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是心跳说谎 番外二(不守男德的男人,在古代就...)

书名:是心跳说谎 作者:唧唧的猫

  


  春季赛前半段告一个段落, 各个战队开始放假。TG几个人出去团聚。这次是家属局,没有领队和教练。


  吃完饭,一行人去了KTV。


  奥特曼霸占着麦克风, 连吼带唱地糟蹋了几首歌, 直到Killer受不了他破锣一样的嗓子, 把人赶下来。


  等Killer唱完,下一首的前奏响起,却没人唱。


  Killer站在点歌台旁边:“《祝你爱我到天荒地老》??这什么破歌啊?没人唱我顶了。”


  “顶什么顶。”陈逾征起身, 把他话筒拿过来, 又分给余诺一个, “我们俩的。”


  他们唱了没两句, 奥特曼嚷嚷:“陈逾征, 不然你别唱了,你特么有一句歌词是在调上的吗?让余诺自己唱得了。”


  陈逾征也发现自己唱歌确实难听,摸了摸鼻梁, 放下话筒。


  他瘫坐在沙发上, 转过头,眼也不眨地看着余诺。


  她专心地看着屏幕,“祝我专属拥有你的胸口, 祝我一不小心掉进你温柔.....”


  听到这几句歌词,陈逾征嘴边含着笑。美滋滋的一张痴汉脸让人无法直视。


  谷宜悄悄问Van:“Conquer平时也这样么?”


  Van:“什么?”


  “我总觉得, 他跟他女朋友待在一起, 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还记得当初刚认识,她去TG基地找Van, 后来他们一起出去吃饭,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陈逾征。


  他就坐在她正对面,话很少, 一直低头看手机。直到上菜了,被奥特曼提醒,陈逾征才摘了耳机,抬起脸。


  谷宜呼吸都停了一下,偷偷瞧了他几眼之后,压低声音问Van,“对面那个穿白色短袖的,也是你队友?”Van不以为意:“是啊,我们队的AD。”


  谷宜有点震惊,不敢相信这么帅的人居然来当职业选手。


  “你这个队友有没有女朋友?”


  Van有点吃醋了:“你要干什么?”


  谷宜连忙道:“没什么,就想问问,给我闺蜜介绍啊。”


  Van想了想:“应该没有吧。”


  谷宜拿出手机,偷偷拍了一张陈逾征的照片发给自己闺蜜:「怎么样,单身,上不上?」


  闺蜜:「........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这种男的你觉得我能搞定?」


  那时候谷宜怎么也没想到,有生之年亲眼看到陈逾征谈起恋爱,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Van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习惯就好,知人知面不知心。”


  余诺唱完,其余人很给面子地鼓掌,“好听!真好听!!”


  她略有些不好意思,把话筒搁在桌上。


  坐回沙发上后,旁边的人立刻凑上来。


  余诺转头:“干什么?”


  “唱歌真好听。”


  余诺抿着笑:“谢谢。”


  他指尖凉凉的,捏了捏她的腰,“姐姐好软。”说完,又去闻她的头发,无耻道:“身上也好香。”


  余诺一滞,脸爆红。


  他绝对是故意的,这些话...她记得他在床上也说过....


  见别人都看过来,余诺连忙去捂陈逾征的嘴。


  前面半句声音小,后面半句托马斯倒是听清了,忍无可忍扔了一件外套,刷一下丢在陈逾征脑袋上,把他整个人罩住,警告:“陈逾征,算我求你的,可别他妈发骚了。”


  谁知道陈逾征手动了动,把余诺往自己这边扯。


  她一个不防,直接歪倒在他怀里。


  随即,外套把她也盖住。


  Killer唱着情歌,听到起哄,转眼,注意到陈逾征那边的动静,“你都如何回忆我...”


  歌声断了一下,没忍住,一句“回忆我,我,我、草”响起。


  两个人被笼罩在外套里,彻底隔绝了一切外界视线。


  余诺眼前突然一片黑暗,脸颊被人用手指捏住。她瞪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嘟起的双唇被人一咬,再一舔。


  陈逾征低低的笑了两声,退开。


  KTV里人多,陈逾征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亲完就松开她,把外套掀开。


  其余人自觉地移开目光。


  幸好KTV的灯光调的很暗。


  刚刚那一遭,余诺坐立难安了一会,时不时喝水,吃点爆米花,就是不敢和别人对视。


  手机忽然亮了亮。


  Conquer:「走不?」


  余诺看了他一眼。


  他正低着眼打字。


  很快,余诺手机又震了一下。


  Conquer:「说实话,刚刚没亲够,我现在很抑郁。」


  余诺迟疑:「....这么多人,先走不太好吧?」


  Conquer:「有什么不好的,Van和他女朋友都走了,反正这么多人,也不缺咱俩。」


  余诺:「不然...你吃点东西,或者唱几首歌,转移一下注意力?」


  Conquer:「我现在啥也不想干,就想跟你聊聊天」


  余诺:「那我陪你聊,你想聊什么?」


  Conquer:「你觉得这个场地适合聊天吗?」


  余诺:「?」


  Conquer:「我这人比较认床,回到家看见床,我才有倾诉欲。」


  陈逾征发完消息,起身,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我和余诺先走了啊,你们玩。”


  Killer诶诶两声,阻止他们:“走什么走,等会还有下半场呢。”


  陈逾征揽着余诺的肩:“我们还有事儿。”


  Killer:“走了就不是兄弟。”


  陈逾征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真有事。”


  ...


