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第七十二章(她似乎终于知道了答案。...)

书名: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作者:纪婴

  彼时射出那一支灵箭时, 谢镜辞心里最先想到的人,便是裴渡。


  其实有人能及时赶到的几率很小。


  琅琊秘境虽说不大,她所在的地方却是偏僻至极, 那一箭射出去, 若是粗心一些, 很可能不会发现。


  就算能瞥见那一抹亮芒, 也不一定能即刻动身。射出灵箭的意义有很多,例如有事耽搁、路遇强敌, 或是找到了珍惜秘宝, 其中绝大多数都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更何况琅琊灵气稀薄,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怪物。


  但不知怎么,当射出那一箭时,谢镜辞立马便想到了裴渡。


  即便不知道射箭的究竟是谁, 又到底遭遇了何种境况,以他的性子, 都必然会毫不犹豫地前去一探究竟。


  虽然不善言语, 更不会夸夸其谈,但他骨子里刻着凛然的正气。


  忆灵被剑气击中,猛地后退闪开,再度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 身上的千百人面一并开始哭嚎,无一例外,皆是面目扭曲、神色苦痛。


  裴渡拭去谢镜辞嘴角血迹,往她口中塞了颗丹丸, 以湛渊挡下越来越重的威压:“那是你的神识?”


  方才识海被撕裂般的疼痛尚未消散,谢镜辞没力气开口说话, 只得轻轻点头。


  现实不像话本里的故事那般,能让两人在决战之际敞开心扉滔滔不绝。忆灵铁了心要除掉他们,自然不会留出叙旧的时间。


  剑气未落,怪物的吼叫便铺天盖地涌来。裴渡来不及多言,将她小心靠在一颗古树前,湛渊通体莹白,猛然一震。


  然而他的杀气止于途中。


  在那团庞然的漆黑大物中央,被诸多长须包裹着的……是一团浅黄色微光。


  忆灵何其凶残狡猾,裴渡若是出手,为了制约他的动作,必然会以这团神识作为筹码,加倍折磨谢镜辞。


  那是她的把柄。


  十指尚能连心,更不必说是识海里脆弱的神识。他见到灵箭后匆匆赶来,第一眼就见到光团被紧紧攥住,谢小姐咳出一口鲜血。


  单单是那样的景象,便已让裴渡陡然红了双目,倘若因为他的缘故,让谢小姐承受更多痛苦――


  少年眸色渐冷,凸起的骨节隐隐发白。


  “我没关系。”


  谢镜辞运行全身灵力,试图让散乱的气力回笼。她语气虽则虚弱,却笃定得不容置喙:“我好歹也是个修士。”


  身为修士,若是贪生怕死,因为一丁点的苦痛就下意识退却,那未免太不合格。


  除了未婚夫妻这层关系,他们两人亦是旗鼓相当的对手。相信她能挺过去,是裴渡给予的、对于一名修士的尊重。


  湛渊剑白光一凛。


  忆灵察觉出他加重的剑意,身形倏然一晃,果然又朝着光团用力下压。


  谢小姐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作为一名刀修,她足够强大优秀,绝不会因为一时的疼痛心生退意。裴渡食指轻颤,眉间浮起寒霜。


  不久前还是明日昭昭,不过片刻,竟有阵阵冰风袭来,枝叶被冷意打落,散出满林霜花。


  忆灵本欲继续用力,在瞥见寒光的刹那,却不由身形猛顿――


  太快了。


  剑气有如骤雨疾风,迅捷得难以分辨,每一击都毫无章法,摆明了要将它置于死地。在这种局势之下,它哪里还顾得上破坏那团神识,一旦稍微分神,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剧痛经久不散,谢镜辞眺望林中的层层剑气,轻轻吸了口气。


  她能感受到,裴渡在生气。


  无论是之前被裴钰诬陷,还是在归元仙府迎战邪魔,他都没表现出如此刻一样的杀意。


  剑修本就讲求杀伐果决,裴渡平日里温和少言,瞧不出太多狠戾的气势。


  如今拔剑而起,寒芒顿生幽朔,肃杀的剑意竟凝成道道实体,不过反手一斩,便有漫天寒霜层层汇聚,再以他为中心,如利剑般猛然爆开。


  忆灵若想对谢小姐动手,他唯一制止的法子,便是连一个可乘之机都不给它留。


  湛渊锋芒毕露,映亮少年人精致的眉眼,亦衬出眼尾一片猩红血色。裴渡避开条条长须,挥剑侧斩,霎时剑光奔涌如龙――


  忆灵却并未躲开。


  谢镜辞心下一动,下意识开口:“裴渡,当心!”


