。”


  姜秋宜笑了笑,看他空空如也的碗,给他烫了点不辣的菜,显得自己略微温柔了一丢丢。


  -


  吃过火锅,时间也还早。


  两人在商场里逛了会,姜秋宜没发现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她看了看陆明承,“我们回去?”


  陆明承瞅了她一眼,低声问:“还想去哪?”


  姜秋宜眨眨眼,纠结了几秒说:“其实,有点想去酒吧。”


  她小声道:“好久没喝酒了,明天是周日。”


  她允许放纵。


  陆明承看她一眼,“上回那个酒吧?”


  姜秋宜一愣,点点头:“你记得啊。”


  “嗯。”


  陆明承虽不常去,但有印象。


  姜秋宜展颜开笑,浅声问:“去不去?”


  陆明承:“走吧。”


  两人转战酒吧。


  原本,姜秋宜还想叫黎妙过来。


  她刚提这事,就被陆明承拒绝了。


  黎妙来了,姜秋宜和她凑一起,会玩疯。更重要的是,两个人不仅会玩疯,还会把他忽视的彻彻底底。


  这可不是陆明承想要的。


  陆明承这个人,在某种程度上,是很腹黑的。


  他内心的坏,还是坦荡的坏。


  嗯,大概就是他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问题,不太会反省。


  姜秋宜没他想的那么多,她只是觉得就单单她和陆明承一起喝酒,会显得有点枯燥。


  陆明承不说话,总不能她一个人唱单簧吧。


  不过姜秋宜看陆明承不太愿意,倒也没强行把黎妙叫来。


  反正酒吧人多,大不了就光喝酒好了。


  事实证明,姜秋宜真想多了。


  酒吧里不单单是人多,熟人还很多。


  两人刚进去,徐穆和徐柠先和他们打了招呼。


  “你们怎么在这?”


  徐柠一看到姜秋宜,瞬间开心:“秋宜姐。”


  她朝姜秋宜扑了过来,姜秋宜张开手,抱了抱她。


  “回来了呀。”


  前段时间过年,徐柠为了陪爸妈,回了瑞士那边。


  前天刚回来,倒了倒时差,今天听说酒吧热闹,这才央求着徐穆带她出来玩。


  没想到一出来,便和姜秋宜碰面了。


  徐柠点点头,高兴道:“对啊,我本来想给你发消息的,但想到是周末不好打扰,就没发了。”


  姜秋宜听着,笑问:“周末也可以发呀,没关系的。”


  徐柠可没忽视掉陆明承的目光,讷讷道:“万一打扰到你们就不好了。”


  姜秋宜“啊”了声,没多想:“这有什么打扰的。”


  她拉着徐柠的手,直接问:“你能喝酒?”


  她记得徐柠身体不太好。


  徐柠举着手指,小声道:“能喝一点点。”


  姜秋宜倏然一笑,拍了拍她脑袋说:“那少喝点,喝点对身体好的。”


  对自己偶像的话,徐柠是听的。


  两人凑一起聊天,叽叽喳喳的。


  徐柠给她说瑞士的事,邀请她去瑞士玩,还顺便问了问杂志社。


  而姜秋宜,也是有问必答类型。


  两人畅聊着,非常开心。


  陆明承被忽视地站在旁边半晌,徐穆拍了拍他肩膀,以示安慰。


  “喝一杯?”


  陆明承:“嗯。”


  早知道,就不该来这家熟人多的酒吧。


  陆明承后悔莫及。


  两人到旁边喝着,也没离得太远。


  徐穆刚给陆明承递了一杯酒,陆明承忽而转了头。


  徐穆不解,顺着陆明承目光去看,发现有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在和姜秋宜打招呼。


  酒吧灯光变化莫测,徐穆盯着看了好一会,才迟疑道:“这不是秋宜杂志封面的那个男明星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