  ...


  去停车场路上,陈逾征收到奥特曼的消息:「你有什么事?」


  Coqnuer:「希望你给我一点私人空间」


  奥特曼分享过来几个【戒色吧】、【男人纵欲过度的危害有哪些】、【年少纵欲过度到底有多伤身体――容易阳痿】的链接:「建议看看」


  Conquer:「?」


  奥特曼:「说真的,小心肾虚」


  陈逾征把车门解锁,拉开车门,发了一条微信语音过去:“处男,给老子滚远点。”


  奥特曼:「我好心提醒你,你就这么羞辱我?还人身攻击?」


  陈逾征不解:“我就是实话实说,怎么能算羞辱、算人身攻击呢?那你不就是吗。你有女朋友吗?你没有,你有性生活吗?你没有,你有过性生活吗?你也没有。”


  说完就不再管,把手机丢到中控台上。


  车开到路上,手机接连震动。电话和微信轮流响。


  余诺提醒他:“有人给你发消息。”


  陈逾征把手机拿起来,丢给余诺,“他说什么。”


  余诺知道他手机密码,直接解锁,点开微信。


  有好几条几十秒的语音,她看了陈逾征一眼,用扬声器直接播放。


  “陈逾征我草你妈的,你这个畜生,有女朋友了不起?范齐人也有女朋友,怎么就没像你一样骄傲呢?”


  “也不知道有什么可骄傲的,就你天天上蹿下跳,就差拿个喇叭上街喊“我陈逾征有女朋友了”,生怕全世界还有谁不知道你脱单了一样。”


  “你就是你妈比的恋爱脑,我单身怎么了?我妨碍你了?我等着余诺甩你的那天,到时候你千万别来找爹哭――”


  耐着性子听到这儿,陈逾征一边把着方向盘,把手机拿过来,强行中断了语音。


  酝酿一会之后,他看着前方路况,回了一条过去:“奥特曼,什么时候你的逼话,能像你做的爱一样少?”


  对面秒回。


  “呵呵,谢谢你的关心,我会一直当个骄傲的处男,为了我将来老婆守身的。”


  “至于你,陈逾征,像你这种19岁就丢了贞操,不守男德的男人,在古代就应该被浸猪笼。”


  坐在旁边的余诺听得一清二楚。


  安静的车厢里,突然响起了轻微的扑哧声。余诺终于忍不住了,越笑越止不住。


  陈逾征看她:“你笑什么?”


  “就是,听你们这么斗嘴,觉得还挺好笑的。”


  陈逾征赞同:“奥特曼确实挺可笑。”


  余诺:“你也是。”


  “我哪儿好笑?”


  余诺摇摇头,不肯再说。


  ...


  ...


  陈逾征开车回家。


  两人从地下车库直接坐电梯。


  等电梯的时候,余诺侧头,忽然问:“你是不是很有经验?”


  他没反应过来:“我什么有经验?”


  “就是...你跟奥特曼斗嘴的时候,听上去就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余诺终于问出了好奇很久的问题:“陈逾征,你到底交过几个女朋友啊?”


  陈逾征表情变了变,一下说不出话来,沉默了。


  余诺:“很多吗?”


  陈逾征:“.......”


  看他一副拉不下脸的样子,她飞快道:“那个,没事,我不是怪你,就是好奇问问,你不想说就算了。”


  电梯叮的一声,门向两边滑开。


  回到家,陈逾征忽然道:“我就是装个逼,我没谈过恋爱,你是我初恋。”


  余诺惊讶:“初恋?”


  陈逾征若无其事地说:“看不出来吧,我张了一张这么帅气的渣男脸,其实比谁都纯情。”


  纯情....


  余诺默然,实在没法把这个词跟陈逾征本人联系起来。


  他有点不服气,淡淡道:“我从小到大没跟人表过白。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怎么,你不信?”


  余诺回过神,心像泡在蜂蜜水里,弯着眼睛:“信。”


  陈逾征抱臂,斜倚在墙上,问她:“那你还在等什么?”


  “什么?”


  他下巴抬了抬,“过来,亲我。”


  余诺听话地走过去,踮起脚,在他下巴上亲了亲。


  亲完之后,刚想退开,双手被人反剪。


  陈逾征把她推到墙上,摁住,对准她的唇吻了上去。


  在撩开她衣服之前,陈逾征气息紊乱,声音低的没法分辨:“姐姐,你以后就知道了,陈逾征就是天底下最守男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