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第39章 总裁女友39

书名: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作者:汤圆好圆

  颜景住在酒店,现在除了吃饭锻炼就是躺尸,卫隐问:“怎么不出去买衣服?”


  “够了。”颜景这一次开口,上次说话是几天前的事。


  卫隐有点阴阳怪气:“怎么够了呢,不是最喜欢买衣服了吗?”


  颜景翻了个身:“我觉得我该回去了,就不需要买。”


  卫隐:“……”


  心里有点小纠结,现在是该装死呢,还是该装死?


  “什么时候送我回去?”颜景问。


  卫隐:“……任务还不算完成吧。”


  “怎么的。”颜景说道:“是金蕴不够惨还是金氏不够惨。”


  卫隐转移话题:“我见你挺无聊的,你要不要出去逛逛街买点衣服,要不给委托者找个固定住所吧。”


  “她回来之后想住哪里是她的事,也不是没钱。”


  “有好几千万是我给她从冯温书那里挣来的,能带走吗?”颜景问。


  卫隐:“你要钱做什么。”


  颜景陷入沉默。


  自己是个游魂,好像拿钱确实没什么用。


  算了。


  颜景跟卫隐简单的这么聊了两句,就没什么睡意了。


  起来打开电脑看到了一个新闻,是关于金蕴的裁决,金蕴双罪并罚,致人重残罪,和买凶杀人未遂罪,一共被判处十年。


  金家请的律师厉害,蒋茂勋的律师也不差,是冯温书请来的,金蕴这次没占到便宜,但金蕴供认不讳,积极认罪的态度给他减轻了些刑罚。


  十年,十年后金蕴就是老大叔了。


  林冉看到金蕴被判十年,当场晕了过去,醒来时哭得昏天黑地,吵得闹着要去看金蕴。


  林婶说道:“我没办法。”


  “怎么会没办法,不是可以探监的吗?”


  “总之我就是没办法,有本事你自己去。”林婶冷笑一声,真以为什么人都可以看到金蕴,她拽了林冉一把说道:“我看你还是忘了他。”


  “十年后你都老了,真等他?金氏都要破产了,等他出来也是穷困潦倒,人家要不要你还两说。”


  林冉痛苦地说道:“婶婶,你就这么现实吗?金蕴辉煌的时候你让我抓紧他,如今你就这样。”


  “现实?”林婶呵呵冷笑:“林冉,我给你说,你再天天在家哭哭啼啼就给我滚出去,现在林家的情况也寸步难行,实在是听不得这些。”之前为了贴紧金氏,跟紧金蕴的步伐得罪了不少人,现在金蕴金氏都倒下了,林家日子才难过。


  林冉眼泪滴滴答答滚落着,不敢说话,万分委屈,婶婶好凶,这就是婶婶的真面目,如此无情。


  “你那个追求者李朗家世很好,你把握好,到时候你嫁过去,说不得还能帮衬我们家,也不枉我们照顾你这么久,你爹妈不在,能依靠的不就只有叔婶?叔婶的话你得听。”林婶想到李朗这个人,脸色就缓了缓,多了点指望。


  林冉无法接受,拼命摇头:“我不喜欢李朗,我要等金蕴。”


  林婶:“……”


  等你...妈!


  林冉是个人吗?听得懂人话吗?


  “我绝不接受有目的的爱情,如果我抱着这样的目的和李朗在一起,对李朗是一种巨大的伤害。”林冉说道。


  林婶:“?”


  “你怎么变得这么清高呢?小三你都敢当,现在让你正常谈个恋爱你高风亮节?”她的语气嘲弄至极,林冉只觉得心被刮得疼。


  婶婶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她奔溃地吼道:“我不是小三,我和金蕴是两情相悦。”


  婶婶讥讽一笑,懒得说。


  “我爱金蕴,我这辈子只爱金蕴。”林冉仿佛要证明自己对金蕴的爱,扭头就给李朗打了电话,约他见面。


  用一种决绝的语气拒绝了他,李朗为了追她,已经在这边住了很久,见林冉态度如此坚决,对他没有半点情谊,抹灭了他心中最后一丝微末的希望,绝望之后,李朗最后长叹一声,谢谢林冉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颜景坐在李朗和林冉见面的咖啡厅对面的咖啡厅里,透过两层明亮的窗户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是苍蝇强行让她出来吃瓜。


  颜景打量着李朗,李朗看起来温和一些,听苍蝇说是个游手好闲的富贵公子,林冉为什么不要这样的男人呢?


  多好呀,都没事做,可以天天陪着她闹,陪着她玩。


  两人一辈子不需要操心太多就简简单单过着富有的日子。


  林冉对金蕴真是情深义重呢。


  李朗失落,怕自己失态,先给林冉道别了,看着李朗离去的背影,林冉眼泪在眼眶打转,等李朗彻底消失之后,她哭得歇斯揭底。


  颜景坐到了她对面她都不知。


  哭够了,抬起头,赫然发现颜景,她吓了一跳,弱弱地喊:“姐。”


  颜景好奇地问:“你在哭什么?”


  “没,没什么。”林冉摸了摸心脏的位置,感觉这里缺了很大一块,失去了很重要的人。


  感谢这段时间李朗的陪伴,只是对不起,我还是爱金蕴。


  卫隐:“你还好意思说你也是人,那你怎么不知道她在哭什么?”


  “嘿嘿,颜景,要不要我给你说她哭什么。”


  颜景撩了撩头发,刻意露出耳环和项链,这林冉应该能看到吧,会觉得她眼光好吧?


  卫隐:“?”


  说了个寂寞?


  不管,就要说,要让颜景深刻的了解人性,以后做任务才能顺利。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以后有更难的。


  “就是林冉其实也喜欢上了李朗,但是为了标榜自己的情深义重,就放弃了李朗,她觉得在金蕴最难的时候离他而去是很残忍的事情,她认为自己这样纯洁而高尚的人不能做这种事。”


  颜景没理会他,只是盯着林冉,卫隐再次说了个寂寞。


  嗷~!好烦!


  林冉并没有回答颜景的问题,只是摇了摇头,看着颜景撩头发,露出了脖子,她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小声地对颜景说道:“姐,天冷了,围个围巾吧。”


  颜景:“?”


  她摸了摸自己的项链,精心挑选的,就这么不显眼?


  “姐,你回来住吧。”林冉又突然说道。


  颜景:“自在惯了?希望我回来欺负你?”


  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