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成侯府傻女 第133章 番外一

书名:穿成侯府傻女 作者:漫步长安

    一片虚无黑暗之中, 裴元惜感觉自己像是被困在一方狭小天地。她能闻到天地之外的生气,越发拼命往外挤。

    终于她挣脱了,重新获得自由。阳光明媚是一个好天气, 天空中那朵云像极盛开的花朵一般悠然飘渺。

    须臾间她便知道极不对劲, 因为她不能动,她不知道自己变成什么东西。好在她本身际遇离奇, 很快便冷静下来。

    此地是仁安宫,是她熟悉的那个宫殿又似乎有很多不同。往来的宫人皆是生面孔,他们脸色焦急像是找什么人。

    “太子殿下能去哪?”

    “殿内找过了吗?书架后面找过了吗?”

    “找过了,没有。”

    太子殿下?

    裴元惜心下微动, 是她想的那样吗?

    不远处的一个小小身影从花丛钻出来,明黄的锦袍衬得他玉雪可爱。他皱了皱小鼻子, 拍拍身上的土。

    突然他“咦”了一声, 奶声奶气道:“这里什么时候长了一棵草?”

    宫人们听到动静,飞快朝这边跑来。一个个围着他, 不是替他整理拍土,就是心有余悸地哄他回殿内吃点心。

    “这是什么草?”他问其中一个宫女。

    那宫女这才注意到墙角冒出来的小桃树, “回殿下的话, 这是桃树。奴婢昨天还没有看到这棵桃树,不知它是几时长出来的。”

    “桃树?”小殿下清澈的眸子眨了眨,“那就让它长着吧。”

    裴元惜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变成了一棵桃树,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小殿下的脸,粉雕玉琢般精灵可爱。

    这是重儿。

    几乎不用怀疑, 因为这个孩子五官极似公冶楚。她见过的儿子是商行, 商行自是和他们夫妻长得不一样。

    她也曾幻想过他真正的模样, 没想到还能有相见的一天。

    她想哭, 然而她现在只是一棵桃树。她没有办法开口, 没有办法抱一抱自己的儿子。她只能看着他,贪婪又不舍。

    公冶重无视宫人们让他换衣吃点心的话,专心致志地看着墙角的小桃树。小桃树还很小,细细嫩嫩的长着几片绿叶子。

    他突然站起来,然后“蹬蹬”跑远,宫人们忙不迭地跟在他身后。

    裴元惜贪婪的目光追随着他的小身影,她没想到有朝一日能亲眼看到他的模样,即使变成一棵桃树又何妨。

    她欢喜着,为自己能见到儿子而高兴。她惆怅着,不知道自己在那一世是死是活,那一世的儿子和阿楚又该怎么办。

    心裂成两半,往不同的方向拉扯。

    如果有可能,她真希望自己也裂成两半。一半留在这里看着儿子长大,一半回去陪着丈夫孩子。

    “柳则,你快来看,这里有一棵小桃树。”小大人般的公冶重又来了,他的身边是严肃俊朗的柳则。

    裴元惜看到了柳则,比印象中的更加沉稳。

    公冶重蹲着,肉乎乎的手指戳了戳小桃树的叶子,“柳则,你说它什么时候能开花?”

    “大概还要个几年吧。”这样的小树苗想长到开花结果,那且有得长。

    “就不能快一些吗?你不是说我娘曾经给我爹送过桃花,我想它快点长大快点开花,爹看了肯定开心。”公冶楚小大人般地说着。

    柳则叹息,自从娘娘去世后,陛下已经再无笑颜。有娘娘在的那几年,陛下活得像个有血有肉的人。谁知道娘娘竟去得那般突然,只留下小太子和陛下相依为命。

    “陛下应该会开心吧。”

    “那我给它浇水,我天天看着它。”公冶重小脸郑重,仿佛守着小桃树开花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柳则,你再和我讲讲我娘是怎么追我爹的?”

    一个再字,裴元惜便知这个故事柳则必是讲过很多遍。柳则倒是没有添油加醋,那些尘封久远的事从他的口中听到她还是羞赧不已。

    这一讲,少说也有半个时辰。

    柳则还真是话多,她心道。

    公冶楚…这个时候的他如今会是什么样子?她无比愧疚地想,自己处心积虑算计他的感情,真不值得他深情不忘。

    夜暮时分,她看到了他。

    孤寂冷漠,比她记忆中的还要冷清。峻冷的颜、冷漠的表情,比他们初见时越发的拒人千里。她看到重儿小小的身影朝他跑去,看到他在见到儿子那一瞬间褪去寒意。

    他抱起儿子,轻声询问着什么。

    公冶重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指指她的方向,“爹,那里长了一棵小桃树。柳则说过几年就可以开花了,到时候我给爹送花。”

    他看了过来,眯着眼睛。

    她心跳得极快,酸楚一片。比起她熟悉的那个他,他的气质越发的冷了。他的眼神冷清而寂静,幽深不见底。

    这样的他,不会再有腼腆,也不会再脸红。

    “爹,爹,你喜欢桃花吗?”孩子稚嫩的声音期待无比。“我听柳则说,你喜欢娘送你的桃花。”

    桃花?

