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记忆深刻(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有一点不自在。


  谢无妄实在是靠得太近了, 在这样的距离下,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


  从信息素的层面来看,他的冷香实在是非常有诱惑力。


  既好闻, 又蕴藏着强大的力量感和领地感。


  而且还有种莫名的……坚硬?


  以及超强的耐久力和速……


  宁蘑菇:“!!!”


  住脑啊啊啊!


  高大的身躯俯下来,呼吸在她耳畔若即若离,他的声音低而神秘。


  “知道那个西阴神女是谁么。”


  听清这句话之后,宁青青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顾不上什么距离什么气息什么温度, 她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 向他靠得更近一些, 同样神秘兮兮地问:“谁?”


  谢无妄立直了身躯, 懒懒地扬了扬下颌:“猜。”


  西阴神女?是谁?


  她记得上次谢无妄说过,西阴神女并不是都长那个模样, 而是因为戴着一张奇异的玉石面具。


  面具来自西阴, 非常神异。


  在身死之前,玉石面罩是融入骨血摘不下来的。历代西阴神女在应劫而死之时, 总是死得轰轰烈烈,剩不下什么碎渣,所以无人得知这个秘密。


  直到上一任西阴神女玉瑶出世。


  玉瑶这位西阴神女和前辈大不一样, 她的身上没什么神性, 而是像个普通的女子一样,正常地与人交往。她先是与音之溯相恋,惨遭连雪娇插足之后,伤心的她离开了音之溯,又和寄如雪在一起。


  她死得无声无息, 尸身还被寄如雪用魔道手段保存了下来,寄如雪拿到了她的神女面具, 得以在沧澜界中扮成替身小娇妻。


  这么想着,宁青青迟疑地开口:“不会是玉瑶吧?”


  “再猜。”他道。


  她瞥他一眼,见他懒懒地竖着三根手指,此刻慢条斯理地合下去一根。


  这意思便是,给她三次机会猜。


  她转了转眼珠。谢无妄既然让她猜,那么这个“西阴神女”她必定认得。


  他方才问她什么来着?


  马尿酒吗?


  妄境中……他痛饮那个酒的时候……身边都有谁呢?


  云水淼。


  啧,谢无妄的提示,口味可真重啊!


  宁蘑菇的眼睛里亮起了笃定的光芒。


  谢无妄观她神色,便知道她已猜中了答案。


  他垂眸淡笑,极自然地道:“事关重大,可否到院子里谈?”


  宁青青点点头,转身引他走向庭院。


  踏过结界,只觉暖香扑面,厢房、木廊、书墙,处处打理得干净整洁,见不着一丝混乱。


  黑色的松软土壤上面连一片桂花瓣都看不见。


  谢无妄呼吸微顿,心口分明泛起甜意,却又股难言的酸涩冲上眉眼。


  她又把这里当成她自己的地盘了,只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这个家只属于她自己。不包括他在内。


  他的眸光落在她的背影上,只一触,便急急收回,不想惊了她。


  她给他搬了一把木椅子,放在长廊下。


  她自己非常自然地坐在了廊椅上,双膝盘起来,身体团成一个好奇的姿势。


  “你是如何认出她是云水淼的?”她问。


  听到这个名字,谢无妄的俊脸立刻白了许多,像是覆上一层寒霜。


  半晌,他平静地说道:“她靠近说话时,露了破绽。”


  “哦――”宁青青下意识地拖长了调子,“你对她可真了解啊。”


  谢无妄:“!”


  解释与不解释,仿佛都是死亡答案。


  谢无妄那双向来无波无澜的黑眸中,清晰地浮起些生无可恋的光芒。


  半晌,他破罐子破摔地拂袖,离开木椅,坐到她的身旁。


  语气幽幽,垂头:“饮着那个酒,余光瞥见此女扭来扭去,好几日,能不深刻?”


