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理念碰撞(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轻叹一声, 调集菌丝大军,以谢无妄的元火为先锋,一缕缕像是点燃的引线, 自四面八方围向毛英俊那颗灰黑的心脏,准备发起总攻。


  一成把握。


  她的脑海中不禁晃过一个念头。


  倘若是话本,主角在关键时刻必定会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力量,创造种种不可思议的奇迹。


  别说一成把握, 就算是万中挑一的大机缘, 也该降临在主角的身上。


  只可惜, 自打进入这药师莲华境, 无情的现实已经一次又一次粉碎了蘑菇天真的幻想。


  她不是主角, 谢无妄也不是主角。


  明明英雄救美的音之溯才是话本主角嘛!


  宁蘑菇的眼角忧郁地垂了下去。


  “放手去做。”谢无妄带着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又轻又懒,好像天塌下来也无所谓。


  她的心底忽然就安定了许多。


  她没回答, 双眸一凝, 向毛英俊的心脏发起冲锋!


  精力尽数凝聚在每一缕菌丝之上,她全神贯注, 将每一丝攻击和闪避的动作都做到了极致。


  脑海中“滋滋”作响,精神力的消耗异常恐怖。


  今日之前,她并没有活体取孢子的经验, 一切技巧都来自倒霉的毛英俊。


  回顾毛英俊体内, 处处都是惨不忍睹的失败痕迹。


  而此刻,却再不容失败。这里是心脏,修真者的心脉亦是命脉,一旦断绝,便再无生理。


  虽说大修士元神强大, 即便身殒也可以元神重修,但事实上身躯死亡之时往往伴随着大恐怖, 极少有人还能够稳住本心维持清明,令元神不增不减,等待重修的机缘。自古至今,能够叫得出名字的转生者唯有几位佛门高僧。


  如毛英俊这般,被魔蛊噬心,更是不可能维系元神不灭。


  宁青青的额头上渐渐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她的精神力在剧烈消耗,脑袋里好像盛着沸水,不断地烧灼冒泡。


  她强行收束心神,周遭一切仿佛都静止下来,一缕缕菌丝的挪移变成了极缓的慢动作。


  这种状态通常只能持续一瞬。


  宁青青的心神更加沉静,她沉稳地维持住了眼前缓慢的世界,冷静地操控着菌丝,穿梭在几近停滞的时间之中。


  前进、前进。


  冲锋!


  元火与她配合极度默契,远远超过她的预期。


  包抄、吞噬、灭绝。


  有条不紊。


  忽有一瞬,眼前一片空茫,无数缕菌丝像浪花涌进海湾,触碰彼此,欢乐嬉戏。


  心脏中的魔蛊孢子已全部清理干净,肌理和心脉有少许破损,但并不致命。


  成功了!


  宁青青神色一振,欣喜地望向毛英俊。


  他的脸上已经不再有魔纹的痕迹,此刻看起来虚弱又萎靡,垂着头,陷入了沉沉昏迷。


  她做到了!


  拼尽全力,做成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身体和精神虽然疲惫至极,脑海中空空荡荡,但是心里却比任何一个时刻都要充实和满足。


  她的理想,已不再遥不可及。


  与万妖之王做朋友√


  解救被邪恶孢子控制的活体√


  只差最后一步――人们和毛绒绒愉快地生活在一起。


  但是……


  她的理想与谢无妄的森严道律显然有冲突。


  如果毛英俊一定要死,那么解除了孢子控制的妖兽们同样也不容于世。


  怎么办?


  不擅长哲学思考的蘑菇瞬间就把脑袋愁成了一团乱麻。


  罢了,先把元火还给谢无妄。


  她眨了眨眼,手腕一动,发现自己细细的腕子被他捏在掌心。


  谢无妄手大,五指修长,这么环着她,就像握了两根筷子似的。


  宁青青:“……”这个脑补真是一丁点都不暧昧。


  她操纵着菌丝,小口小口把元火挤了出来。


  “噗簌、噗簌、噗簌……”


  有气无力,一丝一丝迸出指尖。


  谢无妄看得额角乱跳,侧眸一瞥,见她弯着眼睛,神色十分虚弱,但是眼神得意骄傲。


  如果她有尾巴,此刻一定翘上了天。


  谢无妄懒懒地笑了笑,并没有操纵自己的元火,而是看着她慢吞吞地、一缕缕将它们挤出来。


  终于,弹尽粮绝。


  她轻轻舒了口气,然后愁苦着脸,望向五个浮屠子那么大的藤球,开始解那些密密麻麻搅在一起的菌丝和藤蔓。


  当时性命攸关,她被毛英俊追杀得鸡飞狗跳,根本顾不得什么齐整致密、什么规则韵律,只知一股脑地用藤蔓和菌丝往毛英俊的身上缠裹,此刻可好,纵横交错的菌丝一圈又一圈,乱成了一团庞大的巨型乱毛线!


  宁青青听得自己脑袋里“嗡嗡”作响,一股股寒意沁着心脾地凉。


  作孽啊!


  她已经很累很累了。解决一颗黑心,几乎掏空了她的身体和灵魂。


  她现在只顾得上心疼解不开那团乱麻的自己。


  抽丝剥茧、抽丝剥茧……


  摔啊!哪有这么乱的茧!


