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她的钥匙(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妖丹的核心处, 竟有一粒孢子。


  宁青青浑身发冷,难以置信地将心神尽数集中在菌丝尖尖上。


  菌丝连通她的神念,五感皆俱。


  稍微回旋少许, 然后换了个方向,再度触向妖丹正中这粒肉眼不可见的细小黝黑的异物,柔软的菌丝尖就像触角一样,小心翼翼地靠近, 触一下, 回弹, 再触一下, 再回弹, 然后谨慎地把柔软的丝丝贴上去,轻轻拱了一遍。


  确认了, 它确实是一粒孢子!


  宁青青在它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带着浓浓的血腥和杀戮气息, 让她心神微凛,后背寒毛直竖。


  意念凝聚, 探向周遭。她敏锐地感知到,这粒血腥邪恶的孢子上,探出无数细不可察的黑色菌丝, 蜿蜒向四面八方――它通过妖丹, 控制着这头妖兽。


  此刻犀妖被烧成了焦黑的肉炭,延展在外的黑色菌丝也随之灰飞烟灭。


  它看起来已经死了。


  宁青青一阵头皮发麻,脑海中涌起的念头震撼且杂乱,一时理不出头绪。


  就在这时,看似死去多时的黑色孢子忽然动了!


  它蓦地缩回所有菌丝, 凝成一枚细长的黑针,扎进了宁青青的菌丝尖端!


  “滋――嘤――”


  恐怖的剧痛直袭脑海。


  菌丝连通神识, 犹如十指连心。


  宁青青整只蘑菇都痛精神了。她看见自己漂亮至极的青玉菌丝迅速被染上了黑色,深入接触之下,她意识到这粒孢子本不是黑的,之所以呈现出这样饱满的黝黑色泽,是因为它吸收了太多太多的杀戮血腥气息。


  它邪恶、暴虐、攻击性十足。


  它想要……吞噬她!


  宁青青可不是坐以待毙的蘑菇,既然确定了这个家伙是个坏东西,她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她很凶的!


  “呀――”识府中的蘑菇陡然展开了伞帽,呲成一把张牙舞爪的伞。


  孢子与孢子的战斗,那是纯然凭借本能的厮杀!


  这是蘑菇的荣耀。


  宁青青聚精会神,纠集了更多的菌丝,包抄、合围。


  战场一片混乱,黑红与玉青厮杀的疆场上,最漂亮的主菌丝慢吞吞地游移,高傲又阴险地掌控着战局,像一条矜慢的青蛇。


  被染上黑色的菌丝疼极了,但宁青青也没吃亏。


  她以多欺少,操纵无数小菌丝从后方偷袭这只邪恶的黑色孢子,咬断它的黑色菌丝,将它的力量化为己有。


  断掉的黑色小菌线迅速被宁青青同化,它们保留着原本的硬度,只有颜色变成了发白的玉青色,看起来不那么健康。


  宁青青聚集这些新收编的力量,用它们来做前线送死的炮灰,向着那只黑色孢子的本体推进。


  每一瞬间,都有成千上万缕菌丝尖尖被对方染黑。


  每一瞬间,后方的突袭小队也能把黑色孢子咬下一层皮皮。


  真是又痛又快乐。


  宁青青疼得双眼放光,两只明亮的黑眼睛里凶芒闪烁,微微向正中聚拢,身上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攀升。


  眨眼之间,她便从化神初阶跃至中阶!


  “这……这他妈有点子不对劲啊。”暴躁白衣剑修压低了声音,“这女子,怕不是在吃妖丹?”


  只有妖兽才会吃妖丹来晋阶啊!


  “是哦。”一位脸蛋圆圆的女剑修双目发直,“有点凶,还有点奶气,像只刚出壳的小奶怪。”


  “要不然想办法把她弄进万妖林里面以毒攻毒去?”另一名脸上全是痘印的男修士机智地抚着长须。


  浮屠子听得眼角乱跳。


  他凶狠地伸出一根圆胖胖的手指,指向这几个剑修:“咱家夫人是你们得罪不起的主儿!明白吗!动她一根寒毛,你们满门性命都不够赔的,哼,德性!”


  几个剑修声音压得更低。


  “这位炼虚修士,怕不是宫中太监出身?”


