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凤凰之刺(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没了巨像之后, 瀛主身上那股妖艳邪诡的气质也淡去了许多。


  尤其是跳脚叫骂的样子实在有些低劣不堪,与谢无妄那副轻慢睥睨的神色一比,高下立判。


  宁青青怔忡地抬眸看着谢无妄。


  复仇者以杀证道……


  难怪他什么都会。难怪他那么冷硬刚强。难怪他那一身杀技狠辣又利落。


  她能够想象到, 在极长极长的一段时间里,谢无妄孤身一人行走在绝对的黑暗之中,举世皆敌。他隐藏身份,一个接一个手刃仇敌, 他不再相信任何人, 脸上假笑温柔, 心中淡漠冰凉。


  以杀证道, 成就道君之身。


  开始做这一切的时候, 他还是少年。正是别的英俊儿郎鲜衣怒马,遍看繁花的年纪。


  她发现他的容颜在她视野中微微有一点模糊, 轮廓好似会发光。


  这是因为她的眼睛里涌起了些泪花。


  她是一只有血有肉的蘑菇, 也会心酸,会感动, 会奇奇怪怪地为一个英雄感到骄傲。


  谢无妄是英雄。他是人凰族的英雄,也是这天下苍生的英雄。他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只杀该杀之人, 复仇之后他登凌绝顶, 庇护众生。


  孟憨说得没有错,谢无妄,的确是胸襟广阔、心怀天下之人――虽然他自己并不承认。


  宁青青垂下眼皮,心中百味杂陈。


  那一边,瀛主狼狈地跳到了一堆碎石之后, 彩衣飘飞,他重重挥了下完好的左手, 出声强辩。


  “谢无妄你放屁!”他尖着嗓子叫道,“我才不信!他们人那么多,势力那么强,盘根错节遮着天,就凭你?骗谁呢?你当我三岁小娃?田氏、魏氏、逍遥宗、苍天门,哪个不是跺一脚修真界抖三抖的庞然大物?就凭你一个人,也想斗得过他们?可笑!满嘴瞎话,是想让我高看你一眼?”


  宁青青眨了眨眼,在记忆中扒拉了好一会儿。


  这些所谓的“庞然大物”,她一个也没听说过,它们早已化作历史的尘埃。


  看来瀛方洲这个地方是真的消息闭塞。


  谢无妄说得没错,孟憨这个孙儿就是躲在旮旯角里苟且偷生,他惧怕那些势力,畏之如虎,但神奇的是,他却有勇气算计谢无妄。


  他不相信谢无妄能够灭杀仇敌,却自信夺了极火道骨之后,他就能杀光天下修士。


  就凭他这个躲在荒芜之地、把凡人海民变成僵尸来提升自己力量的卑鄙之徒吗?


  此人的心,也当真是非常低劣扭曲又奇怪。


  谢无妄缓缓抬眸,望向那道雌雄莫辨的彩衣身影。


  在谢无妄面前,此人脸上的微笑白面具丝毫也不显得诡异,只像是孩童无聊的玩具。


  他犹在尖叫:“谢无妄,你不就是运气好,生出来就是王族,天生就有极火道骨?要是没有牛逼的血脉,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我看不起你!”


  “我从不在意世人的看法。”谢无妄语气温和,“更遑论死人。”


  话音落时,他已越过十丈距离,五指扣在了瀛主的面具上。


  瀛主急急后退,拖出了一道残影。


  破碎的白面具像是从他脸上剥落的一层石灰,徐徐散落在风中。


  谢无妄不紧不慢,长身追击。


  只见面具之下藏着一张异常清秀的脸,清秀到可以称之为美丽的程度,此人长相与身材都十分阴柔,就连嗓音也是。


  没了巨像,没了神器,也没了面具之后,这位瀛主很明显泄掉了气势,在他的身上,宁青青丝毫也找不到幕后黑手应有的气度。


  她心神一动,匆匆扫了一眼周遭被瀛主吸死的僵尸海民们。


  一片五彩斑斓。


  果然,红袍的东海侯与蓝衣的云水淼都不在。


  宁青青默默记下,抿唇凝眸。


  瀛主逃窜的身影略有一点慌张,只不过他始终没有往别处逃,而是在围着广场打转转。


  聪明的蘑菇一看就知道,到了这时节,瀛主还惦记着神器千机盘。


  也不知道此人哪来的勇气,竟以为可以在谢无妄手下全身而退,还能带走宝贝?


