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耽误繁衍(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身无……长物?”她歪着脑袋。


  四目相对。


  谢无妄读懂了宁青青眸中真情实感的疑惑。


  再一瞬, 智多近妖的他明白了她在疑惑些什么。


  谢无妄:“……”这下是真的想吐血了。


  周遭震动平息。


  最贴心的大棉袄浮屠子圆溜溜地滚了过来,嘶吼得比死了亲爹都要凄厉:“道君――属下护驾来迟嗷――”


  宁青青:“……”谢无妄要是再虚弱一些,保不齐能被他这一嗓子震断气。


  谢无妄转身, 神色淡漠,连惯用的假笑都没有挂上:“虞浩天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给我查。”


  “是!”


  眸光一转,见虞玉颜委顿在一旁, 连妆都没有补。


  方才她冲得太疾, 当胸挨了最狠的自爆冲击波, 此刻仍未缓过来。


  “这个刺客不是兄长对吧?是假的对吧?”虞玉颜双目茫然, 喃喃地, 不知在问谁。


  旁人默默从她身旁绕开。


  圣山自有防御巨阵,若是旁人冒充的话, 早早便会触动阵法。能够这般直直冲到山巅, 只意味着一件事――此人,确实是虞浩天无误。


  谢无妄淡漠地扫过一眼。


  广场破碎, 心腹叛变,全然无法在他的眼睛里掀起半点波澜。


  他缓缓转身,将宁青青拦腰抱了起来, 一步一步继续走向后山。


  踏过废墟, 顺着殿前黑玉阶,踏上那座黑暗巨兽般的大殿。


  有怀中之人,他的身影丝毫也不显得孤独。


  睥睨天下的道君,缓步踏进代表着无上权势的御殿。


  大殿中空无一人,谢无妄步履沉稳, 旷阔的殿顶隐隐带着些回声。


  重而肃穆。


  这座殿堂放大了一些细微的声音,他沉沉的喘-息声也分明了许多。


  再不说话, 便要让她察觉到他的伤重虚弱了。


  “阿青,”他垂眸看她,正色问道,“你怎知虞浩天有问题。”


  宁青青见他神色认真地向她请教,不禁微微弯起了眼睛,露出一点“孺子可教”的赞赏神情。


  她缓缓转动着眼珠,思忖了一会儿。


  “寄如雪那个用来易容的面具,已经算得上神异了吧。”她慢吞吞地卖着关子,从别处说起。


  “是。”


  她摇晃着脑袋:“但也只是改变了相貌而已,寄如雪那副身材还是很糟糕,声音不好听,身上的味道也很大,用了一堆香粉都盖不住汗味。”


  谢无妄:“……”她的思绪,可真是过分跳跃。


  “黄小泉已经算是个非常不挑食的人啦,”说起这个,宁青青立刻来了兴致,“你知道吗?我有一次掀了他的被窝,看到他没穿衣裳,搂着个小丫鬟要做坏事,那个小丫鬟长得十分……随便。倘若只是相貌不好那也就罢了,还满脸都是心机算计,眼神飘浮不正,像一只偷油吃的老鼠,一看就知道想要赖着黄小狗,骗取好处。”


  见她越说越远,谢无妄并无半丝不耐,唇角倒是添了几分懒洋洋的、纵容的笑意。


  她身上也有伤,说话的声音细声细气,在这空阔的殿堂中显得特别软糯空灵。


  他就想听她说话。


  “嗯。”他低沉地随口应道。


  她转了转眼珠:“就连这么不挑食的黄小泉,也很嫌弃寄如雪。可见,易容之术,破绽颇多。”


  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谢无妄眉心微动,因为伤重,他的思绪略有些迟缓,险些就被她带歪,真去琢磨黄小泉和那个通房丫头的事情。


  若是叫旁人知晓道君居然也会想这种事情,恐怕带来的震撼不亚于这座圣山塌了。


  他闭了闭眼睛,将这些‘很不谢无妄’的念头逐出脑海。


  宁青青扬起了笃定的笑脸,非常马后炮地说道:“所以,差劲的易容术又怎么可能骗得过朝夕相处、血脉相连的亲人嘛?虞玉颜又不像是个傻子!早在掉进魔尸城的那一日,我就知道袭击我们的人就是虞浩天本人,我早就知道啦!”


  “此人平素全无异常。”谢无妄沉声道,“今日去查,恐怕也是无果。”


  宁青青点头:“平时没有异常的人,不仅是他一个。”


  其实在进入沧澜界之前,宁青青心中也没有什么头绪。


  直到她让龙曜制造妄境帮助黄小泉清醒时,陡然看到了黄小泉记忆中的那一幕――煌云宗宗主黄威前一刻还是一个十分正常的人,但在听到音朝凤这个名字时,忽然就被心魔控制,手刃了妻儿。


