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套路很深(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抬头望向谢无妄。


  他的身姿依旧挺拔, 冷香气息之中添了些肃杀的血气,眉目挂着散懒淡笑,什么情绪也看不出来。


  只是……


  以他的实力, 击杀一只合道初阶的雕妖,哪里用得着一炷香的时间?


  他怕不是在拿这倒霉的雕妖泄恨吧?


  她的眼睛里从来也藏不住情绪,谢无妄淡淡扫过一眼,便知道她又在想些有的没的。


  他道:“妖自北而来, 必是破了北地防线, 人族伤亡难以估量, 它该死。”


  宁青青点头:“我明白, 不会瞎同情敌人的。”


  他把手中的新鲜妖丹抛给她, 偏偏头,示意她跟上。


  很快, 视野中便看不到那些欢呼的牧民了。


  宁青青望着谢无妄颀长的背影, 心绪有那么一丝丝复杂。


  他揽着她开怀畅饮只是昨日的事情,此刻回忆起来, 美酒好肉、载歌载舞的牧民、粗犷华丽的腰刀手鼓,还有谢无妄完美的侧脸,一切都像是蒙着一层粼粼波光, 美得绚烂。


  果真像是一戳就破的泡沫。


  英雄还是那个英雄, 他和她的关系,却已回不到昨日。


  他继续说道:“在万妖坑的封印处击杀此妖,为的是杀鸡儆猴。”


  “哦……”


  他回眸,清冷长眸恶劣地微微眯起来:“死得太容易,起不到效果。”


  今日一番血腥杀戮震慑了封印后蠢蠢欲动的群妖, 州府一带想必能够太平三五年。


  宁青青目光微直,慢吞吞、极慎重地把脑袋点了一圈:“干得漂亮!”


  她偷偷打量了他几眼。


  他身上极淡的杀意和煞气已经消失无踪, 此刻的谢无妄看起来与平日全无分别,让她有一点点不放心。


  她问:“和离的事……”


  “回去就办。”他转身,居高临下瞥着她,微微挑眉笑道,“阿青莫不是反悔了?”


  她迅速摇了摇头:“没有反悔。不会反悔。”


  “放轻松。”他的声音低沉了几分,“能让你快乐的事情,我都愿意做。”


  宁青青狐疑地瞟了他一下。


  要是换个场合,这句话简直就是在草场上策马奔腾啊。


  谢无妄的神色倒是清冷郑重,黑眸深邃,薄唇微向下抿。看起来很严肃很认真也很坚毅。


  是她想歪了。


  广袖一动,一根冷白修长的手指伸过来,在她愣神之时,屈起指尖敲了敲她掌心的妖丹。


  笃笃。


  闷闷的震动隔着妖丹,传到她的掌心。微麻微痒。


  “巩固战果。”他道,“学会了新技能,倘若三日不练,倒退的可能性有七成。”


  宁青青微微睁大眼睛:“那你还带我去喝酒?!”


  谢无妄笑:“只用了两日。”


  宁青青:“……我处理妖丹,你带我上路吧。知道你忙,赶紧回去解契和离,然后你便可以安心处理公事了。”


  她低下头,生无可恋地开始对付妖丹中的黑色孢子。


  谢无妄垂眸,袖中五指掐进掌心。


  他从未想过,从她口中轻轻软软地吐出‘和离’二字,杀伤力竟是如此惊人。再多防御,也防不住这一记记贯心的刃。一下又一下,只重不轻。


  他比她高得多,她垂下脑袋时,看不到他唇畔的惨笑。


  他扬袖卷住她的腰,带她踏入风中。


  *


  宁青青彻底吞噬掉新鲜妖丹中的黑色孢子时,谢无妄正好落进了玉梨苑。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只是用衣袖揽住她,身躯没有丝毫接触。


  倒是很有君子风度。


  她在湿润松软的黑色土壤上站稳,见谢无妄转身要走,她急急叫住了他。


  “谢无妄!”


