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柔情蜜意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方才字字句句,出自真心。”


  宁青青知道这是她和谢无妄修复关系的最好机会,但她已无法继续按捺心中的痛苦和不甘。


  说出这句话,便等于掀了他的逆鳞。


  她已准备好了迎接最坏的结果——其实没有什么结果能比如今这般软刀子凌迟更坏了。


  也许当她在广场上开口说出第一句话时,心中还在思量着自己的退路。但,在他毫不迟疑地赶走她,然后和寄怀舟一战之后,她的心,已然化成了冰冷的灰烬。


  她无法改变他的任何决定,他不在意她的伤心。


  她什么也不是。


  谢无妄皱起了眉,冷下眼神:“夫人。”


  触到她平静却哀伤的笑容,他的心肠无端软了几分,耐心道:“既然知道此事并不简单,就不必与我使性子了罢。”


  他的大手仍握着她柔软小巧的肩,灼热的掌心几乎将她烫痛。


  她笑着,一行清泪滚落下来:“我方才说的,有哪一句不对吗?”


  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只要他应了寄怀舟那一战,对她造成的伤害便已无可挽回。在广场上时,她已将自己最炽烈的情绪都宣泄了出来,此刻她很累,心湖像是一片沉静的水,所有的痛楚都只是水面泛起的涟漪。


  “保证无人敢说闲话。”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少许,他的眼尾沁出丝缕冷戾。


  他以为她只是伤了面子。


  她扯了扯唇角:“道君堵得住悠悠众口,可是无法左右别人所思所想。”


  “呵。”他低低冷笑出声,“你需要在意旁人?”


  他微扬下颌,俊美的面庞上傲意十足。


  不怪他自负。就凭‘谢无妄’这三个字,份量已远胜万万庸碌凡夫。


  只要能得他青眼,旁人又算什么东西。


  他眯着眼睨她,强势的冷香气息铺天盖地,无孔不入。


  她知道这是毒物,已不会再放任自己去飞蛾扑火。


  胸口抽悸着疼痛,让她有些喘不过气。唇瓣微颤,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


  “夫人,”他轻笑着,一只大手覆上她的手背,将她又小又软的手攥进掌心,“手这么冷。多大人了,还是学不会照顾自己。罢了,我再多疼着些。”


  再一次,放下了身段哄她。


  宁青青看着他。在他的眼睛里,她找不到半分愧疚。


  他不会认为他有错。像他这般身份地位权势的男人,每日呼风唤雨,面对诸多明枪暗箭、阳谋阴谋,哪有闲心顾忌一个后院女子的感受?他说她是自找伤心,这也没错,因为她只要乖乖守在这间庭院里,便不会听到、看到任何令她不开心的事情。


  他把她揽进了怀里。


  他的怀抱宽阔坚实,他的手臂力道惊人,大手罩在她的后背,几乎能覆住她半边身子。


  他垂下头来吻她,眸光暗沉,呼吸灼热。


  他知道她的致命弱点,他会用最愉悦的方式来轻易征服柔软的她。


  在他沉沉一喘,将她拦腰抱起时,她抵住了他的胸膛,轻轻问了一句:“你留我到现在,只是因为这具身子可堪一用,对吗?”


  他停下了动作,缓缓垂眸看她,精致的唇角勾起一抹讽笑:“看轻我了。”


  她顺势一挣,从他怀里挣脱。她的身上染了水渍,这股刺鼻的气味能够令她保持清醒,不被他惑乱了神智,溺毙在虚假的温柔乡。


  “我方才问过你,是不是要逼我离开,你已经用行动回答了。”她想要努力挺直脊背,但是胸口抽搐的剧痛却令她微微躬下了腰,像一只狼狈的、浑身水渍的虾米,“该不会是要反悔吧?”


  他定定看着她,眸色渐冷。


  “适可……”


  她疾言打断了他:“我不要适可而止!该说的话,在广场上时我已说尽了!是你逼我离开!”


  “所以呢?”他不怒反笑,唇角凉薄地勾起,“这次打算去哪里,去多久?”


  泪光中,他那张脸漂亮得刺眼。


  她动了动嘴唇,胸腔中的空气仿佛突然被抽空,窒息、无力。


  他的笑容仁慈冷漠,踏前一步,将她重新捉回了怀中。


  她的身体一阵战栗。


  “在哪里生气不是一样?外面不安全,不如就在家里。”他语气凉凉,无视她的挣扎,“安心,你不想见到我,我不回来扰你就是了。”


  她难以置信地抬眸看他。


  这一瞬间,她苍白美丽的面容上除了震撼和错愕之外,什么也不剩下。


  仿佛被他的无耻惊呆了。


  他垂眸看着她,鬼使神差地,在这个极其不合时宜的时候,俯身啄了下她的唇。


  他松开她,潇洒肆意地向外走去。


  到了门口,他微侧过小半边脸,温和地对她说道:“结界修复期间,不要擅自硬闯,以免受伤。”


  宁青青抽了一口长长的凉气——他这是要囚-禁她!


