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青楼伎子(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停住了脚步。


  她觉得自己来得实在不是时候。


  谢无妄说过无人能近他的身, 她抵达后殿,他早就知道了。


  她和他已经和离,他要与谁结为道侣, 她都管不着。


  只是这种时候她出现在这里,可能会让他有一点尴尬。


  很会为人着想的蘑菇点点头,转过身,准备迟些再来问谢无妄讨要元血。


  如今她已经是炼虚大蘑菇, 不必凝神, 便能听到前殿传来的交头接耳声。


  “倘若能够将一场大祸消弥于无形, 可是至善啊。”


  “西阴乃是上古神族遗地, 虽然邪魔危险, 但其中的机缘恐怕亦是难以估量。”


  “论实力,这世间再无人能与道君匹敌。结契只是权宜之计, 夫人若要计较, 那也未免小肚鸡肠。而且……”


  后头的话不太中听,没敢直言。


  但谁都知道话里的意思――这是天下大事, 宁青青有什么资格阻止道君救世?


  宁蘑菇奇怪地皱起了眉头。


  难道谢无妄没有告诉这些人,他和她已经和离了吗?


  罢了,关她屁事。


  先回玉梨苑, 迟些再来。


  刚一迈步, 忽然听到虞玉颜拔高的声音从前殿传来――


  “不可。”


  极慢极重,一字一顿。


  在虞浩天出事后,宁青青和虞玉颜再没有打过交道。此刻忽然听到这位艳妆姐姐的声音,宁青青忍不住顿下脚步,侧耳听她说话。


  虞玉颜的声音稳重了许多, 短短几个字,隐隐竟有了些兄长威严浑厚的味道。


  “道君, 属下有话禀奏。”


  宁青青来了这么久,终于听到谢无妄带着淡笑的声音――


  “虞殿主请讲。”


  一如往日,虚伪温和。


  “是。”虞玉颜沉稳地道,“天下大劫,犹如洪水泛滥。洪灾来临时,堵,不如疏。属下愚见,所有违背本心,勉强而行之事,必无好结果!”


  话锋一转,虞玉颜的声音带上了一丝笑意:“夫人本心纯良,坚毅果敢。属下相信,夫妻携手风雨同舟,再得天下人心所向,必能降危渡厄!”


  宁青青听得脸红。


  她记得自己并没有收买过虞玉颜啊?


  “这位殿主,”西阴神女的声音柔和地传来,“我并无勉强道君之意,到圣山来拜访,只因为道君乃是天下实力最强劲的修士,旁人万不能及。兹事体大,实不忍生灵涂炭罢了。倘若有别人也有如此实力,那么无论他是谁,我都愿意与他结契,哪怕……品性稍劣些,事后不愿解契,也没有关系的。”


  只听着声音,都叫人心生怜悯,何况她还拥有惊世骇世的美丽容颜。


  想想她话中之意,着实是令人不忍。


  西阴神女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o,但在凡人与修士心中的声望极高,一代代神女无私陨落,给世间留下平安光明,无人不加以称颂。


  没有比谢无妄更适合的人选。他实力超群,人品贵重,将苍生的命运托付给他,天下人才能放心。


  也不至于玷污了西阴神女的美名。


  宁青青觉得自己该走了。


  正要倒掠离开后殿,谢无妄的声音忽然从殿前传来:“阿青,来。”


  宁青青:“?”


  她装作没听见,抬脚继续走。


  “要我请你?”谢无妄语气懒散,却有那么一丝不容违逆的味道。


  蘑菇忧伤地叹了一口气,不情不愿地拖动着脚步越过后殿,拨开幔帐,偏头站在金枝明灯下。


  乾元殿中全是人。


  今日神女上门商议天下大事,天圣宫诸位重臣自然是齐聚一堂,密密麻麻站满了整个纯黑的大殿,不必偏头看,也能感觉到无数目光。


  “阿青,你怎么看。”谢无妄居高临下,朝着她扬了扬下颌。


  宁青青抬头看他。


  数日未见,谢无妄还是白得像雪,从他的眉眼之间倒是丝毫也看不出什么伤心失落,懒懒散散高坐銮椅的模样,依旧是那位高高在上、生杀予夺的道君大人。


  “我们已经和离了。”她拉长了调子,“你不用管我怎么看。”


  此言一出,底下的仙君们立刻神色微震,不住地交换视线。和离?道君与这个女子,竟然已经和离?怎么可能?


  被抛弃的女子,怎么还能这般心平气和地与道君说话?


  一道道震惊的视线落向宁青青和谢无妄。


  “可是我在求你复合。”谢无妄语气平淡,仿佛在聊天气一般。


  不等宁青青惊愕瞪眼,他勾唇微笑,补充道:“求而不得,只能更用心些,怎敢行差踏错。”


  众仙君:“……”什、什么情况啊这是?