  她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发现要告诉他。


  他的宽肩微不可察地震了下,俊脸微侧,声音有些哑:“别急,我取金纸来写和离书。院子也需处理一下,太难看了。”


  宁青青眨了眨眼,顺着他的视线,偏头望向庭院一侧。


  “……啊?!”


  她睁大了眼睛,眸中满是震惊。


  只见整个东厢连同木廊一起消失无踪,封闭的小院开了个大敞口,山风和阳光直剌剌地闯进来,断口边缘的木头上残留着烧过的余烬。


  方才只顾着脑海中那个重要的发现,竟完全没有留意到周遭环境。


  “这是?”她茫然地看着仅剩些骨干支架的东侧庭院。


  “今日辟邪洞中的畜生暴-动,毁了半间院子。无事。”谢无妄面无波澜,“我去取金纸,写了和离书之后,可否容我修好院子,再解元契?”


  她的心口漫过一丝丝极浅淡的酸意,过了过脑之后,她点头:“好。”


  正事上他向来说一不二,既然这般说了,便会如约照做。


  谢无妄颔首,转身。


  “谢无妄!”宁青青又唤他。


  “嗯?”他没回头,声音极平静,“除了反悔之外,别的话先不用说。”


  宁青青垂下眼角,拖长了声音:“是正事――”


  他转身凝视她。


  宁青青定了定神。


  “刚才我吞噬的黑色孢子中,残留着一道鲜明的意志。”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不自觉地凝起了全部眸光,抿着唇,神态像一只刚学会捕猎的专注奶猫,“非常怨毒的恨意。”


  她抬手抚了抚犹有余悸的心口。


  “嗯?”谢无妄长眉微蹙。


  “你不是蘑菇,你也许不太了解。”她用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他,“孢子是比幼崽更傻的小东西,不会有这么激烈的情绪,我怀疑那道意志,来自……”


  她的肩膀不自觉地轻微-颤动,瞳仁也收缩了起来,齿间阵阵发寒。


  “本体?”谢无妄平静地问。


  她重重点头。


  这件事情,更加细思极恐了。


  谢无妄挑眉笑道:“怨毒恨意?因为我虐杀妖雕么?甚好。”


  看他的模样,倒像是期盼着对方上门向他寻仇。


  宁青青忧伤地看着他。


  这个家伙,真是自负狂妄得举世无双。


  他到底明不明白,如果真有一只邪恶的蘑菇躲在哪里呼呼地喷坏孢子,而且它还能够通过坏孢子给妖兽下达指令的话,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


  灵兽堕妖已是数万年前的事情,要真有这么一只坏蘑菇,它得是什么万年老妖怪?


  她欲言又止,最终只幽幽叹了口气。


  “怕什么。”谢无妄浑不在意,“有我在。”


  他轻笑着掠出了庭院。


  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山巅,她收回目光,望向毁掉的半边院子。


  东面厢房与木廊已经彻底没了影子,毁得比当初的大木台还要更加干净。


  “板鸭崽,有出息啊!”


  宁青青思忖片刻,来到大木台,探出菌丝,爬向辟邪洞。


  万妖之王正在睡觉,两条又圆又肥的后腿趴在身侧,活脱脱就是一只新鲜出炉的大板鸭。


  呼噜声震天响,圆圆的黑鼻头一皱一皱,带着脸上的白绒毛也皱了起来,像个小老头。


  菌丝探过去,卷住它的耳朵尖。


  支棱的耳尖怕痒,扑棱扑棱甩了几下,它哼哼唧唧发出不满的声音:“啊呋!”


  “板鸭崽!”宁青青虚伪无比地问,“谢无妄又杀了一只大妖兽,你是不是很难过呀?我来陪你啦。”


  板鸭崽毫不设防,老老实实地告诉她:“俺不难过,因为那个雕早就不听俺使唤咧!”


