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生死相依(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这一幕, 难以言说的惊悚。


  海民个个披着色彩斑斓的麻布,脸上也涂抹了五彩条纹,鲜艳灵动的颜色与一双双直勾勾的僵木眼睛反差鲜明, 诡异非常。


  他们缓缓动了起来。


  一个一个,都像是提线木偶。同手同脚,从四面八方向着宁青青和浮屠子包抄过来。


  “夫夫夫人,情况不明, 我我顶住, 你先撤。”浮屠子胖脸直哆嗦。


  宁青青倒也不逞强, 她微微退了几步, 让浮屠子挡在她的身前。


  她感觉到了一丝违和。


  佯装惊慌地退开了少许之后, 她陡然抬头,望向直觉告诉她不太对劲的方向。


  一个头顶红色高冠, 身材魁梧的方脸男人阴沉着脸站在那里。


  他正要收回视线, 便被宁青青逮了个正着。


  东海侯。


  当初将云水淼送入天圣宫的东海侯。宁青青进入妄境时,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他。


  这个家伙, 果然不简单啊。


  念头一转之间,东海侯那魁梧的身影便隐入了人群之中,再不见踪影。


  浮屠子已经和僵尸一般的海民交上了手。


  一算盘挥下去, 他的胖脸陡然变了色, 握着算盘的手指微微有一点发颤。


  被当胸或是拦腰劈折的那些提线木偶般的“人”,在濒死之际恢复了神智,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他们只是普通的人,被操纵着围上来送死!


  浮屠子不算什么好人,但这么多年在严苛的道律荼毒之下, 他早已将不随便杀伤凡人性命这条铁律刻入了本能之中,他怔了怔, 看着鲜血从濒死哀嚎的海民身体中渗出来,将那些斑斓的颜彩晕染得更加刺目。


  一个孩童来到了他的面前,伸出小手,抓向他的下腹。


  因为实在太胖,站立状态的浮屠子看不见自己的脚,也看不见肚皮下方。


  失神之际,那只小手已直直捅进了他的腹部!


  在那层金光的强化之下,这些一碰就死的凡人,竟能伤得了浮屠子这样的大修士。


  “呃!”浮屠子急急后退,见那孩童的小手鲜血淋漓,似是抓着些什么。


  与此同时,他的腹腔中传出可怕的撕裂剧痛。


  “夫人快走!”他捂不到伤口,急道,“我来拦住这些东西!”


  白石广场正中舞动的那道身影停下了动作。


  双袖一扬,雌雄莫辨的瀛主一掠而起,像一只五彩大蝴蝶般飘了过来,一张白惨惨的微笑面具异常}人。


  宁青青深吸了一口气:“恐怕走不了了。我去帮谢无妄,右前使助我,千万当心,别死。”


  任谁也能看出,那个正往这边飘的瀛主绝不简单。


  还有这些攻击力骇人的海民,也是极为棘手。


  “没问题!”浮屠子算盘一卷,将柔而强的力道震向两侧,令海民分向左右,划拉出了一条直通广场的道。


  他动作不停,震开海民之时,圆滚滚的身躯已直直飞跃起来,轰然撞上鬼魅般飘过来的瀛主。


  宁青青不敢耽搁,在这些僵尸般的海民跌跌撞撞爬起来之前,她已全速向着广场飞掠过去。


  左右两旁,无数伏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的人向着她伸出手,一下一下在空气中抓挠,无数木然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直叫她毛骨悚然。


  肩膀上沾到些血。


  是浮屠子跳起来的时候从半空洒落下来的。


  他的肚皮被那个孩童掏了个血窟窿,却终究还是没下得了狠手,只把对方远远推了出去。


  此刻,重如泰山的浮屠子抡圆了算盘,携万钧灵力,轰隆砸向罪魁祸首。瀛主扬手,轻飘飘地接下一招,身体依旧像个鬼影般悬在原地,浮屠子却被震退了数十丈,半空又飙过一道血箭。


  宁青青飞掠之间,忍不住频频回头关注战局。


  戴着面具的敌人,总给人一种不知深浅、很难对付的感觉。她能明显察觉到,受了伤的浮屠子在面对这个阴森诡异的东西时,气势稍微比平日要弱了些。


  “浮屠子!”足尖点上广场之时,宁青青扬声出了个招,“他笑你也笑呀!谁怕谁!”


