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凤凰泣血(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凤凰刺。


  宁青青的视野已被炫美至极的流火彻底占据, 再看不见旁物。


  它是一只流火凤凰,并没有刺。


  但她知道它为什么叫做凤凰刺――绝大部分蜜蜂用刺蛰人时,必须付出脏器血肉为代价, 蛰完人,自己很快也会死去。


  人凰一族最后的绝招,也是如此。


  眼前这位瀛主,从前被充作禁-脔时, 未能鼓起勇气施展这一式绝技;在被人去势、当作阉猪阉狗对待时, 也未能鼓起同归于尽的勇气;最终惨死在魏氏手上时, 因为知道还有一次涅骨的复活机会, 亦是轻飘飘地放过了仇敌。


  到了今日, 终于祭出绝式,却是将刺尖指向了人凰一族的复仇之王。


  何其可悲可笑又可叹。


  可怜孟憨临死之前, 还想为这个孙儿争取一线生机――老人曾将一切罪责都揽在他自己的身上, 声称瀛方洲众人都是被他用神器胁迫的无辜者。


  可惜谢无妄并不是易受蒙蔽之人。


  这个人冷静理智到了极致,根本没有半点圣母心肠。


  念头转动之时, 火焰凤凰已振翅而飞。


  扶摇直上,身形暴涨到了百丈有余。


  “唳――”


  凤凰泣血。


  恐怖的火焰旋风在它周围生成,天地隐隐震荡, 整座海岛都罩在了凰鸟的威压之下。


  宁青青低头看了看瀛主的身躯。


  耗尽了精血的瀛主并没有枯竭而亡的机会, 因为他身处谢无妄掷出的烈焰之中,眨眼之间便烧得灰都不剩。


  身后,圆滚滚的浮屠子疾奔过来,矫健得像是不曾受过伤――可见求生欲足以激发人类的全部潜能。


  “道道道君……”浮屠子嚎得比凤凰泣血还要哀凄,“这是什么鬼玩意啊!天要塌啦!”


  谢无妄垂头瞥过一眼。


  面对这位毫无节操的大内总管, 就连谢无妄也有一丝无奈。


  “天塌下来有我。”他淡声道。


  “嗷――”浮屠子顿时热泪盈眶。


  他疯狂对着宁青青挤眼睛示意。


  那意思便是,“道君真是太迷人了嚎?!”


  宁青青默默转开了视线, 连余光都不瞟他。


  半空,火焰凤凰已彻底展开了身姿。


  遮天蔽日。


  又一声长唳之后,它收束了双翅,巨尾蓦然一荡,携带漫天焰光,滚滚而下!


  直取谢无妄。


  空气尽数被烈焰点燃。


  放眼望去,整个天地之间只剩下了流水般的焰。


  如何抗衡?


  谢无妄腾出一只手,拎住了浮屠子的后脖领。


  他故意放慢了速度,带着这一胖一菇平平地向着侧面避开。


  “轰――”


  烈火凤凰撞进了地表,砸出一个可怕的巨坑。在它途经之处,土壤就像是棉絮一样,轻易被点燃、烧成灰烬。


  它拖着巨尾在地下旋身,焰浪荡过的地方,土地倾覆,那些五彩斑斓的屋舍、图腾、彩饰,尽数灰飞烟灭。


  就像一支笔,在彩图之上涂抹一道道宽阔的墨渍。


  凤凰划过一个巨大的弧,凤头扬起,再一次冲向谢无妄。


  “嗷嗷嗷嗷又来了――”胖子的惨叫中气十足,要不是他连胸口那只焦黑的断手都没拔的话,宁青青简直怀疑他究竟是不是真的受了伤。


  “咴――”


  火凰再一次急掠而来。


  谢无妄并没有对它动手,而是拎着一人一菇,再一次向着侧边平移。


  火焰巨凰不得不在半空划了一个大圈,再度绕回来。


  “看明白了?”谢无妄问。


  宁青青没什么力气说话,浮屠子急急抢答:“明白啦!禽兽没办法在空中直接掉头,必须绕一圈,所以只要垂直于它俯冲的路线躲避,它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凤凰算是禽鸟,肯定不能称为禽兽,浮屠子这是故意灭敌人威风。


  只不过这个马屁似乎拍歪了。


  宁青青垂下眼角,面露同情。


  谢无妄淡淡“嗯”一声,拎着胖子再一次避开了火凰的冲锋。


  “我要灭杀它不难。”谢无妄语气平静,“但他日你若遇上,绝计不是对手。切记避其锋芒,一炷香后,它自灰飞烟灭。”


  “哎!哎!”浮屠子很没眼力见地疯狂点头,“君上的教诲,属下铭记于心!”


