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 第 178 章(出车祸了)

书名: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 作者:公子寻欢

  两人同时回过头去, 来人正是金铭。


  号称社恐的金先生,此刻社恐好像好了起来。


  不但好起来了,战斗力好像还挺惊人的。


  他身为一个娘家人, 大概早就想把顾卓言骂一顿了吧?


  顾卓言当然是认识金铭的,他也知道对方不待见自己。


  听对方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倒也没生气。


  他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脸皮厚。


  如果不是脸皮厚,估计也搞不出那么多道德败坏的事来。


  顾卓言说道:“这不是阿南那个小弟弟吗?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金铭道:“我只比南姐小九岁,你们谈恋爱的时候我十四岁。你可真是口味清奇啊, 连十四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吗?”


  池映秋:噗哧……


  他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


  顾西尧在一旁也鳖笑憋的有些难受, 转身让到了一边, 乐得把战场交给他们。


  不过撤离的时候还叮嘱了一句:“金先生现在是病人, 尽量还是少惹他生气为好。”


  顾卓言:……


  这特么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为什么每次都帮着外人说话?


  顾卓言知道, 自己在这个地方挺招人嫌弃的, 便说道:“得了,既然我的礼物已经送到了,那我也该回去了。恭喜初总喜得贵子, 我们以后有机会再单独聊。”


  初寒霖表面工夫做得也挺好的, 一边热情地把人往外送, 一边拉了一把金先生示意他坐下。


  嘴上还乐呵呵地说道:“那必须得单独聊啊!你以后我们合作的机会还多着呢, 我送您下楼吧顾总。”


  说着他便把顾卓言送下了楼。金铭的眼中仍然透着几分不屑:“算他跑得快,否则我肯定骂的他狗血淋头。”


  顾西尧无奈地说道:“怕是你骂他也没什么用,他这个人早就病入膏肓了。”


  金铭道:“我可以看看小宝贝吗?”


  房间里的池谨轩说道:“当然可以了,金先生进来就可以。”


  金铭走进了房间, 见到了躺在婴儿床上的小宝贝。


  春春的眼睛已经睁开了, 宽厚的双眼皮又大又漂亮,简直和初寒霖如出一辙。


  金铭道:“看着就是一个很英俊的孩子, 长大以后估计也能叱咤一方。”


  池谨轩微微笑了笑,说道:“他现在才刚出生,能看出什么呢?”


  金铭道:“人的气场是与生俱来的,这个孩子的精气神一看就很足。”


  池映秋还特意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弟弟,竟然没看出来精气神足在哪里。


  就是两只小脚丫子挺有力气的,一脚就把他的小被子给踢开了。


  众人:……


  池映秋:“这大概是个武林高手吧?”


  众人被他给逗笑了,池谨轩一脸无奈的冲他招了招手说道:“过来让爸爸看看,这是吃什么了吃了一嘴?是番茄酱吗?”


  池映秋:……


  他刚刚怎么就没把嘴擦干净呢?


  一旁的金铭却是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们:“刚刚秋秋小朋友管您叫什么?”


  池谨轩道:“哦,这是我的大儿子,他是不是给您添什么麻烦了?”


  金铭立即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没有,不但没给我添麻烦,还帮了我的大忙。没想到他竟然是您的儿子,我还以为他只是小顾的干弟弟。”


  池谨轩不好意思道:“说来也挺惭愧的,秋秋这一年来一直跟着他哥哥,都快成了他的代理监护人了。”


  池映秋趴在爸爸的床边,一副乖巧的模样。


  哼哼唧唧地说道:“可是宝宝喜欢和哥哥呆在一起啊!”


  池谨轩替他擦了擦他唇角的番茄酱,说道:“那你和哥哥下次做坏事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让爸爸发现了?”


  顾西尧:……


  这就尴尬了。


  下次一定要做得更加隐秘一点。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也就给他吃了点薯条,只吃了半份,真的。”


  池映秋:哎呀哥哥,你竟然学会撒谎了。


  顾西尧不动声色地瞪了他一眼,两个小朋友开始在大人的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


  金铭说道:“池先生很有福气啊!两个儿子都这样优秀,一看就是晚年幸福的人。”


  池谨轩道:“金先生您可别再夸奖他了,这小子给点阳光就灿烂,不过到也算乖巧听话。”


  顾西尧心道池先生那您是不了解他,乖巧听话就是他的表象啊!


