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遗失珍宝(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谢无妄颔首, 平静地注视着她。


  “说吧,我听着。”


  因为一直屏着息,所以他的语气有一点微不可察的僵硬。


  却是前所未有地温柔。


  “谢无妄。”她微笑着看他, “你在我心中,是英雄。从前是,如今也是。”


  他的脸上波澜不惊,黑眸中却是瞬间涌过了澎湃巨浪。


  “不至于。”他轻声吐气, “自保而已。”


  她看了他好一会儿。


  “耳朵红了, 谢无妄。”她负起手, 一本正经, “无妨, 我不笑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微怔片刻, 然后呵地笑出声。


  语气带上一丝宠溺:“总喜欢学我。”


  怦怦、怦怦、怦怦。


  他的耳畔响着这样的声音, 像是整个天地与草原都在心动难耐。


  她看着他,眸光轻轻闪了闪:“这样一位大英雄, 必是一言九鼎,绝不会出尔反尔的。”


  他定定看着她,目光一点一点冷凝。


  她依旧与从前一样, 眸光软软, 像一泓最清澈最温暖的甘泉。


  他敛去了所有的情绪。


  纵然自负如他,也绝不会认为此刻她是在问他要什么海誓山盟。


  “阿青……”不经意间,嗓音已彻底沙哑。


  “我们约定的,做完最后一次夫妻,然后便和离。”她的语气十分平静, 笑容浅淡温柔,“因为我的身体状况, 耽误了这么久。”


  谢无妄挺拔的身躯微微晃了下,冷硬漂亮的下颌倾向左侧,稍退半步,眸光避开。


  半晌,他吸了口气,视线缓缓转动,沉沉落向她的眼睛。


  “阿青,那些事都是误会,我一样一样向你解释。”


  他的脸上没有假笑,声线清冷,平静得非常刻意。


  “不用解释。”她摇了摇头,心中有些酸涩,也有些淡淡的甜,“我都知道啦!什么都知道。”


  他看着她,黑眸专注:“我没有碰过别人,心中也从未有过别人。只有你。”


  她轻轻点头:“我知道的。”


  “阿青,过去是我的错。”他靠近一步,“我会用余生来弥补对你造成的伤害。”


  这一次她没有躲开。


  她和他距离很近,近到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灼热的温度和气息。


  她喜欢他的冷香味道,从前喜欢,失忆时喜欢,如今仍是喜欢。


  心口泛着甜,甜中带着酸。


  “我相信。”她弯着眼睛,“可是谢无妄,我是一只有底线的蘑菇,我说要和离,便是真的要和离,并不是威胁你,或是什么谈判的手段,你明白吗?”


  半晌,他沉沉吐出两个字:“明白。”


  她忧郁地轻轻叹了口气:“不,你根本不明白。”


  谢无妄闭了闭眼睛,唇角扯出一抹笑。


  “阿青是想说,干的东西很容易着火吗?这个,我是真的明白。”


  她被他逗得轻轻笑了出来,她轻盈地走出几步,负手转身,看着他笑。


  她的声音灵动又温柔,语气十分平静:“那一日,你对我说,‘还望夫人收回成命,你我便这般恩爱一世,如何’。若是……我答应了呢?你我会如何?”


  他的唇角微微向下抿出一道冷毅的弧线,眉心几不可察地蹙了起来,露出沉吟之色:“和好如初?”


  宁青青道:“我若答应了和好,你只会更加看轻我,并不会珍惜。从此我再说分手,你只会嗤之以鼻,若是心情好,便将我哄上床榻安抚一番,心情不好,便彻底不当回事……这便是我当时的想法。”


  谢无妄心中狠狠一刺。


  他记得,当时她陡然睁开双眼,目光疏离戒备,满是冷意。


  原来,她是这么想的。


  她想的……也没有错。


  “你说我能答应吗?”她笑笑地望着他。


  她丝毫也没有生气,也不是在谴责他,软软一句话,却像是天地压了下来,令他难以喘-息。


  草原上的风实在太烈,进入肺腑,刺疼得钻心。


  “不能。”他哑声道。


  她没有退开,反倒上前半步,娇小的身躯几乎窝进了他的怀里,她轻轻柔柔地继续说道:“若我没有变成蘑菇,而是轻飘飘地与你和解,那么你待我,自然也不会变得不同。在寄如雪扮作西阴神女来算计你的时候,你仍会不屑于解释,因为寄如雪是个男人,对吗?”


  谢无妄蹙眉:“他确实是男子。”


  宁青青忧郁地叹息:“可是别人和我,都会以为你为了另一个‘西阴神女’,跑进沧澜界与界主生死相争。那一战多惨烈啊,若我那时没有失忆,心该有多痛?我是该心疼你,还是该心疼自己?会疼得喘不上气吧?”


  “我很庆幸,不用受那样的罪。”她微笑着,抬眸看他。


  谢无妄退开少许,面白如纸。


  他是极聪明的人,她说到这里,他便已经明白了。


  他的醒悟和反思,是她用一颗死去的真心换来的。


  叫她如何回去?


  胸中的闷痛令他不自觉地微躬了背,吸入肺腑的空气如刀刮一般。


  她眨了眨眼睛:“我不是在与你秋后算帐,只是在讲道理,阐明我们必须和离的理由。”


  他扯起笑,点了点头:“我知道。”


  “而且,在我变成蘑菇之后,你还催我和离了。”她轻轻皱起了鼻子,“你说等了我十日!”


