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太子爷今天又被逼吃软饭了 第二百一十章 我的人,只认忠心

书名:太子爷今天又被逼吃软饭了 作者:顾家十八

  【防盗章节,稍后替换】


  【这是三章的量,十八最近作息太差了,估计后天恢复】


  【大家可以每天早上看。】


  嗓音如山树间琳琅的风。


  清润似玉。


  沈镇眸孔一缩。


  一只冰凉的手死死扣住他的下巴,让他被逼仰头。


  雪雾间。


  少年眼神睥睨,尊贵又锐利。


  沈镇被她看着,一丝惧怕自骨骸见窜起。


  这是对强者的本能。


  他是沈家良将。


  承袭父命,保护未来家主,誓死效忠。


  能力不弱,甚至,很强。


  所以沈澜才放心把他调给宋芸。


  只是......


  当他对上少年审视的双眸,突然想起刚才两人交手,这位出手间的狠辣。


  “为什么要抢钱。”


  少年话音打断他。


  沈镇一愣。


  “为什么要抢林念的钱?”


  少年又问了一句。


  狂风呼啸。


  暴雪骤急。


  沈镇染血冻僵的脸,僵在那里。


  “我们不抢钱。”


  “不抢钱,那你们想干嘛?”少年问。


  沈镇盯着她的双眸,冷笑。


  “我们又不是小混混,只是奉大小姐之命,要你的一双手。”


  “你说什么!”


  林念一惊。


  满院哗然。


  “放肆!”


  周正荣青筋绷起,直接上前一脚把他踹在地上。


  沈镇吃痛,不明所以。


  刚才气氛还沉寂的院子,突然让人喘不过气来。


  乔家手下急了。


  这就出大事了。


  原本周正荣以为,是这帮小混混要对林念动手,太子爷出头,帮帮乔家六小姐。


  这倒是没什么。


  但是对方要是打太子爷的主意。


  那就不一样了。


  “这就奇怪了,你家大小姐,我又不认识,为什么要对付我?”


  她看起来,很有钱?


  沈镇嗤了一声。


  “不认识?不认识为什么要连续三番让人对付她,还不惜拉拢华医师,专门给我们大小姐不痛快?”


  他淬了一口血沫。


  “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好人。”


  “是她啊。”


  乔钰这才反应过来。


  她想起来了。


  这宋芸,不就是上次在胡爷爷家里见到那位么。


  要是提到华爷爷,她真的想不起来。


  “也是我的错,上次在医院,宋芸这女人不管不顾就要把你抬走,做事情嚣张的很,我就对付了她几次。”林念皱了皱眉,又道:“她是姜焱的女朋友,下期节目马上要录了,估计......”


  剩下的,林念不说了。


  要是乔钰手废了,自然上不了场。


  “此人用心真是歹毒的很。”周正荣脸庞肃穆:“太子爷,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来办,一定不会容他们再放肆!”


  乔钰拧眉沉思。


  她心思通透,这些话一缕,已经知道了大概。


  说白了,就是宋芸看她不爽,林念帮了她,牵连着让宋芸也对林念怀恨在心。


  这宋芸,怎么那么小气?


  肚量跟针尖似的。


  怎么不学学好兄弟邵白。


  她看着躺在地下的沈镇,对着周正荣开口。


  “两件事。”


  “第一件,立马通知所有人,说我和林念重伤遇害,正在抢救。”


  “第二件,去找人通知宋芸,说她的人,现在在我们手里,看她过来救不救。”


  乔钰蹲下身。


  扣住沈镇的下巴。


  “你很能打。”


  四个字。


  略带赞赏。


  这话让沈镇愤恨的看着她。


  觉得羞辱。


  “不如你跟了我?怎么样?”


  “休想。”


  嗓音如山树间琳琅的风。


  清润似玉。


  沈镇眸孔一缩。


  一只冰凉的手死死扣住他的下巴,让他被逼仰头。


  雪雾间。


  少年眼神睥睨,尊贵又锐利。


  沈镇被她看着,一丝惧怕自骨骸见窜起。


  这是对强者的本能。


  他是沈家良将。


  承袭父命,保护未来家主,誓死效忠。


  能力不弱,甚至,很强。


  所以沈澜才放心把他调给宋芸。


  只是......


  当他对上少年审视的双眸,突然想起刚才两人交手,这位出手间的狠辣。


  “为什么要抢钱。”


  少年话音打断他。


  沈镇一愣。


  “为什么要抢林念的钱?”


  少年又问了一句。


  狂风呼啸。


  暴雪骤急。


  沈镇染血冻僵的脸,僵在那里。


  “我们不抢钱。”


  “不抢钱,那你们想干嘛?”少年问。


  沈镇盯着她的双眸,冷笑。


  “我们又不是小混混,只是奉大小姐之命,要你的一双手。”


  “你说什么!”


  林念一惊。


  满院哗然。


  “放肆!”


  周正荣青筋绷起,直接上前一脚把他踹在地上。


  沈镇吃痛,不明所以。


  刚才气氛还沉寂的院子,突然让人喘不过气来。


  乔家手下急了。


  这就出大事了。


  原本周正荣以为,是这帮小混混要对林念动手,太子爷出头,帮帮乔家六小姐。


  这倒是没什么。


  但是对方要是打太子爷的主意。


  那就不一样了。


  “这就奇怪了,你家大小姐,我又不认识,为什么要对付我?”


