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变拽了,也变海了 被五个人欺负(11.22更新)

书名:我变拽了,也变海了 作者:君幸食

  虞偷苍谇懊, 许绿抽空去看韩吝脸上的表情。


  虞驼娴奶讲义气了!


  一撮绿毛虞褪直咛匠隼础


  “你谁?”韩吝问虞汀


  “我是她队长。”


  韩吝扯了扯嘴角,有些不屑,目光扫了一下许绿, 道:“然后呢?”


  “你注意点。”虞吐吞吞开口。


  “注意?”韩吝不以为意, “注意什么?”


  两人本来就不认识,虞驼飧毖子, 韩吝也看不惯。


  小绿毛收回去了一撮。


  韩吝可太能叭叭了。


  “注意你俩有多菜?还是注意你后面那个矮子有多矮。”


  “你是她队长管我什么事,我怎么她了吗。”


  说完后, 他又扯唇:“自己作。”


  虞椭迤鹆嗣肌


  许绿以为他要说点什么惊天动地的话, 没想到一开口便是:“作怎么了?”


  “管你什么事?”


  理所当然的口气, 语气绵长。


  一撮绿毛倏然探了出来, 嘴里还塞了口面包,声音闷闷的:“我才不作!”


  “不对……”她像是没睡醒,过了片刻补充道:“老子才不作。”


  好像把我换成老子就很凶了似的。


  韩吝睨她一眼,眼神里带着嘲讽。


  许绿话还没说完, 便被虞土嘧藕罅焯峄亟锹淙チ耍他身形一动, 许绿便被完全罩住了,那撮绿毛也没了。


  许绿试图探出个你脑袋来,被虞桶戳嘶厝ァ


  在韩吝眼里,两人一高一低, 一副亲昵的样子。


  “见风使舵。”


  “拍须遛马。”


  韩吝就看不惯她这副躲在别人后面作威作福的样子。


  正说着, 电梯门开了。


  韩吝率先走了出去。


  阳光照得他眼睛眯了眯。


  隐隐约约他听到一道奶音:“傻逼东西,给老子等着, 装什么装呢。”


  “喂, 啾啾哥,你真打不过他吗?”


  韩吝风驰电掣般回头, 一双眼睛锐利如鹰。


  然而许绿半扯开面包咬了一口,注意到他的视线,便包好面包,又把口罩戴上了。


  阳光灿烂,许绿站在九点门口,歪着脑袋看他,猫眼眨了眨,颜色愈发的浅,看上去乖巧又纯良:“呀!韩吝哥,怎么了吗?”她弯了弯眼睛,语气温柔软糯。


  韩吝说了一句:“别叫老子哥。”头发一甩,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刚走没几步,他又听到后面传来交谈声。


  少年的声音轻飘飘,奶呼呼:“我没有叫他哥,我敷衍他,他也配老子叫哥?”


  “我打不过他嘛,他都和你一样高~”后面还带了点撒娇的语气。


  韩吝再次如疾风般回头!


  后面的许绿眨着一双猫眼看向她:“有事吗?韩吝哥?”


  声音乖巧极了。


  韩吝挠了下耳朵,耳坠子跟着晃了下,冷冷的瞪了她一眼,面目可“憎”。


  大步离开了。


  “真是个憨批,老子居然打不过他。”


  许绿扯着虞偷囊陆牵用温柔的语调吐槽。


  殊不知虞鸵苍诘屯房此。


  虞退妓髁似刻,慢吞吞的问:


  “之前让我滚的时候,你也这么在背地里骂我吗?”


  他反射弧有点长,黑色的卷毛稍微盖过了眉毛,大而且形状漂亮的眼睛就这么裸露在阳光下,是泛着点蓝色的。好像某种白天倦懒,而晚上……也懒得出力的夜行动物。


  “我什么时候让你滚了?”


  许绿扯扯他的袖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不行不行,她指望虞捅;に呢,许燕北太弱鸡了!