  她追上去时,他已化成一道缥缈残影,消失在院门之外。


  小小的庭院中,处处回荡着他临走之前留下的凉薄轻笑。


  她一掠而起,被光华璀璨的新结界拦回了院中。


  “谢无妄!!!”


  *


  自那日谢无妄用新结界封住玉梨苑,已有足足半月。


  宁青青每日都会催动自己弱小的修为,疯狂攻击结界,将一道道极光般的炫彩色泽荡至半空。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击破他设下的结界,但这样做,可以避免他来。


  只要想到谢无妄那个人、那张脸,她总是气到浑身难地抑制地颤抖,抖得不成形状。


  他是这样的。


  早些年她每次与他吵闹,他便是这般冷着她。


  区别只在于,那时候她不会因为冷战而离家出走,今日却是被他困在这间院中!


  原来谢无妄也有不那么自信的一日。他也知道,此刻若放了她,她便会像鱼儿游进大海,再不回来。


  “轰——”最后一道透明的白光击中结界。


  她耗空了灵力,蔫蔫返回卧房,伏在床榻上,缓缓闭上眼睛。


  她环抱住自己轻颤的身体,尽力把身体蜷缩起来。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小小的飞蛾,根本逃不出他遮天蔽日的掌心。


  意识渐渐模糊,疲惫的她沉入了梦乡。


  她梦回初遇他的时候。


  青城剑派东面有个煌云宗,煌云宗宗主心很野,终日处心积虑想要吞掉糟老头家祖传的仙山灵脉,两个宗派摩擦争斗不休,实力较弱的青城剑派吃了不少闷亏。


  宁青青有心报复,时常偷偷潜入煌云宗干坏事,给他们找麻烦。


  一次她放火时被人发现,狼狈地从煌云宗内翻-墙跳出来,好巧不巧摔进了谢无妄的怀里。


  阳光下,过路青年俊美的面庞晃花了她的眼睛。


  他装模作样掂了掂她,嫌弃地啧道:“小道友,这不是投怀送抱,是泰山压顶。”


  煌云宗门人追杀出来,他低低地笑着,带她险而又险地一次次避开追兵。


  形势危急,他来不及将她放下,于是那双沉稳有力的手便一直抱着她。


  少女的心忽上忽下、起起落落,就这么一点一点寄在他的身上,直到彻底沦陷。


  无忧无虑,情窦初开,风也是香甜的。


  他的怀抱给人无尽的安全感,她倚着他,蜷缩的身躯一点点放松下来。


  她翻了个身,依偎到他的胸前。


  熟悉的气息侵蚀着她,梦中记不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伏在他的怀里,她只感觉十分委屈伤心。就像是旁的什么伤害了她,她到他这里寻求安慰。她丝毫也没有去想,若伤她的是他,她又该怎么办?


  三百年了,她早已习惯了依赖他、信任他。


  他轻拍她的脊背,就像哄一个小婴儿一样,温存至极地安抚她。


  他的怀抱安全、可靠,他将她当成心头至宝。


  她的眉头渐渐被他的气息抚平,唇角慢慢勾起了愉悦的微笑。在他怀里,她什么也不怕。


  他悄悄抚了她的头发,大手轻轻拍过她的后颈、肩膀、脊背,帮助她紧绷的身躯彻底放松。


  很快,她被他倒饬成了一条绵软无骨的藤蔓。


  他发出了好听的闷笑。炽热的呼吸靠近了她,先是吻了她的额头,然后落到鼻尖,片刻之后,偏侧了脸,灼热的视线落在她微启的双唇上,烫得她幽幽醒转过来。


  睁开眼,她的脑袋迷糊着,分不清今夕何夕。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她心中一悸,下意识地弯起眼睛,抿唇笑了笑。


  两个人初在一起时,他最喜欢这么逗她,薄唇贴近,用炽热的气息惑乱她的神智,等她愿者上钩。


  她正要迷迷糊糊凑上去轻啄他的唇时,胸中陡然袭来的闷痛唤醒了她。


  梦醒了。


  倏地回神,她极其敏锐地在他的黑眸中捕捉到了志在必得的浅淡笑意。他自信、自负、自傲,他下了饵,笃定她会摇头摆尾地咬钩。


  他的神态云淡风轻,漫不经心。对于给她造成的伤害,他浑不在意。


  身体蓦然僵硬,她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的手臂没出息地缠着他劲瘦的腰,一阵血气涌上来,激得双眼阵阵发黑。


  他把脸退开了少许,宽容地、宠溺地看着她,温声笑问:“梦到我了?”


  用的是疑问的语气,神色却是绝对笃定的。


  她向来不难哄。无论如何生气,只要给她些时间,她总能用回忆中的一颗颗甜枣,将她自己酿成一汪醇美的蜜。


  这一腔柔情蜜意,属于他。


  只属于他。


  拇指抚上她娇嫩饱满的唇瓣,他微蹙长眉,似有不满。


  颜色淡了。他的小人儿,憔悴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