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牧神大节(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千机盘在宁青青手中破碎。


  她躺在暖融融的大木台, 抬头看了看漫天繁星,然后探出菌丝,悄然潜进辟邪洞。


  板鸭崽睡得打呼噜。


  蘑菇毫不心虚地把菌丝漫过去, 触到它的耳朵尖尖。


  “板鸭崽,有什么想/文学首发/说的吗?”她老神在在地问。


  绒毛怪动了动耳朵。


  “俺爱竹叶青!”斩钉截铁。


  宁青青颇感欣慰:“啊……还有呢?”


  “俺杀谢无妄!”凶兽震声。


  宁青青:“哦……还有吗?”


  它的声音拖得更长,奶音呜咽:“俺恨酸果果!!!”


  宁青青:“……咳。”


  很好,爱憎分明。


  蘑菇满意地回收菌丝。


  兽类都非常好骗, 用美味投喂过一千遍之后, 板鸭崽再见到她, 第一反应绝不是杀掉, 而是问她讨吃的。


  当然, 也就是在妄境中才能让这个傻乎乎的家伙卸下防备任她倒饬,平日它可是狂暴得很――上次拆了她的乾坤袋, 喷香的牛肉干洒了满地, 这个家伙毫不犹豫地把它们都碾成了渣渣。


  多亏了千机盘。


  千机盘永垂不朽。


  宁青青爬起来,明亮的眼睛在夜色下仿佛会发光。


  与万妖之王做朋友的计划成功了一半。


  接下来, 该解决妖丹了。


  她按捺下心头的激动,回到屋中,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枚谢无妄刚送来的妖丹。


  这是合道高阶大妖兽的妖丹, 放到外面能让人打破头。


  宁青青掂了掂手中的大丹, 它看起来就像一枚巨大的夜明珠,又凉又坠手。


  不用说,必定是谢无妄亲手斩杀大妖之后取出的丹――旁人对上这种食物链顶端的大妖兽,定是一场惨烈至极的恶战,不可能留得下完好的妖丹。


  这么想着, 掌心的大丹好像隐隐有点发热,似是染上了谢无妄的温度一般。


  宁青青眨了眨眼, 拉回思绪。


  这样的大妖兽,也被邪恶孢子控制了吗?


  她微微悬起一口气,探出菌丝,缓缓漫过妖丹表面。


  果然,里面也有孢子。


  她细细长长地吐出胸中那口气,平复了心绪,默默将自己在海上和孟憨那里习来的经验都过了一遍脑子。


  心中大约有了八、九成把握之后,她才小心翼翼地探出菌丝,发起了攻击。


  失败。


  宁青青看着手中碎成两半的妖丹,恹恹垂下了眼角和嘴角。


  真难啊。


  她知道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好。在孟憨制造的妄境中,她的元神帮助谢无妄挡了太多伤害,此刻精力不及平日十分之一,做这样的精细活自然容易出纰漏。


  但是她不敢歇。


  等到休养好身体、恢复了精力,她自然就会忘记那些疼痛,同时也把伴随着疼痛习来的经验忘却大半。


  只能一鼓作气。


  她摸出谢无妄送来的补神丹药,一口气全吞了下去。


  垂头丧气的蘑菇又取出一枚妖丹。


  虽然外表耷眉怂眼,但她的菌丝却是一如既往的凶残。


  失败。


  失败。


  失败。


  虽然屡战屡败,但此时此刻得到的经验与在海上的时候又有了很大的区别。


  那时颇有些漫无目的碰运气的意思,此刻倒是全然踏着实地了。


  每一缕菌丝的动作都在她的严格算计之下,邪恶孢子的应对方式也在她的脑海中排列得清清楚楚,失败,只是因为在成千上万次的预判中,她出现了一次失误。


  “再来!”


  日升月落。


  宁青青忘却了一切外物,一次又一次不停地尝试。


  就这么过了几日,她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在入侵妖丹表皮以及丹体外层之时,她已经完全不会再失手。


  越往妖丹内核推进,黑色孢子受到的压力便越大,变故就会越多,在内层区域,她的经验还不够足。


  这一下,是真能看清通往成功的路途了。


  宁青青双眼放光。


  “我来了!”她弯着眼睛取出一枚新妖丹,兴奋地探出菌丝。


  *


  八月二十九。


  谢无妄处理完如山的政务,看一眼时漏,扶御案起身。


  来到后山,看着暖黄的玉梨苑,心下不由有那么一两分发虚。


  因为忙于正事,他又扔了她大半个月。


  到了屋中,见宁青青恹恹地垂着小脑袋,手中托着一枚刚刚处理完的妖丹。谢无妄神念一扫,发现它的外表几近完好,坏只坏在了最核心之处。


  他在她身旁坐下,广袖扬起,轻轻拢住她的肩膀。


  “阿青,歇息片刻,该前往北临州了。”


  她缓缓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实沉地点了个头:“嗯!”


