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江浔 狙击四(时家寿宴直待傍晚方结束。...)

书名:江浔 作者:石头与水

  时家寿宴直待傍晚方结束。


  时老太太扶着闺女的手把来宾送来的寿礼慢慢过目, 有瞧着喜欢的便吩咐大儿媳送到自己屋里去。


  “顾二家的那个孩子送了什么?”时老太太问。


  时云凤抬高声音讥笑,“一盒子寿桃,福瑞斋的礼盒, 得两百块一盒哪。奶奶你要不要尝尝这寿桃的味道。”


  “这孩子说什么呢。这也是人家孩子的心意,咱们难道还挑礼贵礼轻?”时老太太笑着责备一句。


  “就是!我姥姥姥爷过生日,阿浔哥也是送衣裳手套围巾,没送过贵东西。云凤姐你这话传出去真叫人笑话!”顾繁琳在一边儿听得不入耳,直翻白眼。


  顾守静捏捏眉心,“行了。天色不早, 妈你也早歇歇了吧,我们就先回了。”


  时老太太的眼神里忽然充满慈爱,“路上小心点,回去早些休息。老大家的,把我前儿买的燕窝给阿静带上。今天多亏了阿静, 一整天帮着招呼宾客。我的闺女,亏得有你。阿堰,扶着阿静些。琳琳回去也好好照顾你妈妈。”


  时堰一向话少,顾繁琳拿起自己的包, “奶奶,那我们就先走了。”


  “去吧。”时老太太说, “云龙云凤送送你二叔二婶。”


  非但云龙云凤,时坤时墨一起送顾守静上车。


  时老太太回自己屋里休息, 时墨端着一盅新炖好的燕窝进来, “热闹大半日,妈你也没好好吃东西, 吃点燕窝。”“你吃了没?”


  “我不饿。”


  时老太太接过燕窝慢慢吃着,“顾二家的那小子, 一直听你们说,我就想见见,以前总不凑巧。今儿这么一见,挺俊的。”


  “俊没用,他对咱家很一般。”


  “我看他跟云凤年纪相当,顾二不就这一个小子么,要是不生别的孩子,顾二那家产都得这小子继承。这可是门好亲事。你们想想法子,上次那姓陈的,不就不是知根底么。哪儿有顾家可靠,既是亲戚又知底细。云凤也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咱们跟顾家也是亲戚,俩人真能好上,扯证结婚给老顾家生个小子,云凤就站住脚了。”


  “这小子对云凤一点意思都没有。还有一件事,也不知道这小子知不知道,要是这小子知道,更是千难万难。”


  “什么事?”“你知道这小子他妈是谁?就是当年二弟在大学谈的那个女朋友,姓江,江奕。”


  时老太太嘿然一声冷笑,“这可真是两代的缘分。”


  浑浊精明的眼珠在遍布皱纹的眼眶里转了两圈,“当时江家也穷,当然得让你二弟找更好的。江奕不也一样,找了顾二么。现在跟那会儿不一样了,这孩子家世好模样也好,跟咱们云凤也同龄般配的。”


  时墨有些担忧,“我自然愿意,怕人家不愿。顾二看这孩子看得紧,平时就是在学校读书,出门都有保镖相随。顾二一向傲气,眼睛长头顶上,就这么一个儿子,又这样喜欢,还不知道得找什么天仙来配哪。”


  “只要儿女愿意,多少父母能做儿女的主?你二弟跟阿静的亲事不照样成了?顾家看重的不一定是家世,咱家也不是以前了,云凤又是在国外念过洋书的人。你看看那个江奕,那女人就有手段,她是死的早,要是现在还活着,顾二这偌大产业不都成她的了?”时老太太言语间颇是欣赏江奕,语重心长的跟闺女说,“动动脑子,我也不是一定要云凤跟顾家结亲,可云凤今年也二十八了,她交往的人也不少,有一个比得上顾家的没?再好的家世,女孩子一过三十也跌价。嫁个好人家,后半辈子不用愁。”


  听老太太这番深谋远虑,时墨也颇为心动,毕竟距上次江浔打脸时云凤也过去两年了。时墨寻思着这事估计江浔也不大记得了,“我先安排安排。”


  见闺女明事理,时老太太满意的吃掉最后一口燕窝,“心里有个数,叫云凤也有个数。”


  今年时云凤刚从柬埔寨电影节拿了个最佳导影奖,这一次时云凤是《蓝月》的副导,时墨倒是想给她挂上联名导演的名头,奈何林导是大导,绝不会同意。但即便这样,关于时云凤天才导演的营销通稿不知发了多少。


  时云凤在娱乐新闻露面的频率简直是比普通二线名星都高,还时不是做慈善上个热搜,人美心善的才女营销发了一拨又一拨。


  当然,营销时云凤的同时,《神岳》也每月都保持路透宣传。相对《神岳》,《蓝月》反而低调的没什么动静。


  暑假过后,新年档上映的青春片依旧票房不错,不过,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第二年的暑期档。


