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滚蛋吧这该死的钱 捉奸2.0(三十岁的男人,有一半都不...)

书名:滚蛋吧这该死的钱 作者:板栗子

  陈一然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 还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总之就是……显得十分性感。厉琳琳从未听过他这样说话,心脏跳得比刚才还要快了。


  “琳琳。”陈一然喊她的名字, 靠得比刚才更近了, 厉琳琳脑子宕机了片刻,猛地推开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那个!”厉琳琳看都没看陈一然, 扔下薯片就跑了,“我先回家了!”


  陈一然坐在原位看着她, 听她把房门关得震天响。


  “汪汪。”也许是厉琳琳关门的声音太大了, 趴在自己小窝里的小柴柴屁颠颠地跑到了陈一然面前, 冲他叫两声求抱抱。


  陈一然弯腰将小柴柴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腿上, 微勾着嘴角顺着小柴柴的毛:“竟然还能反应过来。”


  他低笑了一声, 下次得把人困住才行。


  厉琳琳从陈一然家里落荒而逃之后,也完全忘记了自己要偷偷买零食吃的事情。她叫了司机来接自己,回房收拾了点东西就回自己的大别墅了。


  在家养伤的这几天,厉琳琳都再没有跟陈一然联系, 只是每天刷朋友圈,都能看到陈一然发的动态, 要么是小柴柴的照片, 要么是小柴柴的视频。


  厉琳琳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个什么劲,连赞都不敢给他点,就自己偷摸摸存图。


  这几天晚上她经常做梦,而且是梦到陈一然。以前她也时不时就会梦到陈一然,但现在有些不一样, 因为在梦里,她跟陈一然的气氛总是很暧昧, 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


  ……她想她果然是单身太久了,身体有了自己的想法。


  要不,去KTV找找小哥哥,虽然那里的小哥哥不能带走,但是摸摸也是可以的啊。


  像是跟她心有灵犀一般,贵妇群里也在约吃饭唱歌了。


  厉琳琳:举手。


  鲜肉收割机:哟,琳琳妹妹也想去?陈总同意吗?


  厉琳琳:……为什么要他同意?他又不是我的监护人,再说我都成年了。


  重金求女:Ann他们不是就住你楼下吗?随时可以去找他们的[坏笑]


  厉琳琳:还是觉得在KTV里有氛围一点。


  鲜肉收割机:对吧,我早就说过了。


  鲜肉收割机:行,就带上你一起吧,反正陈总我也不是头一次得罪了。


  跟邱太太她们约好,厉琳琳还特地给陈熙发了消息,问她要不要一起去。至于吴慧她就没有通知了,她现在明白了,吴慧的嘴太不严实了,要是告诉了她,说不定她们还没走到KTV门口,她爹和陈一然全都知道了。


  琳琳:我们两人悄悄的,不要告诉吴慧儿。


  熙熙:明白√


  熙熙:不过你伤刚好,就去这么刺激的地方可以吗?


  琳琳:我伤口早没事了!放心!


  陈熙:“……”


  行吧。


  邓经理看着面前几位光鲜亮丽的贵太太和小姑娘,心里只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每次都是在他值班的时候?为什么!


  “几位,包间已经帮你们准备好了,这边请。”邓经理脸上维持着微笑,亲自将几人领到了包间里。


  邱太太几人每次来唱歌,都是叫熟识的小哥过来,所以厉琳琳跟陈熙毫不意外地在这里看见了自己的邻居。


  陆睿州看见里面坐着的厉琳琳时,也有些意外,只不过这会儿很多客人在场,他也不好表露什么。


  “Ann,你就坐琳琳旁边吧,你们两个熟。”邱太太意有所指地把陆睿州安排在了厉琳琳旁边。


  陆睿州在厉琳琳身边的沙发上坐下了,还给她开了一瓶果汁:“你的伤好点了吗?”


  “没事了没事了。”厉琳琳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帽子,她现在还戴着帽子,倒不是想挡住头上的伤口,而是……想挡住秃了的一小块头。:)


  “那就好。”包间里已经有人在唱歌,陆睿州即使坐在厉琳琳旁边,也需要提高音量,才能让她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声音。


  陈熙正在跟邱太太情歌对唱,而且她唱的还是男音,直接把小哥哥的活给抢了。厉琳琳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一边吃小零食,一边看陈熙:“没想到熙熙还有这么多老哥库存啊!”


  她们几人一起来唱K,都是唱些时下流行的歌,要么就是他们读书时火的一些歌,自诩是时代的眼泪。但邱太太她们点的歌,那才是真正的时代眼泪,没想到陈熙竟然全都会唱。


  “我感觉她才是我爸的女儿。”厉琳琳自己吐槽了一句。


  听过厉琳琳上次在包间里鬼哭狼嚎的小哥哥们,非常默契地在心里应了一句:“那可不是。”


  邱太太跟陈熙对唱完,就把话筒交给了自己身边的Kevin,她坐下来喝了口酒,笑着问另一侧的厉琳琳:“你和陈总吵架啦?”


