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她的翅膀(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谢无妄半垂着长眸, 与宁青青对视。


  片刻之后,二人齐齐转开。


  谢无妄若无其事地望向遥远的海天交界线,宁青青则垂下眸子, 盯住自己放在身前的那只手。


  手指无意识地扒拉了几下,碰到了谢无妄胸前的衣袍。


  他的袍子每一件都十分厚重华贵,有种沉沉的奢侈感。她随意地划拉了两下,抚着这件每一缕丝线都能彰显至高无上的身份地位的衣裳, 不禁恹恹地垂下了眼角。


  和他相比, 她才是身无长物好不好?


  她能拿什么和他交换千机盘?


  忧郁了片刻, 她的眼睛微微一亮, 唇角坏意地勾了起来。


  “谢无妄。”她慢吞吞地唤他。


  他垂眸一看, 见她笑得像一条狡黠的蛇。


  他从未见过蛇类微笑,但他十分笃定, 倘若蛇笑了起来, 便是眼前这副模样。


  他动了动下颌,示意她说。


  宁青青神秘兮兮地眯起眼睛:“我用一个天大的秘密, 与你交换坏掉的千机盘。”


  机智的蘑菇无师自通地懂得谈判技巧。自己的筹码那是要尽可能地夸,对方的筹码则能贬就贬。


  “哦?”谢无妄来了兴致,“什么。”


  宁青青抬起一根手指, 摇了摇:“秘密一旦说出来, 那就变成了你的,所以,你要先把千机盘给我,这样才公平。”


  谢无妄失笑。


  不是平日那种精致虚伪的假笑,而是像一缕春风吹拂着一滴冰水, 在那张俊美无双的面庞上化开。


  愉悦自心底抽出了丝,在幽黑的眸底结成了笑意。


  扬手在海风中一招, 取出残破的金色罗盘,交到她的手中。


  他倒是大方得很。当然,身为天下至尊的谢无妄,自然是有大方的资本。


  宁青青可不会跟他客气。


  她把千机盘收进了乾坤袋,用一大堆残破不全的妖丹把它埋得严严实实。


  然后她将黑色孢子的事情一一道来。


  她尽可能地渲染气氛,将这件神秘且细思极恐的事情讲得像个鬼故事一样,最后再有意无意地点出,这或许就是当年灵兽堕妖、血洗万里那一桩惨祸背后的真相。


  谢无妄属实是个不形于色的家伙。听着这样一个惊世骇俗的大秘密,他的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只是呼吸放慢了些,眸光微微冷凝,勉强能够看出几分郑重。


  半晌,他低低地笑了声。


  “阿青。”他叹,“无论我给不给你千机盘,这个‘天大的秘密’,你都会着急告诉我。你耍赖。”


  她慢吞吞地把头转到一边。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反正千机盘已经落袋为安。她还不信他能拉得下那个脸,从那堆小山包般的破妖丹里面把它刨走。


  又过了一会儿,她那双满是坏意的眼睛又幽幽瞟了回来。


  “你根本不是蘑菇――”她气呼呼地控诉。


  谢无妄长眉微挑:“你也不是。”


  “我是!”她凶巴巴。


  “你不是。”


  “我就是!”


  “你不是。”


  宁青青:“……”这是什么毫无营养的对白。


  她转了转眼珠:“你是个大骗子~什么勿忘族耻!寄怀舟早就辟谷啦,怎么可能吃蘑菇,雪星也不可能将蘑菇串起来烤了吃!”


  谢无妄的脸皮反正比城墙还厚,管她嘀咕什么,他都只当王八念咒。


  等到她咕叽咕叽骂了他千余海里,他总算是悠然开口了。


  “阿青精神不错。”


  “啊……?”宁青青立刻警惕起来。


  “留给你的批注应当看过不少?”谢无妄说得理所当然,“来,与我说对。”


  宁青青:“……”


  嘶!


  她抬手抚了抚额头,娇弱地喘了几口气,可怜兮兮地把脑袋靠在他的身上:“忽然头疼,太疼了。这里风好大。”


  偷眼瞟他神色。


  坚硬的胸膛微微一震,带着谢无妄独特冷香的气息拂过她的发顶。


  他面无表情地笑了下。


  他也不拆穿她,只将一只大手环到了她的耳侧,将她的脑袋罩在掌心,护在胸前。


  忽然觉得,这条海路也不是不能再长一些。


  半晌,她的声音又飘了出来:“回去之后,我必须尽快尝试无伤解决妖丹中的坏孢子,可能暂时顾不上念书啦,真是好遗憾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这个秘密实在是太可怕了,对吧?”