  虞屠Щ蟮闹迕迹骸懊挥新穑俊


  一贯的语调绵长。


  许绿:“当然没有啊。”


  “老子怎么会对啾啾哥哥你说滚呢?”少女软绵绵的开口。


  虞拖乱馐逗雎粤恕袄献印绷礁鲎郑专注的看着许绿脑袋上蓬松的卷毛,敷衍的点头:“是吗。”


  许绿忙不迭:“是呀是呀!”


  就在这时,她感觉一道阴影自头顶上方降临,脑袋一沉,一只修长的手搭在了许绿的脑袋上。


  然后五指微微弯曲,rua了一下。


  许绿静止了片刻,瞳孔微微扩张。


  下一秒。


  许绿:“我艹你妈咪虞姬,你敢摸我脑子!”


  “你敢摸我你敢摸我?”


  “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许绿张牙舞爪的朝虞推斯去,却被虞土嘧旁独肓怂,许绿的小拳头在空中挥舞着,虞投ǘǖ目醋潘,泛着蓝色的瞳孔映出她无能狂怒的表情,表情仿佛在说:果然如此。


  “啪嗒。”虞退墒郑许绿落地。


  虞椭噶酥傅厣系哪炒Γ在许绿朝他扑来之前开口:“掉了。”


  “你的面包。”


  许绿立刻扭头去看。


  “死虞姬,臭虞姬,你早点说会死啊会死!”


  胃部传来饥饿感,少女的声音变得有点悲伤。


  “叛逆好感值+200。”


  耳边传来系统的提示,少女愣了一下,继而露出了一个笑容。


  *


  主持人在台上宣布今天的比赛规则。


  上次的选拔赛已经淘汰掉了一半的队伍,现在场上只剩下两百个人了。


  那些被淘汰掉的参赛者现在有一些还坐在台下,他们有一部分是主播,节目组同意他们在可允许范围内进行直播,但不得发出声音。


  “今天的比赛依旧是二对二的pk赛,积分五分制,但是淘汰的方式和上一轮有点不同。”


  “这次是按照平均评分来算被淘汰者,五把游戏平均得分最高的一百位选手会直接晋级,其余的将止步于两百强。”


  主持人说完,忽然又cue了一下许绿。


  “许率你是困了吗?对这场比赛应该有信心吧?”


  镜头转向许绿,场内众人的目光也朝她聚集过去。


  许绿:“嗯,还行。”


  她的声音奶奶的,然而下一句却是:“前十应该行吧。”


  不知道是不是灯光和摄像距离的原因,镜头里少年的身材似乎清瘦了些。


  【才几天啊,鹅子就瘦了这么多?】


  【开特写啊开特写,导播我直接辞了你!!!】


  【不愧是你,前十哈哈哈哈,人家十国服都没说前十,你就前十了,但是我喜欢】


  【哎,什么时候可以露脸嘛,感觉包子的眼睛好漂亮好干净,肯定是那种小奶狗类型的】


  【奶狗?奶猪还差不多哈哈哈哈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他奶猪……】


  许绿确实瘦了,而且皮肤比之前也好了些,五官朝着精致的方向发展了,只不过带着口罩看不出来,大家只能注意到,他确实是瘦了,从白体恤领口里露出来的脖子看起来都纤长了,颈窝也下陷了点。


  再加上那双猫眼,那头绿色的卷毛。


  就和他身边的虞鸵谎,看上去像漫画里走出来的。


  主持人说了几句打趣的的话,又拿着同样的问题问了六组的韩吝。


  韩吝顶着一头红毛,表情不是很有兴致。


  “前十,有手就行。”


  他旁边的旁边坐着一个短卷发的女生,听到韩吝的话,似乎被炸到了,捂了捂嘴,一副迷妹的样子。不过注意到摄像机在拍,她很快就慌乱的收敛了表情。这里面虽然有点表演的成分,但这么表现的一部分原因在于韩吝确实帅,适合红发的人少,适合红发的男生就更少了,虽然在许绿看来韩吝就是一个非主流小红毛,但在别的女生眼中:帅且叛逆。而且韩吝五官本来就好看,性格对于大部分女生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


  谁不喜欢痞里痞气但又强的一批的野王呢?


