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她的理想(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愁眉苦脸的浮屠子很快就将三枚极品妖丹送到了玉梨苑。


  进入庭院中, 只见暖黄的光晕下,宁青青小小的身影蜷成一团,缩在西厢的角落里面, 抱着膝盖在看书。


  浮屠子抬头看了看天。


  夜幕深沉,月黑风高。


  夫人的身影看起来多么孤独,多么可怜,多么凄婉, 多么伤心。


  大内总管忍不住又把云水淼拎出来, 在心头鞭了一回尸。


  他掂着胖手, 小心翼翼地踏入西厢。


  厚重的金册中, 宁青青抬起了一张生无可恋的小脸:“来得正是时候, 浮屠子你来瞧一瞧,这里, 为何瀛方洲这个地方历年无需朝贡?”


  浮屠子在心中狠狠拍了下大腿。


  来了来了, 这不是来了!可怜的夫人啊,听到云水淼追着道君去了瀛方洲, 不敢直接开口问,便这般侧敲旁击。


  这道侣做得,真是恁叫人心酸了。


  可是他能怎么办呢?他也想不出个辙啊。


  心中抹了一把老父亲的眼泪, 浮屠子忧郁地回道:“我也不知道啊……”


  宁青青:“……”不是吧不是吧, 身为大内总管,业务竟然这般不精么?!


  她觉得谢无妄回来考她学问的时候,她可以拉上浮屠子垫背。


  半晌,大内总管后知后觉回过了神:“哦,夫人您问朝贡的事儿啊。嗨呀, 瀛方洲那块岛域啊,鸟不拉屎鸡不生蛋, 灵力稀薄几近于无,那块地皮上的修士,能养活自个已经很不容易啦,自然无需他们上贡。”


  宁青青恍然点头:“那是为什么呢?”


  浮屠子:“……”鬼才知道为什么啊!


  他就知道,道君和夫人感情一出问题,受折磨的总是他。


  宁青青一本正经地疑惑道:“灵力来自五行。金、木、水、火、土,是组成大自然的基本元素,除了被魔息渗透污染的魔渊之外,任何地方必然俱备五行元素,五行相生……”


  浮屠子脑壳里嘤嘤作响,仿佛回到了被师父逼着死记硬背各种修真知识的少年时代――是真的苦哇!


  他头晕目眩地递上了妖丹,急急打岔:“喏,夫人,这是您要的东西。”


  “啊!”宁青青放下金册,从知识的海洋里面探出头,缓过气,伸手接过了妖丹,“多谢!”


  三枚沉甸甸的大妖丹,都是上等极品。


  甫一入手,她便敏锐地感知到了同类的气息。她把三枚妖丹挨个碰了一遍,无一例外,里面都蛰伏着孢子。


  这些妖丹被剥离妖兽躯体,存放了许久,丹核中的孢子已进入休眠状态。


  宁青青既紧张又兴奋,心脏‘怦怦’地乱跳起来。犀妖那一次还有可能是意外,但连续四枚妖丹都是这样的状况,让她可以大胆地得出一个结论――所有的妖兽,都被黑色孢子影响控制了!


  邪恶的黑孢子极其残酷嗜血,兴许正是在它的影响下,妖兽才会不顾万妖之王的意志,执意冲杀人类城池。


  假如……所有妖兽不再嗜血,而是忠实地臣服于万妖之王,而万妖之王,又和善良的生物们做了好朋友呢?


  宁青青的胸膛中涌起前所未有的激烈情愫,海啸般的激情冲撞着她的心口,久久才平复下来。


  慢吞吞地眨了下眼睛。


  此刻想那些,为时过早!


  她长长吐了一口气,定下了神,探出菌丝扎进妖丹表皮。


  底下果然密布着黑色菌丝。


  她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抬起头来,疑惑地看向浮屠子:“没人发现妖丹里面有些黑色异物吗?”


  虽然孢子和菌丝极其细微,肉眼不可视,但修士并非肉-体-凡-胎,多少总该感知到吧?


  浮屠子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心中暗想,夫人当真是神思不属了,净说些有的没的。


  他面上不显,笑眯眯地答道:“就是杂质啊,所有妖丹里面都有,炼药和炼器之前都要先经过煅烧淬炼,将其排除。夫人,需要属下替您处理一下妖丹中的杂质吗?”


  宁青青了然,道:“不必,多谢啦!”


  “那属下告退?”