  语气虚伪无比,令谢无妄眼角微跳,恨不得教教她怎么把假话说得稍微逼真那么一点点。


  她继续道:“还有还有,九月初一的北临州牧神大节我得赶过去,钥匙在那里,我找到它了。”


  谢无妄瞳仁收缩,不动声色:“哦?”


  她惦记着自己的目的,并未察觉他的情绪出现了波动。


  她悄悄给自己壮了个胆,一本正经地道:“所以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肯定是来不及看书了,考校我的事情,得再从长计议――就等我从北临州回来再说罢!”


  他随口应下。


  心跳漏了好几拍。


  她找到……钥匙了。


  他甚至忘记出声问她细节。


  心绪一时有些纷乱,类似近乡情怯。


  *


  回到圣山,谢无妄不得不坐回他的銮椅上,处理这些日子积压下来的小山一般的公事。


  求见道君的各路修士从乾元殿排到了半山腰,件件都是必须道君亲自拍板的要事。


  宁青青一眼就能看穿谢无妄的意思――他想把她捉到乾元殿去协助他处理公务。


  她算是看明白了,谢无妄为什么逼着她学那些头疼无比的东西,不就是因为政务繁冗又无聊,他想要抓她垫背,好让他做个甩手掌柜?


  机智的蘑菇才不上当,她逃得比谁都快。


  谢无妄:“……”


  宁青青回到玉梨苑不久,谢无妄便让人送了妖丹过来。


  他自己是个战斗狂、事业狂,所以也十分理解宁青青此刻着急带伤上战场的心情――反正就算不给她妖丹,她也没心思好好养伤。


  不如随她去。


  不是不心疼她的身体,只是他看见了她眸中燃烧的火焰,他知道她要的是迎着风霜翱翔,而不是被束住翅膀。


  那是他走过的路,他知道她要什么。


  宁青青倒是没有着急对付妖丹。


  神器千机盘随时可能报废,她不敢再多耽搁。


  她拎着这只破盘子来到大木台上,用菌丝裹着它,送向东边百丈之外的辟邪洞。


  半途匆匆研究了一下用法。


  这件神器的使用方法倒是简单,神念与千机盘共鸣,便可以用意念来设下千重妄境。


  宁青青舒服地躺在木台上晒着太阳,思绪晃晃悠悠地飘回了青城山……


  如此、如此。


  阴险的蘑菇准备好千机妄境之后,嚣张地卷起千机盘,径直穿过谢无妄的元火封印,闯进了火焰牢笼。


  辟邪洞中,上古凶兽正在打呼噜。


  菌丝一荡,凝成一只大蘑菇,“啪”一下抽在了凶兽的大脑门上。


  它迷迷糊糊睁开眼,没过脑,身躯化成黑色浓雾扑向入侵者。


  只见碎金般的光芒兜头炸开,它来不及后退,径直扑进了一片细碎的金光。


  身体好像暖洋洋地浮了起来,浮在一池满是粼粼阳光的温泉中。


  凶兽:“……?”


  宁蘑菇悠悠睁开眼睛,入目一片苍翠。


  千机妄境。


  阳光晒得人骨头发懒,一条长长的山道在脚下铺开,蜿蜒没入了树影间。


  两张竹制躺椅并排摆放在山门下面,宁青青身体一蹭,将身下的竹椅往后稍挪了些,让山门的影子精准无比地落在自己的脸上――美丽的脸蛋是不能被晒黑的,晒晒身子就好了。


  左边飘来酒香。糟老头子宁天玺倚着另一张竹躺椅,睡得打呼噜。


  在她右手边也有个家伙在打呼噜,两道呼噜声此起伏彼,一唱一和。


  宁青青懒懒地偏头望去。


  巨大的绒毛板鸭怪撇着两条肥圆的腿,趴在她身侧睡得流口水。


  她扬起手来,在两只尖耳朵中间的绒毛大脑袋上面重重地捋了一把。


  绒毛怪非常配合地把耳朵倒伏向后,紧闭的双眼无意识地眯了眯,巨嘴一动,发出满意的声音:“啊呋呋呋……”


