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浓墨重彩(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难怪啊……难怪啊……”


  黄小泉眼神泛空, 轻声喃喃。


  他极慢极慢地躬下了身体,凝视宁青青沉睡的容颜。


  他只是被绝杀谢无妄的执念控制了心绪,又没丢掉脑子。今日与宁青青重逢, 他分明能感觉到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很能使坏的竹叶青。


  戴着个兔子头,笑得又懒又坏,与少女时候的模样全然重合。


  他当时便觉得不对,怀疑她是不是失去了记忆。


  没想到, 她竟是死了一次。


  “所以在涅之后, 她就忘记了你?”黄小泉失神地微笑, “很好, 你活该。”


  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 眸光缓缓掠过谢无妄的后心。


  这个睥睨天下的男人,此刻看起来并不设防。他单膝跪地, 笑声又凄又独, 像一头失去一切的孤狼。


  “咔。”黄小泉的指骨捏出了脆声。


  锐疼锥心,他敛去了杀意。


  方才他都听见了, 涅骨是谢无妄的,他本可以有一次涅重生的机会,但他把它给了宁青青。同为男人, 黄小泉心中十分清楚, 若不是爱极了,又怎会把命都给她?


  能把命给她,却又那样伤她。


  情情爱爱的事情,当真是算也算不清,旁人插不进去。


  黄小泉盯着谢无妄, 心中百味杂陈。


  浑身浴血的男人发出了低沉沙哑的声音:“是我伤她。”


  黄小泉垂下视线:“谢无妄,我若是你, 定会离她远远的,让她就这么快乐下去,永远不要想起那些痛苦的事情!”


  谢无妄缓缓站立起来,挺拔的身躯微微摇晃着,极慢极慢地转过那张仿佛已经支撑不稳的脸,与黄小泉对上了视线。


  薄唇略微勾起少许,他的声音轻而强势:“离开她?不可能。她的伤,只有我能治愈。”


  黄小泉瞳仁收缩,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谁都知道,谢无妄君临天下,权势滔天。


  谁都知道,道君修为超绝,屹立世间强者之巅。


  今日黄小泉更是亲身领教过,谢无妄的狠绝,更是天下无双。


  一个强大、冷酷、恐怖如恶魔的男人,偏偏生着一张谪仙般的脸,拥有一身令人无法忽略无法抗拒的气势,还有那份……孤注一掷的爱意和霸占。


  这个男人太过浓墨重彩,他留下的痕迹,旁人根本没有能力抚平。


  黄小泉胸间一阵发闷,别扭地拧开了脸,望向软榻上的宁青青。


  这条蛇很会骗人,此刻,她闭上了那双狡黠的眼睛,看起来温柔美好得像是一小团暖融融的光,让人恨不得将她捧在心头上,用命来呵护。


  “是吗?”黄小泉听着自己发出干巴巴的声音,“你未免太过自信。她留在这里,我能给她一切。你在外面能给她的,我在这里都能给。”


  谢无妄只轻轻地笑了笑。


  他什么也不必说,黄小泉便已感觉到浓浓的无力。


  “当……当初要不是我太矜持……哪有你什么事!明明是我先认识她,我们青梅竹马打到大……”黄小泉暴躁地薅住自己的头发,原地打了两个转转。


  他回忆起了当初谢无妄拐走宁青青的情景。


  最初,谁也不知道谢无妄的真实身份,只以为他是一个出来猎艳的世家子弟。


  黄小泉不想看着竹叶青上当受骗,他偷偷溜上青城山,一边鄙视自己,一边学着竹叶青的样子爬到树上,偷瞄她的院子。


  结果并没有看见谢无妄在诱骗小姑娘,反倒见他像个严厉的夫子那样指导她练剑。


  她垮着小脸,颤抖着酸麻的胳膊哀嚎不止。


  “骗子~”她的声音摇摇欲坠,“什么最后练一遍,都是骗人的!这都多少遍啦!”


  谢无妄冷冰冰一剑鞘敲在她偷偷放低的胳膊上。


  “偷懒不算,重来。最后一遍。”声音清冷严厉。


  谢无妄面无表情,树上的黄小泉却在他那双黑眸中发现了很好看也很刺眼的笑意。


  只见宁青青委屈巴巴地扁着嘴,生无可恋地嘀咕:“以我的实力,碾压三狗已经绰绰有余了好吗?如今天下太平,也不需要我来拯救苍生呀,我为什么要和自己过不去?都练了一整天啦,我该歇息啦!喂!我要睡觉!”


  “最后一遍。开始。”谢无妄不为所动。


  然后……一遍又一遍,每一遍她都要弄一点夭蛾子,被罚重来。


  到了后头,就连蹲在树上的黄小泉都快看不下去了,恨不得跳下去抓着那个笨女人的手,让她老老实实练过一遍,然后重获自由。


  直到月亮爬上树梢,借着夜色她终于成功糊弄了过去。


  扔了剑,她毫无形象地倚着院门目送谢无妄离开,然后弯起眼睛,笑得像一条最狡诈的蛇。


  “嘿嘿,又蹭了他一整日。”她偷笑着,笑得肩膀微微-颤动,“他真好看,真香啊!明天我还要继续偷懒,赖着他才行。总之,既然答应了我要教我一套剑术,他就必须手把手教会了才行啊!嘿嘿嘿嘿……”


  黄小泉:“……”


  想起往事,更是扎心。


  他恨恨地望向面前这个可恶的男人。


  此刻谢无妄浑身是伤,衣袍已被血浸透,但仍然很讨厌,是那种玉树临风的、耀眼夺目的讨厌。


  谢无妄眸光微动,淡声道:“我还要知道她心死那一幕。”


  黄小泉目光复杂。


  半晌,呵地冷笑:“你还有心头血可以吐吗?”


