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浮生旧梦(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睡得双颊泛红。


  半梦半醒之间,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元神被大火一点一点烤得光滑坚硬,就像……从一只泥蘑菇变成了瓷蘑菇。


  识府中的蘑菇元神依旧懒洋洋的,最后一缕热息散去时, 它变得更加通透漂亮。


  身上的刀伤麻麻痒痒,正在迅速愈合。她能清晰地感觉到骨头深处发生了奇异而健康的变化,新鲜的血液点滴渗入干涸的躯体,一阵一阵泛起了令她十分舒适的热潮。


  太舒服了。


  睡梦中的她慢悠悠地弯起了眼睛和嘴角, 露出甜蜜又满足的微笑。


  有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正在触碰她的脸颊, 她一笑, 它便不动了, 停在了她的小酒窝里面。


  宁青青迷糊地抬起手, 捉住了它。


  这个东西像一根细长的冷竹,笔直, 竹节分明。


  因为它是冰凉的, 所以宁青青压根没往谢无妄的身上想。


  她随手捉着它,没过脑子, 径直放到唇边,张口咬住。


  生存和繁衍是生物本能,生存的第一要务就是吃, 毋庸置疑。


  柔软的唇瓣下意识地轻轻翕动, 感受这根‘竹子’的冷玉质地,牙齿磨一下、蹭一下、咬一下。


  谢无妄:“……”


  瞳仁微缩,清晰而奇怪的触感顺着手指丝丝传来。


  他忽然知道了什么叫做十指连心。


  “对我使美人计,有用?”他轻轻一哂,无情地抽手, 想要把手指收回。


  ……她咬得紧,没能抽得动。


  他微微用力, 见她皱起了眉,轻呜了一声,旋即,小而软的舌尖无意识地轻轻舐了舐他的指腹。


  谢无妄:“……”


  手指再没动一下。


  半晌,心中轻轻嗤了声。


  罢,由她咬去。


  左右伤不到他,亦影响不了他分毫。


  他闭上了狭长的双眼,面无表情地调息疗伤。


  心神沉入黑暗。


  *


  宁青青醒来时,整只蘑菇神清气爽。


  她无意识地动了动牙齿,发现自己口中叼了一个凉凉硬硬的东西。


  怔忡地取出来一看,竟是一根修长漂亮的手指,细小的牙印横在指腹上,异常醒目,令她眼角一抖。


  她心虚地抬眸望去,看见谢无妄躺在她的身边,双眸紧闭,漂亮的长眉向眉心蹙拢,脸色白得近乎透明,唇色也极淡,向下抿着,显出些冷厉孤绝。


  整个人气息全无,线条结实的胸膛没有丝毫起伏。


  宁青青的视线缓缓收回,看了看那只被自己啃了很久的男人的手。


  他的手很大很沉,像一块冷硬的白玉。


  凉的?


  谢无妄怎么凉了?


  宁青青的心也凉了半截。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探他鼻息。


  气若游丝,几近断绝。


  蘑菇有一点点慌。


  虽然他和她之间有一些糟糕的过往,但谢无妄曾一次次舍身保护她,她都记在心里。


  她知道他很好,他的身上背负着非常沉重的责任,他庇护着这个世间许许多多的生灵。若是没有他镇着八方,那些又脏又腥臭的魔物必定会攻占更加广阔的地域。在它们占领的地方,就连蘑菇都无法生存。


  她盯着谢无妄惨白的脸,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里迸发出坚定的光芒。


  她要救他!


  她记得自己有一次差点死去,后来是种在土里面救回来的。


  蘑菇就该在土里。


  宁青青点点头,心中有了章程。


  她要挖个坑,种了谢无妄这只大蘑菇!


  她竖起手指,一缕剔透柔韧的菌丝从指尖荡出。


  它变了模样。从前像淡色的青玉,此刻更加凝润通透,晶莹美丽至极,像是翡翠成汁,灵动地凝在一起。


  宁青青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它分出无数细小的青玉线条,涌向床榻上的谢无妄。


  就像通透浅淡的翡翠结成的浪花。


  美丽至极的浪花托起了谢无妄的身躯,他微蹙着眉,陷入深层昏迷的身躯本能地绷紧。


  唇线抿得更加冷厉。


  挣了下,没醒。


  他还是很重,道君之躯果然非同寻常,已脱离了某些世间规则。


  宁青青艰难地拽着这一片碧玉浪花,把谢无妄运向庭院。


  “噌――噌――噌。”


