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九月初一(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谢无妄退开少许。


  身姿挺拔, 神色清冷,一派风光霁月的君子模样。


  他表现得这般理所当然,让宁青青刚刚紧绷起来的肩膀一点点放松了下去。


  轻吻一下祝贺……好像、似乎、大概, 也没什么不对……吧?


  “哦……”她若无其事地转开了视线,慢吞吞望向无边无际的草场,“到北临州了。”


  谢无妄但笑不语。


  落到及膝的草甸上时,他行出几步, 侧身回眸, 语声温润:“阿青, 耳朵红了。”


  顿了顿, 他又道:“无妨, 不笑你。”


  原本红没红她不知道,但此刻被他这么一说, 双耳当真一丝一丝地烫了起来。


  她气恼地盯着他。


  这个好看得独一无二, 也讨厌得独一无二的男人神色无比从容,转身负手, 悠然走向前方城池。


  风一吹,劲瘦的野草齐齐伏低,发出粗犷的‘哗哗’声, 谢无妄那副不疾不徐、无波无澜的嗓音平静地穿过烈风, 传到她的耳际:“带你品尝北地风味。”


  宁青青是一只很识抬举的蘑菇,一听这话,她立刻决定先吃饱之后再同他算帐。


  前方便是北临州的州府,各地的牧民都聚了过来,迎接十年一度的牧神大节。


  远远近近都可以看见拖家带口的牧民, 他们背着弓箭,驱着牛马, 驼着泥罐酒,送来大包小包精心准备的食祭。古老的牧谣回荡在草甸上,唱合、斗歌,绵延的草场上,欢庆红火的浪潮一阵又一阵荡开,热闹极了。


  一人一菇走进了人潮之中。


  宁青青发现谢无妄收起了气势。


  这个家伙实在是非常虚伪,他同牧民说话的样子丝毫也不像一个高高在上的道君,没搭几句话,他就从牧民那里成功骗来了一张劲弓,弯弓搭箭,娴熟利落地射下一只大雕。


  “好――”


  周遭立刻爆发出嘹亮的喝彩声,震得宁青青身体微晃,心情也像这天空和草场一样,变得异常辽阔高远。方才被谢无妄触碰过的唇,竟是后知后觉地染上了些许他的温度和气味,她抬手碰了碰,微微有一点麻。


  抬眸望去,那道颀长挺拔的身影手持长弓,着实是瞩目。


  北地牧民纯朴热情,人群欢呼了一阵,听闻谢无妄暂无落脚之处,当即有好几个大牧主邀请射雕英雄夫妇到他们的石包小住,以待牧神节。


  其中有巴氏兄弟三人特别出色。个子高、皮肤黑、人精神、肌肉结实,腰间的黑束带上纹绣着较为精致的金线,一望便知,这一户有财富也有声望。


  而且,巴氏三兄弟的父亲巴春,正是在这一届牧神大节上装扮牧神的人。


  半个月之前,巴春老汉便已住到了北河以北的冰山之下,等到大节那一日,他扮演的牧神将踏河而来,将生机带给这片草原。牧民迎回牧神,在草场上举办盛大的篝火晚会,载歌载舞闹上一整夜,与牧神同乐。


  这便是十年一度的牧神大节。


  巴家小儿子一笑便露出满口雪白的牙:“从前这里没有草,只有荒地,牧神战败了邪神之后,将生机赠给了我们,才有今日景象。阿爹能在大节之日扮牧神南下,这是莫大的光荣!将来等我老了,还要说给我孙儿听!”


  他头上两个兄长立刻毫不留情地笑话他:“就你?一年射不下一头雁,还想孙儿?学学人家谢大哥,射术高超,才能娶回漂亮的媳妇啊!”


  众人哄笑着,簇拥了谢无妄二人,闹哄哄地将他们送进了巴家的大石包。


  这座石包宽敞极了,足以容纳数百人。十六根巨木圆柱撑起了屋顶,地面整整齐齐铺着打了蜡的木条板,座席环屋而设,正中空出一片场地,方便主客随时跳几支粗犷雄壮的舞。


  入席之前,一个脸膛晒得通红的少女偷偷靠近,拽了拽宁青青的衣角。


  她压着声音,对宁青青说道:“客人千万记住,不要多吃烤土豆!”


  宁青青立刻警惕起来,压低了嗓音,悄声问:“为何?”


  莫非有什么阴谋?


  少女道:“因为土豆很胀肚子,吃多了土豆就吃不下肉啦!一定要留着肚子多多吃肉!”


  红脸少女捏了捏自己墩实的拳头,向宁青青摆了个“奋斗”的手势。


  宁青青:“……原来如此!”


