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带着游戏回古代 第021章(石榴花)

书名:带着游戏回古代 作者:沙舟踏翠

  阿煜这么想,便这么问了。


  张莹琇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敢置信,嘿嘿笑道:“反正能出来就行,你管这里是哪里呢。”


  副本NPC嘛,第一次出副本,肯定是惊讶的。


  不过,她还没接到副本任务就能把阿煜带出来,看来这副本很复杂!


  阿煜张了张口,看着她的目光不由自主便带上几分敬畏。


  张莹琇被逗乐了,停下脚步捏捏他脸颊,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小仙女啊~”


  阿煜:……


  张莹琇也不再多说,带着他快步走向镇子。


  说来,她带着NPC进城也是有过考量的。


  这游戏的任务五花八门,还贼喜欢把玩家跟NPC捆在一起。什么跑腿任务、收集任务,都是基础的,还有各种拯救任务、保镖任务……除此之外,许多玩家还会特地八卦NPC的事情。


  种种下来,玩家跟NPC走在一起,简直不要太常见。


  故而,张莹琇带阿煜进城,那是半点也不紧张的。


  一路过去,玩家NPC都慢慢多了起来。


  阿煜这会儿才终于像个小孩,瞪大眼睛四处张望。


  那位叔叔为什么要跟一只青蛙打架?而且,仿佛还是落于下风?
  那位姐姐为什么一直绕圈圈?那只母鸡他都能摁住啊。
  那两位哥哥为什么在打架?
  ……


  张莹琇笑吟吟地看着他打量,半点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带着小孩进了小镇,她马不停蹄,把人带到最热闹的市集区。


  “这个叫糖葫芦,酸酸甜甜可好吃了。”她拉着人走到一名卖糖葫芦的老人家前边,抽了一根递给他,“尝尝。”


  阿煜迟疑。


  张莹琇二话不说,将糖葫芦塞他手里,转头去付钱。


  阿煜看了她一眼,再看一眼那名笑呵呵的老人家,偷偷的、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


  好甜。


  张莹琇付完钱回头,就看到这瘦巴巴的小孩满脸满眼都是惊喜,那小心翼翼tian舐的模样,仿佛他手里拿的压根不是糖葫芦,而是什么珍馐佳肴。


  令人心酸。


  只维持了一秒。


  她坏心眼道:“咬一口啊,里头的山楂才甜呢。”


  阿煜不疑有他,张嘴咬下。


  五官瞬间挤到一起——酸的。


  “哈哈哈哈哈哈~~”张莹琇笑得打跌,“我就知道!”


  这游戏可坑人了,专门在这些杂七杂八的小吃上坑人。


  好吧,倒也不算坑,算……真实还原?


  看阿煜还皱着鼻子含着那山楂,她擦了擦眼泪,道:“好啦,太酸就吐出来呗。”


  被酸着的阿煜却不舍得吐。


  他摇了摇头,嘀咕道:“还有糖。”完了便皱着鼻子慢慢嚼了。


  张莹琇愣了愣,转头又买了几串,跟他道:“我放起来,想吃了跟我拿。”


  “……嗯。”阿煜垂下眼睑,含含糊糊应了声。


  张莹琇摸摸他脑袋:“走,还有好多好吃的呢。”


  “不要了。”阿煜抬头看她,认真道,“该干活了。”


  张莹琇:……


  好吧,哄小孩的话被当真了。


  知道这孩子执拗,张莹琇没法,只得再次把他带出城。


  她昨天打猎的时候特地在周围晃了一遍,找到了一处小山坳。


  这山坳离镇子不远,附近玩家不少,大概率不会有高等级野兽出没,但这儿长了几株开着紫色的、臭烘烘花朵的矮树,吸引了许多的丑陋的蟾蜍。


  花臭,怪物既不好看等级也不高,景色还不美,这小山坳自然没什么人过来。


  张莹琇反倒看上了。


  这些跟足球差不多的蟾蜍满打满算才二三级,还是黄名的被动怪,不会群聚而攻之,速度也慢,最适合带小孩过来玩了。


  再者,小孩昨天才被欺负,若是能练点箭法、身法什么的,不说现在,以后总会慢慢好转。


  打着这个打算,她便领着小孩过来这儿了。


  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那诡异的味道。


  阿煜皱起眉头,满脸的嫌弃。


  “花香无毒,不用担心。”张莹琇将人带到山坳上,打开仓库,把自己的新手弓箭翻出来,递给他。


  阿煜:“……?”