  宁青青知道此刻自己应该保持最严肃的表情。


  一定一定不能笑!而是应该用三分怜悯、三分痛心疾首、四分同仇敌忾的眼神注视他,和他一起谴责无良的心魔和器灵。


  但是……


  脑海中不自觉地浮起了那个画面。


  “噗哈哈哈哈哈――”她从长廊椅上一头栽了下去。


  谢无妄仿佛扬了下袖子,最终这位正人君子有所顾忌,并没有碰到她,任她一脑门撞在了木廊上。


  砰。


  炼虚大蘑菇的身躯自然撞不坏,不过以额触地的霎那,还是有一股子凉沁沁的疼意荡过整个脑袋。


  她懒得爬起来,干脆便坐在了木地板上。


  反正她的院子里一丝灰尘都没有。


  她扬起脸,笑得满眼都是碎星:“所以她一拧腰,你便想起了那个味道吗?”


  云水淼的腰身极有辨识度。


  大概是因为水属性极阴之体的缘故,腰肢一摆,可以像海草那样随波飘摇。


  “呵。”谢无妄连惯用的假笑都没挂上。


  “啧啧,她居然变成了西阴神女!出师未捷身先死,竟是败于马尿酒。”宁蘑菇得意忘形,“我立了好大一功劳!”


  谢无妄眉梢不动,语气温柔,像是看着猎物落入陷阱而不动声色:“我最是赏罚分明。阿青有功,当赏――想要什么?”


  她的脑海里立刻晃过了不少好东西。


  什么炼神玉,万年灵髓,琼玉灵芝……


  一开口,却是:“香酥小银鱼。”


  她和谢无妄同时怔了一下。


  回过神时,她恨不得锤扁自己的蘑菇脑袋。


  上次吃着烤土豆的时候,她便想起当初他给她做的香酥小银鱼。


  无论她怎么学,总也做不出他那个味道,也没有那股从内到外的酥脆。


  老话说得好,笑一笑,十年少。


  大约她刚才笑得太狠了,把脑子给笑回到婴儿期。


  奖励怎么能要这个呢?


  想要反悔时,谢无妄已淡笑起身,向着小厨房走去,只留给她一个孤傲的背影。


  谢无妄他,瘦得很明显。


  忧郁的蘑菇从乾坤袋中取出妖丹,吞噬几枚孢子来压压惊。


  午后的风很懒,太阳很暖。


  菌丝在冲锋陷阵,根本听不到小厨房中的响动,也闻不到那股勾人的脆香。


  解决了两只孢子之后,宁蘑菇吃上了久违的香酥小银鱼。


  她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谢无妄究竟是怎么把小银鱼炸成脆纸片一样的口感。


  都炸成了这样,鲜香味道却丝毫也不曾流失。


  为什么她就是学不会?


  他看着她的神色,便知道她在想什么,曲起长指,叩了下桌面。


  “专心吃,”他道,“别想了,学不会的。这辈子不可能。”


  宁青青:“……”


  他若无其事地续了一句:“想吃,我给你做。”


  她抿了抿唇。


  低下头去,默默吃完了玉碟中的香脆小鱼。


  “你打算怎么对付云水淼?”她抬头,正色问道。


  谢无妄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死在宫中便是了。”


  她眨了眨眼睛:“你对西阴就一点儿都不好奇吗?说不定里面真的装着什么通天机缘,能够让你破碎虚空证得大道飞升成仙。不如试试同云水淼虚以委蛇?”


  谢无妄定定盯了她好一会儿。


  “阿青,”他缓声开口,“你想不想试试那个酒?”


  宁青青:“……”


  他点了下桌面,目光落向她娇小的身躯。


  “奖赏已进你腹中,现在再告诉我一遍,为何赏你?”


  宁青青:“……”


  “因为那个酒,让云水淼暴-露了身份么,”他慢条斯理地收起广袖,动作非常优雅,像在收起一张网,“那为何不是赏器灵、心魔?”


  宁青青:“……”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宁蘑菇决定装死。她慢吞吞地把视线转向窗外,数桂树的叶子。


  谢无妄低低地笑了起来。


  他道:“阿青,干得漂亮。”


  宁青青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转头看他,见他神色平静而真诚。


  蘑菇茫然偏头。


  ……所以他其实是喜欢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