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以柔克刚(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话本都看到狗身上去了。


  莲雾屏障坚固又安静, 什么英雄救美,什么谢无妄徒手掏心,不存在的, 完全不存在的。


  开局一蘑菇,保命全靠哭?


  宁青青:“……”


  烈风扑面,扬起双臂的毛英俊活像一只黑色大蝙蝠,顷刻就杀到了近前。


  人还未至, 一股浓烈的体腥味已撞了她一个满怀。


  宁青青:“……”


  不慌、稳住……稳个屁啊!


  她双眸微凝, 腿一弯, 软软向后跌倒。


  毛英俊掠到近处, 见宁青青摔向石阶, 他那双纯黑的蝠目中立刻迸出了更加邪yin的光芒。


  他合身一纵,身躯平平横空, 想要顺势将她压到身-下。


  距离这么近, 宁青青更是将他的神色看了个分明。此刻的毛英俊已经没有了人类的神态,他呲着上唇, 鼻翼呼呼张合,舌头斜斜伸出来,对准了她嘴巴的方向。


  ……好恶心!


  要是被这玩意亲上一口, 她能当场把菌丝都吐出来。


  后背硬硬一硌。


  碰到石阶了!时机正好!


  宁青青陡然扬起右手, 荡出的菌丝非常习惯地凝成一只合拢伞帽的大蘑菇,顺着毛英俊飞扑的路径重重一甩――强韧有力的菌杆弯曲、猛抽,铁拳一般的蘑菇头“砰”一声撞在毛英俊叉开的腿中间。


  借着他自身飞扑的力道,蘑菇狠狠送了他一程。


  只见毛英俊平平起飞的身体“轰隆”一声撞进了后方的山洞通道中。


  宁青青一骨碌爬起来,拖着她的大蘑菇, 嘤嘤地奔向下方的青色巨莲。


  “大莲花救我!他好可怕呜呜呜……”


  她一鼻子撞在了巨大的莲瓣上,碰出一大团粉末般的清香莲雾, 将她的身体整个罩了进去。


  “快点,把这个屏障撤掉,放谢无妄过来!”她用手掌拍打着厚实的莲瓣。


  毛英俊是合道高阶的大修士,哪怕此刻状态奇差,也还能发挥出合道低阶的实力。


  而她,就只是一个刚刚晋阶炼虚初期的蘑菇而已,双方实力差距有如天堑。方才一击得手,那是因为毛英俊色心病狂全无半点防备。


  她也就是借机得到了片刻喘-息之机而已,根本伤不了他分毫。


  “拆了屏障,快!”她猛拍莲瓣。


  巨大的青莲摇了一下脑袋,遗憾地向宁青青表示,它爱莫能助。


  它能够提供的唯一帮助是――‘刷刷’地抖动莲叶,制造紧张氛围和紧迫感,提醒宁青青她就快要完蛋了。


  宁青青:“……”


  山洞那边,毛英俊已晃晃悠悠地从乱石堆中走出。


  宁青青警惕地扬起自己的蘑菇。


  矫健强遒的蘑菇杆狠狠一弹,竖在身前。


  看清眼前这只菌丝凝成的巨物,她的神情不禁一寸寸呆滞。


  这玩意……这玩意!这什么玩意?


  前阵子她真的只是失忆而不是丢了脑子?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曾把这样一只蘑菇通过须弥芥子甩到了天上,并且大言不惭地对浮屠子和虞玉颜说,这是她从谢无妄那儿学来的?


  宁青青仿佛被雷劈了头。


  ……有些蘑菇还活着,其实她已经死了。


  念头掠过之时,毛英俊再度扑了上来。


  腥风扑面,此人所经之处,清香的莲雾被他染得隐隐发黑。


  方才宁青青便已经注意到毛英俊的眼睛彻底变成了一片纯黑,此刻,蜿蜒的魔纹顺着眼角溢了出来,爬满他的上半张脸。


  旁人脸上爬了魔纹,会变得很丑。


  而毛英俊恰恰相反,脸上多了魔纹之后,看起来反倒还顺眼些。


  魔纹外露,这是入魔之相。


  入了魔,他便不可能再恢复,而是从此丧失神智,彻底变成魔物。


  这样一来,在他身上恐怕是拿不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了。


  宁青青蹙眉沉吟――是因为莲雾的影响,让毛英俊体内的魔毒失去了控制吗?


