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工具蘑菇(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谢无妄给宁青青留下了一只乾坤袋。


  黑底, 绣着青金色的竹叶纹。


  宁青青慢吞吞地低头看了看乾坤袋,忽然想起,谢无妄用的装饰纹样, 都是竹叶。


  他刻在大木台扶栏上的图案,也都是竹叶纹。


  是因为她叫竹叶青吗?


  宁蘑菇忧郁地叹了一口气――低等生物真是常识堪忧,竹叶青不是竹,而是蛇。


  他连这个都不知道?


  她摇头晃脑地叹息着, 搬了一张玉梨木大躺椅到桂花树下, 侧卧在一片清新淡香的空气中。


  菌丝卷来一本金册。


  她左手持卷, 愁眉苦脸地翻开, 右手从乾坤袋中摸出妖丹, 菌丝覆上,冲锋陷阵。


  读书苦, 取孢子疼。


  两害相权取其轻也, 有谢无妄的金册子镇着,她解决起妖丹来, 简直是精神百倍,无往不利。


  每当她想要犯懒,稍微歇上一歇时, 双眼一凝, 便会看到面前密密麻麻的条例、批注、生僻无比的‘必背’知识点。


  ……算了,她还是继续对付孢子吧。


  菌丝冲锋!


  冲锋!


  根本停不下来!


  一枚枚价值连城的完美妖丹被她随手抛到桂花树下,滴溜溜滚了满院。


  这一书墙金册子简直就是她的精神食粮――有它们镇在身后,她甚至有勇气去单挑魔神!


  背水一战,不外如是。


  勇猛无双的蘑菇铆足了劲, 日夜不休。


  这些孢子中蕴藏了庞大的力量,被宁青青吸收之后, 便会转化为灵力,充盈她的经脉和识府。


  她终于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是个修炼废材。从前一直卡在元婴大圆满无法晋阶化神,是因为她的方向错了――她是蘑菇,当然不可能凝化出人类的元神。


  如今突破了这层物种桎梏,当真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游。


  蘑菇和妖、魔一样,不存在晋级屏障,简单来说,提升修为的速度,取决于她的进食速度。


  下过五场雨之后,宁青青探入乾坤袋的手摸了个空。


  妖丹,用完了。


  她懒洋洋地从大躺椅上爬了起来。


  用人类的话说,她现在已经是一只炼虚期的蘑菇了。


  晋阶之后,最明显的变化来自识府。识府中那些灰蒙蒙的混沌之雾开始搅动、分化,清气上扬、浊气下沉,似是分出了天地一般。


  她的蘑菇便正正悬在初分的天地之间。


  炼虚炼虚,原是这个意思。


  识府中的混沌空间不再虚无,等到炼虚为实,便是合道。


  她晃了晃识府中的蘑菇,心神抽离,内视己身。


  体内灵脉更加开阔,等待着更多灵力灌溉。灵脉由小溪变成了小河,灵力成了细细一束,可怜兮兮地流淌在河底。


  她把地上的完好妖丹一枚枚收进乾坤袋。


  该去找谢无妄以旧换新了。


  宁青青抬头看了看天空。距离他们和离,大约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谢无妄当真一次也没有打扰过她。


  “他是把我当成处理妖丹的工具吗?”很难伺候的宁蘑菇气呼呼地踏出院门。


  白玉山道旁,龙曜端端正正地插在土里,剑柄上挂着一只乾坤袋。


  它此刻看起来就像一把平平无奇的剑,气息全无,见到宁青青也没有半点反应。


  “……嗯?”


  宁青青上前取了乾坤袋,慢吞吞地探手进去――


  妖丹,数不清的孢子妖丹,堆成了小山。


  工具菇实锤。


  宁青青抿了抿唇,将手中装满完美妖丹的乾坤袋挂回龙曜的剑柄上。


  犹豫片刻,指尖戳了戳龙曜,顺手把它打理得毛光水滑。


  这只剑依旧在装死,全无反应。


  她眨眨眼,带着新的乾坤袋返回玉梨苑。


  在她的身影消失片刻之后,一只冷白的大手摁上剑柄,慢慢握紧。


  “嗡。”剑鸣低低。


  “龙曜。”好听的男声很轻很哑,“她看起来很好,是不是?”


  凶剑在他掌中沉寂。


  “更美了。”他轻笑一声,带着剑,一步步返回山巅。


  心脏处仿佛破了个大口子,呼啸的山风穿过去,又空又痛。


  却有种难言的喜悦。


  她如今很好。平安喜乐,容色动人。


  他拾阶而上,眸光渐敛。


  再走几步之后,他的脸上再看不出任何苦痛情绪,唇角的笑容自负淡然,眸中是看透世情的冷冽与圆融。


  道君风华绝代,气势无双,掌控这万万里江山,易如反掌。


  他做不了别的,只能先予她一个太平盛世。


  挺拔的背影隐隐带着些微不可察的寂寥,他一步一步,回到了乾元殿。


  广袖压上御案,指尖微动,触到了藏在袖中的两封书信,以及小小的玉梨木人。


  他写的婚书,她写的和离书。


  她雕的木人。


  她给他的一切,都是美好温暖的。


  谢无妄垂眸,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扬起,轻轻支颐。


  面前是禁侍呈上的最新消息。


  他淡淡扫过一眼,眸光渐凝――


  西阴神女出世,携惊天绝秘,来见当今道君。事关天下安危,十万火急!


