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倾倒众生(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玉梨苑有结界。


  踏入结界, 宁青青缓缓收起了笑脸,走到庭院的桂花树旁,坐在松软沁凉的黑色土壤上, 用菌丝小心地把掌心那滴谢无妄的元血包裹起来。


  托着腮,愣了一会儿神。


  其实,她并没有方才表现出来的那般洒脱。


  她以为谢无妄会孤单地坐在乾元殿中处理公务,如果是那样的话, 看在烤土豆的份上, 她并不介意陪他坐一会儿, 顺便帮他分担一点点不重要且繁杂的边角政务。


  谁知遇上了这么一档子事。


  她只能无所谓, 发自内心地无所谓。因为无论谢无妄做出什么决定, 都与她无关。她永远不会再让自己置于从前那般不堪的境地,她是一只有理想的蘑菇, 她很忙。


  当然, 如果谢无妄真的这么快就和别人结为道侣,其实, 她应该也会有那么一丢丢,真的只有一丢丢的不爽。


  不过她非常确定他不会。


  拜寄如雪所赐,谢无妄对西阴神女肯定也有不小的阴影。


  毕竟又是藏尸, 又是“男生女相”的替身小娇妻……


  噫~


  这么想着, 蘑菇噗一下笑倒在松软的土层上。


  笑了一会儿,她弯起眼睛,用菌丝裹住元血,荡向辟邪洞。


  “板鸭崽我来看你啦!”


  *


  乾元殿上,落针可闻。


  众仙君大气不敢出, 白发老妪倒是想要张口抗辩,只是那谢道君虽然面上带着笑, 威压却森寒得骇人。


  她丝毫也不怀疑,此刻谁若是胆敢开口,身躯立刻就会炸成一团血火。


  老妪咬牙暗恨,心疼又难过地看向西阴神女。


  谢无妄根本没有给神女留半分面子。


  神女忍辱负重,退而求其次地请他帮忙另外找个修士结契,在他口中怎么就变成了拉-皮-条?照他这么说,青楼伎子这四个字,可不就是甩在神女脸上的一个大巴掌?


  沉默了片刻之后,西阴神女缓缓向前一步。


  “我提前出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随时都有可能死去。”柔和悦耳声音从神光中传出来,听上去有些难过,“我不惧身死,只是不忍心这个世间生灵涂炭。谢道君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我自去寻旁人便是……就不打扰谢道君了。”


  “君上!”一道洪亮的声音自殿下传来。


  只见身材修长的杀殿副殿主壮着胆子踏前一步:“属下冒死举荐杀殿殿主金崎。金殿主实力超群,出手狠毒,对付邪魔正是以毒攻毒!出行之前可让他留下魂血,倘若他失败身死,借由魂血破灭的时间,也可以大致推断出邪魔的实力。再有,就算金殿主殉难,属下也可以直接上任,接替他的位置,将杀殿管理得更好――金殿主只喜杀戮,不爱管事,平日疏忽错漏无数,总是属下在给他擦屁-股!”


  借推荐人选之名,坑上司,告黑状。


  此言一出,殿上众仙君不禁齐齐沉吟,缓缓点头。


  白发老妪显然没有料到天圣宫的高层竟然是这种无耻画风,脸上的皱纹狠狠抽了几下,露出些怀疑人生的神色。


  西阴神女身上的光晕也晃了一晃。


  谢无妄的重袖漫不经心地拂过案桌,单手支颐,微挑着眉,露出一点仔细考虑的模样。


  “不必了!”西阴神女加快了语速,“既无缘份,不必强求,此事便作罢。”


  她款款又行几步,来到殿阶下,一步一步向上走。


  “我这便离开。只是临走之前,必须把邪魔的弱点告诉谢道君,也只能告诉谢道君一人。若我救世失败,还望道君搭救苍生于水火。”


  话音落时,西阴神女已步上高阶,来到谢无妄一丈之内。


  她抬起一双柔荑,置于额间,缓缓施了个礼。


  只见那鲜红的花钿与细白的手指氤氲在光晕之中,清香伴着隐约的乐声,袭人心脾。


  便是镇定淡漠如谢无妄,也不禁眉梢微动,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吸引。


  薄长精致的唇线微微下抿,他半眯起黑眸,看着西阴神女直立了窈窕的身躯,继续向他靠近。


  心头泛起的好感更加清晰而强烈,谢无妄指尖轻轻触击着御案,默默感受着这股怪异的悸动,将其条分缕析,发现交织着狂热、敬重、爱戴。不是媚术,更胜媚术。


  颠倒众生,不外如是。


  这也就是谢无妄意志实在冷硬,不会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换了旁人,恐怕只以为自己情不自禁为神女倾倒。


  他垂眸,轻声笑了下。


  “谢道君,请容我附耳道来。”西阴神女的嗓音更加悦耳柔和。


  她再近一步,腰肢一摆,踏入两尺之地。


  光晕模糊地散开,显出底下的绝世姿容。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是最动人的姿态。


  她俯下了身躯,腰肢一软,倾身接近他。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见那纤腰和柔背轻轻一拧,画过一道极为圆润魅人的弧线,似弱柳扶风,又像是水光荡漾,泛出一圈圈涟漪。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她的神色极其自然,丝毫不见媚态,冰清玉洁的圣女无意之间展露的风情,才是真正撩人。


  谢无妄身躯一僵,似遭雷击。


  殿上众人看得清清楚楚,就在西阴神女俯身的霎那,只见谢无妄的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双眉狠狠拧紧,额角瞬间迸出两道可怖的青筋。


  腮骨微动,冷硬的牙齿磨出明显的“硌”声。


  谢无妄生得精致,平日总是挂着浅淡的假笑,就像是一幅画或者一朵冰雕的花,极美极假,不形于色。


  唯一一回看到他当众变脸,露出些冷怒的戾色,还是因为虞浩天当众朝他撒娇,并且矫柔造作地说出“道君(一种植物)我”这句不堪入耳的话,那一幕,也着实是恶寒。


  而今日……


  没人胆敢窃听西阴神女与道君的对话,只知道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道君大人又一次失态了。


  众仙君快速交换着视线,震惊而不解――西阴神女这是说了什么,杀伤力难道还能比当初的虞浩天更大?