  谢无妄似能看出宁青青的疑惑,他淡声笑道:“我父母早亡。幼时,教我修行的是孟憨。”


  宁青青立刻便明白了。


  瀛主是孟憨的孙儿,在他看来,他和谢无妄都是自幼跟着自家爷爷学习修行,无甚区别。


  他以为谢无妄比他强大,仅仅是因为谢无妄拥有极火道骨。他以为夺了谢无妄的道骨,便能轻轻松松称霸天下。


  当真是无知者无畏。


  闪念之间,谢无妄已抓住了瀛主薄削的肩,将他往地面狠狠一掼。


  “嘭――”


  碎石飞溅,蛛网般的裂缝一圈圈扩散,整个广场都在剧烈摇晃。


  彩衣身影狼狈无比地从坑中爬起来时,谢无妄一掠而下,靴底踏上他的肩膀,将他又踩了回去。


  手一扬,火焰卷出,坑洞变成了一个火坑。


  烈焰令空气扭曲蒸腾,瀛主阴柔俊秀的面孔上终于浮起了惊骇和恐惧。


  “你不能伤害我!”他尖声叫道,“要不是为了护着你,爷爷就不会抛弃我,害我落到了那些人手里!谢无妄!你知道我受了多少折磨吗!那些都是你该受的!我替你承受了那么多,你不思报恩,还放火烧我?你是白眼狼!”


  隔着烈焰,谢无妄的笑容显得有些冷。


  “那一日,我与孟憨本要救你。”谢无妄轻轻地笑了下,“不知为何,竟被魏氏家主识破了身份――是你告密?”


  瀛主愣了一下,然后失声尖叫:“我才不信!你是金尊玉贵的少主啊!是人凰的王族啊!怎么可能为了我这么个卑贱的仆从以身涉险?救我?你骗鬼啊!我、我受了那么多苦,都是因为你,你却穿得那么招摇,在青楼里洒金子……你叫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我当然要告诉魏雄,立个大功来自保啊!你少骗人了!我才不信你去那里是为了救我!”


  “果然如此。”谢无妄轻笑叹息,手一挥,烈焰镇下,“你真是咎由自取。”


  火焰顺着瀛主的双膝盘旋而上。


  宁青青发现,即便是这个懦弱、卑鄙的人,似乎也不那么怕疼。可想而知,在那段最黑暗、最血腥的岁月中,人凰一族,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磨难。


  瀛主尖声大叫:“你知道我有多惨吗!因为我生得漂亮,魏雄说我该做女人,就把我去了势!去了势!我涅的时候有多惨你知道吗!失去道骨,做不成男人,还被捅了那么多刀!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


  火焰继续向上,不疾不徐,冷酷无情。


  谢无妄不为所动:“孟氏历代忠诚毁于你与孟憨之手,以王凰之焰令你神魂俱灭,不得见列祖列宗,对你亦是幸事。”


  瀛主终于开始慌了:“谢无妄,这世上,人凰一族已经死光啦!只剩下你和我,你要杀害唯一一个族胞吗?!还有!你爹娘早死,是我爷爷将你一手带大,你就不念旧情?我是他唯一的血脉,你要杀我?你真要杀我?”


