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叛逆之举(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谢无妄转开了视线。


  只不过, 方才那一霎,浑身闪闪发光的宁青青已经烙进了他的心底。


  她就像一个完整的小世界,圆满、美好。


  散发出温暖的光, 足以照亮周遭一切黑暗。


  “你好便好。”他淡笑着回眸,望向她。


  她垂着脑袋,弱弱地嘀咕:“如果不用看完书墙上的书,那就更好了。”


  谢无妄神色冷酷:“是该给你定个期限, 以免无限拖延。”


  宁青青:“……”


  她紧张地盯着他那精致漂亮的唇, 总觉得那里会射出一支利箭, 将她一箭穿心。


  他无情地宣判:“三个月之……”


  她深吸一口气, 抬起手指, 指向他的衣袖:“谢无妄!你的传音镜发红光啦!”


  只有发生重大而紧急的事件,麾下修士才敢动用最特殊的传音镜。


  谢无妄垂眸看了一眼, 并没有太大反应, 而是不紧不慢地抬眸看她。


  宁青青:“?”


  看她作甚?


  谢无妄的视线落向她双手,见她那一双细白的小爪子规规矩矩放在膝上, 这才长眉微蹙,取出袖中的传音镜。


  宁青青后知后觉地转了转眼珠。


  谢无妄方才看她的手,这是什么意思?莫非, 他把她的传音镜也归到了重大特殊的范畴?他以为她故意给他传音, 扰乱他的视线?


  她眨了眨眼,把菌丝探入乾坤袋,刨了好一会儿,才从杂物堆里刨出了传音镜。


  情绪有那么一点点复杂。


  她晃了晃手中冰凉凉的铜镜向他示意,并不是她捣的鬼。


  真是别人有急事找他。


  是正事!


  大事!


  谢无妄并没有避着她。


  他懒散地注入灵力, 然后等待传音镜中传出声音。


  看他风轻云淡的模样,当真是丝毫也不把天下之事放在眼里的猖狂――哪怕十七殿殿主逝世, 也不值得动用紧急传讯。这一亮,必定是真正的大事。


  “禀道君!战殿殿主毛英俊假传圣令,于丑时将西阴神女劫下圣山,目的不明,踪迹消失!”


  是右前使白云子的声音。


  对这个倒霉的右前使,宁青青印象也比较深刻。在她刚刚变成蘑菇那会儿,因为“谢无妄不行”这件事情,耿直的白云子在乾元殿与她一唱一合,跟双簧似的,结果吃了虞浩天的刑鞭。


  谢无妄微眯起长眸。


  宁青青感慨万千:“谢无妄,你办事,可真是雷厉风行啊!”


  云水淼昨日才到圣山,落脚还不到十二个时辰,谢无妄竟然就安排人手把她给弄去刑讯逼供了?


  虽然她知道他行事一向很有魄力,却没想到竟是这般雷霆手段。


  厉害了。


  动手这么快,真真叫做先发制人,旁人都不好意思怀疑到他的身上。


  她的脑海里瞬间掠过一串串马屁,只等他露出骄傲的神色,便给他吹个天花乱坠。


  谢无妄怪异地看着她:“阿青,此事并非我的安排。”


  宁青青眨了眨眼睛,与他对上视线。


  只见他长睫一动,恢复了往日那般虚伪温和的模样。


  她瞬间入戏,双眸凝出明亮的光:“自然与你无关,也与天圣宫无关!都是那个什么……什么殿主自作主张!”


  谢无妄:“……真不是我。”


  “真!比珍珠都真!”宁青青斩钉截铁。


  谢无妄轻笑出声。


  “那你是不是得赶紧轰轰烈烈地追杀一番,然后无功而返?”宁青青认真地为他谋划。


  谢无妄扶额。他,还真没有这么“果决”,能让自己身边的重臣从圣宫中把西阴神女公然弄出去。


  不过……既然她误会了,干脆顺水推舟,拉上她一道。


  他道:“阿青,你知道我擅长不说谎。”


  她点了点脑袋。


  “你可以帮我吗?”他轻笑着,一副玉树临风的模样,“聪明机灵的阿青,帮助我在人前洗清嫌疑,如何?”


  她面露迟疑。


  “期限多加一个月。”他指着东面书墙,平静地抛出诱饵。


  “成交。”宁蘑菇深谙‘拖’字诀,拖得一日是一日,拖啊拖啊兴许就真不用念书了。


  *


  谢无妄带着宁青青回到乾元殿。


  事情比想象中更要恶劣一些,云水淼身边的老妪死了,正是因为发现了她的尸体,旁人才意识到战殿殿主毛英俊干了一件惊天大事。


  现场一片血腥狼藉,老妪双眼大睁,死不瞑目。


  宁青青偷偷瞥了谢无妄一下,奇怪地眨了眨眼睛。


  谢无妄虽然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但是像这个老妪这样在人前出言得罪他,肯定是罪不至死。


  他制定了严苛的道律,自己也会遵守。


  杀人,总要有正当,或者说在道律中能找得到的理由。


  这是他给自己划下的一条线。有这条线在,便不会因为手中掌握着至高的强权,而肆意为所欲为。


  不该死的老妪却死了……


  难道真不是谢无妄干的?


