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皇家级宠爱 第175章 第 175 章

书名:皇家级宠爱 作者:飞翼

    姜妃此刻身上的宫装乱七八糟, 披头散发,显然想不到自己还在宫中小睡,一转眼就被拉下来了。

    说陛下的意思, 要送她去冷宫。

    这怎么可能呢?

    皇帝怎么可能这样对她呢?

    姜妃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哪怕皇帝对她说了那么多绝情的话, 可他不过是圈禁了她罢了。

    除了没有自由, 其他的待遇都没有改变。

    她依旧是锦衣玉食。

    从那时候开始,姜妃就是有底气的。

    皇帝对她那么无情,都无法撼动她在宫里的位置。

    在被辜负伤心,被皇帝揭穿了伤心之后,姜妃就觉得,自己的日子该是什么还是什么。

    她背靠皇帝都忌惮的姜国公府, 还有皇帝都要顾虑的四皇子, 有什么好怕的。

    等再过些时日,她就闹起来,绝食, 上吊,跳井……皇帝只要还顾忌她的死活, 就不会永远地关着她。

    想了这些,在一开始砸掉了宫里泰半瓷器之后, 姜妃其实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今日自己竟然被生拉硬拽出来,要被送到冷宫去。

    她奋力挣扎, 可那两个宫女却已经牙尖嘴利地说道, “娘娘还在叫嚷什么!若没有陛下的旨意, 这宫里谁敢动娘娘一根毫毛!娘娘自己心里也该明白,要没有陛下的首肯,您也去不了冷宫。”她们拖着一脸惊恐的姜妃就走, 自然知道,姜妃既然进了冷宫,那就别想保持如今的富贵了。

    冷宫里怎么可能还像是在外面。

    日后冷宫的门一关上,姜妃就叫天天不应了。

    因想到这事儿是姜妃的亲哥哥建议的,宫女们就知道姜家的态度,越发不把姜妃放在眼里。

    “什么?!不可能,我要见陛下,陛下!”

    姜妃惊呆了。

    皇帝对她绝情,圈禁她也就罢了。

    可为什么要送她去冷宫?

    冷宫里不再有荣华富贵,而且,若是让京都内外知道她去了冷宫,该如何嘲笑她?

    想当年,她志得意满地想要做皇后地进了宫。

    可是蹉跎了这么多年,结局竟然是被丢去了冷宫?

    她岂不是活成了天大的笑话?

    “我父亲呢?四皇子……二哥!”姜妃正挣扎的时候,就见不远处,一道陌生却有些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

    说陌生,是因姜二老爷少年离家,与姜国公一同身居边关,兄妹已经几十年没见。可那熟悉,却让姜妃眼前一亮,顾不得形容狼狈,忍不住尖叫道,“二哥,帮帮我!”

    姜二老爷走到姜妃的面前,看着因宫女要给自己施礼而一下子委顿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衣角嚎啕大哭的姜妃。

    “二哥,陛下是个没良心的人!他,他要送我去冷宫。”

    姜妃委屈地哭起来。

    她委屈得都顾不得多关心关心,为什么远在东海的兄长会出现在宫里。

    虽然兄妹很多很多年不见,可是她也依旧记得,年少的兄长曾经那么疼爱自己。

    可是她这一次哭了半晌,竟然没有得到半分回应。

    “二哥?”姜妃泪眼朦胧,带着满心的惊惧不安抬起头,却见自己的哥哥正居高临下地端详自己。他如今是最好的年纪,高大英俊,威风得就像是年轻时候的姜国公。这份如泰山一般的气势让姜妃恍惚了一下,就看到姜二老爷的身后,一对母女正探头探脑地看她。

    看她跌落在泥土里狼狈的样子。

    “你们敢看我的笑话!”姜妃对谢氏陌生得很,可是对阿宝却熟悉得做梦都想掐死她。

    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姜二老爷冷笑了一声。

    姜妃又不是他母亲姜国公夫人。

    面对姜国公夫人这位生母,他再恼火,也只不过是转身就走。

    可是姜妃又算是什么?

    他难道还要容忍她?

    “这是你的嫂子,阿宝是你的亲侄女,这就是你对她们的态度?”

    “什么嫂子!不过是小门小户出来的……”

    姜妃还想说什么,却对上了姜二老爷那双带着杀气的眼睛。

    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我,我的意思是……”

    “请陛下送你去冷宫,是我对陛下的谏言。”姜二老爷没有和她争执的意思,只在姜妃不敢置信的目光里声音缓缓,却给了姜妃当头一棒,平静地说道,“你仗着姜家,这些年也做了不少恶心事。姜家因你蒙羞,因你被人笑话,你不知反省,反而越发猖狂。”

    “什么?是你?!你怎么敢!我是你的亲妹妹!”

    “你既然知道我是你的兄长,为何要羞辱你的嫂子,为何要祸害你的侄女?小门小户出身的女子怎么了?不比你在陛下的面前自荐枕席,谋夺旁人夫君来得高贵得多?你做事这样下贱,还有脸嫌弃别家的好女子?”

    这样的话,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她曾经干过的恶心事,姜妃只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

    “我和陛下两情相悦。”她想到皇帝的态度,忍不住心虚地叫嚷。

    姜二老爷强忍住了没说出一句“那你们俩都很下贱”。

    这是在宫里,都是皇帝陛下的耳目呢。

    这话要是让皇帝听到,还不翻脸啊?