  挪得吃力极了。


  到了桂花树下,她吁一口气,凝出蘑菇铲,比照着谢无妄的身材开始挖坑。


  他这般躺着,更显得身量极高,精瘦,结实。


  她时不时瞥他一眼,不知不觉忧郁地垂下了眼角。


  这么好看的谢无妄,可千万不要烂在土里啊。


  *


  谢无妄这一生,只做过半个梦。


  自他有意识之日起,他就知道睡觉不能睡死,因为一旦真正闭紧了眼睛,极有可能再无睁开的机会。


  要睁着一只眼睡。


  他为人谨慎,步步为营,心性沉稳又狠辣,自幼便展现出过人的心机手段。


  但在少年时,他还是犯了一个错,并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一个憨愚老人的悲痛眼泪让他卸下心防,他站在原地,任老人拥住他。


  老人干枯的手掌颤抖着轻拍他的脊背,似是把谢无妄当成了他那个惨死眼前的孙儿――老人是为了护住少主谢无妄,才狠心舍弃了最后一丝骨血。


  谢无妄皱着眉头闭上眼,不耐烦,却没吱声,任老人搂着他。


  有那么一瞬,他似是回到了未出生之前,周遭坚固,安心,温暖,叫人放松和流连。


  他不再防备,收起了暴虐的极炎,生怕伤到熟悉的老人。


  就在他将额头抵在老人瘦弱的肩骨上,眼前渐渐浮起赤红滚烫的热浪、心神坠入短暂安稳的梦乡之时,一阵剧痛唤醒了他。


  梦,只做到一半。


  道骨,也被抽出了一半。


  倘若他再迟醒片刻,老人便会彻底得手。就是这个人,将他一手带大,像爹娘,像恩师,为他牺牲了一切,只余孑然一身。


  世代相传的忠仆、守护者,亦会背叛。这世间,还有何人可信?


  他夺回道骨,重创了老人。他单膝摔跪在地,无力赶尽杀绝,赤红着眼,眼睁睁看着那道佝偻的身影逃脱。


  从此,谢无妄再没有犯过错,直到踏着鲜血登凌绝顶。


  他的脸上总是带着浅淡的笑,心却永远是凉的。


  老人给他上了最后一课,助他彻底变成一个无心无情,眼中只有大道的君王。


  那个人,像一滴水融入大海,他再没有寻到任何消息。


  直到……虞浩天带回的羊皮地图。


  孟。那一族。


  ‘孟、憨。’


  心底的阴暗狠戾短暂翻涌了一瞬,然后沉沉寂静。


  意志凝聚。


  封闭心识疗伤太久,他,该醒了。


  正待回神,窥破的那一幕天机再度浮现眼前。


  失去道骨的空虚疼痛难以言说,耳畔响彻着自己粗重的喘声,双目覆着血色,摇晃的视野中,女子的容颜模糊绝美,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神色不明。


  最可怕的,却是心脏位置传来的剧烈痛楚。


  那般痛楚他从未领教过,用钝刀将心脏绞碎,怕是也不及万一。


  彼时他只知道夺他道骨的女子生得像西阴神女,如今再望见这个模糊的轮廓,他的心中已无比清明笃定。


  是她。


  ‘到那一日,我必杀你。’


  只是,时至今日他仍然不懂,那样的痛意究竟从何而来?


  痛到连他这样的人,都能说出‘让我痛’这三个字。


  究竟是为何。


  谢无妄缓缓睁开眼睛,心底一片冰冷。


  他永远不会再犯相同的错。


  “簌、簌、簌……”


  细细碎碎,有什么东西正在淹没吞噬他。


  他微一怔。


  脑海中第一个念头便是不可能。


  他知道自己需要多少时间来疗伤。进入玉梨苑之时,他已随手设下了与元神相通的结界,若有外敌进犯,便会将他从沉睡中唤醒。


  他的身边只有她。为防万一,他特意耗费大量元血替她融合涅骨,她本该醒得比他迟上许多才对――他承认自己心中有她,也清楚地知道自己伤了她、对不住她、要哄回她补偿她,但是他行事的原则,仍然只会从自身利益出发。


  在任何情况下,他仍会防备任何人。因为他是谢无妄,无懈可击的谢无妄。


  眼前的画面缓缓凝聚。


  他看到了她。


  他的瞳仁微微收缩,一时仿佛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宁青青,她居高临下地站在他的身边,正在用一蓬蓬泥土活埋他。