  “天真。”谢无妄轻声失笑,“叛仆孟憨已被我亲手诛杀,你又算什么东西。”


  “不――”瀛主发出尖锐的声音,“谢无妄!你知不知道,孟憨非但不忍心毁你,他还打算在拔走你道骨之后,将他自己的道骨给你!他的道骨虽比不上你的王族之骨,但也差不到哪里去吧!你只是把极火道骨让给我而已,孟憨他却要为你付出全部!他对你那么好,你忍心要他断子绝孙吗?!”


  宁青青望向谢无妄。


  虽然他总是把所有心事都掩藏在无波无澜的假笑之下,但她能看得出来,谢无妄是在意孟憨的。


  倘若那个老人只是单纯地作恶,因为贪图他的道骨而背叛,那么谢无妄杀了他之后,便可以彻底释怀,将这么一个叛仆抛于脑后。


  然而事情却不是那么简单。这世间之事,也并不是非黑即白。


  那个老人,不全然算是恶人。


  如今知晓了真相,也不知谢无妄心中是悲哀,是伤痛,是愤怒,还是略觉欣慰。


  宁青青心中很不好受,她按捺着脑海中的晕眩和刺痛,慢慢探起一只手,抚在谢无妄的心口,轻轻地蹭了几下。


  安抚他。


  谢无妄身躯微僵,闷闷震了震。


  他缓声开口:“所以你拿了孟憨道骨,修炼千年,却仍然只是个炼虚?”


  顿了顿,嗤笑:“废物。”


  宁青青悠然点了点头。是了,瀛主被拔了道骨,涅之后也是个废人,如今却有了这一身修为,必定是拿了别人的道骨。谁会把道骨送给一个废人?自然只能是孟憨。


  她已能猜到当年的事件始末。


  孟憨夺取谢无妄道骨失败,被谢无妄击伤之后,便带着这个孙儿逃到了偏僻荒芜的瀛方洲,将自己的道骨给了孙儿,助他成为瀛主,统治这片不毛之地。而孟憨自己,机缘巧合之下变成了神器器灵,从此销声匿迹,全心辅佐孙儿。


  看着瀛主这副德行,可知溺爱也是害。


  此刻,烈焰已攀到了瀛主腰际。


  死亡的脚步一步一步逼近,无论他尖叫、愤怒还是求饶,谢无妄全然不为所动。


  他已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只待烧了这个叛贼,此事便彻底了结。


  “我好恨……好恨……谢无妄,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懂什么……我要你后悔!要你后悔!”


  周遭一切诡异地静止。


  包裹在瀛主周身的烈焰黯然失色,一股至为纯粹的火,自那具雌雄莫辨的身躯之上冉冉升起。


  焰光似黄似白,如流水,近乎透明。


  这股焰力升起之时,瀛主的身躯尽数化在了焰光之中。


  再一瞬,只见他的身影消失之处,蓦地腾起了一只虚幻炫美的火焰凤凰!


  它身侧的空气耐不住高温,被蒸发殆尽,形成了恐怖的真空区域,烈风呼啸着涌来,一圈圈热浪爆开,周遭一切皆被焚毁,广场上的石块就像是一页脆薄的纸,迅速被灼出了一个急遽扩大的黑色空洞。


  火凰扬头,缓缓对准了谢无妄。


  谢无妄揽住宁青青,轻飘飘向后退出数十丈。


  他的声音极平静,无波无澜。


  “阿青看好了,不要错过任何细节。这就是凤凰刺。每一个凰族都有这样一式后手,威力极大,可越阶击杀对手,再虚弱都可以施放。”


  宁青青微微睁大了眼睛。


  她的心神一半放在了那炫美无双的火焰凤凰上,另一半,则为谢无妄话中的深意而感到惊心。


  他又在教她。


  他此刻正在教给她的,是他的最后一张底牌。


  “施放凤凰刺,将耗尽全部精血,枯竭而亡。人凰一族,可以死得有尊严。”谢无妄的声音依旧四平八稳,就像在照本宣科,“苟且偷生之辈,不值得同情。”


  宁青青怔怔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