  江浔还不知道,时家人已将主意打到他的身上。


  但这事,即便时家想做成也不容易。江浔并不热衷社交场,既少参加酒会,也少参加聚会,不是他不熟的人,根本约不到他。


  而与江浔熟的人,都知道江浔对时家不大感冒,除非刻意给江浔添堵,不然不可能既约江浔又约时家的。


  但有些聚会,不得不去。


  譬如,制片人协会的聚会。


  因为近年来投资影视剧,再加上他公司制作的影视剧质量不错,在专业网站评分不低。人家这个协会颇有门槛,里面都是大佬,江浔原本是门外汉,还是众星严总引荐他进去的。


  江浔因为年轻、名校、小伙子颜值还高,谦逊的同时更愿意拍各位前辈大佬马屁,协会的几位大佬颇是看好他。


  江浔非但要去,他还要带着林越李清晨一起去,既要在行业掘金,也就不要矫情了。


  既是聚会,不是正式会议,江浔也就没有穿的过于正式。据严总说,自从江浔进入协会以来,但有他参加的聚会,诸老总都喜欢带上各家年纪相当的闺女,都暗搓搓的琢磨着能不能把江总弄到家来当女婿。


  这话完全是严总夸大,其实若家里干这一行,下一代从事该行业的可能性就很大,有这种聚会谁不把家里孩子带出来多认认人头啊。


  林越李清晨在这种聚会中亦是如鱼得水,他们都是公司合伙人,实实在在的股东拿分红的那种。三人中,若论行业内名头,清晨反而是最大的,因为清晨最喜欢把自己名字挂制片上。


  这姑娘又很擅长经营自己,现在已经是知名制片。


  据林越说,追清晨的小鲜肉还有很多呐。


  所以,原本说要将影视这块全都交给清晨负责,林越硬是担心清晨被人美嘴甜的小鲜肉骗,坚决要搭一只眼看着清晨,以防清晨上当受骗。


  因为都是行内前辈,江浔不好带阿壮在身边,跟严总说话时手中果汁喝完了,服务员适时送上另一杯,江浔刚要入口,旁边有人轻轻在他腕上一拦,递给了他一瓶未开封的纯净水,“西瓜汁属寒性,欧阳说你不适合喝这个。”


  定睛一瞧,江浔认出这位是曾经跟欧阳总编相熟的纪总编。这位总编见的不多,江浔心说我跟欧阳总编也没这么熟,跟纪总编就更不熟了。但江浔反应很快,他对严总歉意笑笑,“严伯伯,我有点事,得先走了。”


  严总亦是□□.湖,但他再没料到会有这样的事,同江浔道,“你先去,我查一查监控。”


  江浔把纯净水倒了,西瓜汁装纯净水瓶里,请纪总编出去说话。纪总编道,“我是看那个服务生好像就侯着你一个人,在你附近得有半小时了,你留点心。”


  “谢谢纪叔叔,我这就去医院化验一下。”江浔给林越、李清晨发了微信,让他二人留意餐饮,没事就早些回来。


  到医院后,傅悠然安排的化验,化验结果还要等一等才能出来。


  “你这是走什么桃花运了。”傅悠然打趣。


  “是助情的药?”江浔问。


  “八九不离十。大庭广众,总不会直接给你下毒药。”傅悠然随口玩笑,江浔脸上却殊无笑意。


  傅悠然吓一跳,“你在外结仇了?”


  “没有。”江浔缓解气氛,笑了笑,问傅悠然,“王阿姨的体检结果怎么样?”


  王安娜身体一直不大好,毕竟A市医疗条件更好,江浔请顾守锋帮忙请了名医给王安娜做中医调理,每个疗程后来A市把脉复诊,所以体检也都是在A市做。


  双方都是忙人,王安娜还有学校要料理,一般到A市也就留一两天,大家吃个饭就各忙各的了。


  傅悠然听江浔说起过王安娜的事,心里很同情王安娜的遭遇,闻言道,“现在身体状况很不错。体重标准,还有些瘦。已经不用服药,改用食补。”


  江浔笑,“这就好。”


  江浔当天就接到严总电话,严总把那位递果汁给江浔的服务生抓住了,不过,问出的结果很让严总无语。


  那药都不用等化验了,据这服务生说就是助情的药,毒药什么的他也不敢下。至于他为什么知道是助情的药,他给家里猫拌猫食里吃了一点,效果显著。


  所有小动物里,江浔最喜欢猫,当即大怒,骂这服务生,“你是人吗?猫跟着你这种主人也是倒了八辈子霉!”


  严总:……江总你就是传说中的猫奴吗?


  江浔问服务生谁指使的,服务生说出一个让严总特想失忆的名字,服务生苦苦哀求,“我们老大原也不想接这单生意,知道您是大人物。可时家就是想把闺女嫁您,这也不是坏事,别人求了求不来的艳福……”


  江浔实在听不下去,让阿壮把人提了出去再审问一遍,对严总说,“这事儿还是别提了,真丢不起这人。”


  “咱们就都当不知道吧。”严总也尴尬死了,时家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啊。有闺女的人家很多,再想招江总做女婿也不能强来啊!再说,您那闺女不结过一次婚了吗?这跟江总也不大般配啊。你们两家还亲戚哪,这手段也忒不讲究了些,这不糟蹋人家江总么!现在都讲婚姻自主,您家不能强来啊!


  第二天医院化验结果出来,的确是助情药物。


  傅悠然问,“哪家小姐这样按捺不住啊?”


  “别提了。”江浔说,“谢谢傅叔叔,这事别跟我爸提,真是丢脸。我以后出门真是连口水都不敢随便喝了。”


  江浔把服务生跟服生务的老大拎到时云龙面前,直接给了时云龙两记大耳光,时云龙屁都没敢放一下。


  然后让公司律师将两个小卒告进监狱,至于时云龙,江浔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