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无波无澜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看着近在咫尺的谢无妄,瞳仁一点点收缩。


  他那样肆无忌惮地伤害她,然后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囚在院子里,冷了她半个月,此刻,他竟能这般若无其事地亲近她。


  她别开头,避开他抚在她唇上的手。


  他并不恼,那只落空的手极自然地覆上她的发丝,语气温存:“这几日忙于正事,不是故意冷落你。”


  另一条胳膊环着她又小又软的身躯,她被困在方寸之地,无从逃脱。


  她知道,和他硬碰,吃亏的都是她。


  每次吵闹起来,他都会漫不经心地拂袖而去。外面有大好事业在等着他,他轻易便会将她忘在脑后,等到忙过一阵想起她来,他才会回来看一看。若她已经调整好情绪,他便‘既往不咎’,搂着她安抚温存。若她还在别扭,他便再冷她一些时日。


  她总会好的。


  从前,她总会好的。


  她动了动唇瓣,心中的悲凉涌上来,濡湿了眼角。


  他见她没有和缓之意,眸色显而易见地冷了一些,大手一收,准备径自离开。


  手掌重重划过她的身体。


  动作忽然顿住,似是有些不相信地折返回去,隔着衣裳,捏了捏她嶙峋的肩骨。


  短短半月,她瘦了很多。


  她第一次在他的黑眸中看到清晰的暴躁,虽然只是一闪即逝。


  他的脸上失去了一贯的浅笑,沉着声告诉她:“宫中清出了不少内贼,放你在外面乱走,不安全。不是困着你。”


  她怔怔看着面前这个令她神魂颠倒的男人,心中想道:对于他而言,这般耐着性子解释哄人,确实是仁至义尽了吧。


  可笑吗?不可笑。


  在这个世间,没有任何人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他是屹立在世间巅峰、睥睨芸芸众生的道君,和旁人,自是不一样的。


  她闭了闭眼睛,轻轻点头,道:“我不和你吵架,只想问你几个问题。”


  她有些虚弱,声音听起来比平日更加柔软动人。


  他似乎没料到她的态度竟是这般软化,眉梢不禁微微挑起,淡笑颔首。


  她抿了抿唇瓣,轻声道:“和寄怀舟打斗时,你是如何护住云水淼的?搂住她的腰,带她翩然游走吗?就像当初,你装成低阶修士,带着我躲避煌云宗门人追杀时一样吗?”


  他一怔,水墨般的长眉蹙起,视线冷凝,静静看着她,不答。


  她仿佛早已料到他不会回答,径自继续问道:“倘若寄怀舟当真全力以赴与你搏命,你当如何?你刚封印过上古凶兽,若是再度全力施为,必定引发九炎极火暴-动,以致道体不稳。这样的话,云水淼的水系炉鼎体质,便是治你的灵丹妙药,对吗?如今暗潮涌动,你会冒着风险慢慢调养,还是和她……”


  语声梗凝。


  这些话她已在心中准备了千百遍,但最不堪的那一句,终是说不出口。


  他的眸光冻结成冰,唇角却浮起了笑容:“你定要因为没有发生的事情,与我闹到这个地步?”


  “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是因为我去了广场,用龙曜有灵骗了寄怀舟。”她直视他,“我的举动并不在你预料之中。若我没有去呢?你告诉我,留着云水淼,是不是以备不时之需?”


  谢无妄的笑容静在了唇畔,像是冻在寒冰中的花。


  她抿了抿唇,看着他的黑眸中映出了自己破碎美丽的容颜。


  她悲哀地凝视着他:“在你做任何决定的时候,我的感受从来也不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你想过我会伤心吗?你想过往我心上捅一刀,然后把我扔开不闻不问,我会痛苦绝望吗?你不会想,你也不需要想,在你看来,我只要安静待在后院等待你的宠幸便够了。”


  说到这里,喉间微微一梗,脑海中浮起一幕又一幕,酸涩的、甜蜜的、纵情欢愉的。


  胸口正中的颤抖向着周身扩散,有些喘不上气。


  她像溺水的人挣扎着吸了一口气般,用尽全力对他说道:“我很累,你让我回青城山,给我时间想一想,好吗?”


  她看着他的眼睛。


  和那日一样,她并没有在他的眼中找到半分真心或动容。


  他这潭深水,无波无澜。


  他缓缓开口,声音清凉淡漠:“这就是你冷静之后的结果?”