  谢无妄假笑温柔:“不劳费心。”


  等待黄小泉制造妄境之时,谢无妄凝望着宁青青的睡颜,脑中如走马灯般,闪过往日一幕一幕。


  如今再向后回望,他已意识到自己其实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把她从悬崖边上拉回来。


  在他将涅之后最虚弱的她带回玉梨苑时,她曾目光微颤着,看了东厢一眼。他抱着她,能够清晰感知到那具身体最轻微的颤动,他知道她的心还会疼痛,身体还会下意识地蜷缩。那时他分明可以解释,让她知道他与那个女子什么都没有,但他并没有开口,而是放任她露出自嘲的哂笑。


  蘑菇的死,他也没有向她好好解释。他当时满心冷戾,只恼恨于她任性出走弄丢了性命,未能察觉到她声声泣血,情绪已滑向崩溃的边缘――他这一生并不顺遂,一路是趟着荆棘血火过来的,在那条冷酷的杀戮之路上,情绪是最没用、最不值一提的东西。他从未照顾过任何人的情绪,他只会用一把把冷刀子捅得她遍体鳞伤,逼着她成熟、清醒。


  直到她的脸上露出缥缈的微笑,她的眼睛里彻底失去了光芒时,他才隐隐意识到不对。但即便到了那个时候,他仍然自负地认为,她要求和离只是一时任性,只是在和他闹脾气,谈条件。他没有认真对待,而是犯了一个无可挽回的错。


  然后一错再错。


  他用一场极致的欢爱把她推下了无底深渊,在她绝望地最后向他伸出手时,他没有拉住她,反倒用冷冰冰的刀子一次次刺穿她的心。


  ――不是要听假话吗?


  ――是。


  ――问完了?满意了?


  每一次,他都有机会把她拉回来,拢入怀中悉心安抚,但他并没有。


  她很聪明,也很敏感。他的好、他的坏,她都照单全收。


  她就这样疼得放开了手,沉沉坠进了最黑暗的绝望之中。


  他怎么会以为,她眼角滑出的泪水是因为欢愉?


  她说得没错,那个用全部身心爱着他的宁青青,已经死了,就死在了那一日。


  他其实不必再看,也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但他还是要亲眼看一看。


  是他该受的。


  白光渐渐泛滥。妄境在眼前生成。


  波光晃动,旧日重现。


  谢无妄麻木地看着宁青青经历过的一切。


  她昏睡得十分彻底。


  苍白的小脸泛着红晕,唇瓣殷红,微微肿起一点,柔软娇小的身躯窝在云丝衾中,看着无辜又可怜。


  枕畔放着他留给她的“书信”。


  他纡尊降贵,在她的贴身衣裳上面留下了两行字――


  [青城山,留下便是。]


  [若你听话,夫君身边,从此只你一人。]


  何其讽刺。


  她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她看起来很累,很渴,她无意识地翕动着唇瓣,想要找水喝。


  她陷在了梦魇之中,挣扎得微弱无力。


  渐渐地,她的身上一条一条爬满了魔纹,她终于惊恐地醒来,下意识地向他求助,却发现他并没有在她身边。


  她挣扎着爬起来,随手抓过枕畔的衣裳胡乱套在身上。


  她摔下了床榻,打翻了玉盆,躺在满地碎土之中,那双曾经无数次带给他温暖的小手,无力地抓握着地上的泥土,留下一道又一道绝望的痕迹。


  那个时候,他在做什么呢?他高高坐在自己的銮座上,将传音镜扔在御案角落里,等她自己想通、服软,给他传音。


  眼前画面交叠。一边是他漫不经心地掌控自己的无边权势,一边是她顽强求生,抵抗魔毒侵蚀,一下一下拖着沉重的身躯向外爬去……


  他的心口极闷,窒息感像一只巨手,攥住他的心脏,狠狠碾压。


  这样的痛苦,竟是前所未有。


  他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黄小泉趁机对他出手,将一把钝刀捅进了他的心脏,然后绞碎。


  极疼,疼到麻木。


  他忽然想起了另一幕,那日他带着额上有花的女子回去,她像个游魂一样飘回屋中,一杯接一杯地饮着茶。她的神情是麻木的,像个木头人,呆呆楞楞,看起来并不痛苦。


  原来不是不痛。


  痛到极致,是麻木。


  终于,她没有力气了。


  她最后挣了挣,然后绵软地瘫倒在满地碎土中,灰黑枯败的伞帽恰好贴着她的脸侧,在最后的时刻,她的蘑菇和她相依为命。


  “我不要……变成怪物……”


  一滴晶莹透亮的泪水滑落,渗进枯腐的蘑菇残体。


  “簌簌!”


  她睁着那双好看的眼睛,涣散的瞳仁中,两粒细小的星火熠熠不灭,像是生命的种子在迎着风努力前行,柔韧不屈,抵死不向魔念妥协。


  ……


  妄境破碎。


  黄小泉笑出了声,笑得越来越猖狂放肆。


  他一步一步倒退,一面退,一面扬起双袖,荡出道道界力旋风。


  废墟之中,残垣断壁随着他的动作缓缓竖立起来,那些破碎的琉璃玉砂如飞瀑倒流,细细碎碎地复归原位。


  倾塌的巨殿与山峦重新站立,破碎的地面修复如镜。


  鸟语声声,花香阵阵。


  黄小泉的身影渐渐隐入繁华盛景,只留下一道没有情绪的声音――


  “谢无妄,我可怜你。”


  周遭复原如初的一切,尽在嘲讽谢无妄。


  他,回不去了。


  这么美好的她,就静静地躺在他的面前,仿佛唾手可得,却是咫尺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