  可惜已经太迟。


  样貌古怪}人的怪物身形一颤,在无休止的战栗中,竟硬生生接下裴渡的一击,旋即墨色四溢。


  像合拢的花骨朵一点点张开花瓣,忆灵的身体自中间裂开,向两侧逐渐延伸。


  用更准确一点的描述,像一张慢慢打开的嘴。


  她虽没了记忆,也还是一眼便能猜出,那是忆灵吞噬神识的前兆。


  对于神识的攻击无影无踪、诡谲莫测,常人完全找不出抵御的办法。


  腾空而起的黑雾混浊不堪,裴渡试图抬剑去挡,却只见忆灵轻笑般颤动一下,下一刻黑雾蔓延,径直穿过剑气,来到他身边。


  这是她未曾料想的局面。


  谢镜辞一颗心悬到了喉咙,来不及细想太多,正要忍着剧痛拔刀上前,晃眼再看向裴渡,却见到更为不可思议的景象。


  黑雾来势汹汹,摆明了要将他浑然包裹,然而在触到裴渡身体的瞬间,竟像被某种力量轰地弹开。


  这是怎么回事。


  忆灵的术法……对裴渡无效?


  裴渡亦是微怔,许是为了解答这份困惑,空茫识海里,响起一道雌雄莫辨的嗓音。


  [有我在这儿守着,还想偷你神识――当我们天道代言人是吃白饭的啊?]


  系统哼哼笑了两声,语气渐高:[我最看不惯这种厚颜无耻的小偷,小裴,揍它!]


  必杀技扑了个空,完完全全不奏效,像在给他挠痒痒,这回轮到忆灵发懵了。


  更懵的还在后头。


  它蓄了全身上下所有的灵力,只想把那少年剑修的记忆抽空,让他变成一无所知的白痴,然而他非但没受到任何影响,反而杀气更甚,提剑径直袭来。


  ……这究竟是哪门子的情节走向?!


  硬碰硬打不过,吞食记忆也行不通。它走投无路,只能一面竭力抵抗,一面从身体里搜寻记忆,半晌,身体再次从中央裂开。


  自忆灵体内陡然浮现的,是一颗与谢镜辞神识相差不大的光团。


  唯一的区别,是它通体漆黑,呈现出污水一样的混浊。


  这是它最后的求生之法。


  光团被毫不犹豫地掷出,穿过道道剑光,于裴渡身侧爆开。


  [这是……]


  系统冷冷啧了声:[它想塞给你别人痛苦的记忆。]


  无法偷走,那它就强行塞入。


  纯净的神识有益于修为增进,像这种浑浊混乱的,只会惹人心智大乱、痛苦不堪。


  系统虽能为他提供识海里的庇护,但神识爆开,能通过血脉侵蚀全身,即便是天道代言人,也无法多加插手。


  它说着有些不放心:[你……你还好吧?能撑住吗?]


  裴渡没应声。


  剧痛席卷全身,他不剩下应答的力气。


  忆灵太过慌乱,早就把谢镜辞的神识丢在一边,全神贯注对他发动袭击。


  混浊的光团一个接一个裂开,少年挥剑的速度已不似最初那般行云流水。


  一段又一段痛苦不堪的记忆涌入识海,如同利刃在肆意切割。


  被屠尽满门的、被仇敌踩在脚下的、被挚爱一箭穿心的……在记忆浮现的瞬间,身体也会感到身临其境的剧痛。


  但裴渡动作没停。


  这是个疯子。


  肆意妄为了数百年的怪物,头一回感到遍体发凉。


  一剑霜寒起,残风踏雪过。


  因着那一团团神识,少年眉宇之间戾气横生,凤眸满溢血色。他定是剧痛不已,身法却愈来愈快,不由分说向它靠近,湛渊乍起,再近,再起!


  那是锐不可当的杀气,也有虽万人吾亦往矣的决意。


  而它已被逼到角落,无路可躲。


  寒光倏扬的须臾,一片霜花自枝头坠下,落在少年高挺的鼻尖。


  裴渡静静看着它,不似大多剑修那般肆意张狂,而是长睫轻动,冷冽如山涧冰雪,低声开口:“把神识――”


  疾风起,湛渊落。


  忆灵听见清越干净的少年音:“还给她。”


  长剑破开怪物庞大的身躯,偌大密林里,响起一声尖锐哀嚎。


  团团簇簇的霜花落了满地,一团明黄色微光从半空腾起,扶摇而上,刺破浓郁黝黑的烟尘。


  旋即是第二团,第三团。


  千百个光团恍如夏日萤火,悄无声息地腾空、蔓延,短短片刻,竟凝成了能与日光匹敌的亮色,汇成倾泻而下的倒挂银河。


  许许多多被遗忘了多年的情愫,于此刻逐渐回笼。


  琅琊秘境人迹罕至的角落,瑟瑟发抖的男孩蜷缩成一团。


  黑衣女人自始至终跟在他身后,如影随形。他不敢看她,驱邪符咒用了一张又一张,却是毫无用处,情急之下,只能抱着脑袋喊叫:“你不要跟着我,快走开啊!究竟要缠着我到什么时――”