  张莹琇往前递了递:“拿着啊。”


  阿煜犹豫地接过来。


  刚将其拿到手上,弓箭立马闪了闪,再然后,那把弓箭便变成小孩合适的大小。


  阿煜惊呼出声。


  “是不是很神奇?这些都是仙家法器哦~我暂且借给你用哈。”毕竟是游戏,每个玩家设置的人物形象高矮不一,武器自然要随之改变。


  张莹琇拎出一筒的羽箭,搁在他边上,指着满地乱跳的□□道,“呐,看到吗?打它们,打死了收起来。”


  “……收起来?”阿煜不敢置信。


  “当然,蟾蜍尸体可以卖钱呢!”张莹琇一挥手,“上吧!”


  阿煜:……


  他不会用弓箭。


  “哦对,你大概没学过弓箭。”张莹琇挠了挠头,“我示范一遍,你仔细看啊。”


  教她是不会教了,她这就是系统技能,戳系统就能自动拉弓射箭,在技能状态下,她就是个机器人,其实压根不会,怎么教人?


  还是让他看标准的系统动作吧。


  她翻出弓箭,戳开系统技能,抽羽箭、拉弓上弦、瞄准、发射。


  “噗叽”一声,一只黄名蟾蜍还没来得及变红名,就四脚朝天了。


  阿煜瞪大眼睛。


  张莹琇吹了声口哨,得意地看他:“姐姐我是不是很帅?”


  什么是帅?阿煜没问。他眼中闪着熠熠光辉,小声问:“我也可以练吗?”


  “当然。你不练习,谁来帮我打蟾蜍?这种黏糊糊的东西,我才不要打!”张莹琇佯装凶狠,“还不快点?”


  阿煜顿时雀跃:“好!我来打!”抽了枚箭,学着她方才的模样,笨拙地拉弓上弦。


  力气不够,拉得脸都红了。


  张莹琇在旁边鼓劲:“用力用力,你可以的!”


  阿煜憋着气,用力拉开弓箭。


  眼看这家伙要松箭,张莹琇忙提醒:“要瞄准,用拉弦的手控制。”


  阿煜慢慢移动,胳膊都开始打颤了。


  张莹琇暗笑,道:“射。”


  箭枝“咻”地一下飞出去,擦着蟾蜍的皮儿落在地上。


  蟾蜍身上冒出“-8”的红字,头顶黄名也瞬间变红,“呱呱”叫着朝俩人跳过来。


  一如她昨日所见,这蟾蜍圆滚滚胖乎乎的,跳起来也慢。


  就是一身疙瘩贼恶心。


  张莹琇嫌恶地抖了抖,立马塞了把匕首给阿煜:“呐。去戳死,看到它股嘴巴就躲开,会喷射毒液的。”虽然她备了解毒丹。


  阿煜点点头,接过匕首,迎着蟾蜍冲上去。


  唰唰两下,就戳了蟾蜍两个血口。


  张莹琇看到那蟾蜍接连冒出“-14”、“-17”,满意极了。这蟾蜍统共就一百二的血量,阿煜多戳几下就能干掉——


  眼角一扫,她大喊:“它要喷毒液了,躲开。”


  阿煜立马往左边闪避。


  “滋”地一下,毒液落空,洒在地面上,几株野草瞬间焦黄。


  阿煜看得脸色有些发白。


  “不错。”张莹琇安抚他,“这玩意也不是时时能喷毒液,喷一次得缓好一会呢。放心。”完了她大手一挥,指挥道,“继续。”