  “换身衣裳?”他发现她仍穿着前往瀛方洲时的那一身。


  “嗯!”她继续点头。


  见她没有要动弹的意思,谢无妄失笑起身,厚重华服沉沉从床榻上坠下:“我给你挑?”


  “嗯嗯!”


  他走到侧室灵池旁的玉梨木架前,修长的手指缓缓划过她那一列衣裳。


  最终挑了一件修身的红裙。


  心下多少盼着,取回了记忆情感之后,她还能这般开怀。


  回到正屋,却见她又取出了一枚妖丹,双眼专注地盯着它,聚精会神地发起总攻。


  谢无妄:“……”


  他没吵她,耐心地等到她手中的妖丹再次发出轻轻的“喀”声之后,抬起手,摁着她的脑门,把她的小脸抬了起来。


  “阿青。”


  “……啊。”她的目光缓缓落向他的脸。


  “牧神大节,该出发了。”


  “嗯嗯!”


  他松开手掌的一霎,见她立刻低下头,目光熠熠,又去取下一枚妖丹。


  谢无妄:“……”


  他低低地笑出了声,笑得身体前后晃动。


  从前他便是这样,心中装着事时,总是莫名其妙地答应了她一些有的没的,事后全然记不起,把她气到炸毛。


  今日却是风水轮流转。


  谢无妄笑罢,挑了挑眉。


  长臂环过她的身体,握住她的手,不许她再取妖丹。


  高大的身躯沉沉覆到她的身旁,垂头,薄唇贴住她的耳廓。


  “是要我替你更衣?”


  声音温柔和煦,全无半点攻击性,引着人傻乎乎地点头。


  宁青青点下头的一瞬间,后知后觉回过了神:“牧神大节?”


  谢无妄微眯着眼,懒洋洋嗯了声。


  她惊愕地抽了一口气:“今日初几了?!”


  谢无妄手一扬,把红裙扔到她的怀里。


  “换。来得及。”


  他散懒不羁地下了榻,走到了庭院中,负手背对着她,似在看那株桂树。


  身姿挺拔,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宁青青趁机掏出一枚妖丹。


  她的孢子攻坚战,已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偷瞄了谢无妄一眼,她抿住唇,迅速将菌丝探入妖丹中。


  反正……反正……他若回头偷看,那便是他没理。


  谢无妄镇在那里,让她既有压力又有紧迫感。直觉告诉宁青青,这种时候背水一战,胜率极高!


  机智的蘑菇把握住最后机会,一鼓作气。


  菌丝冲锋!


  冲锋!


  破阵!


  攻入核心!


  ……


  成功了!


  一枚完好无损的妖丹出现在她的掌心。


  “成功了啊……”她把它上下抛了抛,浑不在意地自言自语,“对于高等生物来说,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很简单嘛,根本不需要动什么脑子,没难度没难度。”


  只不过在换上那条修身红裙走到庭院中的时候,脚步显而易见地轻快了许多。


  蹦蹦跳跳带着风。


  “谢无妄!我好啦!”调子也微微挑高了些,浓浓地溢出清甜的笑意。


  他回眸,视线触到她的那一霎,眼中像是落入了燃烧的碎星。


  “嗯。”长睫垂下,掩去眸光,“出发。”


  *


  北临州近在眼前。


  眼见大片的草场出现在云层之下,宁青青终于按捺不住了。


  “你难道没发现我很高兴吗?”她别别扭扭地问谢无妄。


  他垂眸看了她一眼。


  无波无澜的目光下面,好像藏着一片涌动的海。


  “因为钥匙?”他淡声问。


  她的唇角垮了下去,气鼓鼓地道:“不是。”


  他似怔了下。


  片刻,恍然挑眉:“取孢子,成功了。”


  “对!”她立刻弯起眉眼,笑容灿烂得像个小太阳。


  “阿青真厉害啊。”谢无妄轻叹。


  顿了顿,他在半空停下,旋身揽住她。


  “祝贺一下,可好。”


  她抬眸看他,见他唇角浮着浅浅的笑,笑得风华绝代。


  被他这般盯着,她有种无路可逃的错觉。


  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收了起来,神色显出几分无辜。


  他垂下头,鼻尖几乎触到她的鼻尖。


  她一直都知道谢无妄的气息很好闻,靠得这样近的时候,更像是一种迷惑神经的毒-素,让她的脑子变得有一点点迷糊。


  她声线微僵:“怎么祝……”


  刚说出“祝”字,他便偏了头,吻在她微撅的红唇上。


  极轻极轻的吻,并不冒犯。


  一触即分。


  他立直身躯的时候,宁青青隐约在他身上感觉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凉。


  就好像她是什么水中月、镜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