  “是――嘛?!”义愤填膺的蘑菇与它站在同一战线:“胆敢忤逆万妖之王,死得好,死得活该!”


  板鸭崽感动极了:“呜呜竹叶青你就是俺最好的朋友……只有你最理解俺了……”


  宁青青一边虚情假意地安慰它,一边把菌丝凝成了九齿大钉耙,疯狂给它篦毛。


  “板鸭崽啊,”她叹息,“你知道吗?其实我会治病。”


  “啊呋?”凶兽重新打起了呼噜,明显不感兴趣。


  “你是万妖之王哎!”宁青青毫无节操地拐骗幼崽,“它们不听大王的话,这就是病,得治!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所以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我都一定会拼尽全力帮你治好它们,让它们都变成最乖的崽!”


  “啊啊啊啊?!这都可以?”板鸭崽差点儿又把自己给吼醒了,“竹叶青俺爱你――”


  宁青青赶紧摁着头,把它的大脑袋摁回了前爪上。


  她嘀嘀咕咕给它灌输了一大通医者仁心的道理,哄得这幼崽一愣一愣,对她无比敬佩。


  聊至酣畅时,宁青青忽然想到了一件很不对劲的事情。


  “板鸭崽啊。”她谨慎地问,“那只不听话的雕死了,你不是不难过吗?”


  “俺不难过呀!”


  “不难过你为什么要喷火?”


  “?”板鸭崽立刻甩了甩耳朵,“俺都在睡觉,啥时候喷火啦!”


  “没有吗?”


  “没!有――”绒毛震声,“俺都好久好久没喷过火咧!”


  宁青青若有所思。


  片刻后,她告别了板鸭崽,慢吞吞地把菌丝收了回去。


  睁眼,恰好看到谢无妄颀长的身影走过侧廊,向着大木台行来。


  宁蘑菇抿住了唇,眸光渐渐变得复杂。


  所以东面的厢房和木廊,并不是板鸭崽毁掉的。


  还能是谁呢?


  “阿青,来。”谢无妄站在侧廊的门洞下,一副玉树临风的温润模样。


  她随他走进正屋。


  谢无妄走到窗榻下,挽起广袖,慢条斯理地磨墨。


  他随口道:“夫人,我写和离书了?”


  许久不曾听他叫她‘夫人’,宁青青不禁怔了一怔。


  他懒洋洋地侧眸:“一日未和离,你一日还得唤我夫君。”


  不等她开口,他轻笑着转了回去,一点一点将砚中的金墨磨得浓酽香润。


  他眉梢微挑:“知你不愿,不勉强。”


  她的视线落到他的身上。


  宽阔的肩,直挺的背。


  “我来写吧。”她轻声道,“你都没见过我的字。”


  三百年了,他对她的了解只局限于床榻,其他的,当真是少得可怜。


  事已至此,她倒也没什么怨气,微酸的涟漪一晃而过,再无踪影。


  人啊,只有对着自己人,才会委屈,才会撒娇。面对外人的时候总是格外宽容的。


  她与他都要和离了,再去计较过往云烟,那就是真矫情。


  谢无妄缓缓搁下了手中的笔砚。


  他转过身,清冷沉邃的黑眸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我见过。”他道。


  她微微歪了脑袋,露出沉吟的神色:“……嗯?”


  “你的字,我见过。”谢无妄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好听,“见过不少。”


  宁青青睁大了眼睛:“?”


  她绞尽蘑菇汁地思索一番之后,非常笃定自己绝对没有在谢无妄面前写过字,毕竟……


  他轻轻笑了笑。


  半晌,他用最一本正经的语气说道:“我以为阿青会藏一辈子……一辈子不叫我看见那狗刨一般的字。”


  宁青青:“!”


  他挑眉,精致唇角扯出一个极坏的弧度:“阿青当真体贴,生怕我对着和离书垂泪,于是亲自动笔,让我知难而退。”


  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