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第132章 第 132 章

书名: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作者:似伊

    这下, 阮糯米倏然松开了对方的手,然后紧紧的捏着他的衣角。21GGD  21格格党

    顾听澜一出来,叶惊雷就迎了上去, “老师, 我们现在立刻马上回学校。”还不知道学校那边,成了什么样子了。

    顾听澜抬手打断了他, 只是通知他,“走!”顿了顿,他走到一半,在经过冯明娇跟前的时候, 他对着她鞠了一躬,“糯米就拜托你照顾了。”这会阮家人还没来, 能拜托的人就只有冯明娇了。

    冯明娇吓了一跳, 她没想到那么冷清的顾听澜,竟然会给她鞠躬, 她摆手,“糯米是我姐妹, 我能不照顾她吗?”

    顾听澜, “谢谢!”

    他掉头就走,是往相反的方向,叶惊雷在后面追着,“老师,错了错了, 这才才是回学校的路。”

    顾听澜头都没回, “去派出所!”

    叶惊雷急的火锅上蚂蚁, “这会怎么能去派出所呢, 要去学校的。”人贩子有公安们去处理, 这会老师应该去收拾那一个烂摊子才对。

    冯明娇斜了他一眼,“我觉得顾老师做的很对。”说完这话,她就进了病房里面了。

    叶惊雷无奈的追了上去,确实是如同顾听澜说的,他们第一站去的是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单刀直入,“人贩子呢?”

    那小公安愣了下,“被赵队带走了。”

    顾听澜直接往里面走,正遇到要进去录口供的赵公安,赵公安看到他的时候,愣下了,“顾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这会不该去学校吗?连他这个外人都知道,为了找阮同志,顾老师恨不得把孟州市翻个顶朝天,学校的那烂摊子等着他回去收拾呢。

    顾听澜又重复了一遍,“人贩子呢?”

    赵公安有了个不好的猜测,“别告诉我,你是来公报私仇的,我跟你说,这样是不对的,既然进了我们派出所,接下来人贩子就归我们这些公安了,你是不能在动手了,你忘记了你身上现在背着的违规还少了?”

    顾听澜直直的看着他,“人贩子呢?”他直接往里面走,这是明显的要是赵公安不说,他就打算在多一项违规了。

    赵公安被逼的没办法,恨的不行,“服了你了,我看你早晚要毁在女人身上。”为了一个女人,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他领着顾听澜往里面走,“我跟你说,我们两个串下供,一会出去了你就说,病患当事人受到了刺激,你有重要的事情来问人贩子,你是以公的名义来的,知道了吗?”

    顾听澜敷衍的嗯了一声,很快就到了关押人贩子的隔离室,他一来,先前还死不配合的光头男人就一哆嗦,显然之前四肢被打断的痛苦,又下意识的直入脑门。

    不过,这一次顾听澜却只看了看他,问了一句赵公安,“他招了吗?”

    赵公安摇头,“还没。”

    顾听澜走近了光头男人,一把捏住了对方的下巴,强迫对方把嘴张开了,“既然不招,这舌头也没用了,把舌头给割了。”

    他没开玩笑,是说真格的。他说割舌头,就跟说今天天气好一样的简单,光头男人却吓的两股战战兢兢,“我说,我说……”四肢被打断的痛,现在还记忆犹新。

    更别说,脖子的疼还没消失。

    他觉得遇到这一对男女,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赵公安脸上闪过喜色,唱着白脸,“快说,不然我也保不住你,这位发起疯来,谁都管不了。”

    这下,光头男人很快就把自己知道这些给倒豆子一样倒出来,他们是有组织的,他的上级就是那个胖女人,他们之所以会进孟州钢厂是来碰运气的,听说厂长的闺女结婚,人多热闹打,意味着机会也大。

    他和胖女人去的比较晚,原本打算离开的,却听见院子里面人对话,说采购科科长那个小姑娘长的比新娘子还美,让人见了就酥了三分,而且还知道对方要去找巷子里面找顾老师。

    他和胖女人一商量,就打算在那里守株待兔,没想到还真让他们等到了。

    听完后,顾听澜面色却冷静的不像话,“你说在院子里面,听见有人说,采购科科长长的好?要去找我?”

    光头男人忙不迭的回答,“是是是!不然我们怎么会知道那个地方。”

    “如果那个人再出现在你面前,你还能听出对方的声音吗?”

