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懂事的她(阿青不再向他撒娇了。...)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


  谢无妄反手肘击, 带着黄小泉落进了熔岩界池。


  分明是血肉之躯相撞,却发出了恐怖的金石碰击之声。


  轰鸣声犹在,二人已摔进了恐怖漩涡中。


  宁青青目瞪口呆, 有那么一瞬间,她连疼痛都抛在了脑后。


  不是吧?谢无妄这是在做什么?不是说好了绝对不受任何威胁吗?就因为侧夫人扎了她一刀,他就发疯了?


  他动作这么快,让她连使个眼色向他示意的机会都没有――封印就快要被器灵啃完了, 只要再稍微拖上那么一时半会儿, 她就可以想办法脱身。


  如今可好, 谢无妄和黄小泉都下去了, 害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是失心疯了吗?


  难不成真如这侧夫人所说, 谢无妄爱她宁青青爱到发疯,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不对。谢无妄绝不是这样的。


  宁青青的脑海中隐隐闪过几个画面。


  自她出土以来, 谢无妄似乎一直就是面色惨白的样子。他有伤, 却不治。


  怒乾坤巨阵那一战,他分明有能力按着高矮次序杀人, 却刻意忽略防御,放任那些人在他身上制造一道又一道伤口。


  随后他又去了液息池,折腾没了半条命。


  再然后, 一刻不歇地来到了这里, 与界主黄小泉对上。


  他做这些事情,很显然并不是为了她。


  所以谢无妄一定另有算计。


  宁青青定了定神,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谢无妄不傻就行,再聪明的蘑菇,也带不动猪队友。


  心神一松, 右锁骨下方的刀伤立刻发作起来,火辣辣的撕裂剧痛让她垂下了眼角, 后背一滴接一滴渗出冷汗。


  她委屈巴巴地摇晃着识府中的蘑菇,把侧夫人家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个遍,不仅株连九族,还连带着侧夫人家的瓶瓶罐罐也一并痛骂了一通。


  措辞激烈毫无节操,听得器灵瑟瑟发抖。


  “轰――”


  那一边,界池之中熔岩翻腾,映得谢无妄绝色的脸庞更加冷白。


  他的唇角勾着笑,眸色却隐隐有些冷戾,显然是想要速战速决。


  他出手极为狠辣,不施术法之时,那些娴熟利落的杀技展现得丝丝分明,望之令人心惊肉跳――谢无妄这一身本事,是杀出来的。平素有超绝的道法遮掩,旁人只知道他的手段异常干脆利落,颇有几分雅致风骨,此刻没有了灵力,便能清晰地看到那份刻入骨髓的张狂冷酷。


  与这样的谢无妄相比,黄小泉的战技就像花拳绣腿。


  只不过此地乃是沧澜界,身为一界之主,他在这里就是无敌的存在。


  谢无妄的杀招落在黄小泉身上,并不能让他受到任何伤害,只是令整个界池漩涡激荡,翻卷起黏稠的涟漪。


  “在界池中战斗,力量不会逸散。”侧夫人弯下脊背,偏着头在宁青青耳畔说道,“没有卸力的余地,每一击都只能硬捱。你猜猜,谢无妄能撑得几时?”


  话音未落,便见漩涡中的黄小泉终于接下谢无妄当胸一击,双掌对撞,黄小泉身后的漩涡荡出圈圈涟漪,谢无妄却是胸骨凹陷,嘴角涌出鲜血。


  “强,真是强啊。”侧夫人目露感怀,“这么强的谢无妄,怎就有了你这个软肋呢,还真是令我特别失望。为了把他弄下界池,我可是预先设下了无数连环计,如今却一个也用不上了,真是白费了许多功夫。”


  宁青青觉得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有一点冷。锁骨下的伤口不算深,却一直在渗血。血就是生机,流多了整只蘑菇就蔫了。


  不过她的脑子却更加清醒。


  设下怒乾坤之阵时,这些敌人显然只是把她当作一个普普通通的诱饵罢了,甚至没怎么管她死活――要不是她机智地与魔皇周旋,凭本事保下自己小命的话,早在那时,她就已经变成一具只会嗷嗷叫唤的魔尸了。


  谢无妄也曾直言,那日若是寄如雪拿她威胁他,他只会毫不犹豫地爆了乾坤阵。


  那么今日,侧夫人怎么又会选择铤而走险,直接捉了自己来威胁谢无妄呢?


