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 吾皇陛下(“不要动来动去。”...)

书名: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 作者:青花燃

  她其实……美好之极。


  解决了火焰封印, 谢无妄回眸望向玉梨苑。


  苍白俊美的面庞上,一对水墨长眉微微蹙起。


  保护玉梨苑的结界在这场灾祸中破损了一角,火焰舔了进去, 将宁青青最喜欢的大木台燎毁了一半。


  谢无妄落到残缺的木台上。


  这是她最喜欢的地方。她会伏在栏上看云海,会躺在木台上晒太阳,偶尔他把她摁在栏上,她总是羞得无以复加。他故意不告诉她他已用术法阻隔了一切视线, 他就喜欢她紧张兮兮地四处乱瞟生怕有人路过的样子, 更喜欢在他的强势掌控之下, 她渐渐分不出心神去紧张, 而是无意识地用柔软无力的手指抓着玉梨木栏, 抓得指节发白的样子。


  此刻,可怜的大木台已不复往昔光鲜亮丽的模样, 它缺了一半, 边缘焦黑卷曲,参差不齐, 木质之间隐隐还能看到些暗沉的火星,她抓握倚靠过的木栏也被毁去大半,并没有残缺的美感, 只觉凌乱。


  半边木台化成了灰烬, 连带着她留在那些地方的姣好身影也在他的记忆中一点点灰飞烟灭。


  他下意识地缓缓抬起手,一把握空。


  心脏仿佛也向着某个不知名的深渊失控地坠了一瞬。


  瞳仁收缩,他紧盯住自己微-颤的指尖,感受着陡然乱了节奏的心跳。


  眸光森寒。


  他厌恶失控。


  谢无妄垂眸,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阴鸷得像鬼。


  半晌, 伴随一声轻而低的笑,整个大木台脱离了玉梨苑, 呼啸着,沉沉坠入万丈深渊。


  俊朗挺拔的身影已掠回圣山顶,广袖一拂,道君轻飘飘地坐回了他巨大的銮座上,掌控那无边的权势。


  他坐拥天下,区区一个木台,毁便毁了。


  再建就是。


  他微眯着长眸,漫不经心地取出传音镜,随手抛在御案上。


  它剧烈地闪烁,像是坏了一样。


  全无血色的手指轻轻搭在额侧,他小憩片刻,直到再无半丝情绪与气息波动,这才拈过传音镜,注入灵力。


  虞浩天的声音闷且急:“楼兰城、西波道、剑鹜宗、方氏、白氏联手偷袭,刑殿副殿主虞玉颜、右前使浮屠子护送道君夫人返回圣宫,中途失去联系,音讯全无!”


  有好一会儿,谢无妄唇角的浅笑一变也不变。


  半晌,他终于笑出了声音,笑得身体前后微微摆动,他开口了,低沉悦耳的声音回荡在高阔的乾元殿中,一时无法分辨是阴森还是愉悦――


  “找,死。”


  *


  宁青青意识到,自己要独自面对一只实力相当于炼虚八、九重天的魔尸王。


  和浮屠子在一起的时候,她很有求知精神地向他打听过人类修士的实力划分。


  她这样的,是元婴。元婴之上是化神,化神之上是炼虚,炼虚八、九重天,那就意味着再进一步便是合道。


  简单一句话――没得打,魔尸王扔出一根头发丝她都打不过。


  “……至少不能再躺着了。”


  宁青青摇摇晃晃地爬起来。


  躺太久了,腿有些麻,身体颤巍巍。


  此刻,打了鸡血的虞玉颜已在冲击最关键的瓶颈,再给她三十息,她便能够冲破“虞浩天”留下的灵力封印。虽然丹田破碎、境界跌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带着宁青青逃走肯定没什么问题。


  ‘再给我一点点时间……’空气中已密布着那股似香非香的尸王气味,虞玉颜浑身冷汗,紧张得瞳仁剧颤。


  她看见精疲力竭的宁青青拼尽全力站了起来,柔弱的身体已然不支,微微踉跄,就像秋风中一片簌簌发抖的落叶。


  虞玉颜险些被心酸、悲恸的狂潮淹没,她眸色通红,发狠冲击桎梏。


  ‘你给我再坚持一会儿!不许死听见了没有!’


