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井井有条(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午后的风很懒。


  谢无妄起身, 不紧不慢离开厢房,一步一步踱过长廊。


  广袖微动,冷白的手指拂过木壁、廊柱, 一寸寸十分仔细。碰到凹陷的纹理,指尖还会略微停留。指节发白,似是隐忍。


  宁青青走在他身旁,见他这副模样, 她忍不住开口:“不用检查啦, 到处都是干净的!”


  如今她有菌丝, 打理起屋子来更加方便。


  青玉菌丝细细密密地铺开, 像翡翠浪潮一般漫过, 就能带走所有尘埃。


  蘑菇只在意自己看得见的地方,那些清理出来的灰尘总会被她随手往某个看不见的旮旯角一塞, 就再不管了。


  庭院倒是一尘不染。


  谢无妄似是笑了下, 手指收回广袖中,踏下木阶, 来到桂花树旁。


  连桂叶上面都不沾灰。


  她看起来像是一个极爱干净的人,但是乾坤袋、柜子里、床榻底下……却永远乱七八糟,堆积着根本用不上的杂物, 以及奇奇怪怪的灰尘和小石子。


  从前他隔一阵就会替她清理一下――趁她不备时, 一把火烧个干净。


  若是被她撞见他烧她东西,她会生气跳脚,讲出一大堆必须留下它们的理由,好像每一件被他毁掉的东西都是必需品。


  但是只要不被她当场撞见,她就永远也不会想起那些根本用不上的物什。毕竟, 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再扔一堆新的杂物进去。


  这么多年,他早已经习惯了。


  方才他便注意到, 屋中的木屉已经堆满了灰尘和干树叶,用不了多久,得溢出来。


  他下意识地想,等到将她哄睡了,便帮她……


  念头到了此处戛然而止。如今的他,就连替她清理杂物的资格都没有,更遑论哄她入睡?


  心口钝痛难耐,只能抚着被她打理得干干净净的屋墙,汲取一点与她有关的温度。


  这样便够了。再多,便要惊碎了水中月、镜中花,不可以再逾越。


  *


  桂花树下。


  谢无妄回身,视线若无其事地落到宁青青的身上。


  她正微皱着眉,琢磨着另一件事:“云水淼身上那个奇怪的光,究竟是什么东西?”


  “问对人了。”谢无妄精致眉眼间浮起极淡的傲意,唇角懒懒勾起,“旁人还真答不上来。”


  却又不说。


  宁青青生无可恋地偷偷叹了口气。


  谢无妄一旦摆出这副模样,便是要她夸他,还得夸到位了,他才肯继续往下说。


  从前他教她剑术和道术、给她讲解大道法则的时候,时不时便会这般翘尾巴。


  再有,便是在床榻上。


  偶尔他兴致极好又想要使坏的时候,便会故意停在一个让她不上不下的时刻,他懒洋洋地眯着眼睛,非得让她说一些很羞耻的话,才会继续。


  她打断思绪,若无其事地转开了视线,不再看他。


  秋风拂动桂叶,桂花香里染上了特别的冷香。


  宁青青掠到西厢外的木廊,倒坐在廊栏上,拖长了声线对他说:“道君上通天文地理,下知蛇虫鼠蚁……还望不吝赐教,在下感激不尽。”


  他轻啧一声,淡淡瞥来一眼,目光莫名。


  他缓步踱向她。


  倒是没再卖关子。


  “是正向的念力。”他知道她不明白,解释道,“可以理解为信仰、功德。在西阴神女出世数日之后便会消失。阿青,你怎么看?”


  宁青青微微躬着背,双脚垂在廊下一晃一晃,认真地思忖起来。


  清风拂起她的散发,在那娇嫩清丽的面庞边上轻轻舞动。


  岁月静好,便是如此。


  “西阴神女是举世公认的救世神女,得万民尊崇爱戴,身负信仰功德,这不奇怪。”她抬眸看着天,“但是云水淼……有一说一,她和功德二字着实是半点不沾边。所以,念力应该来自让她变成‘西阴神女’的东西,也就是玉石面具。”


  “阿青聪慧。”谢无妄随口道,“给我做军师如何?俸禄丰厚。”


  “我才不。”机智的蘑菇立刻警惕地把腿收了回去,“你就是想骗我给你处理政务。”


  谢无妄:“……”


  说到这个,她忍不住岔了下话题:“为什么你要把全部事情都揽到身上?大事就不说了,但是那些中事、小事,全权交给别人不行吗?”