  短短几日之间,是什么改变了敌人的想法?是什么让敌人认定,自己在谢无妄心中非常重要?


  答案呼之欲出。


  妄境。


  宁青青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看来,她的后手果然留对了啊。


  目光不动声色,轻轻拂过腰间的乾坤袋。


  失神的片刻,界池之中再度黑浪翻涌。


  黄小泉的“无敌”终究是有上限的,这个上限,便是沧澜界自身的力量极限。


  一界至尊与天下共主殊死对轰,谢无妄强悍的道体惨烈破损,黄小泉却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只不过,他所受的伤害都是由整个沧澜界来承担,准确地说,由这一方凝聚了全界之力的界池来承担。


  界池猛烈摇晃,清晰地呈现出一道又一道奇异裂痕。


  谢无妄在与一界之力对抗,他浑身裂伤,与黄小泉身后的界池逐一对应。


  两败俱伤。伤势迅速加深。


  界池之中无从卸力,这些恐怖的伤害拳拳到肉,谢无妄尚未痊愈的身躯再遭重创,界内亦是地动山摇,空间不稳。


  漩涡转得更疾,将殊死相斗的两个人死死吸在漩涡中心,就连轰撞的力量也无法让二人挪动分毫。


  两个人,都已深陷局中,大有同归于尽之相。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宁青青感觉到自己身后的侧夫人放松了很多。


  似乎是因为胜券在握,所以下意识地吁了一口气,压在宁青青颈间的匕首也稍微移开了些。


  宁青青手指微微一动。


  封印解除!


  宁青青丝毫迟疑都无,在身体能够动弹的第一瞬间,立刻调动了足量的醉花蜂,混上蚯蚓波动,通过器灵狠狠探出菌丝,扎向侧夫人的侧腰!


  指尖触到了对方的身体。


  隔着喜袍略显厚重的布料,宁青青清晰地感觉到一个坚硬的触感传回来。


  侧夫人的腰虽然不粗,但却没有半分纤细柔软,而是硬帮帮,平坦坦,像一截收束的木头。


  这,不像是一个女子的身体。


  宁青青脑海中瞬间浮起了侧夫人不久之前说过的那句话――


  “谢无妄将我带出老远,竟是一下也没碰着我。可惜啊可惜,倘若不是这般为你守身如玉,想必早已察觉了我的秘密。”


  “她”的秘密。“她”是个男人。


  念头转动的瞬间,宁青青蓄足了力量,狠狠用后脑勺向身后撞去。


  沧澜界中没有灵力防御,中了足量的醉花蜂与蚯蚓波动,无论这个侧夫人是男是女,都要软成一条醉醺醺的虫虫。


  “嘭。”


  她撞上一具坚硬的身躯。


  对方没有中招。


  她的指尖并没有探出菌丝。


  身后之人发出嘲讽的笑声,一只大手扣住宁青青的右手腕,扯着她旋了个身。


  两张像了六七分的脸,面对面。


  “你的所有伎俩,我都了若指掌。”侧夫人的嗓音发生了显著变化,不再模仿女子说话,而是恢复了一个很平淡、毫无特色的男声,“不必挣扎,为了今日,我准备了太久太久,不可能因为你这样一只小小蝼蚁而出任何纰漏。”


  宁青青眨了下眼睛,缓缓发出僵硬麻木的声音:“你是男的――你就是寄如雪。”


  对方微微一笑:“聪明。在下正是。”


  他的目光落到宁青青右手食指上,很好心地道:“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我没有中招?不着急,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晓答案。现在,且安心看戏。”


  宁青青不太灵便地转头看了眼白玉殿台下方的界池:“黄小狗这么疯,是你做了手脚?”