  “我看像。”


  “嘶――不会是道君身边的屠公公罢?”


  “肯定不是,屠公公丧尽天良【一堆骂人话】……而这个胖子虽然不像什么纯粹的好人,却也不像那种作恶多端之辈。”


  “而且,屠公公虽然不得好死,但人家好歹是个合道高阶的大能,这胖子只是炼虚,斗个犀妖都差点儿嗝屁着凉。”


  浮屠子:“……”为什么只要是个剑修,都会自信地把别人都当聋子?


  那一边,宁蘑菇和邪恶孢子的战斗已到达最激烈的关头。


  她剿灭了全部黑色菌丝,完成合围。


  这只黑色孢子并不会坐以待毙,在宁青青用菌丝织成一只茧子把它彻底围住的瞬间,它“刷”一下从本体上抽出无数尖刺,像一只刺球,瞬间扎穿周遭的青玉菌丝!


  排山倒海的刺痛扎入宁青青脑海。


  在她痛得发怔时,这只黑刺孢子向着她滚动过来,每滚一圈,都像裂帛一般,撕碎无数漂亮的青玉丝网。


  人类永远不会明白,同时断掉几千条胳膊腿,究竟是什么感受。


  来自元神的痛苦不会导致昏迷,没有逃避的余地。


  她可以选择壮士断腕,切断这些被绞住的菌丝,然后和浮屠子一起攻击这枚妖丹,将它连同黑色孢子一起炸成碎片。


  宁青青只转了半个念头,便凶狠地打住。


  那样的话,先前的罪不是白受了?吃没吃上,还断了胳膊腿,岂不是亏大发了!


  她咬紧了牙,倾尽全力,将主菌丝也化成了潮水般的细线,铺天盖地包抄上去。


  就像用华美柔顺的丝帛来对抗利剑!


  黑色孢子疯狂地撕裂宁青青的菌丝,虽然它没有意识存在,但却本能地表现出了猖狂得意的姿态,它迅猛地打滚,深深扎进丝帛丛中。


  疼痛绵延不绝,连成了一座山、一片海。


  “呀啊啊啊啊――”


  宁青青不退反进,心神全部扑向黑色刺球。


  “有本事你疼死我……”青玉丝团抽抽着,一顿一顿地道,“否则……你就死了。”


  尾音落下之时,刺球前滚之势忽然滞住。


  就像一把剑,虽然可以轻易贯穿丝帛,但是它们一层接一层覆上来,最终,盖过了剑尖,缠住了剑,令它动弹不得。


  整个刺球全部陷入了青丝网的包围。


  它疯狂摆动,青玉菌丝不住地迸断,这只黑色孢子也越陷越深。


  终于,再无逃脱的余地。


  方才它扎宁青青扎得欢腾,力量已尽数聚于这些突起的尖刺之上,孢子本体倒是成了个空壳。


  宁青青缠住那些动弹不得的黑刺,黑色孢子就像一只露出肚皮的刺猬,再无反抗余地。


  她一鼓作气,拎起伤痕累累的主菌丝狠狠往里一扎――噗刺!


  感觉就像……


  扎破了一只椰子球,清凉甘美的椰汁顿时涌了过来。


  邪恶孢子被破了要害,再无挣扎的余地。


  疲惫的宁青青大快朵颐,将它的力量一丝一丝化为己物。


  滋补极了。


  破碎的菌丝迅速修复,身体好像泡进了暖乎乎的蜜水中。


  一场殊死搏杀之后,心中既是满足,又有些莫名的空虚。她懒洋洋地眯缝着眼睛,很想找个什么东西来抱一抱。


  回头想想,还挺凶险。


  她和这只黑色孢子可谓势均力敌。对方力量更强一些,她以智取胜,胜得很险。


  多亏谢无妄上次替她烤过蘑菇,让她变硬了很多,否则今日恐怕没那么容易收场。


  想起谢无妄,脑海中不自觉地浮起了另一些回忆。


  他打仗回来,总是喜欢把她团成一团搂在胸前,慵懒地眯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拿下巴蹭她的发顶,懒懒散散地消磨光阴。