  一切就发生在瞬息之间,全无征兆。


  那时宁青青的脑海中便隐约便有了些灵光,将这两件事情想到了一处,只不过当时忙于对付寄如雪,未及细思。


  方才看到虞浩天急驰而来,直觉便在她的脑海里敲响了警钟。


  于是她果断准备好了自己的大蘑菇,以防不测。


  果然叫她防对了。此刻,心中的五分笃定已上升到了八、九分。


  她聚精会神地思索时,两只乌黑的眼珠不自觉地微微凝向正中,看起来极为专注,有一点呆,滑稽又可爱,就像……她用魔皇指骨钻透须弥芥子的时候一样。


  她严肃地分析道:“我怀疑中了子母魔蛊的人有两种形态。倘若被魔毒攻心,便会像黄威那般,魔纹聚于心脏,外表、行事与平常无异,只在必要的时候被蛊毒控制。倘若抵死不愿入魔,那么魔纹便只能外现,就像我与大师兄席君儒。”


  她接着说道:“我在黄小泉的记忆中看到,黄威前一刻还忧心忡忡地与夫人谈论黄小云的事情,后一刻从黄小泉口中听到音朝凤的名字,立刻入魔手刃妻儿,显然是要为音朝凤保守秘密。”


  谢无妄面上表情不显,只有眸色逐渐转深:“你怀疑虞浩天也被子母魔蛊控制。”


  “他自爆元神,心脏没了。没有证据,只能是怀疑。”宁青青认真地道。


  谢无妄极缓地点着头,没有再往下说。


  虞浩天这一爆,线索已断,在找到新的证据之前,多思无益。


  “阿青很厉害。”他笑着望向她的眼睛,神色真挚,“日后要多多指教才是。”


  宁青青不禁有一点飘飘然,她慢吞吞地把视线转到另一边,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小事。”


  谢无妄敛好唇畔的笑意。


  修长指节轻轻弯曲,他习惯地、愉悦地用手指敲了敲她的身体。


  宁青青微微睁大了眼睛。落指之处,一圈圈熟悉的涟漪在她身上荡开,是身体本能的记忆――他拥着她、哄着她入睡时,时常这样轻轻地触碰她。


  她呼吸微顿,心神落向肌肤表面,顺着那些逐渐消失的细小涟漪,她真切地感觉到了他的怀抱和温度。


  他的手很大,受了重伤的身体仍然坚硬结实,很有安全感。


  身体本能地依赖、亲近他,想要拥着他安心地入睡。


  困意袭来,她垂下眼角,有一点颓丧。她知道,遗忘了那些痛苦的自己,不能替曾经的自己作出任何决定,无论原谅,还是不原谅。


  蘑菇不喜欢迟疑不决,绝不会故意吊着别人的胃口,耽误别人的繁衍机会。


  她得尽快找到那把钥匙,打开那扇封印了情感的门,把那些妄境中的记忆彻底融入脑海,找回完整的自己。


  那把钥匙,是什么呢?聪明的蘑菇一时也找不到头绪。


  它一定很鲜明,很有意义。


  是痛苦的开端?是哪一次心灰意冷?或是特别甜蜜的往事?


  一个真真切切存在的证据,能够连接妄境与真实,打开通往那段记忆的通道。


  它会是什么呢?直觉告诉宁青青,一定存在这样一把钥匙。


  她想来想去,想得脑仁生疼也没个结果,忍不住垂下了眼角和嘴角,整只蘑菇变得垂头丧气。


  谢无妄一步一步继续前行。


  乾元殿占地极广,他足足走了小半刻钟,终于从殿后穿出,来到了白玉山道。


  山顶风很大,他揽着她,将她的脑袋护在身前。


  宁青青看着这条山道,脑海中隐约有灵光游来游去,但仔细捕捉,它们却像是镜中花、水中月,散成了一片细碎的银色波光。


  她烦得蹙起了眉心。


  谢无妄的余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


  他想要抚平她眉间的小小‘川’字,却又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惊搅了她的宁静,打破了这份虚假的、镜花水月的美好。


  她皱着眉,他的心脏便微微地悬起。


  这条白玉山道上,有不太好的记忆。


  那日夜黑风冷,她受了伤,孤零零等地在这条山道上,倚着栏,蹲坐在那里。她把自己缩成了最小一团,好像这样做,受到的伤害也能小上一些。那么小的身影,孤独无依。


  谢无妄的视野已隐隐有些模糊,山风灌进了衣袍,又冷又疼。她留给他的记忆都是温暖美好的,他又给了她什么?除了床笫之外,入目所及,竟处处是冷冰冰的伤害。


  她此刻,定是想起了那些伤害罢?


  那日,他对她说了什么?


  ――“风这么大,为什么不回院子里等我,是想让我心疼?”


  他覆在她的耳畔,凉凉地哂笑。


  那时他笃定自己不会心疼。


  是,是不心疼,只不过此刻每踏出一步,都像是沉沉踩在受伤的心脏上面罢了。


  他扯了扯唇,继续往前走。


  至少……她此刻很乖地躺在他的怀里,全无半点要离开的迹象。


  会好的。


  他会把她找回来。


  一切都会好的。


  他沉沉一喘,抬起时不时发黑的视线,望向玉梨苑那一片暖融。


  带她回家,回到她最喜欢的大木台。


  一切,都还来得及。


  “阿青,到家了。”


  她把视线收回来,缓缓落到了他的脸上。


  她微抿着唇,神色认真,像一只郑重其事的小鸟儿。


  “嗯!大木台!”她的眼睛里迸出期待的光芒。


  说不定,钥匙就是这么一个大家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