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以身相许(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终于, 谢无妄踏上最后一级石阶。


  广场左右,侍立着天圣宫十七殿的殿主、副殿主,以及左右前使和各大统领。


  谢无妄目不斜视, 径直走向乾元殿。


  虽然怀中抱着个人,但他看起来仍旧与往日一般无二,唇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气质平静温和, 像不动的深海。


  没有半点违和。


  人群静默, 宁青青扫过一眼, 发现这些屹立在世间权势巅峰的重臣们脸上并无任何异色――哪怕道君带着遍身伤痕, 抱着一个女子慢吞吞地登上万丈黑阶, 也无人胆敢置喙。


  谢无妄是绝对权威,无论他做什么, 旁人只会无条件地俯首盲从。


  宁青青微有怔忡。


  这一路行来, 她更加深刻地领略了天圣宫的森严肃穆。


  所有的秩序和权势,都凝聚于谢无妄一己之身。


  就算他伤重至此, 旁人在他面前,也要屏住呼吸,不敢擅越半步。


  她默默移开视线, 望向人群。


  众人之中, 浮屠子胖得最是突出。


  视线一转,看见一身暗红华服的虞玉颜站在左侧方,她的身旁空了一个位置,看上去有些孤独。


  旁人静默俯首,浮屠子与虞玉颜的脸上倒是露出了喜色。


  他们与宁青青有着过命的交情, 见到谢无妄抱着她一步步走近,这二人的眼睛里不约而同地浮起些老怀大慰的光芒, 就像娘家人看着嫁入皇家的闺女一样,想打招呼,又有些忌惮势大的女婿。


  谢无妄脚步一顿,缓缓旋身。


  他已登上圣山之巅,这般往下望去,阶层分明的重峦殿宇在眼底铺开,万丈石阶便是无法逾越的权势巅峰,视野所及和不及之处,皆是他谢无妄掌中的江山。


  一道暗红色的身影正顺着阶梯疾速掠来,远远望去,像一粒小小的芝麻。


  此人来得急,身后拖出了间歇的音爆。


  即便来势匆匆,他仍是不敢瞬移或御空,而是飞一般地掠上层层石阶。


  像是被一只权力巨掌摁压在这道必经之路上。


  谢无妄放下了宁青青,他一手揽着她的肩,小心地托她的肘弯,帮助她站稳,然后微眯起幽黑的长眸,望向阶下之人。


  宁青青晕乎乎地站定。她服了许多调元丹,又沉沉睡了一觉,身上的伤倒已经不大能感觉到痛了,右边锁骨下的刀伤隐有一点麻胀,丝毫不妨碍她独立行走。


  倒是谢无妄,他伤势比她重得多,却在小心翼翼地照顾她。善良的宁青青不禁微微有一点脸红,感觉就像在劫贫济富似的。


  石阶下疾速掠来的身影渐渐近了。


  看着轮廓,似有几分熟悉。高大魁梧,像一座铁塔。


  再近些,宁青青认出了这个人。


  虞浩天。


  刑殿殿主虞浩天。虞玉颜的兄长,第一个尝到蚯蚓波动滋味的男人。


  叛乱发生时,曾有一个“虞浩天”偷袭了护送宁青青回宫的浮屠子和虞玉颜,把二人一菇困在魔尸城中,引谢无妄来踏陷阱。


  那个“虞浩天”,不但外形与他本人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身上的气息也没有不同――就连与他朝夕相处的亲妹妹虞玉颜也没能分辨出那是个假货。


  这件事情迄今未有结果。


  脑海中的念头一晃而过,宁青青微微蹙起了眉头,聚精会神的凝视着这道越来越近的身影。


  很快,虞浩天来到了近前。


  他像是刚刚离开战场,身上带着浓浓的血腥气息,神色倒是与往日一般,刻板严肃,一丝不苟。


  “禀道君!”虞浩天抱了抱蒲扇大的拳头,垂首道,“属下击杀叛逆鸠罗志时,意外得了一个隐秘消息,不敢耽搁,急急赶回!”


  鸠罗志便是楼兰城的城主,此次西域十三个宗门世家叛乱,此人是明面上的贼首。


  “说。”谢无妄扬了扬袖。


  虞浩天身材魁梧,动静之间仿佛带着飓风。


  他“刷”一声从怀中取出一张羊皮纸,看起来像地图,一眼掠过去,便能清晰地看出一个标示分明的地点。


  虞浩天垂眸踏上,呈递羊皮纸之时,不动声色防着左右,压低了声音:“是……那一族的消息,有一个余孽尚在世间,这便是他的藏身之处……”


  谢无妄的身躯微微向前一倾。


  似是被这个没头没尾的消息牵住了心神。


  眸光微动,他的视线落到了虞浩天双手呈来的羊皮纸上,广袖划过,他探手去接。


  就在谢无妄的指尖堪堪触上那张羊皮地图时,虞浩天陡然扬起脸来,置于羊皮纸下方的右手握着一根极致凝实的土刺,手腕一翻,直袭谢无妄!


