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白莲花她不干了 第 20 章(拿离婚协议书一次两次砸到...)

书名:白莲花她不干了 作者:今婳

  宽敞的客厅没有太多居住过的痕迹, 私人物品少,也显得格外冷清,特别是落地窗微微打开, 米白色窗帘直垂及地,被冷冽的风一吹,连带纪棠都觉得从后背直蹿而上了股冷意。


  她一鼓作气说完那句离婚后,气氛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宋屿墨坐在沙发上, 纯黑西裤裤线笔挺, 头顶惨白的灯光打在他身上,从她眼睫轻抬的角度, 只能隐约看见男人脸庞侧影轮廓,却难以看清真实的神情。


  过了许久, 宋屿墨那只骨节清晰的手,将茶几下的离婚协议书一点点地, 抽了出来。


  他没去逐字看协议书的内容,深沉的眼神在标题上方加粗的字离婚两个字上停留了几秒,半响后,那带着千钧压力的视线, 移到了纪棠的身上。


  纪棠被他看, 心底突然莫名的感到有点慌。


  话说出口, 这种能离婚的机会可不多。


  她要是不见缝插针,等下回要等到什么时候?


  唇角微抿了下, 正要使出底牌承认自己移情别恋的时候。


  宋屿墨先伸手,冰凉的指腹在她的额头一贴。


  纪棠防不胜防地愣住的同时,听见他薄唇微启, 没有多少情绪外露的问道:“你是不是生病了?”


  这话让纪棠瞬间忘记要掉鳄鱼眼泪了,精致的脸蛋表情都僵了一瞬。


  她此刻完全想不出什么词汇来骂这个狗男人, 平生第一次哑口无言到这种地步上,手指下意识地掐他的膝盖,隔着冰凉的西装裤面料,都能把他掐出淤青来!


  宋屿墨似乎也不用她解释什么了,动作慢条斯理地将她纤长白皙的手指,一根根地,握在掌心里。按理来说男人的体温肯定是高于女人的,可他冷白的肌肤凉的厉害,像是透着寒气。


  “纪棠,你犯不着为了梁桥被封杀这事跟我闹情绪……”宋屿墨手上力道适中,握着她也没有弄疼她。


  而纪棠盯着男人眸中深不见底的情绪,压根忘记挣扎这回事了。


  她的耳朵,清清楚楚地听着宋屿墨在低声说:“因为他不会在出现你面前。”


  从头到尾!


  宋屿墨表面上一副无欲无求的寡淡模样,实则他对自己的女人也是有着近乎偏执占有欲。


  这种占有欲,哪怕不是爱。


  那也是男人的本性,在他眼里,纪棠是他的专属物,连身上一根头发丝都是。


  纪棠花了两三秒理解到位了宋屿墨的意思,言外之意不就是再告诉她:封杀梁桥这事,我知道你生气了,但是就是不改,还要封杀到底!


  狗日的男人!


  她被挑衅到了,板起漂亮的脸蛋也懒得装,将那份离婚协议书重新拿起,狠狠地扔在宋屿墨身上,薄薄的白纸顺着男人昂贵的衬衣面料滑落,飘到了他的脚旁。


  ……


  门被重重地带上,可想而知女人的愤怒值了。


  宋屿墨坐在沙发上没动,像是一座完美的雕像般,许久,长指略显冷静地将领口松了下,锋利的喉结上下缓缓滚动,像是身体不舒服的疲惫所致,无声息地压下。


  发现纪棠不打招呼先回北城后,他连夜处理完紧急的公事,抛下后面的工作安排也赶了回来。谁知刚下飞机,就先看见了她又上热搜闹出绯闻了。


  宋屿墨在让司机开车过来的路上,时长四十分钟,也认真逐字地把绯闻内容看了一遍。


  他自然是不信自己妻子会出轨,以及发生移情别恋这种荒唐的事。


  可最近纪棠为了外面的男人,一次不是一次跟他闹情绪。


  这让宋屿墨笃定的内心又有了几秒的动摇,以往三年的婚姻里,他起先和纪棠不是很熟悉,又频繁地出差无法像正常普通的夫妻那样跟她沟通相处,于是就习惯了用珠宝礼物来处理夫妻关系,每次纪棠都会见好就收,朝着他给的台阶下来。


  这次纪棠好像不想朝他的台阶下来了。


  而他,一天没有收到纪棠嘘寒问暖的短信就隐隐感觉什么不对劲,这种陡然滋生起来的微妙感觉看似没什么,影响力却很大,完全具备了操控他情绪的能力。


  宋屿墨将西装裤脚边的离婚协议书捡起,指腹慢慢地摩挲着纸张的一角。


  思绪了半响,手机轻轻的震动了两下。


  是宋途发来的消息:【宋总,太太和那个什么破导演的绯闻已经压下去了,没有人会知道你和太太的婚姻被人插足的!】


  后半句的话,说了还不如不说。


  宋屿墨面无表情地看,直到宋途又八卦的问:【宋总,你和太太和好了吗?】


  宋屿墨头一次发现他身边的秘书话真多,轻描淡写的打了几个字过去:【她今晚送了我一份礼物。】


  宋途:【天啊!宋总你好幸福啊,太太好体贴,还送你礼物!】


  身为总裁特助,无论是应对什么场面,先吹捧奉承捧场就对了。


  宋屿墨独自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这份签了纪棠名字的离婚协议书,一边默不作声地默数着他的心脏频率。


  很好,情绪还是稳定状态中,一分钟保持七十跳。


  半响后。


  他漆黑的眼眸在安静无声地客厅看了一圈,这里处处都是纪棠婚前生活过的痕迹,除了那条黑色皱巴巴的裙子扔在墙角处有些碍眼外,四处都干净到一尘不染。


  宋屿墨将纪棠给他的离婚协议书收起,整齐叠好放置在西服的内侧口袋里。


  这份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还是放在他手上为好,就不要留在这里了。


  以免下次女人脾气上来了,又拿来扔他。


  宋屿墨慢条斯理地做完这些,起身缓步地走到客厅角落处,伸出修长冷白的手将那条黑色裙子捡起,静默片刻,神情寡淡地走向洗手间的方向。


  *


  纪棠穿着拖鞋一下楼,就觉得自己脑抽了。


  那套房子明明是她婚前私有资产,要滚出门也宋屿墨滚,她跑什么?