  念头一晃而过,入魔的毛英俊已扑杀到近前。


  宁青青把蘑菇砸向他,同时动作不停,攥住莲瓣,噌噌噌就爬到了巨莲上面。


  “砰!”


  恐怖的震荡顺着菌丝传来,凝出的蘑菇撞上毛英俊之时,宁青青的胸口像是挨了一锤,腥甜的血涌到喉头,被她强行咽下。


  她不敢硬撼毛英俊的力道,蘑菇遭遇撞击之时,她已顺势将它散成了一蓬菌丝,松松软软地飘远卸力。


  饶是如此,金属性大修士的锋锐灵力还是伤到了她。


  菌丝断了许多,尖梢火辣辣地刺痛。


  她倒是不惧疼痛。


  她和邪恶孢子的每一场战役都是以命搏命,早已习惯了殴打锤炼,疼痛并不会影响她的行动力和判断力。


  趁着莲雾四溢、菌丝飞散之时,她飞快地把自己的身体藏了起来。


  毛英俊呲着嘴,缓缓拧动脖子,四下寻找她的身影。


  她知道,一旦被他抓住,他一定会同时用她可怜的身体来满足进食与繁殖两种不同的欲-望。


  宁蘑菇小心地把自己藏到两片合拢的莲瓣之间的夹缝里,一点一点,轻轻把飘到远处的菌丝们收回来。


  她飞快地转动着念头,思忖保命之法。


  毛英俊灵力属金,身躯经金灵力强化,硬得像是精铁一般,和他硬碰硬只有死路一条。


  还没想出个章程,余光忽然瞥见毛英俊身形一晃。


  巨莲周遭满是浓郁的莲雾,视野微微有一点摇晃模糊,宁青青心神微凛,定睛细看,发现毛英俊已消失在原地!


  她的寒毛“刷”一下立了起来,后脑勺丝丝发寒。


  她不假思索,不敢有丝毫停顿,第一时间凝出一只蘑菇砸向身后。


  “砰!”


  五感俱全的蘑菇砸中了一张爬满漆黑魔纹的脸。


  毛英俊果然来到了她的背后!


  倘若她有一瞬间的犹豫,必会被他抓个正着!


  宁青青借着反震之力落到地面,收回菌丝时,恐惧如潮水一般,后知后觉地漫过来,令她四肢微微发麻,心有余悸。


  她扬头望去,只见毛英俊静悄悄地爬在莲瓣之间,周身处处透出阴邪诡异。


  她知道,魔毒正在将他彻底侵蚀转化。


  他将变成一个比魔尸王更强,近似于魔皇的东西,但是这个东西没有魔皇那样的高级趣味,他只会活吃了她。


  她这运气,可真是绝了!


  眼见毛英俊合身飞扑下来,宁青青急急和青色巨莲谈判。


  “屏障,拆,懂?”


  它慢吞吞地摇晃着莲瓣,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


  毛英俊的速度越来越快,像一股黑色的污水,带着浓浓的腥臭,飞流直下,距离宁青青越来越近。


  她用菌丝绕在莲瓣尖尖上,借着菌丝拉扯的力道飞速掠起,在巨莲上下荡来荡去,险险地躲避毛英俊的追击。


  有两次,他的手抓住她的衣裙,“刺拉”一下扯碎尺把来长的布料。


  碎的是衣裳,惊骇的是她可怜的小心脏。


  宁青青不禁想起了自己先前的吐槽――


  ‘美丽的神女奋力抵抗狂贼,耗尽了气力,衣裳被撕破,半掩的娇躯绵软地瘫倒在英雄怀中……’


  作孽啊!


