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他的身世(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收起脸上溢出的菌丝, 凝实了五官。


  她眨巴着眼,看着谢无妄探手从孟憨身躯中抽出金灿灿的器灵,一把捏碎。


  “少主啊……”老人的声音悠悠飘散, 带着几分解脱,“终于,结束啦……”


  谢无妄缓慢地撒手,指间碎出一片金芒。


  那只骨节仍然僵硬的手, 特别醒目。


  少年时期的谢无妄, 手掌没有未来那么大, 显得五指特别细长, 挥开一手金光的样子, 又华丽又冷酷。


  宁青青恍神的瞬间,他手臂一卷, 将她揽进了怀里, 缓缓蹲坐在满是金火的土地上。


  他身上的夜行衣多有破损,脸庞左下方亦是残缺了一块, 表情不甚灵动,还是像一只碎掉的瓷娃娃――少年的谢无妄,更像瓷娃娃了。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 少年已僵木地露出了凶巴巴的神情。


  “让你取我道骨, 为何不做!”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音色极好,只不过与成年的谢无妄相比,这个声音便显得清朗稚气了许多。


  凶残,也像是故作凶残。此刻的谢无妄,仿佛还不是那个无懈可击的虚伪道君, 他有弱点,会动真感情, 他这般看着她,她能感觉到他在心疼。


  妄境在他身后破碎。


  曼丽的金光与赤焰交相辉映,世界崩溃之时,有种特别的凄艳绝美,与少年半破的脸孔一道,映在了她黑白分明的眼眸中。


  天空好看,他也好看。


  再一瞬,元神归位。


  宁青青倏然回神。


  后背因为感知到了危机而阵阵发寒――有什么东西来到她身后了!


  是了,在进入妄境之前,正有无数僵尸海民朝她扑过来,她扔出的蘑菇只能稍微抵挡一小阵子。


  此刻她的蘑菇已被撕碎,万千菌丝断裂的疼痛后知后觉地涌入她的脑海,她来不及心疼和肉疼,因为扑到最前面的僵尸海民已堪堪触到了她的后心。


  这一瞬间,时间像拔丝一般,拉得极长。


  她清晰地感觉到几根尖利的指甲触到了她的衣袍,没有撕碎布料,而是将那一层衣裳压到了她的皮肤上。


  肌肤下意识地紧绷起来,再有一霎,那几根利爪便要刺破袍子剜进她的身体。


  光线昏黑,头顶上方,正有更多的僵尸海民飞身扑下来,即将兜头砸在她和谢无妄的身上。


  远处传来浮屠子吐着血的闷哼声。


  胖子的声音非常模糊,像是嘴里含着无数只汤圆发出来的:“有种……打死你……胖爷!打不死……我就是你……亲大爷!呃――”


  宁青青瞳仁收缩,刚想动一动,脑海中忽然传出恐怖至极的刺痛,就像是一万根菌丝在切割她的脑子,这是在妄境中抽丝剥茧留下的后遗症。


  一切,都已到了最糟糕的关头。


  不幸中的万幸是,谢无妄那双眼睛,总算睁开了。


  他的反应快到了极致。


  单手将她的身躯往怀中一带,扬在上方抵御巨像的手陡然一震,庞大的威压立时荡向四面八方。


  “定海神山”寸寸在头顶破碎,僵尸海民像是被炸飞的鞭炮屑,噼里啪啦摔得遍地开花。


  宁青青从来也不曾怀疑过谢无妄的强大战斗力。


  她想说话,但元神实在损耗太过,冰寒的虚弱感自骨子里面渗出来,张开口,只发出了娇弱无力的喘声。


  宁青青:“……”这弱唧唧的声音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她!分明是一只强到没边的蘑菇!


  方才要不是谢无妄抢她功劳的话,那只器灵一定会被她毫不留情地干掉!