  宁青青轻轻抿住了唇。


  方才她听得一清二楚,人凰族只剩下了瀛主和谢无妄。


  瀛主已死,能够施展凤凰的只剩一个谢无妄。


  若是谢无妄的凤凰刺,这世间自然谁也敌不过。他是在教她,如何躲避他的杀招。


  从谢无妄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


  他依旧摆着那副虚伪的假笑,笑得有些漫不经心。


  示范了几番之后,他随手将浮屠子抛到一旁,迎着火凰掠上,在错身而过之时,一把捏住了它的颈。


  极火荡过,凤凰刺散在了半空。


  谢无妄,已强到非人的地步。


  *


  孟氏一事,彻底成为过往云烟。


  瀛方洲这块不毛之地,也变成了无人的死地。


  谢无妄从废墟中刨出了一只金色的罗盘。


  这便是神器千机盘,能够制造叠加千重的千机妄境,无论是操纵心智还是杀人诛心都十分好用。


  只不过此刻这个神器已破损得厉害,金色光芒溢向四周,眼瞅着在彻底破碎之前也就只能再用上一回,还得赶早。


  宁青青眼巴巴地盯着。


  谢无妄视而不见,将千机盘收入乾坤袋之后,不紧不慢地踏到了废墟之上。


  只见遥远的海平线上划过一道道流光,再过片刻,那个面青唇白、把手指替换成十根寒刃的杀殿殿主金崎率着部众掠来,落在了谢无妄面前。


  “见过君上。”金崎咧唇一笑。


  在他身后,近两万高手排得齐齐整整,一眼望不到边际。


  “动手。”谢无妄淡声道。


  “是!”


  只见这一堆人像飞起的群鸟一般,迅速掠向巨岛四周的海域。明亮的结界光芒升起,像一枚枚太阳,直直落入大海,将海水一堵接一堵驱逐到结界之外,以群岛为中心,向着四面深海开辟出无水的区域。


  “君上,这是在做什么呀?”浮屠子一边疯嚼疗伤丹药,一边表示不解。


  谢无妄瞥他一眼:“浮屠子。不是你传音禀告,说夫人发现瀛方洲有异?排了水,查明虚实。”


  “哈?”胖子茫然挠了下头,忽然惊得一个立定,“啊是!啊是!啊这个这个,对,没错,那个天地灵力嘛,五行那啥来着?金生木,木生土?反正这瀛方洲一带没有灵力,肯定有毛病。”


  他当时就是……随便找个借口带夫人万里寻夫来着,自己早已忘光光了。


  没想到道君当了真,还派了人过来分海?


  这这这,这随口一说,还占用公共资源了嘿。


  宁青青:“……”


  要不是她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的话,一定要好好给浮屠子讲解一下基础修真知识。


  这里是远洋深海,隔离海水是一件规模奇大的工程,哪怕这两万余名高手日夜不休,恐怕也要做上好几个月。


  解决了私事之后,谢无妄自然不可能守在这里,正好把受伤的大内总管留下来做监工。


  他抱起身娇体软却十分凶残的蘑菇,缓步踏入了海风中。


  方才她的小手抚过他心口之后,便一直乖乖软软地搭在她自己的身上,他只要俯身或是前倾,那几根细软的手指便会碰到他的胸膛。


  他行上百余里,便会稍微覆身,温存地安抚她几句。


  细葱般的指尖蜻蜓点水般,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触一下、再触一下。


  行了几日,见她的精神明显好转,他漫不经心地道:“阿青就没什么想问我么。”


  宁青青转了转眼珠,慢吞吞地瞥了他一眼。


  “有是有……”


  “只管问。”谢无妄道,“知无不言。”


  她眨眨眼,抬眸,见他低头望下来,黑眸中一片认真。


  她清了下嗓:“那个瀛主说,你曾穿得漂漂亮亮,在青楼洒金子……”


  谢无妄面无表情地抬起手指,摁住了她的唇。


  “闭嘴,睡觉。”至尊就是至尊,从他脸上丝毫也看不出气急败坏。


  宁青青老实地闭上了眼睛和嘴巴,嫣红的唇瓣微微抿了起来,偷偷闷笑不止。


  谢无妄望向远方,唇角不易察觉地勾起少许。


  “想要千机盘?”他问。


  “想。”她立刻睁开了眼睛。


  知道千机盘的效用之后,她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谢无妄半阖起眼睛,笑容淡淡,半开玩笑半认真:“那你可要想个理由来说服我。或是,拿出能够打动我的东西来与我交换。”


  宁青青:“……”


  这个家伙,可真是狡猾无赖又小气啊!


  她凶狠地望向他,却见他懒散地眯着眼,勾着唇,好看得要命,也坏得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