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毛菇悚然(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云层下方, 刑殿各部众像一道道流星掠过天际,很快就连影子尾巴都看不到了。


  谢无妄却依旧不疾不徐。


  宁青青奇怪地望向他:“你在散步?”


  谢无妄微眯着双眼,漫不经心:“我不擅长海底捞针。”


  宁青青更加狐疑――这个家伙竟会开口承认自己有短处?这不像谢无妄的风格啊。他该不会也中招了吧?她紧张地瞥向他的心口。


  要是连他也被控制的话, 那就不需要扑腾了,大家一起等死即可。


  谢无妄续道:“只擅长翻江倒海。”


  宁青青:“……哦。”


  偷偷瞥他一眼,见他眉眼清冷懒散,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


  不得不说, 和谢无妄在一起, 总是非常让人安心, 好像天塌下来也没有什么关系。


  这是个非常可靠的家伙。


  她认真思忖了一会儿:“所以, 那些人在清醒的时候, 根本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坏事对吗?”


  谢无妄颔首:“大致如此。谢城一案后,虞浩天曾接受多方讯问, 近百位典刑官查审之后, 都认为出手袭击你三人的并非虞浩天本人,并且坚信不疑。追查孟憨下落也是虞浩天负责多年的事情, 隐卫跟着他,全程并未发现任何不妥,他一直在认真办事。”


  宁青青慢吞吞地点了下头。


  虞浩天一切都正常, 只在带回地图的那一瞬间翻脸刺杀, 这一幕,与她在黄小泉的记忆中看到黄威突然变脸虐杀妻儿的情形何其相似!


  只不过,黄威当时手刃妻儿是为了隐瞒音朝凤欺骗、玩弄女子的事情。但如今音朝凤已死,魂魄早过了奈何桥,怎么还可能控制虞浩天、白云子、毛英俊这些人呢?


  当初音朝凤事发自裁, 将太多谜团带进了地府。


  能够惑人心智的魔蛊,那可不是寻常的魔蛊啊。


  “至于白云子。”谢无妄唇角微勾, “整个圣山上,能做出以假乱真的手令之人,只有左、右前使二人,也就是白云子和浮屠子。浮屠子人在瀛方洲,所以毛英俊手中的假手令正是出自白云子之手。”


  “哦……”宁青青缓缓点头。


  难怪谢无妄认定白云子有问题,而不仅仅是怀疑。


  他轻轻啧了一声,清冷俊美的面庞上明晃晃浮起一丝嫌弃:“白云子脑子不好用,平日便像是在梦游,魔蛊恐怕也难肃清他的记忆。伪造手令之事他只当是梦,所以下意识地知道毛英俊假传圣令。”


  宁青青:“……”


  这个解释,她是服气的。


  谢无妄能任命一个脑子不好用的人做贴身右总管,她也是服气的。


  她生无可恋地偏头望向他,见他正侧眸望向她。


  四目相接,双方眼睛里都闪动着新奇的光芒。


  在发生过那么多事情之后,他和她竟能这般“认真严肃”地谈论公事,还聊得有来有去,实在是不可思议。


  “既然如此,”她轻轻咳了下,转开了头,“杀掉毛英俊是不是有些不妥?”


  毕竟这些人作恶并非本心,而是被控制了。


  毛英俊杀死老妪、劫走云水淼,并不是他自身的意愿。


  但是听谢无妄话中之意,不但要杀了他,还会杀得挺可怕。自谢无妄开口之后,宁青青的眼前一直就晃动着徒手剜心的画面,简直是毛菇悚然。


  谢无妄语气淡淡:“没有不妥。”


  “可是,若他只是被控制着做了坏事的话,其实也很无辜啊。”她有些不解。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深邃、清冷而严肃。


  她知道他又要教她,于是屏住呼吸,稍微睁大了眼睛,认真地听他说话。


  等了好一会儿,谢无妄却没有开口。


  宁青青:“?”


  终于,他眸光一晃,轻啧一声,懒洋洋地转开了脸。


  “那么多册子,都没看是吧?”他轻飘飘地问。


  宁青青:“……”忽然心虚。


  “看了一部分呀。”她的声音干巴巴,“最近不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吗?草原那边、瀛方洲那边,还有邪恶孢子的事,哪能全部兼顾?我已经见缝插针地在学了。”


  他笑了笑。


  明明声音温柔和煦,却让宁青青有一点后背发凉。


  “以阿青的聪明,但凡看完半册书,便该知道为何要杀毛英俊。”


  宁青青:“……呵呵呵,虽然我确实很聪明,但是政务方面的事情我当真是一窍不通,你不必寄予太高的期望。我在处理妖丹的时候,至少已经看完三本册子了!”


  谢无妄一眼便将她看穿:“修炼累了便看上几眼,左眼进,右眼出。两害相权取其轻?嗯?”


  宁青青:“……”他是不是在庭院里偷偷留了什么天眼通?


  “无事,”他很体贴地道,“自己悟到方为真。在找到毛英俊之前,你告诉我答案。为什么他该死。”


  宁青青:“……答错会怎样?”