  听到她那浅淡的气声,谢无妄结实坚硬的身躯微微僵滞了一瞬。


  他将她的脑袋往怀中揽得更紧了些,胸腔闷闷一震,低沉好听的声音自头顶传来:“阿青坚强,很快就不痛了。”


  宁青青:“……”这是什么直男哄小孩?


  说话之时,他并未耽误办正事。


  身躯一个闪逝,出现在百丈之外,黑袖下扬出一只冷白的手,轻飘飘地捏在了彩衣瀛主的手腕上。


  此刻,瀛主的手掌已经直通通地插-进了浮屠子胸口,正要震碎他的心脉。


  “咔。”


  脆声响起,极炎顺着彩袖荡向瀛主身躯。


  瀛主反应也算是极其果断,扬起左手为刀,将被谢无妄钳住的右臂自肘弯处生生斩断。


  身形疾退,一晃,便退至广场正中,落到了那座巨像的肩膀上。


  “道君嗷――”浮屠子缺了牙、吐着血的嘴里第一时间发出了响亮的马屁声,“道君神通盖世!道法无边!”


  宁青青:“……”


  她艰难地转动眼珠看了胖子一眼。


  着实可怜。瀛主那只焦糊的断手仍插在他的胸膛里,但与他身上其他的伤势相比,这点小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惨到宁青青都不忍心再看第二眼。


  谢无妄抬眸,冷冷望向广场中,身上渐有杀机弥漫。


  浮屠子热泪盈眶,手脚都受宠若惊地乱摆起来。


  道君是为了他,想杀人的嗷――


  那一边,立在巨像肩膀上的瀛主忽然仰头啸天。


  只见广场上的僵尸海民齐齐仰起了脖子,活像是被捏着长颈拎起来的活鸭。


  “呃呃呃呃……”


  一道道暗淡的金芒从海民口中溢出,就像强行拔丝一般,他们的面孔随之向前凸起,四肢无力地痉挛抽搐。


  不过眨眼之间,一张张本就不算饱满的面孔迅速萎缩,五彩条纹深陷在皮包骨的脸庞上,像一只只又干又瘪的彩橘子。


  “噗通!”“噗通!”


  僵尸海民一个接一个扑倒在地,气息全无。


  金芒尽数汇聚到了瀛主的身上。


  “嗨呀!”浮屠子一边扶着身后的棕榈树缓缓敞腿坐下,一边歪着嘴叹息,“方才我都收着手,没去杀这些人!没想到还是被这阴阳脸自己全给整死了!全部都是他自己整死的哦!”


  都伤得有些神智不清了,仍记得赶紧甩锅,把第一次出手拍死的那一溜儿僵尸海民都算到了瀛主身上。


  谢无妄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


  浮屠子欣慰地用视线追随夫妇二人――总算没有白费这么多血,这一小对终于窝在一起了。


  看着他们这么好,浮屠子由衷地感到成就满满。


  事实上宁青青只是没力气动弹而已。


  她被谢无妄好好护在怀里,他瞬移数百丈,没叫她吹到一丝风。


  谢无妄动手之前并不打招呼。


  现身之时,燃着焰的修长五指已狠狠抓向瀛主脸上那张惨白的微笑面具。


  瀛主那雌雄难辨的身躯软绵绵地后仰躲过,他灵巧地一滑,绕到了巨像另一边肩膀上,悠然跷着腿坐下。


  面具下飘出了咯咯咯的笑声。


  仍旧非男非女。


  谢无妄正待动手,便见这座巨像蓦地爆发金光,横臂扫了过来。


  它极大极沉,发出金属钝器的呼啸破风声,疾到带出了音爆。


  谢无妄不避不让,扬手去挡。


  “铛轰――”


  金石相击之声响起之时,冲撞处竟是爆出了震荡冲击波,蓦然席卷整座巨岛。


  只见那些棕榈树齐刷刷地仰向后方,待冲击波过后,树干回弹,仰坐在树下的浮屠子被弹得打了几圈圆润的滚,好不容易挣扎着爬起来,一时不知道该骂谁。


  震荡中心的宁青青倒是连一丝风也没吹着。


  谢无妄的火没能点燃这座巨像。这些金光乃是神器之力,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与他的极炎抗衡。


  “真好笑啊真好笑……”阴阳脸瀛主一边操纵着巨像,一边发出刺耳的笑声,“身为被迫害的人凰族的……王族,最后一位王族,这位厉害的大道君啊,不寻思着为自己惨遭残害的族人复仇,反倒与那些仇敌厮混在一处……咯咯,就这,还有脸指责别人背叛?真是好好笑了!”