  两道身影彻底重叠。朦胧的视野中,夺他道骨的宁青青与眼前的宁青青彻底合二为一。


  谢无妄的动作快过了脑子。


  两段迷梦带来的阴冷杀意纠缠着他的胸腔,呼吸间一片冰冷,满心俱是最凌厉的杀机。


  他的动作极快,却又温柔到了极致,掠起,抓她,压下。


  宁青青正在慢慢地填土,她小心翼翼地把土层像丝丝细雨一般铺洒到他的身上,正在专注做事时,手腕忽然被他攥紧,然后便是一阵难以抗拒的天旋地转。


  她茫然地张了张口,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摁到了土坑里面,他握着她的手腕,身躯沉沉压着她。


  她的脊背硌在坑底,后脑勺也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


  他的手指不再冰冷,一点点收紧时,像是烧红的铁钳钳住了她。


  她愕然望向他的眼睛。


  “谢无妄?”


  漠然的黑眸中没有任何情绪,只有无尽的杀欲,浓郁得凝成了实质,像墨泪一般,纠结在他的眼底。


  这样的谢无妄,比往日更加好看,却像个可怕的深渊,有种危险的美感。


  他的呼吸极沉极缓。


  “你在做什么?”他温柔平静地问。


  另一只手像静默涨潮一般,悄无声息地环上来,触了触她的脸颊,然后缓缓滑向她纤细的颈,扼住。


  虽未用力,但那明晃晃的恶意却是让她像呛了水一样难受。


  “把你种回土里啊。”宁青青皱起眉头,微抿着唇,又硬又平地说,“很累的,还断了两条小菌丝!”


  他弄得她很不舒服。


  蘑菇是很单纯很直接的生物,绝不会给那些抢她食物或是伤她肢体的敌人好脸色。


  更何况他还恩将仇报。


  她生气了。


  他的眼神恍惚了一下,不自觉地偏了偏俊美的脸:“什么?”


  手上卸去了力道。不是。这不是那个“天命”。


  他目光一顿,望向左右。


  从地下新翻上来的泥土带着一股特殊的气味,说不上是不是香。头顶桂树轻轻摇晃,细白的桂花瓣飘落在身上。


  这是庭院正中。


  他想起来了。


  当初她抵死不入魔道,濒死之时,她就是这样把她自己埋在了桂树下面。


  她以为他是蘑菇,看他伤重,便……种他。


  她以为把他种在地里,他就会好起来。


  谢无妄失神片刻,单手捂了捂脸,心头也不知是喜是愁。


  他又一次,让她受了委屈。


  他搂住她,带着她倒掠起来,一双璧人,玉立在桂花树下。


  他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将她的乱发顺到了耳后,另一只带着薄茧的手,温柔地抚触着被他捏痛的纤细手腕。


  “阿青,方才我不甚清醒,不是故意伤你――痛吗?”他压低了嗓音,最是温柔动人。


  她面无表情地抽手走开。


  看着这道骄傲的、很有脾气的小背影,谢无妄下意识追出两步,然后缓缓停在原地。


  他又想起了一些旧事。


  他对日常琐事向来不上心,有时只顾着拥她上榻,她嘀嘀咕咕在他耳旁念叨的那些琐碎事情他只是随口一应,随着灼热情愫离体,也就抛去了脑后。


  事后她发现他忘了她的“要事”,便与他生气。她不擅长吵嘴,鼓着脸蛋生着闷气,冷战,留给他这么一个决绝的小背影。


  敢与他闹脾气的,这世上也就她这一个。


  很新奇,很有趣,他有耐心哄她,诱骗她,把她骗到床榻上,让她只能细细碎碎地吐出最好听的气吟,再生不起气来。


  直到有一次……


  她正与他生着闷气,他忽然接到了南域的军情。


  事发突然,战事又紧,他走得急,一个字也未与她说。


  那一仗打得凶险,等到他下了战场,惊觉已晾了她数日,其实是有那么些心虚的。


  心下思忖着该如何哄她,没想出个好章程,便又躲了她几日。


  吓着了她。


  她傻乎乎地反思了她自己,也不知小脑袋里都琢磨了些什么,在他准备放低身段哄她的那一日,她竟是壮着胆子穿上了略微有些出格的云雾纱,娇娇软软垂着头,勾住他的手指,惹得他眸底暗焰翻涌。


  在那之后,他便尝到了甜头。她再发脾气与他吵闹时,他便拂袖一走了之。


  等她用柔情蜜意来哄他。


  反正他有太多事情要忙,他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


  久而久之,便习惯了。


  其实在这段关系中,恃宠而骄的,从来也不是她,而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