  这枚凶器穿过虚空,仿佛牵引了整座山峰的土系灵力,脚下大地隐隐震颤,划过之处,空气诡异地扭曲,不堪重负一般。


  虞浩天的修为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一击,他祭出了本命元土,以破釜沉舟之势,绝杀毫不设防的谢无妄。


  谢无妄瞳仁微缩。


  周遭侍立的大修士们察觉不对,下意识有所动作,然而众人距离道君太远,根本救驾不及。


  就在所有人倒抽凉气,来不及作出动作之时,忽见默默站在谢无妄身旁的宁青青猛地扬起了早有准备的右手。


  只见一只将近一人高的大蘑菇轰然现身,遒劲有力的菌杆猛然抽向虞浩天,合拢的菌帽如同一只硕大铁拳,没去管他手中的土刺,而是直直砸向他毫不设防的身躯。


  “嘭!”


  大蘑菇击中虞浩天,并未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只是短暂地止住了他的俯冲之势,让他恍惚一怔。


  虞浩天手中的土刺仍然势不可挡地袭向谢无妄心脏。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只见这只造型一言难尽的巨型蘑菇“砰”一声撑开了巨大的伞帽。


  分别位于菌帽侧面的虞浩天、谢无妄和宁青青,齐齐被这陡然撑开的巨伞弹向后方。


  虞浩天不退反进,用蛮力撕开菌伞,元力土刺继续前袭。


  然而谢无妄却已借着反弹之力,轻飘飘地掠了开去,避过绝杀一击。


  风中只留下他的轻笑。


  侍立左右的仙君一掠而上,直袭这个胆大包天的逆贼,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谢无妄单手抓着那张羊皮纸,缓缓收起了掌心流淌的焰。


  身形一晃,他消失在原地,瞬移至宁青青身旁,长臂一揽,将她拥进了怀中。


  她的脸色比方才更白了三分。


  她的身躯着实是娇弱,扔个蘑菇的动作也嫌太大,又一次撕裂了右边锁骨下的伤口,鲜血缓缓渗出,像一朵血梅,点滴绽放。


  菌丝凝成的蘑菇被虞浩天撕裂了大半,她的耳畔嘤嘤地响彻着嗡鸣,脑袋像是被细细的刀子刮来刮去。


  她没逞强,老老实实地把身体一缩,整个窝进了谢无妄的怀里,软绵绵地用额头抵着他的胸膛,攥住他身侧衣裳。


  谢无妄唇角笑容更盛,抬眸,望向战局。


  虞浩天已陷入重重包围。


  “狂贼,还敢再扮我兄长?!”虞玉颜后知后觉发出一声娇斥,窈窕身躯一掠而上。


  身陷重围的虞浩天忽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他扬起两条铁臂,挡住另外两个殿主兜头呼来的兵刃,骨骼破碎声响起时,他咧开了厚唇,闭上眼睛。


  “不好!他要自爆!”有人高声呼喊。


  话音未落,只见两件法器自身后捅进了虞浩天的身躯,破损之处并未流血,而是陡然爆发出刺目的土色光芒!


  合道大圆满的修士自爆,威势自不必说。


  宁青青反应奇快,再一次扬起右手,准备撑开菌伞抵御。


  手指忽然被人握进掌心。


  他拥着她,旋了个身。


  高大挺拔的身躯将她罩得严严实实,他微微躬身,逆光的轮廓俊朗无双。


  “轰――”


  冲击波轰在了他的背上。


  他一晃也没晃,像一块坚不可摧的礁石,替她阻住了滔天巨浪。


  他抬手捂住了她的耳朵。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的身心彻底寂静下来。


  合道大能自爆的光芒太刺眼,模糊的视野中,隐隐看到一股血泉自他口中涌出。


  他偏了偏头,用肩膀擦去,动作快得带上了几分凌厉。


  唇上犹有残血,舌尖掠过下唇,将那几分凄艳吞入腹中,又狠又利落。


  身后轰隆声不绝于耳,继冲击波之后,震碎的广场巨石乱飞,恐怖的飓风横扫而过,大大小小的碎石荡向四周,撞击在他的后背上,就像是无数浪花拍打着屹立不倒的礁石。


  脚下的广场寸寸破碎。


  他护着她立在废墟之中,笑得云淡风轻。


  烈风平息之后,他松开手,若无其事地道:“小伤,不必心疼。”


  不等她开口否认,一根修长如竹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尖。


  “阿青又救我一命,”他很不要脸地说,“怎么办,我身无长物,唯有以身相许。”


  他唇角的笑容缓缓化开,懒散不羁的模样,颇有些风华绝代。


  他灼灼看着她。


  这段时日的经历,让许多深埋在记忆深处的画面点滴浮现出来,他恍若从那场三百年温柔大梦中苏醒,后知后觉地想起,她其实是聪明狡黠的,她并不是没有筋骨的藤蔓菟丝花,也不是只会婉转啼鸣的小娇雀。


  她从来也不弱。


  只不过他太强了,没有谁能追得上他的脚步,和他在一起,她的坚韧勇敢并无用武之地。因为爱他,她心甘情愿地收掉了身上的毛毛刺和触须,把自己变成了一条不碍事的小围脖,只是为了跟随他、陪伴他。久而久之,他也误以为可有可无。


  委屈了她,耽误了她。


  今日眸中一片血色,却终于将她的容颜彻底看清。


  在他认真的凝视下,宁青青的美丽的小脸缓缓歪向了一旁。


  她的声音略有一丝迟疑:“身无……长物?”


  是她想歪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