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痛彻心扉(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阿青……’


  少年的身体虽然单薄, 但贴在他身后的少女却更是纤细柔弱,她又轻又软,像一片最娇嫩的花瓣, 给了他最熟悉最刻骨的温暖和柔软。


  然而这样一片花瓣,却为他挡住了千重叠加的拔骨之痛。


  是阿青啊。


  那个磕了碰了都能赖在他怀里撒娇半个时辰的阿青。


  从前,她在打理灵宝之后,时常悄无声息凑向他, 把手指戳到他的眼皮底下。


  他垂眸细看, 便能在那如葱般的手指上面发现一两条被灵力刮破的、不足头发丝粗细的小伤口, 经常连血珠都没渗。


  “受伤了。”她扁着嘴, 眼角垂得十分委屈。


  他忍住笑, 一本正经:“受伤了,必须即刻处理, 否则它便会痊愈。”


  在她生气地鼓起脸蛋时, 他会把她揽入怀中,握住她受伤的手, 防着她不慎碰疼了“伤口”,然后在她耳旁低低地说些温存安抚的话,直到半炷香之后, 肉眼再看不出伤痕这才作罢。


  他也记得在沧澜界的时候, 她被寄如雪刺伤,虽然没有开口向他撒娇,但她仍是娇气的。


  她受了刀伤,唯有调元丹入腹那一霎那,会有温暖热流滚过周身, 暂时消弥疼痛,于是他一粒接一粒捏碎调元丹喂给她吃, 倘若慢上那么一息,她便会蹙拢眉心,疼得显出些委屈模样。


  最娇气、最怕疼的阿青……


  此刻是在做什么?


  她那一声惨叫几乎击穿了他的心。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自心底涌上来,席卷他的全部神魂。他怕她痛到失力无法躲开,生生替他承了这千重苦痛。


  ‘阿青,走开。’


  神念僵直,一字一顿。


  孟憨叛变,是他这一生中执念最深的一幕,但在这一刻,他竟然彻底无视了近在咫尺的孟憨的脸。


  他的心神尽数聚于后背,落在那具剧烈颤抖的娇小身躯之上。


  耳畔交织着自己的血流和心跳声。


  ‘走开阿青。走开。’


  脑海中的念头,竟不似平日那般强势冷硬,他的元神以及这具妄境中的少年身躯是彻底僵木的,但在身体的最深处,却有温柔滚烫的东西在缓缓化开。


  她并没有昏迷,也没有痛到脱力。


  他清晰地感觉到她的一双小手绕到他的身前,紧紧揽住了他的身躯。


  她没有再发出声音,脸颊柔软地贴在他的肩膀上,破碎急促的呼吸一下一下拂过他的肩头,如同刀子一般,刀刀剜他的心。


  她的双手绞得更紧,柔韧的身躯立得更直。


  她的身体在自发地颤抖,但她身上透出的那股坚定的气势,却让一向冷硬的他也不禁动容。


  ‘阿、青。’


  ‘阿青……’


  这就是他的妻子。


  她娇气柔弱,偶尔使小坏,犯小懒,她也善良正气,勇敢无畏。


  她是温香软玉,她也有铮铮铁骨。


  她说他是英雄,她自己又何尝不是?


  此生何其有幸竟能娶到这样的妻!


  ‘阿青,再撑片刻。’


  谢无妄心中既痛且快,他听到心底响起了清晰的破碎声,似是挣脱了一道黑暗桎梏。


  少年身躯之中气势疯涨,千机妄境隐隐不稳,幽暗林地上方开始划过天火流星。


  眼前的孟憨也发生了变化。


  “青……走……开。”僵木的身躯正在挣脱限制,少年谢无妄眸中闪烁着火光,薄唇微动,似是偶人开口说话。


  而孟憨的身上则燃起了金色的火。


  “你既破了神器规则,那么器灵也无需受规则所缚。”老人憨厚的面容在金色火光中显出些悲悯,“少主,我会全力毁你元神。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但我也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怪只怪这个世道,恨只恨人心之恶……”


  少年谢无妄仍然无法动弹,木若偶人般的俊美面庞上极缓慢地扯起了讽笑。


  老人摇了下头:“少主能够放下仇恨,心怀天下庇护苍生,胸襟之广阔实非我辈能及。但事已至此,我已没有选择,只能继续与少主为敌。若我败了,还望少主放过瀛方洲其他人,他们只是被我利用千机盘迷惑操纵而已。”


  遍身金火的孟憨向着谢无妄覆了过去。


  宁青青不假思索,用身体拱着谢无妄,狠狠将他推向一旁。


  她很有自知之明,深知自己对付不了外头的那个阴阳脸瀛主。倘若谢无妄真有个三长两短,那她很可能会死得比他更惨。她丝毫也不怀疑那个瀛主会把她赏给那些僵尸海民,变成一顿美味的蘑菇午餐。


  而且,这个叫孟憨的器灵正在为她提供非常宝贵的经验。


  推开了谢无妄之后,她的脸上扬起了一个狰狞而又愉快的笑容,合身扑向了孟憨。


  在看清她脸上的神色时,孟憨狠狠一怔,燃着金火的脸上浮起了一抹茫然。


  饶是历经一生沧桑,又做了千年器灵的老人,也无法看懂这个娇俏女子的心思。


  说她爱死了谢无妄,为他甘心牺牲吧,又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这个女子,此刻仿佛对他这个器灵的兴趣要更大些。


