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静淡如莲(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在宁青青的身后, 巨大的藤蔓圆球高悬半空,只露出毛英俊那张丑陋狰狞的脸。


  而谢无妄身后的场景,就颇有些一言难尽……


  宁青青一时难以判断对面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看起来比她这边的战况惨烈得多。


  莲雾散得七零八落, 地面处处可以看见斑驳的血迹,周遭崖壁上的藤蔓也断了许多,有些像是被战斗的劲风割断,有些像是被人用手扯断, 零乱得很。


  但是, 空气中却飘浮着一股靡靡之息。


  宁青青与谢无妄成亲三百年, 自然熟知床榻之事。一触到对面的气味, 她便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眉心微微蹙了起来。


  很显然,谢无妄那一边的药师莲华境中, 有过战斗, 更有过最激烈的情爱之事――兴许还不止一次。


  她倒霉地掉到了毛英俊这一边,所以对面是谢无妄和云水淼。


  他们……发生了什么?


  视线一转, 宁青青看见了“西阴神女”云水淼。


  那一圈信仰功德之光已经荡然无存,此刻的云水淼,眉梢眼角俱是春色, 双颊通红, 神色恍惚。她倚在莲瓣边上,正垂着头,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一件宽大的男子衣袍,可以看得出来,这件衣袍底下便是她不着寸缕的身躯。


  身处一片破碎废墟之间, 更有种难言的香-艳。


  宁青青的脑海空白了一瞬。


  仿佛想了很多,又仿佛什么也没想。


  刑讯逼供……是这样的吗?


  胸腔中被毛英俊震出的淤伤闷闷发作起来, 冰冷的痛感氤氲开,从胸口蔓延到指尖。


  为了制造那只五个浮屠子那么大的藤蔓球,她已将菌丝全部掏空,此刻身躯中泛起一阵空洞的感觉,与内伤的冷疼交织在一起,就像是……一场重症伤寒来袭。


  她缓缓眨了下眼睛,视线与谢无妄对上。


  “阿青?”他长眉微蹙,像是身处梦中。


  那双向来无波无澜的黑眸中荡起了万丈惊滔,一瞬间,有惊有怒,还有劫后余生般的狂喜。


  只不过这股暗潮只翻涌了一瞬,便沉回了古井无波的眸底,只留下一丝几不可察的余浪。


  下一刻,宁青青落进了炽热滚烫的男人怀抱。


  谢无妄的胸膛极硬,他的手臂箍着她,像是要将她杀死在怀中。


  “咳……”她吃力地咳了一声。


  干净清爽的冷香撞入她的鼻尖,她愣了片刻,心头浮起了慵懒安全的感觉。


  她忽然便知道,他没有做那样的事情。


  毕竟曾在一起三百多年,气息、温度、细微的肢体语言都不会撒谎。


  她一个激灵醒过了神,挣扎着,把自己的小手从他怀里探了出来。


  迅速捂住他的眼睛。


  谢无妄:“?”


  “你还没看见毛英俊,我还有机会回答一次。”她斩钉截铁地蒙了一个答案,“你要杀毛英俊,是因为他严重拉低了天圣宫的平均容貌水平!”


  谢无妄有好一会儿没有任何声息。


  他的眼睫很长,轻轻慢慢地扫过她的掌心。


  半晌,他低笑了起来,胸腔闷闷地震动。


  “错。”他的声音平静冷酷,“你输了。记得自觉履行我们的约定。”


  她忧伤地垂下了眼角。


  “谢无妄,”她拖着嗓音,奇怪地问他,“你的手,为什么在抖啊?”


  他揽在她身上的十指几乎嵌进了她的身体里面,而且指尖都在隐隐发颤。


  他的气息又消失了一瞬。


  然后手便不抖了。


  “有吗?”他若无其事地将她从怀中推开,扶她站稳,“错觉。是你在抖。”


  她挪开了覆在他眼睛上的手,发现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破绽。


  “哦……”她将信将疑。


  他懒懒挑起眉梢:“阿青竟然生擒了毛英俊,真会给我惊喜。”


  她竟然进来了,还打赢了毛英俊。


  惊喜是假,后怕是真。


  宁青青得意地扬起了自己的小下巴,朝他点点头:“小意思。越阶对付强敌,于我们高等生物而言并非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谢无妄的视线沉沉落向她发白的唇:“受伤了?”


  他扬手,一边从乾坤袋中取出他自己的外袍披在她小小的身躯上,一边摁住她的腕脉,抿唇,冷肃地渡入灵力。


  此刻宁青青倒是根本顾不上自己的伤势,她眨巴着好奇的眼睛与谢无妄眼神交流,想要知道他这一边的镜像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惜谢无妄根本不打算满足她的好奇心。


  他垂眸,认真得像个老御医。


  方才――


  谢无妄来到这片废墟,听到巨莲后方传来靡靡之声。


  环顾四下,只见周遭战斗痕迹异常激烈,随处可见斑驳鲜血。不过在他抵达之时,战局已然发生了变化,从灵力对轰,转成了贴身肉搏。


  男女纵情的声音起此彼伏,一时分辨不出是痛苦还是愉悦。


  谢无妄冷着脸掠到莲后,本欲动手斩杀毛英俊、逼供云水淼,却忽然发现……


  眼前的情形,竟然完全偏离了自己的预期。


  就连反应奇快,行事从不迟疑的谢无妄,亦是狠狠怔了一瞬。


  距离这对男女太近,即便屏了息,仍觉得周遭的空气黏腻难忍。


  女的是云水淼没有错,男的,却不是毛英俊。


  谢无妄祭出龙曜,凶剑出鞘,厉啸着破空而过,直直插到这二人纠缠的身躯旁边,“铮”一声没入泥层,只留半柄剑身,散出凶戾的煞气,惊醒这对沉迷的鸳鸯。


  至于会不会把男的惊出什么阴影……


  那便不是道君大人需要考虑的事情。


  谢无妄给了他们片刻“冷静”的时间,然后背着身,负着手,简单地询问了几句。


  他并不关心这对男女的事情,得知疯魔的毛英俊被封印到了对面的镜像之中,他便以焰力震碎屏障,打算先解决毛英俊再说其他。


  谁能想得到,屏障后面竟然站着宁青青。一身红裙破了少许,脸色有些白,却掩不住那耀眼夺目的飞扬神采。


  而毛英俊,已被捆成个大球,吊在她身后晃悠。


  此刻仍在发出不似人声的咆哮。


  他这边,无甚可说的。他倒是想听她骄傲地炫耀战绩。


  谢无妄眸光微动,视线在宁青青身上转过一圈。


  她已披上了他宽大的白色外袍,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巴掌大一张脸。


  他松开了她的腕脉:“内伤,需调养。”


  好奇的蘑菇根本无心理会自己的伤势。


  她踮着脚,往谢无妄身后望。


  忽然看见莲瓣后面探出一只手来,搀住站立不稳的云水淼。


  云水淼眸光一晃,垂着头,绵软无力地倚了过去。


  宁青青:“!”


  明明是两个人的故事,为什么男主角变成了别人的姓名?


  她恨不得把脖颈拉成菌丝,将脑袋远远地顶出去,绕过莲瓣,看看这个男的到底是谁。


  只见莲瓣下方闪过一角青衣,静淡如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