  他话未说完,忽然兀地愣住。


  身体的颤抖比之前更甚,男孩近乎于仓惶地抬头,之前女人站立着的地方,却是空无一物。


  ……不对。


  在那处偏僻无光的角落,静悄悄躺着一株纯白色小花。他从未见过它,却在那一瞬间知道了花的名字。


  它叫玉铃兰。


  “琅琊秘境已开,你娘亲一直没回来,恐怕已经……”


  逐渐清晰的记忆里,有人叹息着告诉他:“她也是为了救你,可玉铃兰绝非凡物……节哀。”


  原来他之所以来到琅琊秘境,并非想要找到这朵花,而是为了某个不可能再出现的人。


  当他与那人相见,却什么也不记得。


  男孩呆呆立在原地,怔然开口:“……娘?”


  角落里静悄悄的,除了风声,没有任何回应。


  在遥远的、少有人知的小小村落,坟冢荒芜间,一缕清风拂过。


  “这是哪儿来的风?好香。”


  有人好奇抬头,露出惊讶之色:“这鬼地方,是从哪儿来的栀子花瓣?你快看,它落下来了――这是谁的坟?”


  “好几百年前的坟墓了吧。”


  她的同伴兴致缺缺,低头一瞥:“这位好像是个挺有名的女大夫,就那个创办了万民堂的,你听说过没?”


  “哦哦!听说她终生未嫁,说是在等人,问她是谁,却又讲不出来。”


  女子说着笑了笑:“不会是那个不知名姓的人回了魂,给心上人送花来了吧?”


  同伴回以一声冷嗤:“有病。大白天的,讲什么鬼故事?”


  而在剑气未散的密林中,少年剑修收剑入鞘,行至一团光晕旁侧,等擦净了手中血迹,才将其小心翼翼捧在手中。


  他静默无言,带着满身寒霜与猩红,破开冷然剑气,一步步走向不远处的姑娘。


  这一战落毕,两人皆是狼狈不堪。谢镜辞先是喂了他一颗聚灵丹,待得为裴渡擦干脸上血迹,才迟迟道了声谢,抬手触上光团。


  刹那之间,眼前景象陡然一变。


  [这是她的神识。]


  系统朝四下打量张望:[你的识海遭到那么多侵入,已经千疮百孔,她神识一开,也就理所当然受了波及。这段记忆――咦!]


  不止它,在看清眼前景象的瞬间,裴渡与谢镜辞同样愣住。


  九死一生的危机感还没散去,谢镜辞就已经感到了耳根发热,只想找个地方好好藏起来。


  从裴渡黑化入魔,到他与天道进行交易,引出两个截然不同的平行世界,绝大部分逻辑都有迹可循。


  意想不到的变数,只存在于一处地方――


  从漫长的、暗无天日的沉眠里醒来,谢镜辞所做的第一件事,为何会是前往鬼冢,寻找已然修为尽失、沦为众矢之的的裴渡?


  这是任何人都意料不到的事态发展,直接导致了两个世界分裂的源头。


  心口有什么东西在竭力挣脱。


  一道裂口出现在冰面,旋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如同蔓延开来的蛛网,一发不可收拾。


  寒冰层层破开。


  谢镜辞想,她似乎……终于知道了答案。


  那根被她存放在储物袋里的木签,其实从很久以前,就已经做出了预兆。


  记忆徐徐展开,首先映入眼前的画面,竟是她在学宫第一次与裴渡相见。


  那时她与孟小汀行色匆匆,简单寒暄后便道了别,不知走出多久,尚且年幼的谢镜辞忽然回头。


  孟小汀察觉了这个动作,眉梢一挑:“咦――你干嘛回头,想看方才那位小公子呀?”


  这句话只得到了一个眼刀。


  “那是裴家小少爷吧?我听说他是被裴风南收养的小孩,剑骨天成,厉害得很。”


  她笑意越来越浓,用了点开玩笑的语气:“长得真好看。温润清冷貌美如花的小剑修,想想就带劲――原来辞辞喜欢这一款,我懂。”


  记忆之外,谢镜辞的心口砰砰直跳。


  她能感受到,身旁的裴渡浑身僵硬,气息乱作一团。


  他一直以为她不记得当初救下的陌生男孩,从最初见面到十年之后,从来都是一个人的默默奔赴。


  可若是……谢镜辞一直没忘呢?


  学宫深深,女孩再度回头一望:“我之前……好像见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