  都应在自个儿的身上啦!


  更悲催的是,屏障固若金汤,根本不像是有英雄在破壁的样子。


  忧郁的蘑菇险险避过一记魔爪,飞掠之中,急急对青莲说道:“莲雾喷他,行?!”


  这个倒是简单,巨莲晃了下莲瓣。


  高等生物之间的交流总是非常神奇,明明是一样的动作,却可以清晰地传递不同的意思。


  一瞬间,心意相通。


  宁青青双眸一凝,菌丝蕴足了蚯蚓波动,飞速向着巨莲掠去。


  三尺……


  两尺……


  一尺……


  忽闻脑后传来“铮――”一声锐鸣。


  凛冽的金属刃风袭来。


  她急急弯腰避开,那道烈风几乎贴着后背掠了过去,激起一片恐惧的战栗。那是游走在生死交界处的本能恐惧,骇然之下,瞳仁不自觉地缩紧,眼前一切像是放慢了速度。


  她极缓地偏头望去,只见毛英俊的右手掌心裂开一个大洞,洞中探出一根漆黑狰狞的尖刺,直直向她射来。


  “嚓。”


  后背忽然一紧,她的动作遭遇了细微桎梏。


  她的身体虽然已经避开,但是衣袍却有一瞬间飘停在原处,被那道黑色的魔刺扎穿。


  她被挂住了。


  宁青青感觉到毛英俊扬起了另一只手,狠狠向她抓来。


  撕破衣领逃跑俨然已经来不及。


  她深吸一口气。


  一把蘑菇伞在身后陡然撑开!


  与此同时,菌丝猛地向前一探,将一份诚意十足的蚯蚓波动渡入巨莲!


  “喷他!”


  “嘭!刺拉――”


  挡在身后的伞盾被撕碎,力道卸去了大半,仍有一部分落在她的身上。


  后背闷闷地挨了一记掌击,冰冷的震荡感袭上鼻腔,她的眼睛里一下子就冒出了生理泪水。


  这股力道瞬间把挂在魔刺上的后衣领撕得粉碎,宁青青借势摔滚到了巨莲另一侧,正好避过巨莲喷出的新鲜莲雾。


  这一蓬莲雾,明显不同。


  全盘接收了蚯蚓波动之后,整只青色巨莲都在颤抖痉挛,喷吐莲雾的动作活像在打一串惊天动地的喷嚏。它哆嗦着,将这些难以忍受的波动全部赠给毛英俊。


  宁青青滚到一旁,吐出一口淤血后,胸腔中的闷痛缓释了许多。


  她顾不上自己的身体,而是疾疾抬头望向毛英俊。


  蕴足了蚯蚓波动的莲雾将他彻底包围,他此刻已经没有了神智,并不会察觉莲雾有何不妥,只知呲着上唇,张翕鼻翼,大口大口地把莲雾吸入体内。


  照单全收,很识抬举。


  宁青青摁住怦怦跳的心脏,轻轻喘-息着,慢慢地将身体挪向巨莲后面。


  毛英俊抬腿追击。


  一步踏出!


  “怦怦、怦怦怦……”宁青青听到自己的心跳响彻耳际,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在了眼睛里,双眼一眨也不敢眨,死死盯住毛英俊的动作。


  只见他的小腿划过曲折的弧线,妖娆地迈出一脚猫步。


  连带着整个身躯都扭出了大波浪,行进速度减缓了十倍不止。


  “呼……嘿嘿嘿!”


  宁青青神色一松,抬手拍了拍胸脯。


  方才被金属性灵力震伤的胸腔中立刻传来针扎般的刺痛,疼得她皱起了脸。


  宁青青:“……”我伤我自己?