  真是好奇得百爪挠心啊!


  不仅众人不解,西阴神女自己更是一头雾水。


  “?”


  她什么都还没说啊?!


  谁都能看出来,谢无妄并不是装模作样。


  他又打了两个寒颤,华服下的宽肩微微收缩了起来,贵重衣料簌簌作响,置于御案上的手背也迸起了道道青筋。


  瞳仁收紧,眸光震荡。


  唇色也渐渐变得惨白,乍一看,就像是吃了什么非常不干净的东西。


  旋即,他抬袖掩唇,似是干呕了一声。


  殿上众人齐刷刷抽了一口凉气,极力收束气息,不敢暴-露一丝存在感。


  这……这这……西阴神女到底说了多么可怕的话啊?!


  西阴神女不敢继续往前凑,讷讷收回身子,尴尬地站在原地。


  只见谢无妄僵直的视线缓缓扫了过来,在她那水波一般摇动的腰肢上停顿了片刻。


  他又打了个寒颤,再次几欲干呕。


  西阴神女:“……”


  众仙君:“……”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僵木如偶人的谢无妄,眸中暴出血丝,神情怪异而破碎。


  好半晌,他嘶哑着嗓,低低地吐出一个字:“滚。”


  旋即又打了个寒颤,似是一刻也忍不得:“滚――”


  广袖一荡,西阴神女被他直直击飞出去,落到了白发老妪的怀里。


  “谢无妄!你胆敢伤害神……”老妪扬声厉吼。


  谢无妄扶着御案站了起来,身躯微有摇晃,目光带着笑,冰冰凉凉地落过去。


  他微扬着下颌,戾色骇人。


  “君上息怒!”


  众仙君头皮发麻,齐齐单膝跪地。


  “君上息怒!”


  西阴神女,万万杀不得啊。


  她的身上承载着世人的信仰,若是她死在谢无妄手上……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好半晌,谢无妄终于缓缓吸了一口气,压下眼角泛起的薄红。


  “本君身体不适,明日再议。”顿了下,他放缓了声音,“左前使,好生安置客人。”


  拂袖,离开大殿。


  长身一闪,谢无妄落在了玉梨苑门口。


  淡淡的梨香拂来,他的脸色总算是略微好转一些。


  宁青青在庭院时,空气中总是多添了一份温暖和馨香,正如浮屠子所说,她在,这个院子便有活气。


  谢无妄抬手触着结界,默了片刻,缓声开口:“阿青,我有正事找你。”


  院中没有任何动静。


  他知道她在处理妖丹的时候总是心无旁骛,便静静地站在山道上等。


  等她回过神来。


  距离她近些,魂魄中那股难言的不适感总算是消退了下去。


  *


  宁青青回神时,已经过去了一夜。


  她迟疑地放下妖丹,从大木躺椅上懒洋洋地爬起来。


  后知后觉想起,似乎在处理上……上上一枚妖丹的时候,听到过谢无妄的声音?他找过她?


  低头一看,桂树下面都已经堆满了新鲜出炉的妖丹。


  所以谢无妄找她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宁蘑菇犹豫着,慢吞吞地向门口走去。


  他肯定已经走掉了。


  走了也好,他那些正事,其实根本没有必要找她商议。


  穿过结界,一抬头,却见那个挺拔玉立的男人就站在山道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有什么事啊?”蘑菇谨慎地问。


  在他薄唇微动,准备开口之前,她飞快地转了转眼珠,急急补充道:“你放心,我知道你只是用我挡桃花,不会误会什么的――你,不会在这里干等了一夜吧?”


  谢无妄笑了笑。


  “没有。”他慢条斯理,“我没那么闲。”


  她狐疑地看了看他身上。


  的确没有半点露水的痕迹。不过他这个人行事缜密,从来也不会在这种细节的地方叫她拿到破绽。


  “哦……”她点点头,“什么事,说吧。”


  谢无妄垂下头,又笑了笑。


  “想问问阿青,妄境中那个味道独特的酒,是谁的主意?”他缓缓抬眸,冷白的牙尖轻轻一磨,“告诉我。”


  宁青青心虚地缩起了肩膀。


  这是要……秋后算帐啊?


  在妄境里面,他不是一杯接一杯喝得挺愉快的吗?


  好蘑菇不吃眼前亏。


  她斩钉截铁地道:“是心魔和器灵!”


  “是么。”谢无妄淡笑着,走近了些。


  “真的!”蘑菇赶紧撇清,“不关我的事。器灵还说过,那个味道并不是马尿,而是独角妖兽,因为它只试过独角妖兽……”


  沉沉的脚步一顿,停在了她的面前。


  为了表示她丝毫也没有心虚,宁青青勇敢地抬头看着这位受害者,没有后退。


  他也不说话,只这么若无其事地瞥着她,像是要等她自己露出破绽。


  宁青青只好把自己的小身板挺得笔直。


  僵持片刻,谢无妄高大的身躯忽地俯向她。


  在她心神微凛,想要后退的时候,他侧头,呼吸落在她的耳廓上,声音低而神秘――


  “知道那个西阴神女是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