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解契离籍(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愤怒的宁蘑菇夺过了谢无妄手中的笔。


  他勾着坏笑, 懒散倚着窗榻,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像个风华绝代的矜贵公子。


  好像对即将和离的事情浑然不在意。


  宁青青的呼吸却是微微一滞。她是一只很敏锐的蘑菇,手指握住笔杆, 立刻便发现玉梨木笔上全无温度。


  后知后觉地想起,方才指尖曾从他的手背上方掠过,距离极近,像是拂过了一块冷玉。


  永远炙热滚烫的极火道体, 竟是冰凉的。


  她不动声色地看了看他。


  笑得风轻云淡, 脸色也白如霜雪, 连唇色都淡了, 淡得隐隐有些透明。


  她抿住唇, 低下了头。


  “在何处见到我的字?”她拖着毫无起伏的语调,慢悠悠地问他。


  谢无妄退了半步, 站在她的侧后方。


  “给煌云宗的战帖、骂遍旁人祖宗十八代的匿名信、代师姐给师兄写情书害得师姐被嫌弃……”


  他慢条斯理, 一字一顿,将她从前那些糗事一一道来。


  宁青青握笔的手腕抖一下、再抖一下。


  要了菇命了。


  “你……怎么知道?”声音有一点点不成调。


  “你的事, 我都知道。”谢无妄语气平静,“因为你的容貌,我让人查你, 事无巨细地查。”


  宁青青微微睁大了眼睛, 偏头看他。


  他垂着长睫,看不清眸色:“对你上了心,亲自去青城山看你,一见钟情。”


  她狠狠一怔,视野模糊了少许。


  他蹙了下长眉, 精致的面庞上没有丝毫表情:“你问我,当初娶你, 是不是因为你生得像西阴神女。这么说也不算是错,倘若你不是这样的容貌,我便不会查你,继而上了心,动了情……也害你难过。”


  宁青青不知该说些什么。


  “写吧,阿青。想骂我什么,都往上面写。”他扬了扬下颌。


  她深吸一口气,垂下头,提起笔来,快速地写。


  谢无妄宁青青


  今日和离,无怨无恨,好聚好散。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写罢,轻轻把笔搁到了一旁,垂眸等待墨干。


  听他那么一说,她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字迹,的确看出了几分狗刨的味道。


  宁青青:“……”


  她把和离书默默读了一遍。


  很温柔,丝毫也不伤人。


  从前她便不恨谢无妄,如今同样也不恨。她是一只恩怨分明的蘑菇,旁人的好,她都会牢牢记得,并不会因为受了伤痛便将那些好的一笔勾销。


  但同样的,伤害便是伤害,也不会因为他对她好,便能消弥无踪。


  她与他和离,不是惩罚,不是恨,而是由衷地祝愿彼此安好。


  她相信,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他一定会成为一个最好的夫君,和将来的妻子在一起,必会美满幸福。


  这一封和离书,是她给他的温柔和善意。


  虽然字迹难看了些。


  只不知为什么,谢无妄俯身看过和离书之后,气息明显地凝滞了一瞬,胸膛微阖,像是心口挨了一拳似的。


  宁蘑菇忘记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就在她躺在桂花树下,被蚯蚓吓了个半死的那一日,谢无妄曾冷着脸回到庭院,对她说过一句话――


  “你若忘却前尘,倒也不失为一个契机,你我也算是无怨无恨,好聚好……”


  那个时候,他自负至极,以为离不开、放不下的人是她。


  那一日,她被蚯蚓吓坏,惊恐地扑进了他的怀里,让他生生把最后一句话硬拗成了“好生来过”。


  到了今日,他和她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已看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想要用余生来好好珍惜。


  偏偏世事难料,忘却了前尘的她愿意接受他,与他好生来过。寻回了记忆的她,却是要与他好聚好散。


  多么讽刺,多么活该。


  视线往下稍移,看着“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他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唇角,一直笑,笑出了声。


  欢喜。


  余生无她,又何来的欢喜?


  眸底微热,心却是透着风地凉。


  宁青青担忧地看向他。这样笑的谢无妄,让她感到陌生。怕倒是不怕,只是听着他的笑声,她也渐渐难受起来。


  “你别难过。”她笨拙地安慰他。


  谢无妄收起了笑容。


  他抬起手,探向她的脸颊。


  宁青青心底轻轻一叹,没有躲。


  但在触碰到她的前一刻,他缓缓蜷起手指,收回袖中。


  “不难过。修好院子,便与你解除元契。”他笑了笑,转身向外走去。


  身姿脚步倒是与往日一样潇洒不羁。


  她跟着他走出屋子,坐在正屋外断裂的廊椅尽头,看他修葺东面庭院。


  板鸭崽没喷过火。


  整个东厢连着长廊,是谢无妄毁掉的。


  他知道她在意那里住过别人,不想让她带着遗憾与他和离。


  他待她,是用了心。


  她佯装不知,双脚一晃一晃,拖着调子:“谢无妄――你很闲吗?这得修多久啊?”


  上次修大木台,他可是足足做了一夜。


  他从乾坤袋中取出木材,有条不紊地开始搭建轮廓。


  “做一面书墙,不费事。”


  宁青青眨了眨眼:“不要厢房了么?”


  “不实用。”


  她看着那些漂亮的木材一条一条齐整地铺开,犹豫了一会儿,轻声问道:“那个女子,后来怎样了?”