    光头男人主动说,“能,肯定能,做我们这一行的,就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对声音要敏感。”

    顾听澜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对着赵公安说,“把明秀琴带过来下。” 其实,他在问出那话的时候,赵公安就已经有了猜测。

    不多会,明秀琴再次被带到了派出所,到了里面,看到了光头男人,她脸色就白了几分,手不住的发抖。

    顾听澜看着她,“说话。”

    明秀琴哪里敢说话,她死也不开口,顾听澜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周国涛不喜欢你。”

    “谁说的。”明秀琴当即反驳,“周国涛已经领证了。”说完,她就下意识的捂着嘴,完了。

    顾听澜不看她,反而问着光头男人,“是她吗?”

    光头男人不住的点头,“是她!就是她,当时在院子内说话的声音就是她。”

    明秀琴脸色当即煞白,一屁股坐在地上,下意识的反驳,“不是我,不是我,和我没关系。”

    赵公安要带收押她,却被顾听澜给拦住了,“等会。”

    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锋利的□□,刀子弹出,白色的刀片反着光,他盯着光头男人的嘴看,“你是自己把舌头咬断,还是我给你割掉。”

    光头男人疯狂的摇着头,“你刚答应我了。”

    “答应你什么了?”顾听澜笑的一片冰冷,“我家糯米舌头上满是伤口,你呢?”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让光头男人下意识的想到自己被抓的那一刻,他说一句糯米的手受伤了,对方就要了自己的一双胳膊,他又说了一句,糯米的脚受伤了,对方就要了自己的一双腿。

    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下一秒,他真的会拿刀割掉自己的舌头的。

    光头男人吓的浑身发抖,他不住的往后退,“赵公安,我是犯人,你不能让他这般对待犯人,这是犯法的。”

    赵公安苦笑,“顾老师,你不能这样做,在这样下去,你的违规会更多的。”

    顾听澜反问,“我差这一条违规吗?”

    “拖了这身皮我不要了,今儿的他的舌头我也要定了。”

    这里没人能帮自己了,光头男人也是狠心,意识到这个以后,他自己狠狠的一咬,口腔里面瞬间满是血,他不住的吐血,舌头被咬断了一半,半连着,一半皮肉挂着,他口齿不清,“唔……了……”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

    把观看的明秀琴给吓了一跳,她看着顾听澜的目光满是骇然,“你是魔鬼!”

    顾听澜看都没看她,对着赵公安说,“她先交给你们了。”接着,他去了胖女人的收押室,如法炮制,光头男人的下场,就是胖女人的下场。

    没听收押室那一片哭爹喊娘声,他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派出所,很快状告顾听澜违规的命令,像是雪花一样到了学校。

    顾听澜这会到了学校,才是有一场硬仗要打。当初,他以资本家后代的身份进入学习,本来就有不少人反对,是沈将军力排众议,安排他进了学校,而他也没有辜负沈将军的期望,不止在武器研发上出了力气,在教学生上也费了不少功夫。

    一来二去,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当然,也挡了不少人的路。

    顾听澜到学校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已经吵翻天了,“派出所的消息,你们接到了吗?先不说,先前顾听澜他怎么滥用私权,去调动学校的那些学生们去配合找人,把孟州市翻了个顶朝天,就冲着他在派出所做的那目无王法的事情,我提议给顾听澜革职,他德不配位,不配去教学生。”

    “我附议。”一旦有人开了这个口子以后,附议的人还真不少。

    这些人,都是希望顾听澜能够下台的,身为沈将军的得意门生,他下台了,代表着沈将军独断一臂。

    沈将军从一开始进来便是沉默的,不知道下面的人吵了多久以后,有人突然问了一句,“沈将军,您的意见是?”

    “对,沈将军您的意见是什么?我们大伙儿的眼睛可是雪亮的,不能在因为您和他是故交,所以就偏袒对方。”

    “是的,这样我们都不服气。”

    沈将军在闭目养神,或者说是在等人,他心里面已经有了决断,但是现在需要的是对方来露面,若是对方面都不露,接下来可就没法唱戏了。

    好在,顾听澜没让沈将军在失望,在办公室最热闹的时候,他出现了,他推开会议室的门,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随手松了领带,他扫了一眼会议室的众人,笑了笑,“还挺热闹?”

    他一一记住了这些人的脸,基本上平时都是不对付的,他们不用做研究,满心思都放在争权夺利上了。

    这个正主一出现,先前闹腾厉害的人,反而安静了下去,那些话也没人在说了。起码就目前来看,他们不太敢在顾听澜面前说坏话,实在是顾听澜这个人,太过有侵略性了。

    倒是一直沉默的沈将军开口了,他唠家常,“你那边的事情解决了?”他是知道的,阮家那小姑娘出事了,面前这个他特别看好的后辈,也跟疯了差不多。

    连前途未来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