  她缓缓转动着眼珠子,忽然眸光一定,脊背悄悄冒起了一股寒气。


  她发现了一个盲点,只不过此刻人多眼杂,暂时不宜与谢无妄交流。


  一名管事模样的修士正将今日发生的事情禀给谢无妄。


  “毛殿主于丑时抵达客殿,出示了手令,说是君上有要事与西阴神女商议。属下验过手令之后,便让毛殿主进入客殿。大约半炷香之后,毛殿主便带着神女往西南方向瞬移而去。属下无能,方才才发现殿中尸首,便急急向上峰禀告。”


  此人的上峰便是右前使白云子。


  生着小八字的胡须的白云子站在一旁,脸色颇有一点愁苦。


  谢无妄垂眸沉吟片刻。


  “刑殿殿主何在。”


  虞玉颜垂首出列:“在!”


  “全力追拿毛英俊。”


  “是!”


  无数道流光顷刻间掠出圣山,散向四面八方。


  虞浩天身死之后,虞玉颜接手了刑殿,虽说混乱忙碌,倒是有效地缓解了伤痛。


  看她出门前还特意照了照镜子,便知道心情还算是不错。


  谢无妄一一吩咐下去,然后回眸瞥了宁青青一眼。


  只见她冲着他快速眨了两下眼睛。


  一看她的模样,他就知道她有话要说。


  他带着她掠出圣山,漫步云间,往西南而去。


  “说吧,这里无人能听见。”


  他用广袖卷着她,身躯没有丝毫触碰。


  宁青青看着云层下方一道道飞速掠开的暗红身影,定了定神,道:“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我觉得白云子有问题。”


  “继续。”


  “白云子说,毛英俊假传圣令,带走了西阴神女。可是在你出面之前,他怎么会知道手令是真是假?如果不是情急口误,那只能证明一件事――他和毛英俊是一伙的!”


  谢无妄微微把身躯俯向她,目视前方,偏低了头,道:“阿青心细如发,慧眼如炬。”


  冷香若有似无地袭向她。


  还没闻个清楚明白,他便立回了身去。


  “不怀疑我了?”他懒洋洋地问。


  宁青青道:“你不会杀那个老婆婆。虽然她看起来很傻很讨厌,但她也是为了天下苍生嘛,只是被云水淼骗了,本心不坏――你是英雄,不杀好人。”


  谢无妄轻嗤一声:“谁说我不杀好人。”


  她偏头,冲他笑了笑,笑得他把视线挪到极远的地方。


  他微微勾唇:“什么英雄,天真。”


  “等等!”宁青青挺直了自己的小脊背,“你可不要凭空污我清白,从一开始我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此事与你无关,都是那个什么什么殿殿主毛英俊自作主张!”


  谢无妄低低地笑了起来,身躯微微前后晃动,连带着卷在她腰间的长袖也发出了华贵的簌簌声。


  一点点痒。


  他道:“知道我为何没动白云子?”


  宁青青眨了眨眼睛。


  她慢吞吞地侧头,望向他好看的侧脸:“……所以你也发现他不对劲了?”


  谢无妄只笑了笑。


  他道:“无论是白云子,还是毛英俊,身上都没有丝毫可疑之处。方才你也见到白云子了,你观他神色,可有半分心虚?”


  宁青青摇了摇头:“我是看不出来,只不过这些家伙都是活了上千岁的老狐狸,我能从他们脸上看出破绽才奇怪了。”


  就像谢无妄,若是他铁了心要瞒她的时候,她自然是什么情绪也看不出来的。


  “我也看不出。”谢无妄语气淡淡。


  宁青青惊愕地微微睁大了眼睛。


  谢无妄继续说道:“白云子、毛英俊,还有先前带着瀛方洲地图前来行刺的虞浩天,从他们身上,我都没有看出异常,也没有查到任何与谋逆相关的线索。”


  宁青青后背更凉。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小心地斟酌着用词,“这些人,平时都是正常的,只有在特定的时候会做出与平日迥然不同的事情。”


  谢无妄缓缓颔首。


  “动了白云子,恐怕打草惊蛇。”他凉凉地勾起唇角。


  她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不自觉地靠近了他一些,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你觉得,这次有可能找到‘蛇’?那可要抓住七寸,一下打死!”


  他瞥了她一眼:“同类相残?好一个竹叶青。”


  宁青青:“……”


  她气呼呼地转开了脑袋。


  谢无妄笑着,把她稍微往身边挪近了一些。他的温度不动声色地浸染她,让她感到安心。


  “阿青上次不是曾怀疑过,虞浩天也许与黄威一样,被魔蛊染黑了心脏。”


  一说正事,宁青青便精神了:“是有怀疑,只不过他自-爆成了碎片,无从考证。”


  “这次便有机会了,”谢无妄语气淡漠带笑,“我动手时,别看。”


  宁青青:“……”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她已经把那个场面全给脑补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