  神女与仆从已经上路,三日之后,便会抵达圣山!


  “西阴神女?”


  一字一顿,低沉悦耳的声音回荡在高阔的乾元殿中,一时无法分辨是阴森还是愉悦。


  *


  宁青青躺回了大木椅上。


  左思右想,总觉得不太对劲。


  虽然她需要吞噬妖丹中的孢子来晋阶吧……可是谢无妄当真不给报酬,未免也太抠门了?!


  天圣宫有这么穷吗?


  她一边瞎琢磨,一边挥舞着菌丝,在小山一般的妖丹堆里刨来刨去――这是她习惯性的小动作,当初正是因为这个习惯,谢无妄才擅自作主,把她乾坤袋里面的东西全都削了尖角,以免扎破她的手。


  “……嗯?”


  菌丝忽然碰到了两只灵匣。


  八个角都被打磨得圆润光秃的灵匣。


  谢无妄居然在妖丹里面藏了东西。


  宁青青愣愣地眨了眨眼睛――这种事,从前不是只有她能干得出来吗?


  她抬头望了望天,然后把两只灵匣取出。


  匣子上,十分随意地刻着标记,一,二。


  是要她按顺序打开。


  宁青青毫不犹豫,径直揭开标记了“二”的匣盖。


  暖红的光芒刺得她眯了眯眼。


  这是……炼神玉。


  不对,她吃过两次炼神玉,绝对没有眼前这一匣明亮滋润。


  匣中透出的灵香熏得她飘-飘-欲-仙,眼泪不争气地从嘴角流下来。


  “还不算小气。”她眯起眼睛,微微撇着唇角,若无其事地探出菌丝,大快朵颐。


  她可怜的菌丝们终日冲锋陷阵,和黑色孢子抵死厮杀,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尝过正常食物的滋味了。


  往那柔润香膏中一探,简直就像是尸山血海中杀回来的将士们进了花柳院。


  每一口,都吃的是温香软红,玉脂羊膏。


  许久之后,双目无神的宁青青醉倒在桂花树下。


  梦中都是清甜滋味。


  这一觉睡得神清气爽,睁眼时,神满气足,一拳可以打碎一座山。


  灵匣中的炼神玉极大地强化了她的灵脉,识府中正在两分的混沌之气,也隐隐染上了暖红,一丝一缕,分化得更加迅捷。


  她愉快地伸了个腰懒,目光落向另外那只灵匣。


  “一”


  她忍不住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谢无妄标了一和二,自然是想让她先开一再开二,那么,他会不会算到她要反其道而行,于是故意标反了一和二?


  是那个家伙会干的事!


  惊觉上当的蘑菇扁着嘴,气咻咻地揭开了匣一的盖子。


  这是一匣……


  烤土豆。


  宁青青嘴角轻轻抽了两下。


  土豆细心地切成了波浪条状,表面微焦,一望便知又酥又香。五香蘸料裹得均匀,凹陷处料足一些,浓淡相宜。


  灵匣封锁的热气蒸腾出来,再不吃,便要凉了。


  她用配在一旁的小银签扎起土豆条来,放进口中。


  有一点烫,比想象中更好吃。


  味道久远而熟悉,让宁青青狠狠一怔。


  她的厨艺是新婚时谢无妄手把手教会的,只不过无论她怎么学,却始终做不出他那股独特的味道。


  她问他缺了什么。


  他说阅历。


  那时不懂,如今大致明白了。如今的谢无妄,是种种风霜雨雪、烈焰战火铸造而成的一个完整的个体,所有的经历已融入他的生命,成为他的一部分。


  旁人永远学不来那些沉稳和厚重。


  这一匣土豆,便是谢无妄独特的火候和味道。


  咬在嘴里的香酥土豆条又多了淡淡一味酸。


  所以,谢无妄到底是希望她先开匣一,还是匣二呢?


  美食见了底,薄薄的灵力结界中,飘出一张宣纸条。


  上书四个飘逸漂亮的大字――


  “礼贤下士”


  宁青青:“……”


  摔!