  长睫一动,他的视线深沉了些,精致唇角缓缓化开浅笑。


  她那颗又冷又疼的心脏蓦地一跳,后背渗出了细细的冷汗,惊心不已。


  一种未知的恐惧攫住了她。这一刻的谢无妄陌生得可怕,带着冰冷的、上位者的威压。


  她的身体不自觉地轻轻颤动,牙间也发出了细碎的碰撞声,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他脸上总是带着笑,旁人却那么怕他。


  她知道他动了真怒。他冷了她半个月,不是要听她质问的。


  她盯着他,身体在本能地惧怕,却不让自己的眼神有丝毫闪躲。


  她执拗地用眼睛向他问一个答案。


  “宁青青。”他第一次缓声念出她的全名,“这一战,是寄怀舟身后的势力,妄想探我的底。云水淼不过是一个僭越的由头罢了。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和我闹脾气,实在是,不识大体。”


  她的后脑泛起了丝丝缕缕的麻意。


  心脏沉到了底。


  是啊,一只养在后院的小雀,怎么会懂得前朝大事?她根本没有真正踏足他的生命,她在意和重视的那些,在他这里却是最为微不足道的部分,情爱纠葛这种东西,在他那颗冷硬凉薄的心里毫无分量。


  他要的是锦上添的那朵花,而不是令他心生厌憎的一块霉斑。


  她不知不觉,竟活成了这般不堪的模样。


  她微微失神眩晕,思绪散开,想起了刚与谢无妄成婚的光景。


  那时,她喜欢偷偷看他在乾元殿上的样子。


  他高坐上首,比帝王更有威势。


  气氛肃穆威严,沉沉压迫感,让人连大气都喘不上来。她远远看着他,心中既钦慕,又自豪。


  但她很快就发现那样的场面与她格格不入。无论她站得多远,总能感觉到那些杀气凛凛的禁侍在防备、驱逐她。


  她跑到殿前去,也的确挺奇怪的。乾元殿森严肃穆,而她却是娇俏的、柔弱的,她出现在附近,只会损了道君的威仪。


  她也想勤勉修行,与他并肩而立,但她并不是什么天骄,修行只能按部就班地来,一点一滴慢慢积蓄灵力。


  很快她就发现,她和谢无妄之间的差距有如天堑,想要追上他,那完全就是痴人说梦。于是她不再强求,而是将生活的重心全部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她按着他的喜好打理自己和这个家,让他带着风尘归来时,可以在这个温馨安乐的小院子里面好好歇息驻足。


  他在外面做的那些事,她从前不懂,后来更不过问。她只知道他心机极深,别说是她,就连那些活了千年的老狐狸也不是他的对手。


  她越陷越深,终于,他成了她的全部。


  到如今,她失去了自己,变成了一个,为谢无妄而活的人。


  她,其实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真的离开他。在她的潜意识里面,没有他的世界,便是一片由眼泪和疼痛组成的黑暗之海,会将她吞噬,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和他吵架闹分手,不过是比较激烈的谈判手段。他早已看透。


  既已看透,又如何会当真?


  她怔怔看着他,颤着声开口:“我想回去住一阵子,先前……说好了的。”


  她很冷,也很累,她不想再被关在这个院子里,就连哭,也只有自己的影子知道。这里处处是他的痕迹,他的气息,与他有关的记忆,再被关在这里,她真的会崩溃。


  他的眸色倒是和缓了些,冰冷的气势也尽数敛去。


  “宫中清洗已至尾声,后日罢,后日我陪你回去。”


  他又开始哄她。


  她的眼睛茫然地动了动。她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澈透亮,眼尾微微一点下垂,带着些天真娇憨的少女稚气,什么情绪都藏不住。


  她的双唇微微开启,随着胸腔传来的抽痛,花瓣般娇嫩的唇也会轻微地抽悸颤动,无辜又可怜。


  他看着她,黑眸不知不觉浮起了一丝温良柔和。


  “后日就能回去吗?”她眨了眨眼睛。


  他仿佛忍俊不禁,轻笑着,探出大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何时骗过你。好生歇息,我还有事要处理,后日清晨回来接你。”


  “嗯。”她低低应了一声,闭上眼睛,很乖地伏在软枕上。


  她不再胡思乱想。后日便能回青城山了,想着这件事,心中软软地往外冒小气泡。


  谢无妄行事狠绝,关她禁-闭的时候连传音镜都不留给她,直到今日她还未和师父说上话。


  不知道重塑了剑骨之后,糟老头子该有多么得意。


  她想着与师父他们相见的画面,心绪一点点彻底沉静下去。师父常说他吃过的盐比她吃过的米还多,兴许他能一语点醒梦中人……


  接下来两日,宁青青在屋中根本待不住,她到玉梨木长廊边上抱膝坐着,一寸一寸数着日影,一粒一粒数着碎星。


  好容易捱到了约定的时间,谢无妄竟没有回来。


  他,从来不曾失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