  谢无妄的笑容更加温和:“宫中妖丹所剩不多,倘若有那么一两个月接续不上的话,阿青是躺在庭院中晒太阳虚度光阴,还是用心读书,自行选择。”


  宁青青:“!”


  一两个月只能对着那些金册子?杀了她算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与板鸭崽深深共情。


  ――谢无妄老狗逼!


  ――俺杀谢无妄!


  愤怒的蘑菇气呼呼地瞪着云层下方的大地。


  眼见谢无妄已慢悠悠越过江都地带,追拿毛英俊的天圣宫门人依旧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仙域广阔,身为战殿殿主的毛英俊深谙反追踪技巧,这一藏,当真如同大海捞针。


  “毛英俊抓走云水淼,目的是什么呢?”宁青青忧郁地琢磨。


  “进西阴、设陷阱、英雄救美。”谢无妄唇角微勾。


  他的语气平静而笃定,让宁青青不禁微微一怔。


  她转了转眼珠,仔细思忖片刻之后,发现谢无妄说得非常有道理。


  无论幕后主使究竟是谁,笼来笼去,也不过就是这么几个目的。


  进西阴自不必说。西阴乃是传说中上古神族的遗地,从来不曾有人踏足。虽然里面藏着无穷的风险,但是其中机缘更是不可估量。


  设陷阱也很好理解。虞浩天种种叛逆之举,都是奔着取谢无妄性命而来,所以控蛊的黑手再用“西阴神女”将谢无妄引进另一个陷阱的可能性也不小。


  至于英雄救美嘛……云水淼不是好人,这一点毋庸置疑。编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来借机接近谢无妄,也是她能干得出来的事情。云水淼并不知道她已经因为倒霉的马尿酒而暴露了身份,一次碰壁之后,她必不会善罢甘休。


  宁青青在青城山时,曾偷偷看遍了师姐们藏在枕头下面的凡间话本,深谙各式套路。其中最常见也最经典的便是,女子因为意中人的冷待而伤心失意时,身边正好出现痴情又优秀男子与她暧-昧不清,或是被别的男子强行掳去险些发生奇奇怪怪的事情,以此来激起那位意中人的胜负欲、嫉妒心和占有欲,非得把女子夺回自己怀中。


  千百年来,屡试不爽。


  是云水淼干得出来的事儿。


  蘑菇的脑袋里瞬间照着话本的思路脑补了一出戏――谢无妄力挽狂澜,在云水淼即将被毛英俊这样那样的时候救下了她,美丽的神女奋力抵抗狂贼,已耗尽了气力,衣裳被撕破少许,半掩的娇躯绵软地瘫倒在英雄怀中……嘶!


  只可惜,谢无妄显然是那种会撕了话本的男人。


  种种算计,在他面前就如过家家一般。


  他,只会脸上假笑温柔,心中冷漠嘲讽,安静地看对方表演。


  宁青青垂下了眼角,凉凉瞥了谢无妄一眼。


  谢无妄:“?”


  宁青青慢吞吞地把脸转开。


  谢无妄这只狡猾千年老狐狸,早已看透了人心。


  她,从前也曾不自量力地在他面前使过不少小花招啊!有些就是照着话本上学来的。


  想想那些在他面前无处遁形的小心思,真是尴尬得手指抽筋。


  万幸已经与他和离了,她可以强行翻篇!


  反正她如今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他绝对不好意思提从前的事情。


  蘑菇安抚好自己,若无其事地迎上谢无妄微微疑惑的目光,恰到好处地沉吟:“为什么毛英俊该杀呢……他杀死一个无辜的老妪,劫走西阴神女,触犯了律法,但他被控制了啊……”


  假装自己一直在思考他方才的问题。


  谢无妄微微挑眉,露出一点‘孺子可教’的神色。


  “为什么该杀呢?”她把脸转到另一边。


  铁律如山,不可动摇?虽然这很有谢无妄的风格,但她觉得他要的是另外一个更客观的答案。


  书到用时方恨少。


  早知道就该抽空读个半册书嘛。


  “谢无妄……”她耷拉着眼睛,“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是你说了算啊?”


  他轻轻地笑了起来。


  她偷眼瞄他,看他是真笑还是假笑。


  分辨不出。


  他没转头,只是微微将高大的身躯俯向她,俊脸侧下来,挑着一点眉梢,道:“因为我是天下共主。”


  宁青青:“……”


  黑眸瞥向她,他道:“你坐上这个位置,你也可以。”


  宁青青:“……”


  她其实真的是一只很没有上进心的蘑菇。


  她只喜欢整齐、致密、均匀的东西,喜欢在自己的地盘上不断地重复相同的韵律。


  像那种奇形怪状、复杂又麻烦的政务,实在是丝毫也不符合蘑菇的审美。


  她忧郁地叹息一声:“取代你啊?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她只是喃喃自语,却被谢无妄听了个一字不漏。


  挺拔的身躯微微一震。


  他动了动薄唇,正待开口时,忽然接到了虞玉颜的传音――


  “君上,找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