  浮屠子一怔,旋即心领神会,嘴一咧,眼一眯,把自己的胖脸笑成一只假到没朋友的大元宝。


  瀛主:“……”


  这一下,两人在气势上总算势均力敌了。


  但是实力仍有差距。


  宁青青一眼便能看出,在这些金光的加持下,瀛主实打实拥有合道修士的实力。


  浮屠子敌不过。再加上她,也敌不过。


  在她奔向广场正中时,浮屠子的身躯被击飞出去,轰隆一声震得大地微-颤。


  一股阴寒的气机锁住了宁青青后背。她知道,击退了浮屠子之后,瀛主要来收拾她了。


  刚悬起了一颗心,远处忽然传来气贯长虹的咆哮声:“跑你妈呢鬼面怪!胖爷还没死!给我滚回来,再战五百回合!”


  锁住宁青青的气机蓦地偏转,又去寻浮屠子了。


  只不过在临走之前,瀛主似乎通过某种方式,向地上的海民们下达了指令。


  宁青青余光瞥见,广场周遭那些被控制的海民全部将目光锁了过来,落在她的身上,然后同手同脚地走向广场,朝着她包抄过来。


  她已奔到了广场正中。


  到近处看,这座高逾十丈的祖神巨像更是有种令人心惊的压迫感,仿佛随时会活过来,将拦在面前的蝼蚁撕成碎屑。


  一张巨大的白色微笑假面嵌在它的脸上,阴恻恻地骇人。


  宁青青暂时顾不上这个大家伙,她疾奔几步,滑向巨像面前那个黑色的漩涡状坑洞。


  伏在坑边一看,只见被镇压在“海眼”中的,正是谢无妄。


  他那双漂亮凌厉的眼睛阖了起来,扬起一只手,抵住头顶上方镇下来的“定海神山”。


  俊美冷白的面庞上没有一丝表情,身上也无甚气息。


  “谢无妄!”宁青青震声吼他,“快醒来!出事了!我和浮屠子要死啦!”


  远处又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宁青青分神瞟了一眼,只见那个微笑鬼影像抡一只大圆锤一样,抡起浮屠子往周围轰砸。


  谢无妄没有丝毫反应。


  而周遭那些僵木的海民却加快了脚步,已围过了大半广场。


  宁青青头皮发紧,脊背寒流乱蹿,心脏‘怦怦’直跳。


  巨像之上金光流转,一股又一股金光不断顺着那座倒山降下,与谢无妄手掌交界之处发出了金石摩擦的声音。


  这是……在破谢无妄强悍的道君之身!


  “谢无妄,醒来!”宁青青跳进坑里,抓住他的前襟狠狠摇晃。


  ……没摇动。


  他入定之前,该是用了绝强的防御术法。


  坑外传来细细碎碎的‘簌簌’声,是那些僵尸海民逼近的脚步。


  宁青青召出蘑菇,狠狠撞击巨像怀中的倒山。


  金光流转,她全然破不了这个庞然大物的防御。


  她的蘑菇也抽不动谢无妄。


  抬头一看,坑洞上方隐隐已能看见一圈黑黑的头发顶了。


  可以预见的是,要不了几息时间,这些僵尸般的海民就会一个接一个飞扑下来……


  宁青青无暇犹豫,指尖探出菌丝,“嘭”一声在头顶展开一只巨型蘑菇伞,将自己和谢无妄罩得严严实实。


  就在巨伞张开的瞬间,第一个海民已扑了上来,砰地撞在了蘑菇帽上。


  宁青青急急调取那些从黑色孢子中弄来的硬刺,密密地铺在伞帽外面。


  刚布防完毕,恐怖的感知便清晰地传了进来――那些海民开始用嘴啃、用手挠,拼命掰她的蘑菇刺。


  撑不了多久!


  外面的浮屠子,同样也撑不了多久!


  “谢无妄!”宁青青险些震破了嗓。


  遗憾的是,这个家伙简直比塑像更像塑像,八风不动,依旧绷着那张心如止水的俊脸。


  “元神不在……”


  蘑菇伞上密密麻麻的啃咬声让宁青青有些心浮气躁,她捏紧了双手,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金光。


  法器不可能是人。


  只可能是……


  脚下的广场!


  广场、塑像、这个坑……都泛着同样的金光。


  神器,妄境?!


  宁青青醍醐灌顶。


  她匆匆回忆了一下,自己上次跌入妄境时,谢无妄是如何进来的。


  额头贴额头。


  她深吸一口气,听着蘑菇伞上第一根硬刺发出断裂声,眼一闭,心一横,搂住谢无妄的肩膀,踮脚狠狠撞了上去……


  肌肤相触。


  她心中焦急:“谢无妄!是我!”