  当时丢完离婚协议书,也没有仔细地去观察宋屿墨的神情。


  说不定这个男人一次两次被离婚协议书砸习惯了,到后面,就接受两人离婚的事实了!


  纪棠现在回去是不可能的,脾气还没发完呢。


  在夜深人静下,裹着丝绸睡袍走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都在营业的便利店里,用手机扫码,买了一包男士香烟。


  通常来说就算女人抽烟,大多数也是喜欢抽那种细长的女士香烟。


  纪棠就不一样,她喜欢抽男人抽的那种,将烟盒里拿出一支往嘴里轻轻一含,动作自然无比。


  连旁边的路人都看傻眼,纪棠也不在意,反正这里不是宋家,也没有认识她的人。


  夜晚的街道宽敞又繁华,冷风将她乌黑漂亮的长发也吹散,连带那点烟雾都消失无踪。


  旁人只知道她爱珠宝爱首饰,从名媛开始就保持着完美人设,乖乖女能干的事,她都在行。


  但是极少人知道,坏女孩能干的事,她干的更出色。


  纪棠学抽烟,是跟家里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学的。


  那时正值青春期,偶尔会去大哥的口袋摸一根烟走,照着镜子学,等后来渐渐地事情败露后,纪棠再要去偷烟,就会被哥哥们逮住狠狠的教训一顿。


  纪家一直以来,就是要将她培养成了完美职业名媛。


  长大毕业后,自然也选了个顶级豪门家族,把她给嫁了。


  纪棠心想,她要是在宋屿墨面前不再伪装,暴露出真性情……这个男人恐怕会怀疑人生,然后会不会跟她二哥反目成仇?


  她今晚试探过了,宋屿墨似乎从未考虑过两人会离婚的事。


  这让纪棠有点想自闭,一支烟在夜色下慢慢的吸完。


  她殊不知自己如今这副模样,像极了被丈夫冷暴力后,失魂落魄跑出来的美丽弃妇。一身丝绸的睡袍裹着纤细的骨架,只露出雪白手腕,以及裙摆下的半截脚腕和拖鞋。


  没有哪个女人半夜会这样打扮出来散步,而且还坐在路边长椅上肆无忌惮的抽烟。


  这一幕都被白黎看在眼里,等纪棠一边寻思着下次该用什么理由把离婚协议书继续甩给宋屿墨,一边又想再点烟的时候,隐约听见有人叫了声她。


  极好听的,让人听了就忘不了的。


  纪棠抬头望去,漆黑的眼眸倒映出了灯光下近在咫尺的白黎。


  “是你啊……”


  半响,她双唇柔软地勾起。


  白黎上次是兼职送外卖,这次又穿着唐老鸭的卡通衣服,短发都被汗水染湿了。


  应该又是去做另一份兼职回来。


  纪棠给她递了根烟,没有因为得知白黎的灰暗过去和坐过牢而刻意疏远。


  毕竟有过一面之缘,人家出事前确实是正儿八经的从事经纪行业。


  白黎嘴唇都有点泛白,摇头称自己戒烟很多年了。


  而下一句,她对纪棠说:“刚才远远的看见你,我越发觉得你很像一个人。”


  纪棠拍了拍白净指尖上的一丝烟灰,觉得白黎搭讪的套路也太老了。


  上次就是这么说的。


  她难得今晚没什么事情,漫不经心地回了句:“所以你又想劝我进娱乐圈做明星?”


  白黎的眼光向来毒辣,见纪棠这副娇生惯养的模样,就知道她是被男人花钱供养着的。当习惯了金丝雀,自然是不愿意出来抛头露面的工作。


  于是,白黎只是语气极温柔又精准的问了她:“我只是在想,当被豪门摆布的职业贵妇好呢,还是做万众瞩目被人吹捧的风华女明星轻松自在呢?”


  未了,又加了句:“至少是能实现抽烟自由,不被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给约束……”


  纪棠的资料,在就被白黎调查的一清二楚。


  她显然是有备而来,字字都说到位了。


  纪棠没说话,仰起头,几根细而凌乱的发丝在她安安静静的脸蛋上。


  白黎笑了声:“我知道你像谁了……你像你的母亲,那个美到让人遗憾的女人。”


  ……


  接近快凌晨十二点,纪棠返回了她那个冷清奢华的房子。


  玄关处的灯暖暖亮着,走进去后,她发现已经没有了宋屿墨的身影,连带之前茶几上的绯闻杂志和那张离婚协议书也不见踪影。


  纪棠漂亮的脸蛋有些意外,还以为宋屿墨今晚会在这里守株待兔逮她。


  看来这个赚钱的工具人接受能力还挺强的,都自觉的不在这过夜了。


  垂着眼在客厅站了会,便走去浴室洗澡。


  当她踏入时,第一反应就是不太对劲。


  因为纪棠看到那条黑色的长裙被人手洗了,就湿哒哒地挂在浴室里,隔壁,是她之前换下的内衣物。


  一团黑色蕾丝的极薄布料。


  以肉眼可见,很明显是被男人的手指用力搓揉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