  她张开双臂扑上来的模样,活像饿极的难民看到了一块热乎乎的烤肉。


  可是她分明都痛得面孔都扭曲了。


  茫然的孟憨偏头望向被宁青青推到一边的谢无妄。


  宁青青背对着他,少年谢无妄看不见她的表情,他只抿紧了唇线,眸中的火焰愈烧愈烈,触目惊心。


  左边眼角处,竟是有细细一行燃火的血珠缓缓滚下。


  倘若这是谢无妄真身的话,孟憨毫不怀疑自己要吃一记凤凰刺――这是他当年拔谢无妄道骨都没能享受到的待遇。


  孟憨转身,扬手攻向谢无妄。


  落足之处留下一个恐怖的金火足印,缓缓向着四周烧开,将妄境中的泥土点燃,烧成灰黑的碎屑,缓缓旋转升起。


  女子身躯一转,挡住了孟憨。


  正面与金火接触之时,她不自觉地溢出一声痛呼。


  脆弱的身躯瞬间像烧透的金纸一般层层剥落。


  就在孟憨准备随手挥开她之时,却见一层焦黑的外壳之下,女子那张痛到发白的脸又重新浮现,不知是不是孟憨的错觉,他竟发现她的眼睛比方才更加明亮,神色也更加坚定。


  她非但没退,反倒像一只小牛犊般撞了上来,用她的身躯狠狠抵住了他前进的脚步。


  她把元神当成了一只菌丝结成的大茧,外面一层烧焦了,便将它剥掉。


  精神力操纵着每一缕元神,结成新鲜的身躯,挡在孟憨面前。


  一步、一步,抽丝剥茧。


  燃着金火的孟憨,行动也算不上灵便,就像一只燃着火焰的大铁砧。她用柔软的身躯去阻他,无异于螳臂当车,然而偏生还真叫她给挡住了。


  她不会退,一步也不会退,绝对不会。


  她在海上时便已悟到了。找到一个目标,便抛却所有,一往无前!这,就是她为自己找到的道!


  此刻,前方袭来的压力越大,她越是被逼出了全部的潜能。


  谢无妄可以站在礁石上挡住全天下的风霜,她也可以站在这里,绝不让这金火器灵再向前一步!


  “阿……青……”谢无妄声线嘶哑颤抖。


  宁青青疼极了,脑海中不停地发出‘啊啊啊啊啊啊――’的尖叫,压根没听到少年谢无妄泣血的声音。


  他只看见,她用娇弱的身躯替他挡住了孟憨前进的脚步,强忍着烈焰焚身之痛,半步不退。


  她的身躯层层崩溃,他的心也随之层层剥落。


  这样的痛……前所未有,远比自身被削骨剜心更痛百倍。


  蓦然间,沉下炼狱的心情忽然一荡。


  他忽然便悟了。这样坚定勇敢善良的阿青,又岂会因为一己之私而夺他道骨?


  想通这一层的谢无妄,清晰地感觉到心底那片最阴暗的沼泽中盛放了一枝绝美的花。


  “阿青!”偶人少年的声音狰狞带笑,“取我……道骨……绝杀……此獠!”


  这句宁青青听到了。


  只不过置若罔闻。


  因为她的进化,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她已收集了足够的经验,无论自己拆别人,还是别人拆自己,她都已经练得滚瓜烂熟。


  此刻,便是那聚沙成塔、画龙点睛的一刻!


  焦黑的身躯再一次剥落。


  一层层剥洋葱之后,她已变成了小小一只。


  她扬起脸,冲着金火之中的孟憨露出笑脸,愉快地说:“该我啦。”


  火焰熊熊,她的声音只有孟憨一个人听到。


  娇美的面庞如流水一般散开,丝丝缕缕,化成了最柔软也最坚韧的菌丝,向着孟憨缠去。


  令她始料未及的是,孟憨竟是明晃晃地露出惊恐的模神色,猛地后退几步,轰隆隆留下一串金火足印,见鬼一样避开了她身上的菌丝。


  “嗯?”宁青青茫然地偏了偏头。


  也不怪孟憨胆小。


  老人家毕竟年龄大了,乍然看见一个娇娇美美的女孩子五官忽然散成了一缕缕细线,还往自己身上钻,这么惊悚的场面,实在也是遭不住刺激。


  宁青青正要往前追,忽然一阵凛冽滚烫的热风自身后卷来,少年谢无妄越过她,直袭孟憨!


  他的身形仍有些僵滞,行动之间通身带火,强行挣脱千机妄境桎梏之时,部□□躯残留在了原地。


  他缺着小半边身体,连那俊美的面庞也有一部分化在了烈焰中,像个被烧掉一半的绝美邪偶。


  僵硬的脸上咧着笑,拖曳着狂火一卷而上,袖中扬出一只骨骼瘦长的手,一把抓在了孟憨的头顶。


  呲牙,轻笑。


  这副模样的谢无妄,又美又邪又冷酷,还有那么一点气急败坏。


  宁青青默默收起了脸上了菌丝,扬起脸来看他。


  下一刻,金灿灿的器灵被谢无妄从孟憨的妄境之躯中扯了出来,一把捏碎。


  他似是忘记了要将孟憨凌迟千万遍的那些话。


  也忘记了自己执着千年的那个答案。


  他只要她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