  “是。”寄如雪答得坦然,“不过说来话长了。你想听吗?”


  宁青青诚实地点头:“当然。既能满足你的倾诉欲,我也能拖延时间保住性命,可谓双赢。”


  “沧澜界,我已经营数百年。”寄如雪无所谓地笑了笑,“严天正以仁善之道感化旧界主,令其诚-心皈依。‘为正道杀死谢无妄’是我们埋下的一颗种子,数百年来,在严天正不懈耕耘之下,这颗种子已深植于旧界主意志之中,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而黄小泉,我第一日见他,便知道他是更加适合的人选。”


  他用那张“西阴神女”的脸笑了笑:“哪有什么傻人傻福。所谓的因为善良而得到大机缘,不过是我与严天正一手设计。在黄小泉还是浑噩鬼物之时,我便将仇恨灌输给他,埋下绝杀谢无妄的种子。等到我们助他承了旧界主衣钵,两颗种子便合二为一,杀死谢无妄,既是出于大义,亦是出于私怨。”


  “这颗种子深埋在黄小泉无法觉察的神念最深处。严天正临死前的说辞,便是引爆这粒种子的导-火-索,”他抬起手,比了一个开花的手势,“一瞬间,早已根深蒂固的种子变成了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势不可挡。在这样的精神力量面前,任何证据都不值一提,黄小泉会蒙上心,闭住眼,一意孤行定要绝杀谢无妄。”


  宁青青点了点头:“明白了。”


  难怪黄小泉会无条件地信任一个认识不过数日的‘大儒’严天正,原来是受了旧界主的影响。也难怪他会没皮没脸地毁掉那些证据,原来那只傻狗已经被彻底催眠洗脑了。


  寄如雪淡然道:“即便在这沧澜界内,谢道君也没那么好杀,需以界池缚住他,令他不得逃脱,再有界主以死相搏同归于尽。这是个死局,只要进去了,他们两个都要死。不过谢无妄这般干脆地跳进去,倒也让我小小地吃了一惊。当初谢无妄焚我爱妻时,想必不会料到他自己亦有这么一日,沦陷于他一生最为不齿的情爱之中。”


  宁青青看了他一眼,没接话。


  她想:寄如雪倒是小瞧谢无妄了。


  周遭的摇晃越来越剧烈。


  脚下的白玉殿台‘咔咔’作响,一道道脆裂的缝隙渐次炸开,两个绝色“女子”仿佛站在即将破冰的湖面上。


  巨殿已开始倾倒,殿顶最先崩溃,雕满精致繁复纹理的圆木柱与片片琉璃砖瓦如落雨一般滚下来,一层一层,砸碎无数飞檐,繁华之幕缓缓降下。


  几簇碧玉粉尘碎屑如流沙瀑布一般坠到了二人身侧。


  界池漩涡已崩溃了大半,谢无妄浑身浴血,黄小泉的脸色亦是惨白如纸,身体隐隐变得透明。


  宁青青问:“你就不担心谢无妄杀了黄小泉,拿到界主的力量来对付你吗?”


  她耷拉着眼角,一副垂死挣扎的丧气口吻。


  锁骨下的伤势让她的身体微微蜷缩,时不时轻轻颤抖。


  脚下的白玉殿台上,裂缝越来越密,宁青青站立不稳,身体一个踉跄,柔软的胸膛险些撞到了寄如雪的匕首上。


  “自然不担心。”寄如雪的目光软化了少许,手指一晃,扔开了匕首,搀了她一把,“事已至此,便如这巨厦将倾,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我了。你且看谢无妄如何死。”


  宁青青堪堪站稳,忧郁地望向界池。


  谢无妄骨骼破碎,黄小泉周身透明。


  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尤其是黄小泉,力量急遽流失之后,他俨然已被那个堪称心魔的念头彻底控制,他已没有了任何章法,只顾着疯狂地攻击谢无妄。