  因为侧卧姿势不对以致腿脚和手臂齐齐发麻的宁青青并没有听到虞玉颜的心声。


  宁青青甩着酸麻的四肢,谨慎地把半边身体藏到竖在铁桥边的大蘑菇杆后面。


  空气中的夜来香气味越来越浓,也不知是不是眼花,魔尸让出的通道间,仿佛有个黑影一晃一晃,时而凝聚,时而消失。


  魔尸一只接一只站立不稳,噗通噗通跪了一地。


  它们的“跪”与人类不同,因为没有意识而是出于本能畏惧,所以跪的方式千奇百怪。有直接拗断了腿的,有小腿撇向左右两侧跪得奇异妖娆的,还有把脚扭到了脖子上的。


  宁青青:“……”好好的恐怖气氛一下子变得非常好笑。


  笃笃。


  右边肩膀被一个硬硬的东西连敲了两下。


  毫不设防的单纯蘑菇猛地回头。


  ‘啊啊啊啊啊――’内心发出尖叫的人是虞玉颜。


  她眼睁睁看着魔尸王闪逝几下,然后落向桥头的大蘑菇,从背后包抄向宁青青,向她伸出了漆黑的魔爪。


  可怜的宁青青一无所觉。


  ‘二十息!我还需要二十息……’虞玉颜忧心如焚,几乎咬碎了银牙。


  小溪般的热汗顺着额头流下来,落进眼睛里,她大睁着眼,拼命用视线阻止魔尸王。


  ‘住手啊啊啊啊――十五、十四……’


  此刻她若动了,那便会功亏一篑,三个废人将毫无挣扎之力地死在这里。


  虞玉颜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


  魔尸王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宁青青,虞玉颜不知道她正在遭遇什么,只知道这个柔弱的女子再一次顽强地拖住了魔尸王,为t望台中的两个人继续争取时间。


  热泪涌出眼睛,混着汗液汩汩而下。


  宁青青转过头,看见一张干枯漆黑的脸。


  为了照顾她的身高,魔尸王稍微驼着背,把脸凑到她的眼前。


  它的黑手掐住她的肩膀,皮包着骨,就像一只风干的乌鸡白凤爪。


  它缓缓张开了黑洞般的大嘴巴,一阵腥臭扑面而来,差点儿把宁青青熏厥了过去。


  黑红交织的半腐烂口腔中,漆黑的獠牙在月色下反射着锋锐的光。


  它的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吼叫,偏头衔下来,打算一口咬断她的脖子!


  宁青青立刻凝聚了足量的蚯蚓波动和醉花蜂,狠狠扎向魔尸王后颈。


  ……扎不动。


  这个东西的皮肤像是一层薄金属,根本无隙可钻。


  它的身上也没有灵力波动,无法引发灵力共震。


  完蛋了!


  “等等,我不是人,我是蘑……”


  魔尸王显然不打算听她把话说完,巨口已逼近到她的颈项间,牙尖几乎碰到了她纤细的颈子。


  她急忙抬起手臂来挡。


  心中委屈巴巴地想着,把手给它吃一口,它就知道自己不是人而是蘑菇了,这样的话它就会去吃后面那两个。


  宽袖滑落,露出满是魔纹的手臂。


  魔尸王的尖牙触到魔纹,停住。


  它缓缓后退少许,一双纯黑的眼睛慢慢地转动着,打量宁青青。


  她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神色间倒是没有恐惧。


  魔尸王垂下死灰色的眼睑,极慢极慢地眨了一下眼睛,没有表情的脸上居然隐隐浮起一丝欣喜。


  宁青青:“?”


  旋即,它捉住宁青青,像一阵狂风,呼一声卷过城墙,从高处直直跃下。


  宁青青:“嘶……”


  心脏一下子就提到喉咙口了,刺激!十分刺激!


  “轰――”


  魔尸王踩碎了一栋木楼,落地之时再度弹起,画着巨大的抛物线,迅速弹向城池中心魔尸最为密集处。


  宁青青:“……”不会是要和同伴们一起聚餐分享这只蘑菇吧?


