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她的把握(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既然毛英俊非死不可, 宁青青倒是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谢无妄收手:“请。”


  宁青青定了定神,抬眸凝视着藤茧中的毛英俊。


  毛英俊那双纯黑的眼睛正在疯狂颤动,自身的意识从黑暗深渊中苏醒, 努力与魔毒争夺身躯的控制权。


  眸底有暗芒疯狂闪动。


  他对谢无妄有敬、有畏、也有愧。


  宁青青不忍细想,老好人毛英俊当初是如何被谢无妄折服,死心塌地跟随他。她也不忍深想,在这些年间, 毛英俊是如何鞍前马后为谢无妄效力, 伴着他一步一步登上至尊之位。


  该是何等深厚的袍泽之情。


  谢无妄当真没有任何触动吗?显然不可能。


  只不过他这个人啊, 对别人狠, 对自己更狠。


  宁蘑菇幽幽叹了一口气。她和谢无妄成婚三百多年, 从前,却根本没有走进他的世界。


  她摇摇头, 不再多思。


  菌丝试探着, 扎向毛英俊指尖的魔纹。


  “滋嘤――”


  菌丝的尖端刺入魔纹那一霎,宁青青脑海中传来尖锐锯痛, 鼻腔发寒,险些站立不稳。


  谢无妄的大手及时捉住了她的双肩。


  他并没有劝她停下,只是不动声色地向她渡了些滚烫的极火灵力。


  那股热流并不冒犯, 只像是暖融的炉火一般, 不显山不露水地替她驱除寒意。


  宁青青此刻倒是丝毫也顾不上冷热,就在菌丝与魔纹接触的瞬间,她的心中已滚过了惊雷一般的念头――


  孢子!


  又是孢子!


  虽然她隐约觉得邪恶孢子影响妖兽的情形与魔蛊控制人心似乎有些异曲同工,但是哪怕她是一只天马行空的蘑菇,也没有想过这二者之间会任何关联。


  她只是单纯地觉得, 自己可以从土壤中汲取灵力,可以从魔尸身上吸收灵力, 可以把邪恶孢子的力量化为己物,说不定……也可以试试吃掉魔纹。


  没想到,一口薅下去,竟从魔纹中品出了孢子的滋味!


  控制毛英俊的,居然也是孢子!


  头顶像是落了个炸雷。就在她心头发寒之时,一股外来的暖融热流氤氲周身,令她精神一振。


  她摁下惊骇,定下菌丝不再反抗,而是任凭蠕动的魔纹吞噬掉身陷囹圄的先锋菌丝。


  在那些英勇就义的菌丝彻底死亡之前,宁青青聚精会神,细细品味菌丝一点点被腐蚀消亡的过程。


  菌丝与她五感相通,所有的痛苦都令她感同身受。


  魔毒的侵蚀有种奇异的“干辣”感觉,它们会抽干水分和生机,把猎物同化成腐朽灰黑的一滩,过程又痛苦又恶心。


  宁青青面无表情,淡然承受。


  她犹记得,第一次被板鸭崽踩断几缕小菌丝的线线时,痛得她双眼泪花花,手指脚指都痉挛个不停,过了好几日仍然心有余悸。


  如今……她早已经不再是那只娇嫩的小蘑菇了。那种程度的菌丝断裂,在今日的她看来,当真就是断了几根头发丝丝。


  她已经成长为一只成熟的大蘑菇,就像一枚老帮菜。


  忧郁的蘑菇慢吞吞地把自己的“死亡”过程悉心分解了一遍。


  摸透了对方的实力。


  魔纹,并不单纯是孢子,也不单纯是魔毒。


  魔毒与邪恶孢子,通过某种未知的手段结合在一起,狼狈为奸。


  此事当真是细思极恐。


  她定了定神,决定先对付它,其余的事情容后再议。


  这只混合了魔毒的孢子不能直接吞噬,因为魔毒会污染她的菌丝,把她变得又丑又臭,并且无法成功进食。


  她的菌丝只擅长吞噬、绞杀,欠缺了强硬的攻击力。


  比如……像谢无妄的那个火。


  宁青青眨了眨眼睛。


  上一回,他曾用元火把她识府里的蘑菇烧成了烤瓷蘑菇。那种程度的火,高等生物完全可以掌控。


  她慢吞吞地偏头,盯向谢无妄:“可以把元火借我用用吗?”