  而谢无妄……他就像个刚刚粘好的瓷娃娃,此刻又碎了。


  “轰――”


  又是一记恐怖的对撞。


  漩涡彻底崩溃,那些可怕的浓郁的力量缓缓浮起来,飘在漩涡中心的二人身侧。


  沧澜界的震颤停歇下来,倾塌的巨殿暂时凝滞,一束束如瀑布般垂落的琉璃翡翠玉尘也像界池中的黑火一般,停止了下坠,幽幽地半浮在空中。


  “是时候了。”寄如雪微笑着踏前一大步,掠过一道宽邃的裂缝,站到了唯一一块完好的白玉殿台边缘。


  他回眸,温和地看着宁青青,向她伸出手:“仔细脚下。”


  宁青青警惕地挪开一步,距离他更远了些。


  完好的地方被他占据,她落足的地方密密地分布着几道细缝,随时有坍塌的危险。


  寄如雪用看死人的目光瞥了她一下,然后便转开了视线,不再理会这只蝼蚁。


  “器灵破碎,神器之力复归混沌,能者得之!”他扬起双袖,眉心沁出一缕殷红元血,“器灵何在!”


  宁青青感到识府一震。


  那只蛰伏在她身上数日的器灵咕咕叽叽地怪笑着,从蘑菇上面脱离,一掠而出,径直扑向寄如雪眉心元血。


  “可明白了?”寄如雪并未回头,只随手将器灵化成的白光与自己的元血捏在一处,“我的神器,自然认我为主,器灵与我神魂相通,它所知所感,如何能瞒得过我的眼睛?宁青青,利用了你,我十分抱歉。”


  须弥芥子是寄如雪的神器,器灵自然是寄如雪的器灵。


  所以方才宁青青让器灵控制菌丝去扎寄如雪,就是一个笑话。


  寄如雪扬手一掷,将那只完好的、精力旺盛的器灵扔入混沌界池!


  这便是他的最终计划。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两败俱伤的黄小泉与谢无妄,自然争不过一只来势汹汹的器灵――在神器之中,器灵可谓天时地利占尽。


  “蘑菇蠢崽!”器灵飞扑向混沌漩涡,忍不住得意大笑,“你都知道神器里面是老子的主场,居然半点没有防范?我可生不出你这样的蠢崽啊!”


  界池之中,神智已然不清的黄小泉犹在继续攻击谢无妄。


  谢无妄总算是缓缓抬起头来,薄唇轻扯,神色微哂:“就这?”


  “就这。”寄如雪扶住殿台边的玉栏,“器灵入主沧澜,秩序漩涡重新生成,足以将你碾成碎屑。”


  谢无妄依旧是一副全无波澜的模样:“大可一试。”


  宁青青踮着脚,悄无声息跃过几处摇摇欲碎的大玉砖,伏到了两截断裂的玉栏之间。


  “器灵傻儿子!”她手一晃,只见一道黑光落向混沌破碎的界池,“你果然忘了我还有个大宝贝!”


  自进入沧澜界,宁青青便刻意抹去了龙曜的存在感,只让它静静地躺在乾坤袋中。


  “铮!”


  龙曜意气风发,趾高气扬。


  戾气幻作苍龙,猛然一抻、一荡,将凶剑送入混沌界力之中。


  掷出龙曜之后,宁青青飞快地从乾坤袋中刨出调元丹,像吃糖豆子一样,把十几粒珍稀无比的疗伤圣药塞进嘴里。


  “啊唔……蠢崽!你怕不是忘记了,你爹我方才是如何骂遍你祖宗十八代!”宁青青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等的就是你们先亮底牌啊傻子!”