    姜二老爷的确耿直,可也不是个傻子。

    “两情相悦的结果,就是送你去冷宫?”

    这话跟刀子似的,姜妃心里被割了一刀又一刀,伤痕累累了。

    “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二哥,你救救我吧。陛下,陛下怎能这样绝情!”眼见皇帝靠不住,她就哭着央求姜二老爷这救命稻草说道。

    “我不救你。你要祸害我闺女,这就是你的下场,你活该。”姜二老爷却漠然地说道,“还有,少嚷嚷什么四皇子。四皇子被你祸害得还不够?你也配做一个母亲。”他垂头,眼底带着几分冷酷地对姜妃说道,“只要我还活着,姜家就不会管你的死活。你就在冷宫自生自灭……非要嫁到宫里来。”

    他冷笑了一声。

    当年,他也亲眼看着父亲姜国公为了姜妃的婚事焦头烂额,到处赔笑。

    姜妃悔婚,一辈子都没有塌过腰,英雄了一辈子的姜国公弯着腰,低声下气去赔礼道歉。

    那样的一幕如今姜二老爷还忘不了。

    如今,看着姜妃狼狈地滚在泥土里哭嚎,他只觉得满意极了。

    不是觉得进宫美得很么?

    如今,深陷冷宫这种下场都是她应得的。

    “走吧。”他就扶着谢氏,招呼着哼哼唧唧的阿宝就走。

    一家人的衣角从姜妃的身边滑过。

    “我要见陛下……不,我要见父亲!”姜妃终于想到自己的靠山了,就已经被宫女们堵住嘴,叫不出来了。

    另一头,同样是通往冷宫的路上,张妃也失去了一贯的低调温柔,在尖叫着。

    “陛下不可能这样对我!三皇子呢?陛下,臣妾为你生了三皇子啊!”

    她面容扭曲,和被堵住了嘴的姜妃一同被塞进了冷宫。

    冷宫沉重破败的大门咣当一声从外面锁住,完全不在意里面传来了女人那哭哭啼啼的声音还有无力的拍打。阿宝可惜地一步三回头地看着这闹剧远去了,一边就跟谢氏八卦说道,“还有力气拍门,可见身体很健康。要我说,得多吃几顿白粥,败败火气。”

    她眼睛都笑得眯成一条缝,谢氏笑眯眯地捏了捏闺女的小脸蛋儿。

    当这一家出来,大家都在家里等着呢。

    姜二老爷一家去陛见,姜国公格外重视,很想知道皇帝对自家儿子有没有好印象。

    等姜二老爷告诉他,皇帝对他怪怪的,姜国公有些疑惑。

    姜二老爷再告诉他,皇帝听了他的谏言,把姜妃和张妃送到冷宫去了,姜国公老脸抽搐成了一团。

    他看着大马金刀坐在自己面前的次子,半晌,真心地,发自肺腑地憋出一句。

    “做得好!”

    当初他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呢。

    “她进了冷宫,国公府就少了万众瞩目,四皇子被她牵连少了野心人的关注,父亲在京都行事就不必如履薄冰,处处谨慎。”姜二老爷做武将的人,自然最会釜底抽薪,直击要害。

    京都形势再复杂,他也一眼看出来只要干掉了姜妃,姜家就太平了八成。

    他一边斜眼去看跟赶过来和阿宝团聚的萧闵,见阿宝抱着萧闵的手臂眉飞色舞地说着今日的事,那亲热的……姜二老爷收回目光,对姜国公说道,“陛下待姜家颇为优容,心胸也是有的。我行事耿直,陛下却也并未见恼。”

    他为人耿直,可也不是随随便便耿直的。

    今日的耿直,不过是瞧瞧皇帝的态度。

    若皇帝变脸,那他一定是最谨言慎行的谦卑臣子。

    可今日皇帝不以为忤,姜二老爷就觉得皇帝人还不错。

    虽然女人问题上不怎么是个明白人,可别的也还好。

    “陛下对姜家的确极好。你不必担心。”姜二老爷这样常年在外的武将最怕心胸狭窄,猜忌心重的主君。因此,姜二老爷这番试探姜国公便微微颔首了。倒是姜二老爷,不仅是因皇帝的态度自己松了一口气,其实也为自家闺女松了一口气。

    皇帝倒是真心疼爱他闺女。

    阿宝有福,得皇帝皇后的喜爱,姜二老爷自然很高兴。

    谢氏也很高兴,也有劲儿忙着闺女的婚事,之后就与范氏泡在皇后宫中商量阿宝的婚事。

    阿宝跟着奔波,累得吐舌头。

    不过虽然累,可是当要出嫁这一天,灯火通明的国公府里,穿戴上自己大婚时的嫁衣,打扮得红彤彤,珠光宝气,哪怕头上镶嵌着百十来颗大宝石,外加垂着沉甸甸的水晶珠帘的风冠压在头上,小脖子都压得疼,可看着满目的大红灯笼,听着外面喧哗的贺喜声,阿宝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虽然成亲之前辛苦了些,可是成亲这一天的幸福,真的没话说呀!

    成亲,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