  众人依次入了座。


  谢无妄看着瘦瘦高高,坐下来却很占地方,宁青青在他身旁显得十分娇小可怜。


  他非常自然地扬起手来,松松揽住她的肩。


  “快掉下去了。”他微偏了头,没看她,带着笑说道。


  老实的蘑菇乖乖往他的身边挪近了些。


  “方才打听过了,”他漫不经心地道,“游僧还未回。大抵要到节日那天才会露面。”


  “确定会回来吗?”宁青青不禁有一点忐忑。


  “活着便会。”


  “……”


  他大手一拢,将她捉得更近一些,声音低低地转了话题:“牧民拿到外面卖的,都不是最好的东西。”


  “哦?”她抬头看他,见他的坐得大马金刀,颇有些潇洒不羁,像一头草原上的狼王。


  “想要品尝正宗北地风味,得让他们服气。服气了,自会奉上美食招待。”长袖中探出一只冷白的手,很随性地放在面前的长条木桌上。


  他很熟悉这里。


  宁青青点了点头。


  她知道他从前非常不容易。躲避那些仇家的时候,一定在北地吃过很多风。


  谢无妄把头压得更低了些,鬓侧的发丝与她簌簌地碰触,刻意压沉的嗓音挑着心弦:“还能省钱。”


  宁青青:“……”


  她生无可恋地偏头看他时,他已坏笑着坐直了身体。冷玉般的侧颜上勾着笑,落在她肩上的大手特别沉,好闻的气息环着她,让她懒洋洋地一动也不想动。


  热情的牧民们踏着鼓点,端着盘子上来,将青稞子酒和一些奇怪的草原小干果送到了主客面前。


  又一会儿,埋在灶火里面的烤土豆也端了上来。


  巴氏三兄弟换上厚厚的硬底大靴子,走到大屋正中,扬着镶了宝石的弯刀,踢踏着木地板,跳起了北地特有的粗犷舞蹈。


  气氛顿时热辣了起来。


  宁青青愉快地尝了一口烤土豆。


  整只蘑菇都惊呆了。


  她从没吃过这么脆香酥松的食物!


  再沾一沾边上的蘸料,更是香得差点儿吞了舌头。


  风卷残云般吃了足足两大只之后,她忽然想起了红脸少女的叮嘱――要留着肚子吃肉!


  于是当牧民们再次送上新的一轮烤土豆时,宁蘑菇轰轰烈烈、气壮山河地谢绝了。


  她一边饮着滚烫的青稞子酒,一面巴巴盼烤肉。


  连豆子都这么好吃,烤肉必定更是人间美味。


  场间气氛愈加热烈,不少牧民脱下大袍子,离开座席,敞着怀跳到屋中的大木地板上肆意狂舞。


  牛皮手鼓拍得疾若骤雨,一个又一个皮肤黝黑的壮小伙举着盛满热酒的的牛角杯,上前与谢无妄拼酒。


  宁青青也随着他们一道饮下许多。


  甜甜辣辣的酒,饮的时候并不觉得会醉,等到发现场中起舞的牧民个个拖着残影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好像上了头。


  谢无妄的唇不知什么时候贴住了她的耳朵。


  他低沉絮语,声音异常温柔:“帮你醒酒?”


  男人好听的嗓音仿佛要顺着耳朵钻进心里面。


  她赶紧笑眯眯地摇摇头:“不用!”


  此刻她的心情好极了,整只蘑菇好像晃晃悠悠飘在天上,带着绚丽重影的舞蹈看起来更加有劲头。


  况且,她也不想作弊。


  谢无妄淡声笑了笑,将她整个带进了怀中。


  她时不时弯着眼睛偏头看看他,黑白分明的双眸中好像盛满了酒和碎星。


  烤大肉端了上来。


  宁青青一尝就后悔了。肉是好肉,烤得也香,只是肉终究就是肉,特别不到哪里去。


  她更想吃方才那个烤土豆!


  遗憾的是,错过就是错过了。还想吃?没啦,后面只剩下肉。


  垂头丧气的蘑菇闷头又饮了许多酒。


  找谢无妄拼酒的人越来越多,连巴氏三兄弟也按捺不住,一个个卷起袖管冲上来,喝到四仰八叉,被人抬着头和脚,扔到一旁的长条环木椅上去睡大觉。


  饮多了酒,身上多少有一点寒。


  宁青青再蹭了蹭,身体整个窝进谢无妄烫烫的怀里。闻着他的冷香,时不时抬头看上一眼,见他八风不动,一杯接一杯往肚子里灌酒,就像喝水似的,将嚣张的牧民一个接一个横着送出去。


  蘑菇忽然迷迷糊糊地觉得,这样的日子她还可以再过一百年。


  她抬起手,碰了碰他揽在她肩头的那只大手。


  指尖被烫了下。


  正要收手,只见他长袖一动,五指扣入她的指间,不给她机会逃脱。


  他偏下头来,轻蹭她的发顶。带着些酒意的呼吸很有攻击力,沉沉拂过她的发。


  她能感觉得到,他想亲吻她。


  幸好此地人多,找他拼酒的人络绎不绝,他最终只恨恨地低笑一声,抬手重重抚了下她的面颊。


  送走新人,醉酒的旧人又从长椅上爬了起来,见谢无妄依旧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心中又敬佩又不服,便捋起裤腿,再度冲杀上来。


  就这般足足饮了两日酒,直到外头锣鼓声渐起,众人这才哄闹着离开石包,欢欢喜喜去迎牧神。


  九月初一,到了。


  谢无妄缓缓起身,扶宁青青站稳。


  她脸颊红红,眼睛里像是蕴着醉人的美酒。


  柔软的身体窝在他身前,小小一团,一只手攥着他的衣袍,另一只手仍被他扣在掌中。


  “阿青,该去找游僧了。”


  “嗯!”她点了点脑袋。


  此刻,众人纷纷离席走向外头,倒是无人注意他们。


  谢无妄的喉结动了几下,眸光落在她嫣红微启的唇瓣上,微微躬身。


  “阿青,别生气。”


  她从未听过他用这般缱绻温存的语气说话。


  “?”她没生气啊?


  下一刻,一只大手覆住她的后脑,他垂头衔住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