  【???韩吝!艹,好帅啊!】


  【不是,单眼皮是画了眼线吗?为什么感觉他眼睛比我还大……】


  【红毛啊红毛,我淦!】


  【红配绿!圣诞树cp!!!这官方有点东西啊,拍完我包子就去cue韩吝了???官宣?】


  【前面的……圣诞树cp,nb!我可以了我可以了】


  【这一届选拔赛帅哥好多啊,我本来不看这种比赛的……】


  【如果明年上场的是这群帅小伙,我保证抱着直播睡觉】


  【!!!吝哥好帅!!!!啊西八!!!为我吝哥打call】


  至于那个女生对着韩吝犯花痴的场面被稍微讨论了一下,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水花。


  倒是在韩吝说完有手就行镜头忽然转到许绿这边,刚好捕捉到许绿翻了个白眼时,弹幕炸了。


  【死孩子!你干嘛!】


  【阿西吧,韩吝的粉丝小姐姐别生气,我家小包子就是泰迪,喜欢日天日地的,欠揍来着】


  【靠……你表现得太明显了】


  “许率,你是不同意韩吝的话吗?”


  主持人开始挖坑。


  镜头对准许绿,许绿小小的骂了句“草呀”,才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没有呢。”


  “老子,哦不,我只是觉得韩吝非常的厉害。”


  “何止拿个前十没有问题呀,拿第一都没有问题的。”少年奶声奶气的,声音没有灵魂。


  “不过……”她朝自己身侧的许燕北等人看了一眼。


  几人也顺势看向她。


  “不过由于碰到了我和我的队友,韩吝哥哥勉勉强强只能拿第六了。”


  “不过第六也没有关系呢,第六也是前十。”


  她眼睛盯着镜头,猫眼眨了眨看上去纯良极了。


  说着她还拍了拍许燕北的肩膀,用一种礼貌又温柔的语气问:“小燕子,你觉得呢?”


  许燕北的太阳穴挑了挑,但是他看到镜头在拍自己,全场的人也在看着他,只能硬着头皮道:“还用说吗?老子肯定觉得你说的对!”


  他声音超大,又有点咬牙切齿,去他妈的小燕子。


  许绿似乎很满意许燕北的回答,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们小燕子可厉害了。”


  肩膀上搭着的那只手小小的、软软的,让许燕北一时间有点恍惚,暂时忘记了他曾经被这双手锁住肩膀摁在地上连身都翻不了。


  而且……夸他干什么?有病吧!


  他心里骂着,对着镜头却是道:“老子本来就很厉害……别拍了。”


  许燕北说完这句话,莫名身心舒坦。


  【小燕子,好可爱的称呼……】


  【北北,我以为你要打他的,没想到你这么……娘,你再这么娘,我真的要磕你和小卷毛的cp了……什么?我已经嗑了,那没事了】


  【噢噢噢!小包子今天怎么这么软,妈妈要化了!!!】


  【有内味了,有内味了哈哈哈哈,不愧是你死孩子】


  【韩!吝!哥!哥!你有本事奶茶味再冲一点。】


  镜头又转向韩吝。


  “韩吝,你也觉得自己是第六吗?”


  韩吝:“不觉得。”


  他不以为意的丢下这么一句话,扭头看了坐在他侧后方的许绿一眼。


  许绿扭头正在和身边的男生说什么话,眼睛弯着,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韩吝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墙头草。”他骂道。


  然而这句话被清楚的传到了直播间观众们的耳朵里。


  【“红发少年眉目间带着戾气,看着不远处的小卷毛和另外一个长相好看的男孩子交头接耳,心里涌起了巨大的愤怒,这个男孩,他本来应该是属于我的!”】


  【前面的,有内味了,墙头草什么的,哥哥念出来也太man了呜呜呜呜】


  【门前书肆灯火枯,只因未读先生书。肆主不知先生作,怒将书肆门砸破!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前面的,写本书,我买五千本,孩子馋哭了……】


