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言传声教(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那一瞬间, 宁青青把什么谢无妄,什么金屋,什么死线通通抛到了脑后。


  她慢吞吞地晃了晃蘑菇。


  犹豫片刻, 蘑菇头化成了一只五指长长的手,不动声色地轻轻抚了下凶兽耳后的短毛。这些白色毛毛其实不算太短,每一缕都有三寸来长,只不过相比凶兽庞大的体型就显得短而浓密。


  出乎她意料的是, 毛毛比想象中蓬松柔软得多, 又顺又滑丝丝分明, 直击蘑菇最原始的审美。


  宁青青:“!”


  在她用蘑菇手触碰它脑袋上的白毛时, 这只睡梦中的凶兽非常下意识地把双耳耷拉向后, 手一离开,尖耳朵便慢吞吞地弹回原位, 再一摸, 它们又摇着尖尖,乖顺服帖地趴到脑后。


  宁青青:“!!”


  “呜……俺的崽崽, 那么大那么可爱的崽崽……谁也救不了俺的崽崽!它又要死掉了!”


  大凶兽呜呜嘤嘤地说着梦话,耳朵尖一抖一抖,毛茸茸圆滚滚的身躯一耸一耸。


  “救救救!我救我救!”蘑菇毫无节操地点头, “告诉我怎么救?”


  凶兽头脑简单, 听到这么一个声音出现在神念里面也不疑心,它竖尖了耳尖,激动地回道:“北、北临州,俺有一只崽崽在北临州!俺让它不要去不要去,它就是不听俺地!快救救它呀!”


  蘑菇夸下海口:“好, 包在我身上!”


  凶兽:“嗷呜!俺爱你!”


  一个敢说,一个敢听。


  蘑菇整只都开始飘飘然:“你崽长什么样子?”


  她的脑海里浮起了一只小型的绒毛板鸭。


  嘶……想撸小毛毛。


  凶兽震声:“俺的崽, 每一只都是最靓的崽!这只崽崽有最漂亮的角角,会发金光的漂亮角角!”


  “明白了!”


  蘑菇狠狠点了下帽子。


  高等生物说明白,那就是真的明白。


  一只小型绒毛板鸭,还有漂亮的金角角,目标清晰,好认。


  她的脑海里浮起了一幕画面。


  一只小小的圆滚滚发着自己的小脾气,头一拧,执拗地跑到危险的地方,结果身陷囹圄。它仰着大脸盘子,眼泪汪汪地盼着父母去救它,可是它的家长却被关在了这里,再也不能去救它了。


  宁蘑菇被自己的脑补弄得满脸泪水。


  呜呜……真是太悲伤太可怜了!


  她一定会把小型绒毛怪带回来,偷偷养!


  踌躇满志的宁青青收回菌丝,搓着手在庭院里来回踱步。北临州,一听名字就知道很远,她不认路,飞翔功夫也不到家,而且,谢无妄绝不会放心她自己一只蘑菇出去乱跑。


  眼珠转了转,她狡黠地坏笑着,取出传音镜。


  “谢无妄。”她的声音一板一拍,无比认真,“关于北临州的部署,我有些看不明白。”


  谢无妄很快就回复了传音。


  他像是在海上,声音带着些海风的冷冽。


  “北临州周遭八百里内,只有一处薄弱封印,化神之上的妖兽不得出。是以,北临州一线要塞,多以防备低阶妖兽为主,基石……布防……”


  他的声音极平静,像是照着个本子在念似的。


  听完一段足有一炷香那么长的传音,宁青青不禁忧郁地耷拉下了眼角,她丝毫也不怀疑,谢无妄随便一开口,便能从旮旯角里面扒拉出无数生僻冷门的知识来考她。


  她太难了。


  “……明白了么?”终于,他问。


  悲伤的宁青青想起了自己的目的,非常虚伪地回道:“明白了,但是纸上学来终觉浅,要是能到实地亲眼看一看,想必更容易融会贯通。”


  半晌,传音镜中飘出谢无妄失笑的叹息:“是惦记着北临州特产牛肉干?二百年前吃过一次,竟让你记到今日么――让浮屠子给你买。”


  宁青青:“……”


  他倒是记得比她自己都清楚。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


  宁青青找来了浮屠子。


  “谢无妄让你带我到北临州逛逛,顺便替他带些牛肉干回来。”她毫无节操地歪曲了谢无妄的意思。


  浮屠子偷眼一瞥,见她一副激动期待的模样,不禁用胖手捂着嘴巴偷偷地笑了起来,心中再一次感慨,夫人对道君,是真爱了。


  “好嘞!”


  道君出海归来,闻吐了海腥味,正是适合用香辣小牛干来解腻哇!道君那么粗糙一个人,哪会想到这个?分明就是夫人体贴道君,又不好意思直说。


  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能想得这般周到。


  浮屠子摇头晃脑,自愧不如。


  他没忍住,趁宁青青更换出行衣裳的时候偷偷给谢无妄传了个音。


  “道君哪,夫人待您一腔深情,当真是感人肺腑!一提到您啊,她就笑成朵花儿!那笑容,就连属下也被感染得满心欢喜!”