  寄如雪眸光猛地一沉。


  早在谢无妄与黄小泉刚坠入界池之时,宁青青就曾“气急败坏”地把侧夫人祖宗十八代以及家中的瓶瓶罐罐都骂了一个遍。寄如雪和器灵都没把这当回事,只以为宁青青在无能狂怒,没想到她竟是在指桑骂槐。


  “我怎可能想不到神器必定要认主嘛!”宁青青的声音有些虚弱,却是无比猖狂,“不要用你们低等生物的智力水平来侮辱高等生物好不好~”


  尾音猛然一变,她的身体险险歪向左侧,避开了寄如雪切过来的匕首。


  破碎界池中,龙曜与器灵的争夺厮杀也开始了。


  龙曜并未成灵,但它距离成灵只有一步之遥。而须弥芥子本体已毁,空有一只器灵,算下来,两个也是半斤八两。


  匕首带起凌厉风声,宁青青仗着身体轻盈,在破碎的废墟中上蹿下跳躲避寄如雪的锋刃。


  方才好不容易止住血的伤口再度被撕裂,迎面有风吹来,宁青青感觉右半边身体又麻又涨,既火辣辣,又冷冰冰。


  眼见龙曜与器灵陷入僵持,寄如雪心知不妙,下手更加狠绝。


  “嗤――”


  宁青青后背一辣,一凉。衣裳被割开了长长的口子,皮肤被刀风割破,沁出一粒粒小血珠。


  风中传来了无奈宠溺的叹息――


  “阿青。”


  寄如雪瞳仁骤缩,余光匆匆掠过。


  只见谢无妄用后背硬捱下黄小泉的攻击,身体微微一晃,像一只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周身染血,半个身体自破碎漩涡中探了出来。


  修长五指深深嵌入地表,留下五道渗血的抓痕。


  这般一撑、一晃,拖着血衣,摇晃着站立起来。


  笑容虚伪温和,眸中的暴虐杀意却是叫人心惊胆寒。


  寄如雪倒抽一口凉气,身体快过了脑子,将手中匕首掷向宁青青的同时,长身倒掠,足点着破碎废墟,向着沧澜界的出入口疯狂逃窜。


  谢无妄血衣一晃,没有去追击寄如雪,而是扬起五指,抓住了匕首的寒刃,将它捏停在宁青青身前。


  旋身,将她摇摇晃晃的身躯揽入怀中。


  手指微紧,沉沉吐一口血气,然后垂眸望向她。


  宁青青小脸苍白,神色却无半分虚弱,她微微睁大眼睛,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捉我干什么?还不快去抓寄如雪?!你不会没力气了吧?谢无妄你行不行了?你不会没留后手吧?”


  谢无妄:“……”


  一腔怜惜生生憋在了薄唇之间。


  他忽然有些恍惚。


  他记得,她被他养得娇气极了,偶尔磕了碰了,或是不小心弄破一点几乎不流血的小伤口,总是要嘤嘤呜呜地向他撒娇。他闲暇逗留在玉梨苑时,总会耐心地抱着她,哄着她,抚着她姣好的身体,安慰那个再不治疗就要自行痊愈的小伤。


  他在外面办事时,她倒是很安静,不会用这种小事打扰他,只在他回来时嘀嘀咕咕地抱怨几句,说她某日小伤小痛了,缠着他赖着他,找他讨要心疼和安慰。


  那一次,是她第一次传音撒娇,说她受了伤,让他早些回去。


  接到传音之时,他下意识地扔下刚攻破的魔尸城,径直返回圣山。只不过在即将落进玉梨苑的时候,他忽然醒过了神,察觉到她对自己的影响有些过界了。


  道君谢无妄,绝不会放任自己沉溺于色。


  他带着些薄怒,返身回到乾元殿。


  然后召来了在山下等待多日的章天宝。


  就在那一日,余怒未消的他,对她说了不少平日不会当面说的冷情话,伤透了她的心。


  那时候他希望她长大,希望她懂事。


  而今日,他将她揽入怀中,却是想要好生安抚的。


  他以为那么娇气的阿青,必定会垂着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氤氲着一团好看的泪光,委屈巴巴地向他撒娇。


  他会喂她服下调元丹,然后助她化开药力,将她团成小小一团,好生呵护在怀中。


  他愿意说些温软的话来好好哄她,抚慰她的惊怕伤痛。


  却不料,她却不再向他撒娇了。