  宁青青:“……”他什么时候求过她?她怎么不知道?


  谢无妄依旧是那副脸皮比城墙还厚的样子,就这么看着她,脸上除了假笑之外再看不出别的情绪。


  无辜的蘑菇动了动脑筋,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个家伙是在拿她当挡箭牌。


  她好气又好笑地望向他。


  果然,只见谢无妄大有深意地冲着她挑了挑眉梢,温存地问:“找我有什么事?过来说。”


  视线一对,似是刀剑碰撞,溅出少少的火花。


  宁青青彻底读懂了这个家伙的想法。


  无事不登三宝殿,她来找他,肯定是有求于他,所以他这是在和她讲条件――有什么事求他,可以,但是要配合他,老老实实替他挡桃花。


  忧郁的蘑菇幽幽叹了一口气,垂着眼角恹恹走上高台。


  站到他的面前。


  “我要你一滴元血。”她道。


  “小事。”谢无妄带笑的声音没有压低,“答应你的事我都会做到。元血永远干净的。”


  宁蘑菇:“……”真会给她拉仇恨啊。


  行吧,随便。


  她能感觉到他在看着她,目光有些沉,不必抬头也知道。


  戏要做全套嘛。她懂。


  她盯着他的手。冷白如玉的手,五指修长如竹,漂亮得很。与往日不同的是,他的肤色略有一点惨白透明,以致底下的青筋变得明显。


  倒也无损美感,就是隐约有些凌厉萧瑟。


  他迫出一滴血,轻轻点在她的掌心。


  肌肤没有丝毫碰触。


  小小的炽烫血珠,左右一滚,留下潋滟的细小痕迹。


  “我先回去了?”她不是翻脸不认人的蘑菇,从他这里拿了好处,语气便柔和了几分。


  “去吧。”他笑道,“保重身体,别太辛苦。”


  “嗯。”


  宁青青握着掌心的小血珠,偏头往殿阶下看了一眼。


  原来这就是“睥睨”的感觉。


  站在高处,底下众人的脸色的小动作,全然一览无余。


  有谢无妄镇着,那些跺跺脚仙域就要抖三抖的仙君们一个个都不敢散出气势,虽然不至于像鹌鹑,却也像是一只只缩好爪子、勾着脑袋的虎狼。


  目光掠过,落向站在大殿正中的那位西阴神女。


  只看了一眼,宁青青便知道为什么没人怀疑这会不会是个冒牌货――神女身上有神光。


  淡淡的朦胧光晕笼着她周身,让她的美貌似是藏在极薄的面纱之下,更加美得惊人,额心的艳红花片被神光描摹,闪烁着梦幻般的美丽光边。


  视线落到西阴神女身上之时,耳畔竟是隐隐响起了清乐声。


  果然不凡!


  因为先前的连绵阴影,宁蘑菇对这位神女并没有什么好感。


  出于礼貌客套,她朝着西阴神女点了点头。


  对方完全不理她。


  很好,从没有好感变成讨厌。


  高傲的蘑菇扬起下颌,移开视线。


  便在这时,她敏锐地感觉到了一股明晃晃的敌视。


  宁青青微微眯起了眼睛,不动声色地望向西阴神女身后。


  在西阴神女的侧后方,站着个发色纯白的老妪,便是方才语气冷硬地胁迫谢无妄、试图道德绑架的那一位。


  老妪眉心刻着一道极深的“川”字纹,正用谴责妖姬祸水的眼神狠狠盯着宁青青,像是想要扒她一层皮。


  蘑菇:“……”


  面对恶意,她从来也没怵过。


  只见宁青青眸光一晃,捏起了嗓门,弱弱地对老妪和西阴神女施礼,道:“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也不想这样的,我已经尽力了,可是真的劝不动他呀!对不起对不起,嘤嘤嘤?”


  老妪:“……”


  一堆脏字险些喷涌而出。


  宁青青飞速转身,捧着到手的元血疾疾赶回玉梨苑――再迟,她怕它干了。


  肩膀跑得一颤一颤,像一条偷笑的蛇。


  谢无妄漫不经心地垂着眸。


  感应到那道小小的身影穿过白玉山道,进入结界之中,他才挑了挑眉,回过神。


  冷沉的威压在殿中渐渐漫开。


  终于,道君轻声笑了笑。


  “诸位,”他点了下御案,语气颇有些失望,“当我是什么啊?卖--身的青楼伎子?还是皮-条-客?嗯?”


  这话,可无人敢接。


  乾元殿一片肃静,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