  阿煜咬了咬牙,抓着匕首再次迎上那蟾蜍。


  张莹琇紧张地盯着看。


  “-9”


  “-13”


  “-11”


  全是蟾蜍头上冒出来的红字。


  那蟾蜍慢吞吞的,攻击招式只有吐舌一招,小孩倒是躲得好好的。


  张莹琇微微松了口气,然后提醒:“戳伤口,或者戳要害,比如眼睛嘴巴。”


  阿煜一顿,竟然趁着那只蟾蜍吐舌的一瞬间,横劈过去——


  “暴击 -41”


  蟾蜍抽搐了下,倒地不起。


  阿煜兴奋极了,扭头亮晶晶地看着张莹琇,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张莹琇暗松了口气,竖起大拇指:“不错!”确实不错,临危不乱,胆子还大,假以时日,是个刷怪的好手!


  阿煜登时笑弯了眼。


  “小孩子就该多笑,瞧这多可爱啊。”


  阿煜笑容一收,立马扭过头去。


  张莹琇耸了耸肩。


  许是觉得匕首刷怪更为爽快,阿煜接下来就抓着那把匕首不放。


  越刷越上手,越刷越轻松。


  张莹琇见无需担心,索性坐下来歇息,偶尔指手画脚一下。


  这一刷,就刷了一个多小时。


  刷怪的阿煜小脸红扑扑的。


  张莹琇看他一身汗涔涔的,觉着时间差不多了,便爬起来,递给他一个篓子,道:“好了,暂时够了,把蟾蜍尸体收一收,咱们换个地方。”


  该做午饭了,这里臭烘烘的,还被蟾蜍喷的到处是毒液,她才不要在这里做饭。


  阿煜抹了把汗,听话地去捡满地的蟾蜍尸。


  张莹琇努力表现出杨白劳的神态,各种指指点点,完了还嫌弃不已地拿水给他洗。


  阿煜也不生气,甚至还有些雄赳赳气昂昂:“接下来要杀什么?”


  张莹琇无语,薅了他脑袋一把:“做饭。”


  “……?”小孩不解,“我吃过早饭了。”


  “我说的是午饭。”张莹琇兜住他后脑勺,带着他往前走。


  “午饭?午饭是什么饭?”


  张莹琇随口道:“一天三顿,早午晚饭,午饭就是中午那顿饭啊。”


  “你们竟然吃三顿?”阿煜震惊了。


  张莹琇记得游戏有许多NPC都是只吃两顿的,不过那些都是……她咽下到嘴的话,语气轻松道:“肚子饿了就吃,管他一天几顿。我要是下午饿了,就能吃下午茶,晚上饿了,可以吃宵夜。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别被这些条条框框框死了。”


  阿煜若有所思。


  说话间,俩人已经走到镇外小河边,张莹琇找了块适合搭灶的地方,跟昨日一样,开始指挥小家伙干活。


  今天她要做简单的——葱油拌面。


  这道面食简单,不到半个小时,香喷喷的葱油拌面便递到阿煜面前。


  “别看我做的面条啥也没有,光这葱油,就能香掉你的鼻子,让你吃了一碗还想吃第二碗!”张莹琇自信道。


  阿煜迟疑了下,道:“我是给你干活的……”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你是不是想下午偷懒?”张莹琇瞪他,“快点。”


  “……”阿煜咽了口口水,慢慢接过碗来。


  看到小屁孩头顶的名字越来越绿,张莹琇笑得宛如偷了腥的狐狸。


  “对了,”想到什么,她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你是不是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这破游戏为了追求真实,假如没有线索、没有介绍,NPC是不会知道玩家的名字的。


  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在游戏上线之初,可是害苦了一大批玩家,辛辛苦苦攻略下来一个NPC,甚至不说全名,导致奖励发放失败。


  因为NPC只认游戏名字,平日称呼可以随意,但全名一定要知道。


  当时因为这个,很多人损失惨重,游戏商更是被骂得半死。


  就这,游戏商也不改,只说游戏运行自有一套规则,他们无从干涉。


  玩家们气得牙痒痒的,但这是全球唯一一款全息,只能忍了,转头攻略NPC的时候,都会特地先自我介绍。


  故而,张莹琇看到阿煜名字绿了,立马乘胜追击,打算好好做一番自我介绍。


  阿煜正塞着面条,闻言停下筷子,含糊道:“你不是叫仙女姐姐吗?”