  谢无妄被她盯了个猝不及防。


  他微怔,不动声色地松开了扶住她的双肩的手。


  “不行就算了。”宁青青转动着眼珠,开始另想办法。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本命灵元是每一个修士的立身之本,把元火交给别人,便等于将命脉和破绽都给了别人。脑子正常的人类都不会答应这样的无理要求。


  方才只是随口一说,说完便觉得自己没带脑子。


  没想到谢无妄却是笑了笑,薄唇微扬,姿态轻懒不羁:“行。”


  宁青青愣:“嗯?!”


  他懒懒掀了下眼皮:“但是元火炽烈。不顾身上有伤?”


  她仍有些没回过神来:“……你行的话,我当然没问题。”


  谢无妄失笑:“阿青,在你面前,我何时说过不行。”


  宁青青:“……”


  好像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不等她细想,谢无妄的黑眸中已浮起了蓝白火光,指尖缓缓挑起一缕流水般的焰。


  宁青青赶紧抬起了右手:“放这。”


  谢无妄扬手捏住她的手腕,那一缕元火沁入她的命脉。


  为防着元火失控伤到她,他并没有松开手。


  纤细柔软的腕骨,不堪一折。


  事业狂宁青青接到元火,立刻将精力尽数放到了菌丝之上。


  她用菌丝挑起元火,发现它老实得不得了,任她搓圆捏遍。


  宁青青菇心大悦,当即双眸一凝,迅速将携带了谢无妄元火的菌丝送到前线。


  菌丝冲锋!


  魔纹与菌丝瞬间绞杀在一起。


  阴险无比的宁蘑菇悄无声息地递上元火,精准无比地追杀魔毒,将邪恶孢子留了下来,包抄、分割、吞噬。


  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


  不但可以控制自己的菌丝,还能把别人的元火也舞动得行云流水。


  菌丝疯狂蔓延。


  一寸一寸攻城掠地。


  冲锋!


  正当宁青青聚精会神、稳扎稳打之时,忽闻一道刺破耳膜的女声陡然在身后爆发――


  “啊啊啊――快杀了他!”


  宁青青险些被这一嗓子惊到走火入蘑。


  菌丝回退少许,她偏头望去。


  只见云水淼已被人搀扶着走到了近处,她睁大双眼,颤巍巍的手指直指毛英俊。


  “道君!就是他杀害了文鸳婆婆,将我掳到此处!他入魔了!”


  一副又惊又怒又恨的模样,倒不像是装出来的。


  宁青青的视线在云水淼脸上停留了一瞬,然后好奇地望向她的身旁。


  那个男人是谁?!


  ……可好奇死个菇了!


  只见搀住云水淼的男子,一身青衫,气质如莲,琥珀琉璃一般的浅棕双眸像是盛着清澈的水。


  药王谷谷主,音之溯。


  宁青青怔了片刻,脑海中缓缓浮起种种往事。


  音之溯曾与上一任西阴神女玉瑶相恋,中途被连雪娇横插一脚,害玉瑶伤心出走。后来音之溯娶了连雪娇,却仍对玉瑶念念不忘,忽略连雪娇母子,养出个祸害无数少女、擅用魔蛊的儿子音朝凤。


  所以……音之溯这是把云水淼当成了玉瑶吗?