  谢无妄手上的动作丝毫也未受影响:“犯禁,死了。”


  “哦……”


  他偏头,懒懒挑眉:“带人回来气你,是我的错。只是,我错的不止一件两件,债多不愁,别与我计较了,也计较不过来。”


  宁青青:“……”


  她慢吞吞把视线转到另一边,噗哧笑了下。


  其实和谢无妄相处,是很舒服的。


  只不过那时候他们都把在一起的时间浪费在了床榻上,久而久之,便忘记了穿着衣裳该如何交往。


  她托着腮,慢慢又把视线转了回来,看道君大人盖房子。


  “厢房确实用不上,可是书墙又有什么用呢?”她奇怪地问,“你也没空在这里看书。”


  他停了动作,悬在空中默立片刻,才道:“不是我用。”


  “哦。”


  他重新动作起来。


  “去西厢取一本金册过来。”他一边搭建外墙,一边极自然地给她指派任务,“看看木格大小是否合适。”


  蘑菇做这件事顺手极了,她荡出菌丝,抽着嘴角卷来了金册子。


  说实话,此刻看到这些册子的形状,她的脑仁依旧会一阵一阵地跳着疼。


  那些枯燥至极、繁琐至极的政务,是真的让她很有阴影。


  菌丝卷着金册子,往格栏中一扣。


  严丝合缝。


  接下来,他和她的配合更加默契。


  他做好木格,她便卷一本金册塞进去,金册的边框整整齐齐地码在玉梨木架子里面,有一种蘑菇最喜欢的规则韵律的美感。


  宁青青做得如痴如醉。


  就……恨不得顺着山崖,把这整齐致密的金书架一直铺出去,让整个山壁都变得金灿灿、齐整整。


  不知何时,谢无妄站在了她的面前,高大的影子笼罩着她小小的身躯。


  她后知后觉抬头:“……没了?”


  谢无妄挑眉:“嫌少?”


  蘑菇傻乎乎点头:“嗯!”


  他轻笑出声:“所以这些都记住了么。可以考你了?”


  “啊……啊?!”她睁圆了眼。


  “你不会以为和离就能逃过?”谢无妄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宁青青的眼神逐渐呆滞:“……难道不是吗?”


  “呵,”他微眯了幽黑的长眸,“你答应念书在先,我允你和离在后。宁青青,不可以出尔反尔。”


  宁青青:“……”


  他凉凉问她:“嫌少吗?”


  “不嫌!”她狠狠摇了下头。


  他笑着,扬袖焚去东面书墙上的木屑。极火荡过,木色沉淀下去,书墙透出些古朴气息,与那富贵气十足的金色书脊可谓相得益彰。


  她抿了抿唇:“可是和离之后,我住在这里不合适。”


  “宁青青,”他负手,淡声道,“你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着什么样的秘密么?你确定那个邪恶的东西不会找上你?”


  宁青青轻轻吸了一口气,心脏悬了起来。


  “还有,”他垂眸,叹息,“你处理过的妖丹,很值钱。你需要一个可靠的合作对象,拥有庞大的财富支持,以及良好的信誉和广阔的销售渠道。我,天圣宫宫主,就是你的最优选择。”


  宁青青:“……”


  “从今往后,你我只谈公事。”他语气平平,“玉梨苑是你的,不得你同意,我再不会踏足半步。你若不想见我,便让浮屠子处理日常事务。”


  她动了动嘴唇,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从此,你是我很重要的合作伙伴,”谢无妄微微俯身,影子落在了她的身上,“我不会干涉你的任何自由,但在危及你的性命安全的事情上,你需要考虑我的意见。”


  “另外,”他立直了身躯,“我允许你随时到乾元殿找我。”


  他退开两步:“你仔细考虑,想想有没有陷阱,或是对我有没有其他要求。一炷香之后,我回来与你解契。”


  茫然的蘑菇一脸懵懂地坐在金灿灿的古朴书墙前。


  她发现,一通操作之后,她好像成功从谢无妄的夫人,变成了……他的手下???


  只是他说的那些话的确很有道理。


  她现在实力不够强,她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需要很多很多的妖丹来供自己晋阶,还要继续诱骗板鸭崽,以及进一步尝试从活的妖兽体内取出孢子……


  谢无妄是最好的合作对象。


  方才他全然是公事公办的态度,丝毫暧-昧也没有,很清正,很可靠。


  他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倘若她不管不顾硬要跑到外面去,遇上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又需要他来搭救……那才真是造作得无药可治。


  宁蘑菇默默抿紧了唇,心中暗暗作了一个决定。


  如果谢无妄回来时二话不说,干脆利落地与她解契,那她便信他!


  一炷香的时间转瞬即逝。


  谢无妄的身影出现在宁青青面前。


  他平静地开口,语速比平日快了少许:“来,迫出元血,你我解除元契。”


  宁青青:“哦!”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甚至感觉谢无妄有那么一丝急切,像是迫不及待地要与她撇清关系。


  两滴元血汇到半空,缓缓结出一个同心契印。


  他竖起手掌,轻轻一翻。


  契印破碎。


  宁青青的心尖像是被细小的银针扎了一下。


  顺着那个小小的破口,涌出些酸涩和甜蜜。


  结束了。她和他,再不是夫妻。


  谢无妄背过身,大步向外走去,中途咳了下,抬手掩了掩唇。


  “谢无妄,”她喊他,“你既能洒脱放下,我自然也可以。我会住在这里,直到能够自保为止。”


  他顿了片刻,才淡声回道:“好。”


  声线嘶哑得厉害。


  洒脱放下?呵。他只怕动作慢上一瞬,便会做出什么遗恨终生的事情。


  掠出玉梨苑,他垂眸,瞥了眼掌心潋滟的红,又抬起拇指,缓缓揩掉唇角一丝残血。


  回眸,见那道小小的身影乖乖站在书墙下,他扯了扯唇,红着眼,痛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