  她看起来,很有钱?


  沈镇嗤了一声。


  “不认识?不认识为什么要连续三番让人对付她,还不惜拉拢华医师,专门给我们大小姐不痛快?”


  他淬了一口血沫。


  “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好人。”


  “是她啊。”


  乔钰这才反应过来。


  她想起来了。


  这宋芸,不就是上次在胡爷爷家里见到那位么。


  要是提到华爷爷,她真的想不起来。


  “也是我的错,上次在医院,宋芸这女人不管不顾就要把你抬走,做事情嚣张的很,我就对付了她几次。”林念皱了皱眉,又道:“她是姜焱的女朋友,下期节目马上要录了,估计......”


  剩下的,林念不说了。


  要是乔钰手废了,自然上不了场。


  “此人用心真是歹毒的很。”周正荣脸庞肃穆:“太子爷,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来办,一定不会容他们再放肆!”


  乔钰拧眉沉思。


  她心思通透,这些话一缕,已经知道了大概。


  说白了,就是宋芸看她不爽,林念帮了她,牵连着让宋芸也对林念怀恨在心。


  这宋芸,怎么那么小气?


  肚量跟针尖似的。


  怎么不学学好兄弟邵白。


  她看着躺在地下的沈镇,对着周正荣开口。


  “两件事。”


  “第一件,立马通知所有人,说我和林念重伤遇害,正在抢救。”


  “第二件,去找人通知宋芸,说她的人,现在在我们手里,看她过来救不救。”


  乔钰蹲下身。


  扣住沈镇的下巴。


  “你很能打。”


  四个字。


  略带赞赏。


  这话让沈镇愤恨的看着她。


  觉得羞辱。


  “不如你跟了我?怎么样?”


  “休想。”


  嗓音如山树间琳琅的风。


  清润似玉。


  沈镇眸孔一缩。


  一只冰凉的手死死扣住他的下巴,让他被逼仰头。


  雪雾间。


  少年眼神睥睨,尊贵又锐利。


  沈镇被她看着,一丝惧怕自骨骸见窜起。


  这是对强者的本能。


  他是沈家良将。


  承袭父命,保护未来家主,誓死效忠。


  能力不弱,甚至,很强。


  所以沈澜才放心把他调给宋芸。


  只是......


  当他对上少年审视的双眸,突然想起刚才两人交手,这位出手间的狠辣。


  “为什么要抢钱。”


  少年话音打断他。


  沈镇一愣。


  “为什么要抢林念的钱?”


  少年又问了一句。


  狂风呼啸。


  暴雪骤急。


  沈镇染血冻僵的脸,僵在那里。


  “我们不抢钱。”


  “不抢钱,那你们想干嘛?”少年问。


  沈镇盯着她的双眸,冷笑。


  “我们又不是小混混,只是奉大小姐之命,要你的一双手。”


  “你说什么!”


  林念一惊。


  满院哗然。


  “放肆!”


  周正荣青筋绷起,直接上前一脚把他踹在地上。


  沈镇吃痛,不明所以。


  刚才气氛还沉寂的院子,突然让人喘不过气来。


  乔家手下急了。


  这就出大事了。


  原本周正荣以为,是这帮小混混要对林念动手,太子爷出头,帮帮乔家六小姐。


  这倒是没什么。


  但是对方要是打太子爷的主意。


  那就不一样了。


  “这就奇怪了,你家大小姐,我又不认识,为什么要对付我?”


  她看起来,很有钱?


  沈镇嗤了一声。


  “不认识?不认识为什么要连续三番让人对付她,还不惜拉拢华医师,专门给我们大小姐不痛快?”


  他淬了一口血沫。


  “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好人。”


  “是她啊。”


  乔钰这才反应过来。


  她想起来了。


  这宋芸,不就是上次在胡爷爷家里见到那位么。


  要是提到华爷爷,她真的想不起来。


  “也是我的错,上次在医院,宋芸这女人不管不顾就要把你抬走,做事情嚣张的很,我就对付了她几次。”林念皱了皱眉,又道:“她是姜焱的女朋友,下期节目马上要录了,估计......”


  剩下的,林念不说了。


  要是乔钰手废了,自然上不了场。


  “此人用心真是歹毒的很。”周正荣脸庞肃穆:“太子爷,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来办,一定不会容他们再放肆!”


  乔钰拧眉沉思。


  她心思通透,这些话一缕,已经知道了大概。


  说白了,就是宋芸看她不爽,林念帮了她,牵连着让宋芸也对林念怀恨在心。


  这宋芸,怎么那么小气?


  肚量跟针尖似的。


  怎么不学学好兄弟邵白。


  她看着躺在地下的沈镇,对着周正荣开口。


  “两件事。”


  “第一件,立马通知所有人,说我和林念重伤遇害,正在抢救。”


  “第二件,去找人通知宋芸,说她的人,现在在我们手里,看她过来救不救。”


  乔钰蹲下身。


  扣住沈镇的下巴。


  “你很能打。”


  四个字。


  略带赞赏。


  这话让沈镇愤恨的看着她。


  觉得羞辱。


  “不如你跟了我?怎么样?”


  “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