  一想到这个小腹黑骗了自己这么久,顾西尧就……仿佛也拿他没办法。


  大概是自己欠他的,也只能惯着了。


  可能真的是如他所说,上辈子自己招惹了他,这辈子小家伙就记仇的来报复了。


  而且他发现了,秋秋在池先生的面前,简直就是一个二十四孝好儿子。


  在自己面前,就是一个为所欲为小恶魔。


  这个双面派的宝宝,还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金先生在这边呆了一会儿,便起身回了自己的病房。


  顾西尧和池映秋还跟过去看了一下,其实有钱人住院完全不用担心。


  所有的服务以及医疗资源,全部都是一流的。


  他就是还为刚刚没能和顾卓言吵一架而愤愤不平:“从一开始我就说过,这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是你妈妈喜欢我也不能说什么。那时候我才十四岁,人微言轻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西尧。”


  顾西尧沉默了片刻,抬头说道:“大概能明白吧!”


  金铭道:“你能明白就好,刚刚你妈妈还给我发信息了。让我多指点你一下,你有什么不会的尽管来找我就可以。”


  顾西尧道:“好的金叔叔,我肯定不会跟你客气的。”


  两个小朋友在这边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顾西尧现在有了自己的车,可以自由自在地带着秋秋到处跑。


  他给秋秋打开车门,把小朋友放了进去。


  秋秋乖乖地坐上了后座,顾西尧帮他系好安全带以后才回到了驾驶室。


  顾西尧说道:“晚上还想出去逛逛吗?”


  池映秋打了个哈欠,说道:“不想去了,宝宝好困哪!宝宝想回去睡觉了。”


  顾西尧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眼中尽是宠溺之色。


  并耐心的哄道:“好的,这就带你回家睡觉。再坚持一下,我们二十多分钟就能到家了。”


  然而车子刚发动不到五分钟,池映秋便睡着了,安静的车厢里竟然还能听到他的小咕噜声。


  顾西尧又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唇角不自觉地勾了勾。


  心里突然涌上一个想法,为什么这个小朋友会这么可爱呢?


  这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


  晚上九点多的京城还是有点堵车,二十多分钟的车程走了半个多小时。


  顾西尧有点着急,他的车上没有装宝宝椅,秋秋这样窝着脖子睡觉会很难受。


  好不容易到家了,他把车停到一边,便打开车门把秋秋抱回了房间。


  跑了一整天,小家伙大概是累坏了。


  哪怕顾西尧帮他解开安全带,又把他抱了出来,都没有吵醒他。


  放到床上的时候只觉得一颗心松了下来。


  却又小心翼翼地帮他脱掉了鞋子和外套,最后给他搭上一条小毯子,便自己去卫生间洗漱了。


  回来的时候发现小朋友还踢了被子,两条胖乎乎的小腿架在自己的枕头上。


  他头疼的把自己的枕头拿了回来,小声对着他数落道:“你的脚丫臭不臭?小坏蛋!”


  脸上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还忍不住拂了拂他的呆毛。


  换好睡衣后也躺到了床上,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这种安心感让他心里倍感踏实,甚至十分享受。


  晚上他还做了一个梦,不知道是不是秋秋跟他说了那件事的缘故。


  他竟然梦到自己和秋秋去参加一个节目,节目里自己特别不近人情。


  明明只是为了切磋演技,自己却火力全开。


  对面的小朋友看上去也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面对着自己这样一个前辈,半点面子都没给他留。


  上帝视角看着这一切的自己,恨不得上前去给自己一脚。


  然而,梦里的那个自己并不受自己主观意识的控制。


  他看到小朋友躲在角落里哭泣,也看到小朋友无助的眼神。


  简直要恨死那个冷漠无情的自己了。


  为什么梦里的自己会变成那样?


  他突然开始思考,会不会是因为自己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因为遇到了这些事事情,所以才会变得那样冷漠无情,才会对小朋友做出伤害他的事情吗?


  顾西尧很想冲出梦境的牢笼,然而他却无论如何都冲不出来。


  直到一双温暖的胖乎乎的小手,搂住了他的胳膊。


  睡梦中,他嗅到了小朋友身上仍然飘着的奶味。


  可能是因为小朋友太喜欢喝奶了,每天早晨和睡前都要喝一大瓶奶。


  以至于他身上总是香喷喷的。


  那熟悉的味道袭来时,顾西尧终于安静了下来。


  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到他的脸上时,顾西尧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再一看表,他发现自己竟然又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好在没有睡过头,这会儿才七点。


  然而身边的宝宝就更厉害了,睡神到现在都还没醒。


  而且还搂着自己的胳膊,脸颊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胳膊上。


  顾西尧觉得胳膊要麻了,却还不忍心把胳膊收回来。


  然而他的手机现在却有电话接了进来,好在他打了静音。


  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看来电显示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虽然是陌生号码,他却并没有不放到心上。


  因为最近他悄悄做了一些事,也做了一些部署。


  他担心这个电话会有什么重要的信息,便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


  好在并没有吵醒小宝贝。


  他赤着脚拿起手机,去了外间的走廊里接电话。


  一接起电话,对面果然传来了焦急的声音:“少爷,苏敏出车祸了,您现在要不要来一趟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