  谢无妄默了片刻,淡声道:“信不过。总要亲自过一遍才放心。”


  他难得流露出真实情绪。


  这一块,算是他的逆鳞,也是那些黑暗过往在他身上留下的烙印。


  他愿意敞开给她看。


  感觉……很奇怪,很不“谢无妄”。


  他权御天下,精通制衡之道,从来也不会在任何场合承认自己信不过谁。


  他垂眸笑了笑,望向她。见她正慢慢转动着明亮的眼珠。


  宁青青如今知晓了他的身世,观他神色,便知道触了他的心疾。


  冷心冷性,防备甚重,信不过任何人。


  她正在努力绞着蘑菇汁,想要不动声色安慰他几句时,却听到他淡淡地开了口――


  “若是你处理过的事务,我便不必再看。”


  她的呼吸微微一滞。


  正想说些什么,他笑了笑,又道:“以小见大,看你打理庭院和灵宝便知道,你行事井井有条、一丝不苟,极有责任心,断不会出什么差错。”


  这几句实在是挠在了蘑菇的痒处。


  她忍不住得意地翘起了唇角:“那是自然!”


  “所以阿青什么时候来帮我?”谢无妄接得顺畅丝滑。


  宁青青:“……”


  她艰难地强行拗回话题:“先想想如何对付云水淼吧。西阴的事,我总觉得藏着个很大的阴谋!”


  “无需费神。”谢无妄无所谓地动了动手指,“刑讯逼供即可。”


  宁青青:“……”


  她在脑海中把这句平凡无奇的话剖析了一下步骤――云水淼如今的身份是“西阴神女”,自然不能明着对付她,想要刑讯逼供,肯定得有一个替罪羊。无论是让西阴神女“应劫而亡”,还是有哪个狗胆包天的狂贼胆敢对西阴神女不利,那都不是什么小事,少不得要让整个修仙界狠狠抖上几抖。


  谢无妄,是要搞个大事啊!


  好吧,随便吧。


  谢无妄的行事作风她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这个家伙行事肆无忌惮,平素浮屠子可是替他背下不少黑锅。


  想起那位胖前使,宁青青不禁多嘴关心了一句:“瀛方洲那边情况如何?浮屠子身体可恢复了?”


  “再有半月便能见到海底。死不了。”


  宁青青清了清嗓子:“那个……有件事我得先说明……”


  谢无妄眉梢微挑,等她继续。


  她急急甩锅:“那时我并未找回记忆,脑袋不甚清楚,瀛方洲的事情只是随口一提,至于什么排空海水看看海底长什么样子这种昏招,完全不是我的主意,都是浮屠子自作主张!谢无妄,你认识我这么多年了,该知道我是一只勤俭节约的蘑菇,绝对、绝对不可能提出那种劳民伤财又没有任何意义的建议。”


  谢无妄静静地看着她,微笑。


  宁青青一鼓作气:“真是穷奢极侈!真是丧心病狂!真是毫无人性……”


  “我知道,”谢无妄淡声道,“不关你的事。”


  “对嘛!”宁青青狠狠点头,“我怎么可能说得出这种蠢话!”


  “是我。”


  有一瞬间,玉梨苑风都停了。


  宁青青的视线在谢无妄精致漂亮的唇线上打了几个转转,仿佛在回味它方才是如何动作的。


  她眨了眨眼睛。


  慢吞吞地把视线转向天空。


  “今日天气真好,宜修行。”


  “阿青,清空瀛方洲海域,是我的主意。”谢无妄慢条斯理地整了下袖口,“你怎么看?”


  宁青青:“……”


  呵呵。


  她眨了眨眼睛,微笑着望向他。


  谢无妄的脸,一如既往的好看。


  她觉得看在这张脸的份上,她不是不可以说些违心的话。


  “我忽然觉得,这件事情绝不简单!”她微微凝着视线,双唇抿成坚定的弧度,“我仔细想了想,云水淼与东海侯消失之前,曾出现在瀛方洲,随后你对瀛方洲动手,云水淼便化身成了‘西阴神女’出世……说不定这其中就有什么关联。你向来神机妙算、洞若观火、运筹帷幄,想必是看到了我等凡人看不到的先机。”


  谢无妄:“……”


  他望着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她与他对视,丝毫不怵。


  能把假话说到让人一眼就看破,不得不说是一种独到的本领――她就有这个本事。


  她现在是真的很好。


  真的放下了。


  “阿青,”他垂眸,淡声开口,“我问你一个问题,若是不想答,便笑一笑,只当我没问。”


  宁青青的心脏微微悬起一丝。


  他抬眸,凝视她的眼睛:“你是何时真正放下的?”


  宁青青前后晃动的双腿停了下来。


  手指无意识地轻轻握住廊栏。


  这个问题,她知道答案。


  是在妄境的竹林中。


  她听着‘宁青青’絮絮叨叨地与竹子们说话,她没有鄙视这个傻乎乎的女子,而是体谅她、理解她、与她共情。从旁观者的角度,她看到了自己的问心无愧,她很确定,真心地爱一个人并且对他好,并不是错。在那段感情中,她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她付出的一切是真挚而圆满的。


  她不后悔。


  生命就该是这样啊,真诚、热烈、无怨无悔。


  她无愧于心,无愧于人。失败一次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还活着,所有的经验,好的、坏的,都只会让她变得更加坚韧强大。


  她扬起脸来,朝着他粲然笑开:“谢无妄,我很好!”


  眼睛里面蕴着光。


  谢无妄瞳仁微缩。这一刻,他真正明白了何为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