  谢无妄难得很快就回复了传音,声线懒散,嗤道:“出息。这种小事,勿再扰我。”


  身为道君身边第一大奸佞,浮屠子准确品出了君上由衷的愉悦。


  北临州距离圣山足有一万三千里。


  浮屠子带着宁青青瞬移,行了一日一夜才抵达这片广袤的平原府地。


  这里离万妖林很近了,遥望北面,能够清晰地看见那片终年笼罩着乌云的地域。


  泥沼、毒瘴、焦林、火山、冰川……


  是一处不适合生物生存的死亡之地。


  浮屠子随口感慨了一句:“明明是灵兽,却自甘堕落成了妖兽,活该没好日子过!”


  万年之前,开启灵智的飞禽走兽与人类相处还算融洽,要么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在林中修行,要么接受人族的驯化,成为坐骑、灵宠。


  但兽类毕竟是兽类,最初只是偶尔出现伤人的事件,后来便像瘟疫感染一般,越来越多的灵兽开始嗜血嗜杀。


  妖化在一夜之间彻底爆发,几乎所有战兽灵宠齐齐反噬主人,一场灾变浩劫令整个仙门元气大伤,不知陨落了多少大能,才将妖兽驱逐封印到了万妖林。


  在那之后,人族与妖兽水火不容,见面就是你死我活。


  宁青青听得一愣一愣。


  原来,以前的人们,曾经和毛茸茸和睦相处过。


  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啊。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呢?”宁青青问。


  浮屠子耸了耸肩膀――他胖到没有脖子,所以这么一耸,就像乌龟把脑袋缩进壳里一样,整颗脑袋都没了。


  宁青青礼貌地忍住了笑。


  “天知道啊。”浮屠子叹息望天,“大概也只有天知道了。夫人我给你讲,这世间上到天文地理下到蛇虫鼠蚁,咱道君是无所不知……”


  长达半炷香的马屁之后,浮屠子总算说到了正题:“就连这么英明神武的道君,也放弃了追查当年的真相。毕竟谁也无法与妖兽沟通。”


  宁青青脸上露出了缥缈的笑容:“是嘛?”


  蘑菇忍不住想把菌丝翘出来,翘上天去。


  谁也无法和妖兽沟通?


  她就能嘿!


  她笑眯眯地望向前方的北临州。这一带非常适合畜牧,放眼望去,入目皆是碧绿连天的草场,草场上密密地分布着大群的牛羊,像云朵一样,在视野中飘来飘去。


  昨日临时抱佛脚,从谢无妄那里学了个冷门知识――这无穷无尽的牛羊还有另一个用处,那便是充作阻拦妖兽的肉盾。妖兽嗜血成性,定要杀死视野中的一切活物才肯罢休,所以就算前线城池破了,大批的牛羊还能暂时拖住它们的脚步。


  在它们大肆杀戮牛羊之时,收到消息的修士便会及时赶到,斩妖除魔,避免更多城池受害。


  死去的牛羊也不会浪费,可以制作成肉干……好像哪里有点不太对。


  宁青青抿了抿唇,和浮屠子一起降落在最近的城池外。


  这里是万妖林前线,城池与城池之间连接着灰色的巨石城墙,灰长城上设有封印,十分坚固。


  一人一菇进入简朴的石头陋城,惊奇地发现街道上一个人影都不见,那些搭成了坟包形状的石屋全都紧闭着门。


  正在大眼瞪小眼(宁青青大眼浮屠子小眼)时,半空传来清越的飒鸣,一队白衣剑修嗖嗖嗖地从城池上方掠过去。


  片刻之后,落在最后的那个剑修折返回来,悬在离地一尺的地方,剑在脚下微微摇晃,他皱着眉,很不耐烦地呵斥道:“瞎了吗,起了狼烟还在这里发你妈的呆呢!不知道妖兽来了吗!想死滚远些死去,别污染了肉材!”


  这一带只有一处封印缺口,化神以上的妖兽出不来,所以驻防的宗门多是些小门派,修士修为不高,自然不认识大内总管浮屠子。


  浮屠子吊高了一对绿豆眼。


  正要说话,却见这白衣剑修的视线飘到宁青青脸上,不动了。


  凶恶的表情来不及收起来,剑修凭空噎了个空气嗝,耳朵迅速泛起了红色。


  谁,谁他妈能告诉他,为什么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会降了个仙女下凡?


  宁青青正一脸认真地感慨:“就是要这样的态度,我们才能吃到放心的牛肉干啊!”


  浮屠子:“……”不是,夫人,你我是什么身份,居然被一个底层小修士吼了,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歪掉了啊?


  剑修红着脸僵着嗓,视线飘开不看宁青青,嘴里一板一眼地说:“不是说笑。五十里外的西城被一头化神级别的犀妖攻破了,很危险,这样,我先护送你们到安全的地方去。”


  浮屠子幽幽地叹了一口长气。


  胖手一捞,把宁青青捞回了法器大算盘上,催动灵力,嗖一下掠向西方。


  他生无可恋地对宁青青说:“我人在这儿,耳朵里听到了消息,就得负责这劳什子事,解决得不好还要问我责。你家道君这律法,恁不近人情!”


  刚才还是‘咱道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