  宁青青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此刻,音之溯的脸色有些白,俨然带着伤。


  他长身一揖,然后手指毛英俊,语声沉痛道:“此獠杀伤我药王谷无数长老弟子,将神女掳到药师莲华境欲行不轨,我追了进来,却不是他的对手,一番鏖战之后,用计将他分离到镜像之中……后来的事,是我未能守住本心,铸成大错。我犯了错,愿承担一切责罚,只是此獠穷凶极恶,满手血腥,不可不除!”


  他又揖到底,青衫在身侧微微飘荡:“请道君手刃此獠,还我药王谷一个公道!”


  在他身旁,云水淼定定盯住谢无妄,眸光十分复杂。


  愤怒、懊恨、怨天尤人……种种情绪不一而足。


  被谢无妄当场撞见她与旁人行那等事情,她自然知道自己没有指望了。至少,用“西阴神女”这个身份时,是不可能再近谢无妄的身了。


  谁都知道,谢无妄挑剔得要命。


  好半晌,云水淼眸中的意难平化成了颓然,她恹恹道:“音谷主无需自责,你为了救我性命被这个魔头击伤,又耗尽全部灵力开启镜像,自然难以抵御莲雾的药力。我说了……我是自愿的。”


  音之溯生得极好,一身气度风华甚是动人,英雄救美的壮举也让云水淼心中有了好感,再加上莲雾强大的促情作用,云水淼一时意乱情迷,与他成就了好事。


  行事过程中,音之溯款款深情,温言暖语,更是动人,她渐渐便敞开心胸彻底接纳了他,忘情地与之颠鸾倒凤,直到谢无妄一剑掷来,惊软了鸳鸯翅膀。


  宁青青听完来龙去脉,心中一时也不知是何感想。


  这个剧情倒是与话本上的故事非常吻合。恶人有了,娇弱的、被撕坏衣裳的神女有了,救美的英雄有了,以身相许也有了!


  只不过,结果与想象之中大相径庭。


  纵然是天下至尊谢无妄,在这个故事里也变成了旁人的配角。


  宁青青眨了下眼睛,扬起唇角:“那……恭喜二位?祝百年好合?”


  犹豫而客套的语气,让音之溯与云水淼双双眼角抽搐,垂下头去。


  音之溯拱手:“待离开莲华境,音某自会给神女一个交待。道君向来公正严明,还望诛杀此獠,以慰无辜者在天之灵!”


  他咳了几声,吐得满襟都是血。


  谢无妄淡淡瞥过一眼:“天圣宫内部事务,无关人等退避。”


  “可是……”云水淼不忿地指向毛英俊。


  威压自谢无妄身上若有似无地漫开。


  音之溯神色凛然,抚住云水淼双肩,俯身告退。


  谢无妄挥袖圈出结界。


  “继续。”长眸微垂,声音懒散,仿佛只是赶走了几只蚊虫。


  宁青青定定神,命令大口吃瓜的菌丝们收了心,继续向毛英俊体内的魔毒孢子发起冲锋。


  有谢无妄的元火相助,一路势如破竹。


  可惜她没有活体取孢子的经验,虽然已经非常小心谨慎,但还是对毛英俊的肌体和经脉造成了许多无可挽回的损伤。


  换成妖丹的话,已经裂了一大堆。


  宁青青很不好受,更让她难过的是,她还清晰地感觉到了来自毛英俊的感激与劝慰之情。他似乎在对她说,只管放手施为,他没有关系,他非常感激她。


  ‘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宁青青轻轻摇晃菌丝。


  五脏六腑,百孔千疮。


  菌丝向着心脏漫去。


  毛英俊的心脏果然已被魔纹渗透,与当初黄威那颗黑色的心脏一般无二。


  宁青青指挥着菌丝们,将这颗心脏彻底包围。


  她停了下来,看向谢无妄:“只有一成把握。”


  他笑着,指尖若有似无地触了触她的腕脉。


  “不,你有五成。”


  宁青青纳闷偏头:“真的只有一成。”


  谢无妄淡定无比:“要么死,要么活,不就是五成,去吧。”


  宁青青:“……”


  说得好有道理,完全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