  果然错了。张莹琇心虚干笑,忙找补回来:“那只是我的身份,不是我的名字!”


  “哦。”阿煜继续埋头吃面——这面条好香,比嬷嬷做的白水面条好吃多了!


  张莹琇佯怒:“你怎么不问我叫什么名字?”


  阿煜从善如流,咽下嘴里食物,问:“那你叫什么名字?”


  张莹琇叉腰:“我叫……风华绝代石榴姐!”


  阿煜:……


  好不要脸。


  ***


  昨夜里赫连煜让徐嬷嬷找人教导张莹琇,不说安排,找合适人选也需要时间,徐嬷嬷自然没有告诉张莹琇。


  故而第二天一早,她惯例来到正殿,伺候狗皇帝。


  着衣洗漱,射箭习武,念膳牌,然后侍膳。


  眼看今天在太极殿的活儿差不多完事,一名太监急匆匆进殿,悄无声息凑到今日当值的长富身边,耳语一番后,长富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长富看了眼用膳的赫连煜,摆摆手让太监下去。


  “何事?”赫连煜眼睛不瞎,自然没有漏看这一幕。


  长富飞快扫了眼执箸侍膳的张莹琇,躬身道:“禀皇上,太医院有事要奏。”


  刚要夹菜入口的赫连煜动作一顿,放下筷子:“所为何事?”


  张莹琇眨了眨眼。这是不吃了?


  长富已经凑过来禀事,她慢慢放下筷子,看向边上候着的新玉。


  后者垂眸低眉,宛若未见。


  张莹琇皱了皱眉,索性自己走到守熏笼的宫女身边——狗皇帝一顿饭要用好几块帕子,准备好的帕子都是温在边上一个熏笼里,随取随用。


  新玉这小妞还把她当竞争对手呢,这点小事懒得跟她折腾。


  受熏笼的宫女自然不敢不给,看她过来,立马端出一盘干净帕子递给她。


  张莹琇朝她笑笑,拿了赶紧转回去。


  就这么会儿功夫,长富已经附耳将事情说完,完了似乎还眼带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张莹琇没注意,恭敬地将温帕子递给狗皇帝。后者怔愣了许久,才取下帕子,慢慢擦拭。


  张莹琇等他擦完,又端了新茶搁在他手边,然后便跟着静淑等人收拾桌子。


  赫连煜却陷入了沉思。


  方才太医院,是来报花雕酒之事。


  张莹琇手里收缴而来的那瓶花雕酒,历经半个多月,全被太医院折腾完了。


  可穷尽全太医院之力,也没研究出结果。


  没有东西,查不到花雕酒里有什么东西。


  除了入口微甜,落喉即热,没有别的表征,无色、无气味、无残渣。


  仿佛只是加了些糖的凉白开。


  这么多年,只有“她”送来的东西是这样的。


  查不出材质的武器,查不到配方的药物,不知来源的天才地宝……


  可张家,压根没有这些东西。


  那就是说,张家没有问题。


  有问题的,是张莹琇。


  赫连煜抬眸,看向正在收拾桌子的张莹琇。


  “张莹琇。”他陡然开口。


  张莹琇愣了下,忙放下手里东西,福身:“奴婢在。”


  赫连煜眯眼看着她,缓缓道:“最不能怜惜的娇花,是什么?”


  张莹琇:……???


  “说!”


  张莹琇吓了一跳,哆嗦了下,下意识道:“石榴花?”


  赫连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