  金光泛滥。


  奇怪的是,宁青青并没有直接进入妄境之中,恍惚之间,她竟听到了谢无妄与别人的对话声。


  同他说话的是个苍老的声音。


  那个声音十分缥缈:“神器千机盘制造的妄境非同一般,它会把往昔一幕重复千遍,在最后一遍时,千层妄境中的一切苦痛,将会同时加诸你身。你确定要为了一个早已没有意义的答案生受这一切吗?真的值得?”


  谢无妄只发出了他惯用的轻笑。矜慢得要死。


  苍老的声音叹了口气:“你啊,一点都没有变。我其实,真的不希望你来。”


  “孟憨。”谢无妄总算开口了,一字一顿,“千机妄境结束那一霎,我会亲手抓住你这只器灵,以搜神之术将你的灵体凌迟千万遍,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对方又叹了一声:“不用你激我,我也会全力以赴,不会留情。千机妄境一旦开始,你无法反抗,也无法后悔。倘若挺不过去,你休要怨……罢了,你怎可能不怨我……唉……”


  谢无妄温存冰冷的轻笑声消失在一片金光之中。


  宁青青眼前飞速晃过画面。


  她看到了少年模样的谢无妄。他的面容比如今要稚嫩一些,精致的唇角微微向下抿着,显出些外露的坚毅。


  一个面容极其憨厚和蔼的老人红着眼、颤着手,将少年谢无妄拥入怀中。


  在他微微松下肩膀,半阖双眸之时,老人竟陡然出手,将他的半根脊骨生生抽出了身体!


  宁青青心神巨骇,脑海一片空白。


  谢无妄,竟有过这样的过往!


  “孟、憨!”少年谢无妄震惊充血的瞳仁狠狠震颤。


  妄境结束,妄境又生。


  一遍一遍,宁青青眼前飞速划过一幕幕相同的妄境。


  她知道,这个妄境要重复九百九十九遍,然后在最后一遍的时候,千次抽骨之痛将降临在谢无妄的身上。


  他生受这些,是为了一个答案。


  看见少年谢无妄难以置信的痛苦眼神,宁青青知道,他要抓住这个他曾全心信任过的老人,问他一句为什么。


  这个名叫孟憨的老人曾在谢无妄年少时背叛过他,不知为何,竟变成了器灵。


  难怪谢无妄这么久都没有找到他。


  念头闪动之时,飞速流逝的重复画面凝固了下来。


  宁青青感觉到身躯一沉,竟是踏上了实地,落进了妄境之中。


  这是一处隐秘的树林,老人正颤抖着,拥向少年谢无妄略显单薄的身躯。


  周遭的一切沉得令宁青青有些喘不过气,直觉告诉她,这就是最后一遍妄境――所有感受和苦痛都叠加千层的最后一重妄境。


  宁青青心中焦急。


  她知道自己的蘑菇正在被海民们撕碎,撕完了蘑菇,他们也会把她的身体撕成一地血絮。还有正在拼死牵制瀛主的浮屠子……他大概已经被削成一个瘦子了。


  来不及多想,宁青青合身扑上去,从背后搂住了少年谢无妄单薄的身躯。


  “谢无妄!醒来!快点醒来!”


  她能够感觉到,谢无妄强大的魂魄在这具略显清瘦的躯体中猛然一震。


  她还没回过神,老人那只凌厉的手已带着风声袭来,刺入她的后背,抓住了她的脊骨。


  “啊啊啊啊――”


  千倍的剧痛叠加,皮肤、血肉被撕裂的感受千层交叠,清晰分明地袭入脑海。


  痛到瞬间失神之后,宁青青反应了过来,自己,帮助谢无妄挡了伤害。


  刚想打退堂鼓时,她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这!正是她苦苦追寻了许久都没能摸到的路子啊!


  她一直在抽丝剥茧地对付邪恶孢子,却始终欠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经验,以致屡战屡败,此刻她忽然便悟了,她缺的,便是自己被抽丝剥茧的经验!


  只有亲身经历过,她才能真正感同身受,抢夺先机,先一步封住黑色孢子的动作。


  宁青青痛得神魂直颤,也激动得魂魄冒烟。


  这,正是她需要的宝贵经验。


  真是瞌睡来枕头……


  千层痛楚条分缕析,降临在她的身上。


  有过这一路痛着拆孢子的经历,宁青青很快就对痛感麻木了,她极致专注地开始感受“被迫害的黑色孢子们的感受”。


  很快,她发现自己怀中的少年谢无妄在颤抖。


  宁青青:“……”痛都替你扛了,还抖什么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