  风声刮过耳畔,宁青青没有听到虞玉颜悲痛欲绝的嘶吼:“夫人!”


  宁青青正在天马行空地发散思绪,若要问她此刻有没有什么心愿,那自然是希望在魔尸们开始全菇宴前,她能找到一个繁殖的机会,把孢子撒满大地。


  “唔……”


  她缓缓偏过头,盯住了这只瘪铁一样的黑色魔尸王。


  反正她现在也浑身魔纹,不然……凑合试试它的信息素?


  她这副纠结又有一点色-迷迷的神情落进了魔尸王纯黑的眼眸中。


  魔尸王忽然迎风打了个小小的摆子,把她抓远了一点。


  宁青青:“?”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魔尸王是在嫌弃?


  它加快了速度,掠进一座原本金碧辉煌,此刻血污密布的大宅邸。


  高且阔的镶金乌木巨门之上,悬着一块巨大的牌匾,上书“城主府”三个大字,几行黑血溅在上面,像是给三个字画上了大叉。


  奇怪的是,府中竟看不见魔尸。


  魔尸王松开了她,尖硬的手指戳着她的脊背,示意她自己往前走。


  再往前,场景更加诡异了。


  悬在廊侧的两列宫灯竟是亮的,因为每一盏灯的灯罩上都溅着乌黑的血,所以那灯光变得阴恻恻的,透过污血间的缝隙洒下来,像暗沉的血光。


  盆栽被点燃,幽绿的火,缓缓地烧。


  宁青青东张西望,倒是并不觉得害怕。这种黄泉系的配色也许可以激起人类心底的恐惧,但是对于蘑菇来说,阴暗潮湿的幽森环境正是适合居住。


  不过这里气味实在不好,血腥冲鼻。


  无论是鹅卵石铺就的花园小道还是左右两侧的木质回廊上,处处能看到大段大段的拖曳血痕,还有些破碎残缺的肢体。能看得出来制造这些痕迹的家伙满怀恶意,十分恶劣。


  虽然蘑菇不是人,但她设身处地想想,倘若有人不吃蘑菇而是故意糟蹋它们,把蘑菇踩得遍地流汁,那可真是非常令菇讨厌的幼稚行为啊!


  踏上十级高阶,进入一间巨大的厅堂之后,前方便不再有露天的场地了。


  通道两侧的宫灯上都被抹足了血痕,保持着一贯的阴森风格,回廊和厅堂都位于室内,所有的木窗都密封着,整座建筑就像一个憋闷难闻的巨墓。


  不知走了多久,视野忽地明亮开阔。


  在这座奇怪的、被魔尸占据的城主府深处,竟然藏了一个大戏台。


  台上横拉着一块巨大的白色丝帛,宁青青看惯了脏污血腥,乍然看见这一块干干净净的白色,一时之间居然有一点眼晕。


  就像是自己的眼睛坏了,视野被抹除了一部分似的。


  台上台下,灯火通明。


  大约二十丈方圆的厅堂中,零零散散地杵着三十来“人”。


  魔尸王有十三、四只,另外的那些,有的是吓破了胆的普通人,有的是被魔尸咬过、正在痉挛变异的感染者。


  宁青青暗暗感慨:‘胖子说得没有错!如果降落的时候精准地砸穿这个大屋子的话,真的可以一下子砸中十来只魔尸王啊!我用菌伞改变了方向,但最终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这里,这个就叫命中注定。命运既然让我到这里扎根,说不定就有繁衍的机会。’


  蘑菇这种生物是非常高级并且骄傲的,哪怕周遭环境再险恶,也无法阻止它们思考深层次的哲学问题。


  孢子在飞行的时候,可能会喜欢一朵花、一株树、一条鱼或者一个人,但这个随风旅行的种族非常懂得随遇而安、得失随缘的道理。它们不会纠结于任何一处路过的风景,因为最终的扎根之处,才是它们真正的归宿。


  简单地说,如果真遇到适合的信息素,她就上了。


  高等生物,无情如厮。


  不过,一旦她成功繁衍,便永远不会再接受其他的信息素。


  高等生物,是有绝对洁癖的!