  实际上,许绿欺身过去对许燕北说的话是:“小废物,表现不错。”


  许燕北拳头登时硬了,但是对着面前少年――奶呼呼的腔调,颜色温柔的猫眼,蓬松的卷发,他居然感觉……不那么生气。


  他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


  这次pk组别的选择同样是抽签。


  许绿这组并没有抽到第六组,而是抽到了另外一个有妹子的组合,第十二组。


  对此许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弹幕倒是躁动起来了,不为别的,因为第十二组也有几个颜值高的人,其中比较出众的是一男一女。


  【双厨狂喜!第十二组和第二十六组!】


  【感觉来了!艹,我感觉来了!】


  【那个女生叫□□圆,大家叫她小圆子就可以了!小圆子边路超级厉害的~】


  【脸圆圆的,好可爱啊】


  【魏琪也是邻家弟弟的长相~穿白衬衫像是我喜欢的那种乖孩子哈哈哈哈】


  爱圆和魏琪的人气很好,弹幕都是一些夸她的。


  但偶尔也有一两条垃圾弹幕飘过,比如:【妹子打什么边路】之类的。


  到了选英雄环节,许绿所在的26组每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拿了自己最擅长的位置。


  因为虽然是积分制,但最后排名却看的是个人的平均得分排名,而不是以队伍为单位晋级或者淘汰,所以每个人都尽量得分高,才能够全员晋级,所以这个时候阵容和英雄熟练度就很重要了。


  许绿第一把抢了张飞。


  对面的则是大乔体系,许绿并不惊慌,她对大乔这个英雄非常的熟悉,而且队友选的英雄每个都是高爆发且位移多的,对面玩的比较好的是边路,是个关羽,开团各种侧入切c,不过许绿和队伍里其他人都太给力了,基本上没给对面关羽单切的机会,而且关羽的队友也跟不上,所以对面第一把就输了,还只坚持了十三分钟,大乔被吃了几次之后,也基本没再发挥出作用。


  一局结束,许绿这边全是金牌高分,而对面除了一个关羽是银牌,其他人都是七分以下的。


  不是说对面太菜,而是许绿这边实在太强――每个人都特别会玩,而且经过了磨合之后,大家的配合度也上来了,所以对面打不过真的很正常,别说五个国服,就算五个双国服,五个三国服,来了也不一定能打过。


  光是一个虞痛蛞昂鸵桓隼钤傅边路就够他们头疼的了,许绿可是亲眼见过这俩人活生生一打五的,所以说,对面输的不冤。


  之后,许绿又玩了大乔、鬼谷子、孙膑等她比较拿手的软辅。


  结局都是赢,而且许绿参团率高,承伤和控制也高,于是评分也高的吓人。


  尤其是大乔那一局,许绿直接把对面恶心吐了。


  【啊,崽崽的辅助好强啊】


  【天龋28组……牛逼,不会真的到时候是前五吧!配合太好了!】


  【对面爱圆好努力啊,但是带不动队友】


  【忽然幻想狗包子和队友们鸡飞狗跳的青训营生活……直接出道吧真的,五个人要一起出道!】


  本来赢了四局,许绿最后一把想玩一下法师的。


  “这把我玩诸葛,怎么样?”


  “许燕北你辅助我呗。”


  少女朝他眨了眨猫眼,可可爱爱,非常蛊惑人。


  许燕北扭头不看她:“……不行。”


  许绿闻言皱眉,正要虚张声势呢,一道声音从许燕北旁边传来,“你玩辅助,不要玩法师。”


  声音温吞,不紧不慢,说话的正是虞停


  “干什么不让老子玩法师!我就凭什么一直玩辅助???你们是不是看不起老子呢是不是!”


  “死虞姬,臭虞姬!”