  她扬袖擦掉了唇角残血。


  揪住莲瓣,她噌噌噌爬了上去,然后飞快地探出菌丝,将四面八方那些从山崖上垂落的藤蔓都卷了过来。


  蘑菇总是会机智地借助周遭一切有利条件。


  上回她便是用那些藤蔓上会咬人的嘴来对付音朝凤。


  这回,一道道藤蔓裹向行动妖娆袅娜的毛英俊,顺着他拧动的弧线,一圈一圈往他身上缠,跟着他向前移动,却不妨碍他的动作。


  毛英俊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些藤蔓,他低下头,扭动着腰肢勾下手臂,将藤蔓轻易扯断。


  毫无威胁。


  只是平平无奇的藤蔓而已。


  重复了几次之后,毛英俊不再理会这些没有任何害处的藤蔓,而是摆着腰和臀,像软骨动物一样往莲瓣上爬,全力追击宁青青。


  宁青青一边继续指挥巨莲向他喷吐蚯蚓莲雾,一边漫出菌丝,将自己柔韧至极的菌丝混进了藤蔓之中,一圈又一圈,不动声色地暗渡陈仓,一点点裹住毛英俊。手腕、脚腕、小臂、小腿……腰、胸、脖颈……


  一圈又一圈……密密缠上,越来越厚。


  一根筷子易折,一把筷子、一大把筷子……手就握不住了。


  宁青青在莲瓣之间腾挪躲避,追在她身后毛英俊被越来越多的藤蔓缠上,体型直逼浮屠子。


  他偶尔扬起右掌,探出金灵力利刺随意地割向那些藤蔓。


  宁青青灵巧地指挥着菌丝,操纵藤蔓们避开。


  时不时会有几根断掉的菌丝和藤蔓缓缓飘落,但在一番你追我逃之后,毛英俊成功被缠成了两个浮屠子。


  宁青青不急不躁,小心地掌控着菌丝,并不如何妨碍毛英俊的动作,骗他更加放松警惕。


  碧绿的藤蔓在莲雾中分分合合,就像灵活至极的蛇,又像绵密的潮水。


  经历了一次次与邪恶孢子的战役,她的控灵手段更是炉火纯青。


  毛英俊被缠成了五个浮屠子。


  “崩――”


  四壁上的陈年老藤蔓全部绷直,圆滚滚的毛英俊大藤球被带到了场地中央,晃晃悠悠悬在半空。


  此刻再挣扎,已然太迟。


  菌丝细细密密地绞在藤蔓之中,替它们分担了毛英俊扑腾的力道。


  巨莲继续兜头盖脸冲他吐蚯蚓莲雾,毛英俊的反抗变成了一圈圈妖娆涟漪,缓缓顺着藤蔓波动。


  右掌连同那根尖利魔刺被牢牢固定,无论如何用力挥舞,刺尖尖都能只挪动寸许,毫无杀伤力。


  胖如五个浮屠子的毛英俊只剩下一张鬼斧神工的丑脸,正正嵌在藤球之中。


  尘埃落定!


  宁青青终于沉沉吐出一口长气,晃了晃手中菌丝,脸上满满都是小人得志。


  她笑眯眯地回身,扬起白皙的爪子,和大莲花狠狠击掌庆祝胜利――


  “轰!”


  一声剧震,地动山摇。


  宁青青险些被震翻在地上。


  她见鬼一样看着自己那只细细嫩嫩的手。


  这是她干的?


  下一瞬,她的神情愕然凝固。


  只见横在莲心的那面隔离屏障轰然红炽破碎,一寸寸如镜面般,向着地面坠落。


  每一块碎镜都映着她熠熠有神的双眼。


  屏障破碎。


  镜像后方的另外一面药师莲华镜,一点一点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宁青青第一眼看见的,是谢无妄那双淡漠的眼睛。


  他站在屏障另一侧,一只冷白的手缓缓收回广袖中,姿态可谓优雅。


  细碎的崩裂粉尘拖起一道细微的尾迹,跟随他的动作正在散去。


  他,果然拆掉了屏障。


  只不过这个故事和话本里面截然不同。


  谢无妄与宁青青对上视线。


  余光都看清了对方身后的场景。


  谢无妄:“?!”


  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