  “嗯嗯。”


  宁青青盯住掌心的妖丹。


  看来,无人知道真菌的秘密。


  宿主已死,这些黑色孢子只能蛰伏在妖丹中动弹不得,对于修士来说,的确与杂质无异。


  她不再多言,菌丝袭入妖丹,立刻与盘踞在丹中的黑色孢子厮杀起来。


  剧痛袭入脑海,宁青青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她蹙紧了眉头,纤瘦的身体摇摇欲坠。


  走到庭院的浮屠子忍不住从窗外瞥了一眼,看清她可怜的模样,胖脸上的笑容立刻垮了下去,露出老父亲的愁容。


  看吧,他就知道夫人是在人前强颜欢笑。


  分明那么难过,偏生还要撑着。老撑着怎么行啊?道君本就是个不解风情的事业狂,夫人要是一直闷着委屈不说的话,永远也别指望道君自己良心发现,学会疼人。


  操碎了心的浮屠子连杂事都处理不下去了。


  他烦躁地在空旷的乾元殿中踱来踱去。


  诶?等等!


  夫人这般用学术探讨的语气问自己瀛方洲的事……


  浮屠子圆滚滚的身躯在殿中高高跃起,狠狠拍了下巴掌!


  *


  浮屠子再一次披着星光返回玉梨苑的时候,宁青青刚赢了三场惨烈的战役,吸收了三粒孢子中的力量,此刻正处于目光呆滞四大皆空的神游状态。


  “夫人!您是不是感觉到,瀛方洲无法聚集灵力这件事情的背后,隐藏着什么惊天大阴谋?”胖军师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


  他可真是太机智了。


  宁青青茫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啊。”


  “不如亲自前往瀛方洲调查一番?”浮屠子疯狂往宁青青脚下递台阶。


  宁青青压根没过脑,直接点头:“嗯,好,你说了算。”


  浮屠子悄悄摊了摊胖手――还能怎么办,自己讨来的锅,自己背着呗。


  “那属下这便准备一下出行事宜,顺便向道君报备。”


  宁青青像只乖巧的人偶,木木地坐在地上点头。


  半晌,她的眼睛后知后觉地亮了起来:“是要出远门吗?公事?”


  心如明镜的浮屠子重重点头:“可不是嘛!非常要紧的公事!绝对不是夫人思念道君。”


  宁青青幸福得弯起眼睛,双手捧心,长长叹息:“太好了――”


  这么正当的逃避读书的理由……浮屠子真是一个好人啊!


  看着她惨白的小脸上浮起由衷的笑容,老父亲浮屠子既感动又心酸。


  “可以多带些妖丹上路吗?”宁青青有些不好意思,“先记在谢无妄的账上。”


  “悖⌒∈拢》蛉税亚坤袋给我,我去装。”


  宁青青顿时垮下了脸。


  她的乾坤袋,已经被绒毛怪撕成了片片。


  最终,当爹又当娘的浮屠子贡献出一只乾坤袋,装了满满一袋子妖丹,用算盘载着宁青青上路了。


  路途太长,不宜瞬移,只能御器飞过去,得走将近一个月。


  这一路,宁青青都在专心致志地对付妖丹中的邪恶孢子。


  她操纵菌丝的的技巧早已炉火纯青,在适应了与黑色孢子的厮杀之后,她开始尝试着在不损伤妖丹的前提下,吞噬掉盘踞在丹核中的孢子。


  练习这个技巧非常耗费心神,既要按捺着元神中剧烈的痛楚,又要凝聚全部精神力来精准地操纵每一缕菌丝,将战场牢牢锁死在原地,无论厮杀多么惨烈,都不能挪动分毫。


  就像一边刮骨疗毒,一边引线穿针。


  宁青青把自己折腾得死去活来。


  一次次失败,屡败屡战,越战越勇。


  她的方向,一点一点变得明晰起来。


  “夫人您没必要这么拼命哇!”浮屠子看着她日渐憔悴的小脸,愁得眉毛都皱了起来,“太辛苦啦!虽然无伤去除杂质之后,完美的妖丹非常值钱,但咱道君也不怎么差钱啊,不需要您这样辛苦补贴家用。”


  他不知道菌菇的事,只知道宁青青在用精巧的手法排除妖丹中的杂质。


  宁青青慢吞吞地抬起了脸。


  高强度的劳累,让她的脸色白得像纸,脸颊也略微凹陷了些,但她的眼睛却比往日更加明亮许多。


  “浮屠子,”她的声音疲惫却坚定,“从前,我找不到自己的方向,想要努力也无从做起,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比旁人差,漫无目的地在原处停留,然后服输、认命。”


  浮屠子一愣一愣:“……啊。”


  “但是现在,我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她累得眼皮微微向下耷拉,但黑眼睛里却放着光,“它很难,但是我能看到它!这我第一次由衷地想要做到一件事情,为此付出一些辛苦,实在不算什么。我只嫌时间不够用。”


  如果她能够无伤地祛除妖丹中的邪恶孢子,下一步,便可以尝试替活着的妖兽解决体内的孢子……更长远的事情她不敢想,因为如今她还停留在第一步,未曾跨越。


  浮屠子愣愣点头:“哦,哦。”


  所以,夫人这是想要弃修从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