  什么心酸什么回忆,不存在的,根本不存在。


  蘑菇把匣子扔到了乾坤袋的角落,抓过金册,掏出妖丹,继续她的晋阶大业。


  到了炼虚之后,她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一枚枚妖丹被处理干净,孢子中蕴藏的庞大力量源源不断顺着菌丝涌到宁青青体内。


  只不过,那些力量在转化成灵力时分明还像是凶猛的蛟龙,好似能够撑破那小小的河床,没想到落进灵脉小河之时,蛟龙却变成了泥鳅,噗通一声落进去,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


  宁蘑菇默默估算了一下,晋阶到炼虚中阶,保守估计需要十万枚妖丹。


  “……”


  目标太过遥远的时候,很容易让人生出惰性。


  蘑菇也不能免俗。


  她忧郁地思忖了一会儿,忽然双眼微亮。


  “很久没有和板鸭崽联络感情了!”她坚定地点点头,“这是正事,没错!”


  宁蘑菇躺到了大木台上,探出菌丝,顺着岩壁攀向辟邪洞。


  如今她已经是炼虚蘑菇,菌丝肆意张扬,锋芒毕露,锐不可当。


  没想到,在触到封印的霎那,菌丝却被一股庞大恐怖的焰力挡了下来。


  宁青青愣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和谢无妄已经和离了,解了元血契约之后,他设下的封印,她自然是进不去了。


  “……”


  得找他讨要元血,才能进入辟邪洞去找板鸭崽。


  忧郁的蘑菇转了转眼珠,叹了口气,慢吞吞地离开玉梨苑,顺着白玉山道,飘向乾元殿。


  谢无妄说过,她可以随时到乾元殿寻他。


  此刻已经入了夜,漫天繁星在头顶眨着眼睛,山道上伸手不见五指。


  后方的玉梨苑泛着暖黄的光芒,前头的乾元殿亦是灯火通明。


  她忽然想起了那一日。


  她带着伤走过漆黑的山道,去乾元殿找他。


  落了个遍体鳞伤。


  如今知晓了前因后果,倒是丝毫心痛也没有了。和离之后,海阔天高,从前在意的那些事情,都已经变成了过往云烟。


  她掠过山道,落进乾元殿后殿。


  动作一顿,微微一怔。


  眼前是一面异常光滑的黑木屏风墙。


  月光从身后照进来,她的面容隐约映照在了屏风墙上。


  她记得,那一次屏风墙照见了自己的模样,笑得勉强又脆弱,像一触即折的花枝。


  此刻却是全然不同。


  漂亮的大眼睛懒洋洋垂下眼角,眸中闪耀着两粒明亮耀眼的光。


  没有什么能挡住这样的光芒。


  宁青青弯起了眼睛和唇角。旧景重现,她发现自己的心境已经天翻地覆。


  她记得,上次便是在这里听到了谢无妄那些冷心冷情的话。那时候,她的世界里只有一个他,没了他,天便塌了。如今却不一样,就算听到他要娶妻,她也不会有太大的心绪波动。


  只不知,今日又会听到些什么呢?


  他该是忙着处理政务吧?见识过金册的恐怖之后,宁青青对谢无妄的日常已经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她幸灾乐祸地笑着,走向右侧重幔。


  刚踏出一步,便听到一个无比强硬的女声从前殿传来――


  “我知道,道君已有道侣,必定会感到为难。只不过,想要进入西阴,唯一的办法就是与神女缔结元契。道君只需暂时与神女结契,便能进入西阴解决邪魔,将一场大祸消弥于无形。为了苍生,为了世间太平,我想,尊夫人一定不敢有任何异议。事成之后,神女自是不会赖着道君,定当第一时间与你解契离籍。”


  宁青青眨了眨眼睛。


  蘑菇智力非凡,这么听了一耳朵,心中立刻便厘清了子丑寅卯。


  西阴神女出世了!


  这一次的西阴神女与往昔不太一样。从前世间有大劫时,西阴神女才会应劫而出,指引苍生度过劫难。而这一次,西阴神女却是提前出世了,只要谢无妄与她结为道侣,便能够进入西阴,解决掉一场大祸。


  那道强硬的女声继续说道:“神女心怀天下,怜悯众生,这般情操,远远胜过什么男女痴缠小情小爱,所做一切皆是为了苍生,并无半分私情。谢道君,你怎么看?”


  谢无妄就像死了一样,没有半点声息。


  “婆婆,不要再说了。”另一个女声轻柔地道,“谢道君已有爱侣,是我唐突了。倘若早些知道,我定不会提这样的要求,让人为难。”


  “神女!”强硬的女声忿忿道,“他是天下共主,这是他应该背负的职责使命!若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他都不愿做,还谈什么庇护众生!”


  宁青青忧郁地叹了口气。


  她觉得这个老婆子实在是太不懂得谈判的技巧。


  像谢无妄这种自负又狂妄的家伙,最讨厌的便是旁人的威逼胁迫。


  好好一桩事情,被她这么咋咋呼呼吼上几句,八成是要泡汤。


  连她都听得着急。


  “谢道君,”西阴神女声音柔和,“不知可否向我推荐另一位适合的人选?毕竟事关苍生,无论形貌如何不堪,我都不在意的。只要世间能够平安度过此劫便好。”


  她的声音很干净,很舒服,像是春风拂面,让人信赖。


  前殿一片寂静,等待谢无妄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