  前方有动静打断了宁青青的思绪。


  一只魔尸王扬起胳膊,将身边扭动不停的感染者抛上戏台,落到那块白色大丝帛前方。


  感染者身中魔毒,正在向着魔尸转变,临死之前的抽搐挣扎怪异而狰狞,脖颈向后拗出正常人类绝对无法做到的弧度,双手像麻花又像鸡爪一样,悬在身体两侧抖动痉挛。


  宁青青环视左右,发现魔尸王们的表情都十分严肃,场下一片寂静,偶尔传出牙齿磕碰、腿脚发抖触到衣裤的声音。


  片刻之后,戏台的白色大丝帛上面忽然映出一个巨大的影子。


  这个影子开始跟随着台上抽搐的变异者扭动,模仿得惟妙惟肖。若不是它的动作始终比变异者慢一拍的话,谁都会下意识地以为那是他的影子。


  虽然一举一动都在模仿台前戏子,但可以清晰地看出来,它是轻慢的、不屑的、居高临下的,动作之间带着嘲弄,就像是看一只蝼蚁在掌心里挣扎。


  台下更加安静,一个被魔尸咬过的感染者嚎了一声,立刻被身边的魔尸王扭了脖子扔到墙角。


  宁青青赶紧抿住唇,悄悄缩起脑袋。


  这么可怕的皮影戏,就连蘑菇都有些遭不住了。


  她小心翼翼地转动着视线,没有找到影子的主人――看来是藏在幕布后面。


  身为一只蘑菇,她终于切身体会到浮屠子和虞玉颜口中所说的‘幕后主使’的可怕了。


  她……她这是找到幕后主使啦?


  很快,被扔上戏台的感染者彻底变成了魔尸。他不再抽搐,而是和外面的魔尸一样,迷茫地转动着眼睛,伸长脖颈嗅来嗅去。


  巨影消失在白色丝帛上。


  一只魔尸王跳上戏台,拎起新鲜出炉的魔尸一巴掌拍死,然后大步离开了这间半圆厅堂。


  台下的魔尸王们齐齐抬起双手,开始鼓掌。


  “吾……皇……陛……下……神……威……”


  喉咙中滚出略有些含糊的声音,交织成一片恐怖的低嗡声。


  宁青青:“!”


  情报错误!谁说魔尸不会说话的?


  而且,它们似乎还有个魔皇。


  看那个影子,可真是好大一只啊!


  她忍不住转头和身边的魔尸王悄声嘀咕:“原来你们会说话啊?是故意隐藏吗?”


  魔尸王瞥了她一眼,干枯的嘴唇动了动,脸上露出不屑:“谁理……低等……生物。”