  少女的声音带着点怨怼。


  李元傅伸手拍了拍许绿的脑袋,柔软的触感令他微微一笑。


  “不是,因为我们要进前五,然后把那个小红毛摁在地上起不来。”


  许绿内心“咦”了一声,下意识忽略了李元傅的手,和他话里的“把小红毛摁在地上起不来”几个字,


  赵朝新也道:“下次你玩法师。”


  “我们积分已经很高了,继续保持。”


  虞蜕音慢吞吞的,“他拿不了第一。”


  许燕北“切”了一声,道:“他算个什么东西,吊打,懂?”


  感觉……这群队友傻乎乎的。


  许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嘤”了一声。


  她默默拎开李元傅的手,软软道:“好嘛。”


  “但是我们最好买个麻袋把他套起来打一顿。”


  少女一双猫眼浮现出某种神往之色。


  许燕北感到一阵恶寒。


  “真他妈受不了……得了吧你。”


  许绿忽然大声:“你敢凶老子,信不信老子宰了你呢!”


  前用老子后用呢,老阴阳怪气大师了。


  “……”这才是你的真实面目。


  【艹!艹!艹!】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所以说狗包子和韩吝哥哥是相爱相杀吗?为什么要套麻袋!!!哇呜呜呜,我开始脑补了~】


  【红绿果然相冲,但我为什么感觉cp感也好冲啊……】


  【队友太宠了,队友好帅……】


  【不要1V1,要all in!!!小燕子和虞姬队长、还有慈母边路、冷面射手……我他妈,我不行了酱】


  【所以说狗包子来是来干嘛的,倒也不必如此处处粉红(狗头)】


  于是在某种好胜心很强的氛围中,几人稳重的打完了第五把游戏。


  许绿用的项羽,评分十五点零。


  然而游戏刚结束,许绿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女孩子的啜泣声。


  抬眼看去,一个短头发的女生正捂着脸哭泣,啜泣声和喘气声很大,周围的人都被她吓到了。


  【我艹,被打哭了吗?】


  【爱圆啊……怎么哭的这么上气不接下气的】


  【妹子回家玩泥巴去吧……打什么游戏,菜还哭?这就是我不喜欢妹子的原因】


  【前面睿智发言?随手举报一下谢谢】


  “她是……那个关羽吗?”许绿记得关羽的id是个女生。


  李元傅:“好像是。”


  “最后一把队友抢她位置让她玩辅助去了,之前几把她都是银牌,最后一把评分只有七点几分,拉低平均分了,应该不能晋级。”


  许绿点点头,难得没有凶神恶煞,“那确实有点可怜。”


  然而下一秒:“所以他队友是傻逼吗?为什么抢人家的位置???又菜又爱玩,呸!”


  许绿对那个叫爱圆的女生还挺有好感的,因为她确实玩得很厉害,至于哭,被坑了哭不是很正常,有什么值得逼逼赖赖的。


  不过许绿也不认识爱圆,只能远距离为她惋惜一下。


  虞秃托硌啾蓖时看向许绿,目光各有各的古怪。


  ――对女生还挺温柔的。


  很快,成绩出来了。


  不负众望,许绿这一组居然真的是平均分最高的一组,而且全是前五。


  第一是虞停平均评分14.5,高的吓人,然后从前往后是李元傅,许绿,许燕北,赵朝新。


  而第六,居然还真的是韩吝。


  评分前后并不能说明实力,但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实力,至少与自身实力和队友实力是呈双向正比的。许绿这一组个人实力强,队友实力也强,一路顺风,全是高分。


  而韩吝虽然也强,但队友没有许绿这边厉害,所以再怎么努力,最后也只是个第六,而已。


  许绿看向韩吝,而韩吝正好察觉到了什么,也回头看许绿。


  两人一个红毛,一个绿毛,隔着几排座椅遥遥相望。


  韩吝的表情不太好,朝许绿无声的说了三个字:“你不行。”


  这是除了陈为之外,有第二个人这么说许绿。


  许绿歪了歪脑袋,微微一笑,温柔极了。


  而下一秒,她伸出一只手到半空中,就像她曾经对谢域和庄佟做过的那样。


  ――朝他,比了,一个,中指。


  而这一幕,被现场直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