  越解越乱,越缠越紧……非但没能把菌丝收回来,反倒把体内仅剩的几缕缕都给榨了出去,全缠成一团。


  本已经不富余的小脑力更是雪上加霜,宁青青头晕目眩,脑海又空又冷。


  “谢……帮我……”


  身体朝前一栽,她的额头狠狠撞上了谢无妄的胸口。


  宁青青:“……”她只是想请他帮忙解那个球,没想到连话都说不囫囵了,身体也像醉酒般无力。


  “砰。”额头一痛,整个脑仁都震着疼。


  他的胸膛,比玉梨木廊的地板还要硬。


  谢无妄身躯微僵,像是被她撞傻了,并没有伸手扶她,宁青青只好自己揪住了他的衣带。


  “阿青?”


  声音微有一点哑。


  可怜的蘑菇抬头看他,只见那张俊美的面庞微微摇晃,还自带着朦胧的光。


  她虚弱地喘了几口气,可怜兮兮地开口:“帮我……解下……”


  为了不摔倒,她用尽全力拽着他的束带。


  “……”谢无妄身体更僵,喉结微动,“阿青,你元神有损,速速静心调息,我渡你灵力。”


  “不……”宁青青吃力地往外蹦字,“解、丝……”


  他身上这条束带是她亲手织的,用的是南瞻洲天山产的冰蚕丝。


  谢无妄沉声叹息,一条长臂绕向身后,揽住了她绵若无骨的腰。


  “阿青,静心闭目歇息。”谢无妄腮骨微动,似是无奈地磨了磨牙,“勿多思。”


  这莲雾无孔不入,她身负内伤,元神再损,自然是难以抵御。


  他不是什么君子,但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趁人之危。


  宁青青努力瞪了他一眼。


  那么多丝缠在一起,还让她睡?叫她怎么睡?


  睡个大毛线呢?


  她颤巍巍抬手揪他衣襟。


  谢无妄忍无可忍,将她打横一抱,掠坐到山石上,将她那一双不安生的小爪子擒在身前。


  “别乱动。”声音低沉隐忍。


  蘑菇生气又不解,情急之下,眼睛里浮起了细细一层波光,呼吸也加快了许多,身体轻轻拧动挣扎。


  谢无妄更僵。


  温香软玉在怀,朝思暮想的甜香与温暖近在咫尺,美丽的红唇微微开启,一声声呼吸似是乱人心智的邀约。


  不可。


  谢无妄狭长漂亮的黑眸中翻涌起了暗色,眼尾泛着薄红,声音带上了些不易察觉的气急败坏:“身上有伤。闭眼闭嘴。”


  他的掌心更加滚烫,将她的双腕钳得分毫也动弹不得。


  宁青青挣脱不开,悲愤地调动着几乎全干的灵力,探出菌丝,结成一只手指大小的蘑菇。


  蘑菇帽子一晃一晃,指向那个藤球。


  谢无妄微怔。


  她一字字往外蹦:“帮、拆、懂?”


  谢无妄:“……”


  淡定无比的道君大人慢悠悠松开手,将她扶坐在山石的凹陷中。


  他那双冷白的耳朵上沁出了淡淡的红色。


  “急什么。”他镇定自若,“先找地方安置你。”


  “哦……”宁青青眨了眨眼睛,恍然点头。


  果然是谢无妄想得周到。蘑菇晕乎乎的脑子缓缓转动。


  谢无妄窥着她神色,眉梢挑起少许,转身时,不动声色轻吐一口长气。


  他潇洒利落地掠到大藤茧上,一缕一缕拆了起来。


  不得不说,谢无妄的确是条理清楚、心细如发。


  宁青青拽了半天拽不开的大毛线,很快就被他拎着线头一条条拆了开来。


  他的动作堪称优雅,轻飘飘地掠上掠下,时不时广袖一抖,便有大蓬大蓬的菌丝和藤蔓向着周遭散开。


  散落得整整齐齐。


  蘑菇最容易沉迷于这种规律齐整的美感。


  她眯起了眼睛,愉悦地欣赏那一条条整齐铺开的线线。


  碧绿规整的藤蔓和通透晶莹的菌丝排列成同心圆,向着四周散射,谢无妄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淡笑,行云流水的起落之间,藤茧一圈一圈规则地瘦了下去。


  他就像个光源,散出万道致密炫美的光。


  宁青青:“……”


  真是很戳蘑菇的审美啊。


  她根本不舍得回收菌丝,因为那样就会打破眼前一幅完美规则的图案。为了美景,她完全可以忍受身体和识府空空荡荡的痛苦,就像那些凡间名士宁愿忍饥挨饿也一定要买字画一样。


  这叫风雅。


  谢无妄也不催她,他做事的时候总是异常专注,好像全然忘了她这只蘑菇。


  飒飒飒飒飒――


  终于,最后一圈菌丝散落,毛英俊摔在了同心圆中央。


  这下摔得不轻,毛英俊从昏迷中醒来,努力用手掌撑着地面,支起身体,重重跪在了谢无妄面前。


  成功破坏了菌丝的完美。


  “君…上。”毛英俊嗓音嘶哑,破锣一般开口,“属下有话…要禀。”


  宁青青不禁微悬起心脏,抬眸望向谢无妄。


  “说。”谢无妄敛去了假笑。


  毛英俊缓了口气,沉声道:“方才夫人解我心脏之毒时,我的脑中如走马观灯般,看到自己所行的诸般错事,以及染毒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