  宁青青暗暗撇嘴。


  在最高贵的蘑菇眼中,这些魔物同样也是低等生物。


  低等生物之间还搞起鄙视链来了?真是笑死个菇。


  场间很快恢复了寂静,一个又一个变异者被扔上戏台,供白幕后面的魔皇模仿取乐。


  吓瘫在地的人,会被魔尸王咬上一口再扔到台上。


  另外几个人壮着胆子,装出生龙活虎的样子,上了戏台便在白幕前面打拳跳舞,倒是提起了魔皇的兴致,让他们多活了好一阵。


  可惜体力终究有限,一旦动作放慢,魔皇的影子便会恹恹地消失在幕布上。


  魔影消失,前台戏子便只有死路一条。


  宁青青很快就摸清了其中的门道。


  得一直蹦Q,并且变着花样地蹦Q,不能让幕后那个家伙感到一丝厌烦。


  只爱种在土里的蘑菇幽幽叹了一口气。


  她能理解魔尸王们的难处――有这么能折腾的魔皇,它们想必活得也非常辛苦。鼓掌要整齐划一,马屁要拍得激情昂扬,明明无聊得悄悄打呵欠还得装出目不转睛的样子。


  当然,魔尸王们也轮不到她来同情,因为,此刻该轮到她上台表演了。


  宁青青忧郁地耷拉着眼角。


  不等魔尸王扔她,她就很自觉地抓着戏台边缘翻了上去,姿势行云流水。


  她晃了晃双腿,吊儿郎当地坐在戏台边上,慢吞吞环视一圈,并不动作。


  将她捉来的那只魔尸王威胁地呲了呲牙,作势要扑咬。很明显,如果她的表现让魔皇不满的话,这只魔尸王也要受牵连。


  宁青青抬起了手。


  菌丝落到戏台正中,潮水一般的小菌丝迅速蔓延铺展,很快便凝出躯干、四肢,以及一个圆圆的脑袋。


  影子落在幕布上,看起来就像一个平平无奇的人类。


  台下的魔尸王们面面相觑。


  这个……好像也不是不行哈?先等等,看看陛下是什么个意思。


  那个巨大的黑影并没有出现――站在台上不动的人,是无法勾起魔皇兴致的。


  沉默蔓延,众尸王转动眼睛,盯住那个捉了宁青青的家伙。


  就在气氛越来越紧绷之时,宁青青动了动手指。


  只见那个菌人的身体忽然向后仰倒,脑袋自后往前,从膝盖之间穿插了出来。


  “吼欧?”魔尸王们瞪圆了眼睛。


  上来就这么刺激这么高难度?


  巨大的黑影漫上了白布。


  魔皇十分认真地模仿了这个动作。


  宁青青完全不客气,操纵着菌人手脚一绕,自己把自己打成一个死结。


  魔皇的影子不复之前的轻慢,它似乎犹豫了一会儿,这才慢吞吞地一步步照做。


  看着它艰难地打完结,宁青青指挥这一团奇奇怪怪的东西,围着戏台开始弹跳。


  “咚~咚~咚~”


  越蹦越高。


  形象?不存在的。


  台下一片沉默,幕后那个东西也诡异地沉默了。


  半晌,一个非常年轻的声音飘了出来:“不要动来动去。”


  宁青青耸耸肩。不动就不动。


  她把菌丝聚到戏台正中,酝酿片刻,左边胳膊噗通掉在地上,只连着一丝微不可见的菌丝。


  众魔尸王:“……”


  宁青青笑吟吟地道:“不行只管说,不要不好意思,换一个就是了――我会的可多!”


  闷闷的笑声传了出来。


  旋即,只听“呲拉”一声怪响,巨影扯掉了自己的胳膊。


  宁青青:“……”原来这幕后主使是个傻子!


  年轻的声音微有一点飘:“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对我做的,待会儿都还你,很好玩的哦。”


  宁青青丝毫也不怵:“哦。”


  她操纵菌丝,捡起左边胳膊装了回去。


  众魔:“……”


  影子沉默着,也把胳膊强行装上,只不过怎么看都有一点歪。


  聪明的宁青青不再继续招惹这个魔皇,她分出一部分菌丝,在这个菌人身边结成另一个人形物,开始一通胖揍。


  魔皇沉默片刻,把一只魔尸王召到幕后。


  很快,宁青青成功制造了第一起可怕的凶案。


  杀了座下的魔尸王之后,魔皇的影子看起来还挺傻乐呵。


  她不动声色,引导着魔皇把台下瑟瑟发抖的魔尸王一只接一只召到台后,挨个拆成了碎片。


  魔皇显然并不在意手下的死活,它只顾着自己取乐。


  很快,十几只魔尸王都死了个干干净净。


  宁青青得意极了。聪明的蘑菇,不费一兵一卒就解决了这么多魔尸王!这么多!


  “有意思。”那个年轻的声音呵呵笑道,“有人掉进陷阱啦!待我去杀了他,再来和你,好、好、玩。”


  巨大的白色丝帛缓缓飘落下来。


  宁青青紧张地退到了戏台边缘――这个庞然大物恐怕一脚就能踩扁她。


  “……咦?”


  丝帛后面并没有脑袋碰着天花板的巨魔。


  幕布继续降下,降到一人高,仍然什么都没有。


  “走掉了吗?”她纳闷地偏着头。


  白布继续落下,降到宁青青胸口这么高的时候,终于缓缓露出了一张五官精致的脸。


  魔皇居然生得十分漂亮!


  只不过……它是个小矮子。


  它踏着遍地魔尸王的残肢,冲着她,“叮”地眨了下右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