  “噗,咳咳。”厉琳琳被嘴里的果汁呛了两口,看着她道,“小邱姐姐,你干嘛总爱把我跟他扯上关系?”


  邱太太道:“哦,这不是你以前一口一个一然哥哥地叫着吗?”


  “那是以前,我现在跟他……”厉琳琳又想说恩断义绝,但想到上次送小柴柴回去的时候,又答应他说让他做回一然哥哥。


  “你跟他怎么?”邱太太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她。


  “没什么。”陈一然那句“我现在不想你做你哥哥了”忽然回响在她耳边,她的耳朵都有点儿发烫。


  邱太太又喝了一口酒,晃了晃手里的酒杯跟厉琳琳说:“陈一然大你很多吧,该有三十岁了吧。”


  “啊,差不多。”


  邱太太靠近她,凑在她耳边缓缓开口:“听姐姐一句劝,男人还是要找年轻的。三十的男人,有一半都不行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说话带着些微酒气,厉琳琳这会儿是连脸都有些发烫了。


  “琳琳,你来了KTV,一直坐着干什么?”陈熙塞了个话筒到厉琳琳手里,“起来唱歌!”


  这次厉琳琳没有喝醉,唱起歌来也没上次那么吓人了,包间里的小哥哥们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几人唱了整整四个小时,才收拾东西准备从包间离开。


  “晚上我请你们吃饭,走吧,跟姐姐去吃香喝辣。”邱太太拿起自己的包,冲两个小妹妹眨了眨眼。


  厉琳琳跟陈熙也拿上自己的东西,跟在他们后面出去了,刚一出门,就见邱太太站在门口没动。厉琳琳好奇地伸长脖子,朝前面看了一眼――


  好家伙,陈一然竟然就坐在他们包间外的沙发上,在、在办公???


  这一幕太玄幻了,厉琳琳有一瞬间以为又是自己在做梦。


  看见厉琳琳出来,陈一然扣上面前的电脑,施施然站起身,理了理西装袖口:“玩尽兴了?”


  厉琳琳:“……”


  她下意识地往邱太太后面躲了躲,她好像有些理解为什么吴慧你们怕陈一然了。


  他好像真的有些可怕。


  邱太太也愣了一瞬,才回过神来,冲陈一然笑了笑:“哟,这不是陈总吗?您这是,在这里处理公务呢?”


  她说着打量几眼他放在小茶几上的电脑,双手交叠在身前:“这我可就看不懂了,是华创的总裁办公室您坐着不舒坦?”


  陈一然往前走了一步,看着躲在她身后的厉琳琳:“邱总误会了,我是来这里等人的。”


  厉琳琳飞快地回过头,对身后的陈熙说:“你哥来找你了!”


  陈熙:“……”


  她怎么感觉不是来找她的呢?


  邱太太道:“那陈总怎么不进去等呢?在这儿受什么委屈啊?”


  陈一然看了一眼厉琳琳,才冷淡地勾着唇角,跟邱太太道:“我这不是怕打扰了你们的雅兴吗?”


  厉琳琳:“……”


  为什么陈一然阴阳怪气起来这么吓人!


  “完了,我感觉我哥要吃人。”陈熙拉着厉琳琳衣服,小声跟她说,“今天可是你叫我过来的哦!”


  厉琳琳:“??”


  可是刚才谁在里面玩得最快乐?是你啊陈熙!


  “你说他究竟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厉琳琳就想不明白了,陈一然是在她们身上装了GPS吗?她们连吴慧都没说,陈一然怎么就知道她们来了呢?


  “难道华创在这里也有股份?”


  陈熙:“……”


  她也不知道。


  “既然你们唱完了,我就把人带回去了。”陈一然上去把厉琳琳跟陈熙都拧了出来,“邱总,我家小妹妹还不懂事,以后你们几个出来玩,就别带上她们了。”


  陈一然这话说完,就有人上来收起他刚才办公用的电脑,吴助理也从旁边走过来,满脸堆笑地跟厉琳琳跟陈熙道:“两位小姐,走吧。”


  两位小姐跟着他走了,还一步三回头地看了邱太太等人。陈一然没跟邱太太再说什么,只是看了眼站在包间门口的陆睿州,一言不发地走了。


  陈熙跟着厉琳琳上了车,心里慌得一批:“琳琳,要不我们趁我哥还没来,赶紧跑吧。”


  “跑去哪儿?”厉琳琳已经放弃抵抗了,“我想清楚了,陈一然是你哥,又不是我哥,我怕什么?”


  陈熙:“……”


  但他刚才那样子分明就是来捉老婆的啊!


  一阵脚步声传过来,陈熙紧张地朝窗外看了看:“一然哥哥来了,我们惨了。”


  陈一然径直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把安全系上。”


  陈熙跟厉琳琳对看一眼,默默把安全带系上。没人再上他们这一辆车,陈一然自己也系好安全带,直接把车子开了出去。


  一路上他都没有再说话,陈熙也只敢用手机跟厉琳琳聊天。忽然,车子停了下来,坐在前排的陈一然说了一句:“熙熙,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