    公冶楚记得那枝桃花,煞是好看。

    那日东都城外的桃林之中,她娇美羞涩一如桃花。她说她迷了路,她说她转来转去都找不到出路。她的语气是那般焦急,她的神情是那般的赧然。

    然而他是什么人,焉能看不出那张桃花面下的算计。

    他想知道这女子费尽心思接近他是为了什么,自从那一日街头偶遇,她似乎频频出现在他面前。

    他假装没有识破她的谎言,认真给她指了路。

    她感激道谢,随手折下一枝桃花,“多谢公子指路。小女子无以为报,借花献佛还望公子不要嫌弃。

    那枝桃花倒是开得极好,他鬼使神差般接过来。当她窈窕的身影走远时,他冷冷地将花丢在地上。

    走了没几步,他又折回去将花捡起来。

    从一开始他便知道她的真心没有几分,他冷眼旁观着自以为自己心坚如石,却在不知不觉中陷了进去。

    公冶重迟迟等不来父亲的回答,有些失落,“爹,你不喜欢桃花吗?”

    他多想爹能开心,多想爹能笑一笑。

    公冶楚看着儿子期盼的小脸,这个孩子是他强求来的。很多事情他心里明白是一回事,真正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纵然她处处算计,他同她在一起时却是满心欢喜。

    “喜欢。”

    裴元惜听到这两个字,越发觉得自己卑劣。以他的城府,他怎么可能看不破自己浅显的算计。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的手段俗套,他岂能不知道。

    他必然是知道的,他却一直假装不知。

    这样的男人,是她的爱人啊。

    从前的她不知何谓情深,如今的她只恨自己太过决然冷血。天道怜悯她,让她回到这一世。做一棵桃树也罢,她能日日见到他和儿子已然心满意足。

    她看着那小小的人儿一天天长大,越发的开朗活泼。他是太凌宫的小主人,宫里的角角落落都是他冒险游戏的地方。

    隔三岔五他会来给自己浇水,有时候会念念叨叨地说话。她渐渐习惯这样的日子,每日最期待的便是看到他们父子二人。

    冬去春来,三个寒暑过后桃树长高了许多,她能看到更远的地方。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再次见到叶玄师。

    飘逸如仙的男子一如往昔,唯一不同的是眼睛上蒙着布。他似乎一进仁安宫便注意到她的存在,明明他什么也看不见,但她却知道自己被认了出来。

    他对公冶重道:“殿下,这株桃树同你有缘,可认为干娘。”

    公冶重从父亲那里知道他是个特别厉害的人,闻言略有不解,“它不过一棵树而已,何以成为孤的干娘?”

    “万物皆有灵,这棵桃树是天地灵气所化,前世你和她便是母子。”

    “既然如此,我认便是。”公冶楚半信半疑,朝她拜了一拜,唤了一声干娘。

    裴元惜知道叶玄师认出了她,她满是感激地晃动着叶子。

    重儿渐渐长大,她静静地陪着他。有时候她想如果自己能这样一直看着他,或许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他十岁那一年,突然一睡不醒。

    整个太凌宫陷入死寂中,公冶楚越发的孤寒寂寥。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日渐消瘦。她多想告诉他,重儿不会有事的,他只是去了那一世找她。

    叶玄师来看过她,她发现玄师的头发全白了。玄师告诉她,一切都是应劫,一切皆是因果。她知道重儿会回来,她还是忍不住难过。

    不知是为这一世的他们,还是为那一世的他们。

    八个月后,重儿醒了过来。重儿醒来后时常望着某个地方发呆,她知道他是怀念那一世的她和公冶楚。

    那一日过后,她再也没有见过叶玄师。

    她听宫人说他出宫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她知道他去了哪里,这一世的他必是做出了相同的决择。

    一年又一年过去,二十岁的重儿继任为帝。他越长得像自己的父亲,看上去比公冶楚还要高一些。

    公冶楚退为太上皇,依然住在仁安宫里。

    桃树已经长得很高,年年花开花落却不曾结果。花开之时,公冶楚时常看着她出神,树枝上的每一枝桃花都像极她送给他的那一枝。

    又一年霜风起时,他病了。

    病来如山倒,太医说他没有求生的意志,或许就在这几日。她听到儿子压抑的哭声,心中亦是泪流不止。

    聚散终有时,她隐约知道自己可能也要走了。

    霜寒露重的夜晚,她看到一道孤寂的人影独自坐在外面。他在看天上的明月,嘴里喃喃呼唤着她的名字。

    她很想回应他,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浑身一个抖擞。仿佛是一瞬间花开满枝,那花开得灼灼夭夭。

    花香幽幽中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消散,花瓣漫天漫地飞舞着。满树的桃花落在地上,慢慢聚拢成两个字。

    阿楚。

    公冶楚死寂般的眸凝望着那两个字,一朵桃花落在他的掌中,而那株桃树在桃花散尽时立马枯败。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原来她一直都在。

    “桃花精。”

    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