  谢无妄面无表情,一掌将巨像劈得倒退一步。


  “铛嗡――”


  “谁才是背叛者呀?”阴阳脸摇晃着身体,在巨像肩膀上跳舞,像是跳大神一般,“那些修士是如何对待我们的?就因为我们的道骨天然绝佳并且能够为旁人所用,便像猪羊一样把我们豢养起来,百般虐待亵-玩,养到差不多了,拔了我们道骨去强化他们脏污卑鄙的身躯……喔!我们还有涅骨呢,被玩死了也还有一条命,拔骨痛死了也还要再回到这个地狱里面饱受摧残!”


  瀛主一直在咯咯咯地笑,声线令人毛骨悚然。


  阴冷的、饱蘸了怨毒的声音不断地钻进宁青青的耳朵里。


  话中之意,更是令她心头直发寒。


  她忽然想起孟憨在千机妄境中说过的话――“怪只怪这个世道,恨只恨人心之恶。”


  她怔怔抬眸,看向谢无妄。


  他的……道骨?


  她的心脏微微悬了起来。所以谢无妄他不是蘑菇,而是这个命运悲惨的人凰族最后一位王族。


  她可以想象,这样一个怀璧其罪的种族,将会经历什么样的黑暗和磨难。


  几句话的功夫里,谢无妄已将巨像上的金光震得七零八落。


  他反手一招,祭出了龙曜。


  天地之间,风云色变。


  道君的本命剑出鞘,是妖与魔共同的噩梦。


  一剑斩出,巨像左臂应声而断。


  “废物!废物!”瀛主尖声狂叫,“你这个废物,不去杀尽天下狗修士,只会在这里逞威风!打自己人算什么本事!孟憨也是个废物!当初说了一百遍,让他先震断你心脉,在你涅之后最虚弱的时候动手,他偏要心软,不忍彻底废了你!”


  宁青青感觉到谢无妄的胸腔闷闷地动了下。


  她的胸口也揪了起来。如果像瀛主所说,孟憨当真那样做的话,兴许真的会成功。


  只是那样一来,谢无妄就毁了。


  “是你啊。”谢无妄总算是开了金口,对瀛主说了第一句话,“孟憨惨死的孙儿。”


  声音带上了一丝笑意。


  在对方动作微滞之时,谢无妄并没有手下留情。


  他反手握住龙曜,闪逝,与巨像错身而过之时,利落无情地压剑划过――


  戴着白色面具的巨像头颅轰然落地。


  “铮嗡――”


  重剑冷冷抬起,一片一片把巨像削成废石。


  “原来如此。”谢无妄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懒散,“孟憨为了护我,害你落入敌手。眼见你惨死一回之后,忠仆亦是被亲情打动,愿意成就你的野心和妄想。”


  “哈……”瀛主跳到了一旁,尖声叫骂,“你有什么用?!若是极火道骨给了我,我早就杀光天下修士,为我族人复仇了!”


  谢无妄拆完巨像,收起了剑。


  他垂下头,轻轻一笑。


  “复仇啊。”他咏叹一般,将这三个字在唇齿之间噙了片刻,“你有心复仇,竟不知这世间,但凡碰过人凰族的大小修士,早已在千年前死绝了么。”


  谢无妄又笑了一声。


  “复仇者以杀证道。卑鄙者,”他垂眸,如视猪狗,“苟且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