  谢无妄闭了闭眼睛。


  清晨的草原,不知为何竟是隐隐有些发黑。


  “那是气话,是我失言。”他只道,“阿青,我的错。”


  “犯错不要紧,”她老神在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谢无妄双目一凝,屏息看她。


  “只要改正就好啦!”她弯起笑眼,“来,我们解契和离。”


  道侣以元血结契,元契唯一,除了不能再与旁人再缔结道侣之外,并没有其他影响。


  她看着他。


  他微微侧开了脸。


  他不愿,但时至今日,他已经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他和她之间的牵扯已然不多,断一缕,都是锥心地疼。


  “回去再说。”他回眸,不放过她的每一丝神情,“这里写不了和离书。”


  “哦……”她呆呆地点了点头。


  在他说到和离书的时候,她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显而易见地浮过一抹酸涩。


  他知道她会心酸,会难过,这让他更加心如刀绞。


  她依然和从前一样纯稚天真,但她已经可以自己扛起风雨了。


  他弄丢了最重要的珍宝。


  “我带你上路?”他哑声问道。


  语声略有一点模糊,宁青青被吓了好大一跳。


  送她上路?谢无妄竟狠绝如斯?!分手就要杀蘑菇吗?


  她这副一惊一乍的模样,叫谢无妄哭笑不得。


  正要出声解释,眸光忽地一寒,敛了多日的气机缓缓向着周遭漫开,凝住了风和野草。


  宁青青心有所感,偏头望向东北方向,只见州府那一边的天色暗了下去,浓浓地透出不祥。


  黑云之中,隐约探出了庞大而尖利的爪牙。


  熄掉的篝火旁边,刚举办完牧神大节的牧民们发出了阵阵惊叫声――


  “飞妖!飞妖来了!快跑!”


  “是飞妖!真的是飞妖!”


  “啊啊啊啊――”


  会飞的妖兽,是前线修士和普通百姓心中最可怕的噩梦。


  禽类妖兽并不能腾空飞翔,唯有修至合道以上,妖兽才能拥有腾云驾雾的本领。


  合道大妖一出,几个时辰之内就能血洗数处城池。


  狼烟滚滚,有一搭没一搭地自北而来。


  很显然,许多城池连狼烟都没来得及放,便被屠戮一空。


  这是一头合道巨雕。


  双翼一张,遮天蔽日,妖气如狂沙一般漫卷长空。聚集在草场上过大节的牧民们吸引住了它的视线,庞大的身躯掠过州府,直直向着草场俯冲而来。


  “完犊子咧――”巴家老三吼得最是撕心裂肺,“天天笑话我射不来大雁!这下好啦,射雕射雕,射了小雕,来了老雕,大伙一块完犊子啦!”


  “呼嗡――”


  巨雕翅一阵,如摧城的黑云一般,自州府城池上方漫了过来,霎那间,天地一片昏暗,似是飞沙走石。


  小娃儿们吓得放声大哭,大人捂都捂不住他们的嘴。


  “有本事把这老雕也射下来啊!”巴老三嚎得惨烈,“会射小雕算个逑的本事!”


  可怜的小伙子心智已经有些崩溃了。


  谢无妄长眸掠过,淡声对宁青青道:“身为道君,需以身作则,公事为先,私事稍迟再议。”


  公事公办的冷情模样就像一座清心寡欲的玉石雕像。


  蘑菇点头:“不急这一会儿。”


  谢无妄轻轻吐口气,长身一掠,落到了牧民身边。


  “弓来!”声音清朗,带着些豪气和笑意。


  “嘶――”牧民个个像见了鬼一般,“谢兄弟,你当这是雕哪?!”


  “难道谢兄弟要弯弓射了这雕?”


  “可是这不是雕哇!啊唔,好像是雕的哈?”


  混乱之中,谢无妄广袖一拂,扬手抓来先前用过的那张长弓。


  众人纷纷退向两侧,让出通道。


  巨雕扑得更近,视野之中只余一片昏黑。


  昏昧之中,谢无妄长袍微动,搭箭、张弓。


  时间像是凝固了下来,连草尖也不动了,所有的视线都聚在了那道挺拔玉立的身影之上。


  “咻――嗡――”


  箭过长空,带出炫丽绮长的焰尾。


  左目进,右目出。


  妖血飞溅。


  “咕哇――”


  俯冲的巨妖身躯猛然蜷摆,带起一阵迷眼的狂风。


  牧民们的惊呼和喝彩都憋在了腔子里。


  只有一个藏在母亲裙袍中的娃儿扯着嗓门大叫起来:“射――中――啦――”


  飞沙走石之间,谢无妄已踏空而上,闪逝到巨妖身旁。


  单手抓着它的颈,呼啸长空,直直坠向万妖坑的方向。


  “轰隆隆隆――”


  地动山摇,持续了足足一炷香时间。


  终于,风平浪静。


  牧民面面相觑。


  遍寻不见的射雕英雄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宁青青面前。


  冷白的俊脸上染到一抹妖血。


  他神色平静,若无其事地将手中新鲜的妖丹递给她。


  修长如竹的手指上,似还沾着些森冷的煞气。


  “妖丹给你。”他唇角微勾,懒声问,“开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