  没做更亲密的事情,感觉却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更加亲密。


  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无论她提出多么奇怪的要求,他都会不过脑地应下。


  事后忘个精光。


  早些年,她冲他生气,多半是因为他忘记了她交待的事情。


  不过那时候吵闹归吵闹,冷战归冷战,倒也不曾真正伤筋动骨。有时,冷战之后的谢无妄会比平日狂热得多,像只半失控的野兽,把她折腾得又爱又怕。


  那时,她是敢彻彻底底托付真心的。


  他和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决裂,是他收下炉鼎云水淼。


  那一日,恰好他与她成婚一百年,她精心准备了数月,亲手雕刻了一对小木人,他一只,她一只。


  结果,却被他伤了个体无完肤。


  之前倾注了多少甜蜜爱意,那一跤便摔得有多狠。纵然他后来哄好了她,但她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因为她意识到,他和她的关系,与她以为的不一样。她并不是他平等的妻。


  她开始患得患失,开始如履薄冰。


  在那之后的两百年里,她一点一点有了心防,直到最后,她将自己彻底藏了起来,再不出来。


  这些都是妄境中得来的记忆。


  想要找回完整的自己,就要找到那把钥匙,一把钥匙,能够连接妄境与真实……


  宁青青半眯着眼,迷迷糊糊地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大肆吸收自己拿命拼回来的胜利果实。


  朦胧之中,似乎听到浮屠子在耳旁问她些什么。


  她心情极好,懒洋洋地“嗯嗯”尽数应下。


  随便随便,什么都行,什么都可。


  不知过了多久,黑色孢子被她彻底吞噬,她修为平地拔高了好大一截,菌丝壮大了一倍不止,那些刺刺也被她转化成灰白色的玉质,保存了下来。


  收获颇丰。


  宁青青终于晃晃悠悠地回过神来。


  一睁眼,顿时后背涌上寒流,不自觉地打了好几个冷颤。


  她,竟被埋进了坟包里面!


  灰白的坟茔,处处透着阴寒,一块块石头死气沉沉,好像要把她的生机也夺去。鼻腔之间充斥着陈年石块的风化味道,昏暗至极的光线下,摆在周围的墓藏品影影绰绰,还有什么诡异的气息在流动……


  宁青青震惊得瞳仁颤动。


  “我又没死,干嘛要埋了我!”


  不愿就死的蘑菇当场就发飙了。


  她荡出菌丝,凝了只巨蘑菇,通身带着从邪恶孢子那里夺来的尖刺,“轰隆”一下重重击打在坟包上,打得它四分五裂。


  她的蘑菇,又变强了!


  灿烂的阳光兜头洒了下来,愤怒的宁青青甩着大蘑菇爬起来,怒视周围。


  周遭的景象与她想象之中不太一样。


  四面环着高高低低的灰色石墙,看制式应该是北地一处宗门,她站在一地碎石之中,不远处,浮屠子与几个剑修向她投来了见鬼一样的目光。


  “哎哟我的祖宗夫人……”浮屠子掂着胖手小跑上前,绿豆眼挤成了一堆,都快哭了,“您您这是干什么啊……这是人家勇武剑宗最好的疗伤灵地,您用完就给人顺手毁啦?我滴个乖乖哟……”


  宁青青:“……我以为被埋坟包里了。”


  “姑奶奶哎,来之前我不是问过你了嘛?你答应得好好的……问你要不要到他们宗门,问你要不要进疗伤灵地,您不都点头答应了嘛!”浮屠子垮了胖脸。


  宁青青:“……我没听见!”


  似乎是听到了,也嗯嗯地答应了,只不过他说了什么,完全左耳进右耳出,半个字没听进去。


  就像……


  当初忘了她不少“大事”的谢无妄。


  她心虚地望向那几个满脸震惊的剑修,发现这几个人都在盯着她的蘑菇愣神。


  浮屠子也缓缓将视线投向蘑菇。


  “嘶……这玩意,咋还长倒刺了!”浮屠子胖脸震撼。


  该不会,也是从道君那儿学的吧?


  真、真会玩!


  宁青青厚起脸皮,假装若无其事地收起闯祸的蘑菇,望向那处废墟。


  眸光忽然一顿。


  她看到了两样很不对劲的东西,一时之间,甚至分不清哪一样更加不对劲。


  一支金角。


  一个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