  宁青青勾下腰看了看这个家伙的脸。


  圆溜溜的黑鼻头,底下挂着一张巨嘴,两边唇角很没有骨气地高高勾起来,看上去颇有些谄媚。


  眉间的毛毛是皱的,皱出几条弯曲的沟沟,有种故作老成的滑稽感。


  一身白毛又顺又滑,看一眼就让人手痒。


  它迷迷糊糊醒来,一双猩红的眼睛迷茫地眨了眨,还没想好要不要摆个凶残的表情时,脑袋就被宁青青狠狠拍低下去。


  “再睡一会儿!板鸭崽,十八师兄马上就带好吃的回来啦!”


  上古凶兽:“……”俺是谁?俺在哪?俺要吃啥?


  它晃了晃脑袋,晕乎乎又趴了回去。


  太阳晒得毛毛可舒服咧!好像已经很久很久很久不曾晒过太阳啦。


  还有好吃的?嘶――哈――


  脑袋被一下一下捋得舒服极了,它偷眼瞟了瞟宁青青。嗯,这个会梳毛毛的仆从看起来还不赖。


  蜿蜒的山道上很快就出现了一道颀长的身影。


  青城剑派排行老十八的弟子,是一位长相标致的青年剑客。


  他拾阶而上,没御剑。


  他的长剑收在鞘中,像扁担一样横于肩头,挑着大包小包。


  包袱上面隐隐飘散着热气,一阵阵香味扑鼻而来,粗粗一闻,便知道有叫花鸡、烤板鸭、熏鹅、五香煎鱼……


  “十八师兄!”宁青青蹦了起来,殷勤无比地迎上去,接过大包小包,“最英俊的十八师兄又破费啦!”


  迷茫的上古凶兽抬起了自己骇人的大脸盘。


  正要发出些示威的声音,忽见宁青青转回了头:“板鸭崽!十八师兄带你最喜欢的熏鹅回来啦!还不赶紧表演一个狼嚎?”


  上古凶兽:“……”


  狼嚎是什么鬼?俺是万妖之王,源自上古的最尊贵的血脉……


  熏鹅是什么东西?呵呵呵,真是笑死咧。


  宁青青拆开一只包袱,打开食盒,撕下一条热气腾腾的鹅腿:“今儿不想吃?”


  咸香和焦香立刻溢满了整条山道。


  只见绒毛板鸭怪身体一凹,非常诚实地摆出一个仰天啸月的姿势,巨嘴扬起:“欧呜呜呜……”


  喷香的大鹅腿从天而降。


  连骨头都是香酥哒!


  脆脆的骨头里面尝着浓香无比的髓汁,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油。


  ……


  尝过叫花鸡、烤板鸭、熏鹅、五香煎鱼以及油炸香菇之后,绒毛怪彻底没了眼睛,它老老实实蹲坐在一旁,收好爪子,谄媚无比地咧着巨大的笑脸,呼呼吐舌头。


  啥?万妖之王?尊贵血脉?复辟妖族?


  是鸡翅膀不香还是鸭骨不够脆?


  “板鸭崽。”宁青青拍了拍它的大脑门,一脸虚伪,“你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欧呜呜呜!”凶兽疯狂点头。


  “我是竹叶青,世间最漂亮的蘑菇!”


  “欧呜!”


  眼见妄境快要结束,宁青青负手踱了两步,从山道旁边的小树丛中扒拉出几枚诱人的小红果。


  饭后吃几枚小野莓,最是解腻消食。


  手一扬,野莓划过一道弧。


  板鸭崽立刻蹦Q起来,张开巨嘴,狠狠用尖牙薅了下去――


  “噗刺。”浆汁飞溅。


  “欧嘶?”


  绒毛怪啪叽落到地面,谄媚的巨脸狠狠抽搐了好几下。


  牙齿酸倒了。


  “呃……”宁青青挠了挠头,“没熟透?不应该啊……”


  妄境结束。


  千机妄境不疾不徐,重复了一千遍。


  终于在最后一遍时,千重叠加的妄境降临在了可怜的板鸭崽身上。


  前面大鱼大肉吃得有多爽,最后的獠牙就酸倒得有多惨。


  一千遍的酸爽。


  宁青青都没忍心去看倒霉孩子的表情。


  野莓这种意外……


  谁也不想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